13、她曾经暗恋过的人/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余歌也不可能过会儿又打,免得他觉得烦。

她自己在家里吃过早餐之后打算去东里夫人那儿,最近想着出去工作的事,首先是要和二老商量。

虽然她其实已经决定了,但这么做也算一种尊重。

最近简小姐的感情似乎不太顺,二老身边没什么人,太过安静,她过去了还能说说笑笑,不过她提到出去工作,两人都让她自己决定。

“出去也好,多接触人,否则小智不知道着急!”夫人笑着道。

余歌心里浅笑,就算她出去工作了,他也一样不知道着急才对。

不过,事实又似乎不是这样。

因为当天的晚餐,东里回来吃饭了,看起来吃完饭还要出去应酬。

东里夫人在旁边笑眯眯的加了一句:“你是专门回来看看小鱼在不在家里的么?”

从餐桌上,男人冷着脸抬头,“您就不能安静会儿?”

夫人笑得更是开花,看了看低头不说话的余歌,猜到两人可能是吵架了,不过很明显儿子动怒,那就是有进步了!

这么一说,东里也没吃几口,从桌边起身,上楼换衣服。

余歌皱了一下眉,出去应酬专门换身衣服,晚上是不回来了么?

东里夫人敲了敲桌面,示意余歌跟上去,“他去应酬指不定又要喝酒,你干脆跟着去,顺便带点药,他喝酒不能开车,晚上你载他回来就是了。”

然后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车钥匙,递到余歌手里,“我让司机回去休息了!”

余歌无奈的笑,只好把车钥匙接过去,然后起身上楼。

进卧室的时候他已经穿得只剩外套,正在系领带。

“需要喝酒么?”她掩上门,问。

东里没有回应,低眉弄好领带之后拿了外套,似乎打算就这么从她旁边走过去。

余歌微蹙眉,伸手握了他的手臂,结果他力道正好的躲开了,回头还不悦的看了她一眼。

一看这样子,余歌也不是傻子,知道他真的在生气,甚至肯定以为她和靳南有什么,连碰都不让她碰了。

那种嫌恶的眼神着实让她心酸了一下,一时间忘了动作。

东里正好看到了她手里的车钥匙,伸手过去拿。

她往回收了一下,“妈让我送你过去,你要喝酒,到时候再带你回来。”

“我说要回来了么?”他不悦打断,试图再次去拿车钥匙。

余歌还是没给,仰脸看着他,“你这是生气么?”

他又怎么会直接承认这种事,既然她不给,也就不要了,转身往外走,大概是要换一辆车自己开过去。

余歌总不能莫名其妙的死粘着他,皱着眉站卧室里。

感觉什么都没做,又像个犯错的人。

刚想着,看到了三少发过来的一条短讯。

【东里问我,你和靳南什么关系,好心把你暗恋靳南的事告诉他了,没事?】

余歌猛地瞪大眼。

什么叫她暗恋靳南?!

难怪他态度那么冷!

楼下二老不明所以的时候,看着余歌忽然快步下来追了出去,连拖鞋都没换。

“我帮你开车!”她一下子到了东里面前,呼吸有些喘。

说着真的往车子边走。

可她身后,东里已经转身去车库取另外的车去了。

余歌转头没见他,眉心紧了紧,赶紧跟进去,然后站在他挑中的车跟前,“三少跟你开玩笑的。”

男人抬头看来,语调淡淡的,“所以你急什么?”

她一下子语塞。

如果三少只是开玩笑,她没有暗恋过靳南,就不存在她精神出轨之类的罪名,急什么?

是啊,急什么?她怎么有一种心虚的紧张?

除了在乎还能因为什么。

反正他从来都不需要解释,估计也不信,就是但凡听到了就不舒服的心理作祟而已。

没办法,她直直的看着他,“你是不是以为我和靳南同居,还以为我跟你提离婚是为了跟他在一起?”

东里没搭腔,抬手要把车门拉开。

她直接过去按住车门,站到他和车子之间,“我说了不是!”

“让开。”他很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腕表。

余歌纹丝不动。

他眉峰拧了一下,薄唇一抿便一把从她手里夺了车钥匙,大步往外走。

男人腿长,步伐自然迈得大,余歌是不可能追的上的,别说追上。

她刚从车库出去,因为太着急,脚下的脱下鞋头绊了一下,整个人就往前趴了下去。

周围是草地,可她摔在硬质路面上。

索性抬头看着钻进车里的男人,她干脆就不起来了,就那么盯着。

车子依旧启动了引擎,但他能从后视镜看到地上的人。

脸色更是难看,油门踩得“轰隆!”作响,但车子还在原地停着。

如果不是家里二老着急的走出来,也许他会下车看看她,但还是开车走了,气得东里夫人在他的车子后边骂他。

余歌鼻尖有些酸,但其实不怎么痛。

掌心破了点皮,发红,没有血,清洗一下就可以。

东里夫人却很紧张,但余歌坚持弄完之后去东里应酬的地方。

虽然这么长时间,被他冤枉很正常,可是现在不一样,她现在可不是非要跟他过下去的心思了,哪能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忍着顺着?

东里应酬的地方一直都是随心情定,不一定去最高档的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他今晚很烦躁,索性就找了个特别吵的地方,余歌进去的时候直皱眉,还记得上次来找他的场景。

看来她过来也是对的,就这种心情,谁知道他会不会乱来?

至少她这段时间和他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他同时碰别的女人。

她尽量不打扰他,留着时间让他们谈正事,看到他们从特定的包厢出来,去了娱乐场才走了过去。

东里看到她的时候很明显的拧了眉。

“认识的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朋友,在他旁边问了一句。

他一言不发,转身继续迈步。

余歌却被和他一起的男子招待了,一同坐在了舞池外围的休闲区。

偶尔会有人过来邀舞,也有人请酒。

她只当看客,一直到他几次喝了别人的酒才出声,“你能不能别喝了,自己身体还不清楚么?”

看起来,他也很配合,真的把酒吧放下了。

但不喝酒了总得做点什么的,抬头在那么大的区域搜索了一圈,起身直接把女人揽了过来,坐下。

当着她的面。

余歌几次皱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能忍。

看着他带着女人离开,的确是往会所门口走的,到了前台的时候对着她一句:“结账。”

余歌愣了一下,“我?”

“你不是人么?这儿还有谁?”他嘴里一点都不饶人,说罢就那么搂着女人等着。

看着她好几秒没动作,索性带女人往外走。

余歌不得不过去结账。

等她出去的时候,看着他让那个女人上了车,还是副驾驶,眉心一下子拧了起来。

走过去,俯身对着副驾驶的女人,“小姐,这个位置不安全,车祸的话伤得最重的就是这儿,知道么?”

女子冷笑一下,“坐这儿方便行事动不动?”

所谓行事是什么,谁都听得懂。

余歌也是一位东里要自己开车的。

然而,男人让女子坐了副驾驶之后,他自己竟然转脚去了后座,关上车门便闭目养神。

余歌愣了愣,快着脚步去了驾驶位。

然后看了一旁的女人,“不好意思,我不需要服务,路上您务必管好身体!”

女子瞪了她一眼,又委屈的转头看了后座阖眸的男人,只能憋屈的坐着。

“去哪?”余歌问。

“酒店。”后座的男人想都没想。

“对呀,这种事总不能回家做吧?”女子立刻笑着接话!俨然把余歌当做竞争对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