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你最好安分点/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刚启动车子,听到他的回答,柔眉蹙起来,转头看了他。

可他闭着眼,无论她什么表情都不可能理会的。

车子也没走,她依旧保持转过身的角度看着他,道:“不回家去酒店干什么?”

“去酒店还能做什么呀?”一旁的女子笑着对着余歌,眼神里满是暧昧。

余歌皱着眉扫了她一眼,再次看向后座的男人,“我载你回家,如果你觉得外人额能被带回去,那就这样,反正我无所谓。”

没想到后座的人竟然依旧不搭理。

余歌发现她最近脾气变得不好了,都是被他给弄的。

气一来,真的直接开车往老宅走,知道他最怕夫人唠叨,哪怕装,在二老面前都装得好一些,绝对不敢带女人回去,中途肯定会让她把人放下。

可是这次她想错了。

路程已经过半了,他竟然无动于衷。

在出了市区往郊区的时候,终于听到他低低的一句:“除了逼我,你还会什么?”

她忽然停下车,转头看着他,“我逼你了么?开车前我就让你选了,让她下去,我们回家。”

顿了顿,她微咬唇,“如果你真的这么爱玩,你放了我不行么?当初逼你是我错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弥补还不行么?”

外面昏暗,也看不清后座的他什么表情,只声音听起来没有温度的低冷,“当初我没和商量过离?你点头了么?为什么要让你轻易如愿。”

“所以你非要带她回去是不是?”余歌胸口有些酸,指着副驾驶的女人。

这不是丢他的人,而是让她成为笑话!

“开车。”东里面无表情,语调淡淡。

余歌无动于衷,只是盯着他。

下一秒,他忽然转身下了车,又开了驾驶座的门。

“你干什么?”余歌一下子皱了眉。

他什么都没说,但很明显打算把她扔在这儿,余歌只能隔着车门玻璃看着他,“你太过分了!”

可是话才刚刚说完,车子竟然真的从她面前开了过去。

那一瞬间她是真觉得他够讨厌她的,讨厌得完完全全没有了任何绅士风度。

这可是在郊外,她去哪儿打车?得走多久才回到市里?

她从来不会真的跟他生气,但这会儿真的想以后不再理他了。

二老那儿她是不可能过去了,她只能返回自己的公寓,问题是没有交通工具。

低头在身上摸了半天,痛苦的闭上眼,别说手机,整个包都在他车上了。

一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载着别的女人离开,把她扔在这儿,她忽然觉得真想哭。

就那么在原地蹲了会儿,有车灯照过来、甚至停在她几步远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以为他折回来了!

一眼就知道不是,微蹙眉,站了起来。

“上车吧。”靳南看了她,什么也没说。

余歌看着他开了车门等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靳南只说:“碰巧,再说了,都是三少的人,我还知道展北在哪个犄角旮旯执行任务,很奇怪?”

她现在也没心思跟他贫,默不作声的上车,一直都没怎么说话。

靳南直接把他送回了公寓,自己没打算进去,只道:“我得上荣京去,可能一段时间不过来,这回你清净了!”

送她到门口,靳南又笑了笑,看着她,道:“三少和我说了,他跟东里先生开玩笑的事,我想着你们俩别因为我闹矛盾了,所以正好没事去那条路转转,你还真被我逮着了!”

余歌愣愣的看着他。

“开玩笑的!”靳南拍了拍她脑袋,“你还真信,不怪人家东里少主要挑,男人喜欢稍微有点心思的女孩,否则没有征服感也没珍惜欲。”

“谁给你说的这些谬论?”余歌拧眉,丝毫不赞同。

靳南已经摆摆手,冲着她用指尖点了点腕表,表示他该走了。

她只得勉强笑着摆摆手。

而靳南的车刚走,黑色卡宴转过弯,停在她门口。

靳南应该是看到他进来了,也许是想帮她给个解释,车子又倒回来。

余歌走了过去,拍了拍靳南的车顶,“你走吧。”

之后她走到他的车子跟前,神色很淡,“把我的包给我。”

她往车里扫了一眼,副驾驶上已经没有刚刚的那个女人了,没忍住委屈气愤下的恶劣,笑了笑,“怎么,路上就玩够了?那你速度挺快的!”

其实余歌以为,他能折回来,至少说明是担心她的,也许他会拿着她的包直接进去,反正她没关门。

但他竟然真的把包给了她,好像过来一趟就为了把包还给她似的。

余歌接过包,看着他转身打开车门,没由来的心酸,“你就真的有这么讨厌我么?”

他没有回答,继续着要上车的动作,余歌忽然一咬牙,道:“如果你非要这样,我把结婚的事公开,不是要遭罪么,那就一起吧。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听我的!”

这一回,他终于转过身,拧眉盯着她。

她知道,这会儿他心里一定更是厌恶她。

“敢你就试试!”男人终于低低的嗓音。

余歌索性就从包里翻着手机,他经纪人的电话她有,上一次见过的,别人先不说,和经纪人说他也紧张的吧?

果然,她刚把电话拨通,东里大步过来,一下子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

她并不是一定要做这件事,但是今晚心里憋着委屈,固执的就去抢自己的手机,拉扯他的力道并不小。

大概是把他惹急了,一转手扬起来就把手机砸了出去。

余歌心里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去阻拦。

但是手机没保住,她也被他强有力的手臂一下子甩了出去。

“哐!”的磕在他车上,又落到了地上。

她好一会儿都没动静。

不是多疼,或者说心里的酸疼比身上的难受。

东里站在距离她两步的地方,在她被甩出去的时候脚步蓦地动了一下,可是冲过去的趋势就那么止住了。

一双眼深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最好安分点!”

余歌笑了笑,抬头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视线是模糊的了,盯着他,“你觉得我会安分么?靳南都住到我这儿来了,我安分么?反正现在找个媒体曝光并不难……”

“不是觉得冤枉么?现在怎么承认和别人有染了?”他打断她的话,关注点和她的不一样。

余歌看着她,“这不是我想离婚的理由,我没必要跟你解释。”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非要离婚!这是你自己跳进来的沼泽,死也得给我死在这儿!”

他平时极少说这么刻薄的话,也许是刚刚靳南的出现又一次刺激到了他。

余歌却忍不住好笑,“照你这么说,难道我要对你这种冷暴力,巴不得我每天看着你和其他女人纠缠而高兴,因为这样的情况我反而乐在其中,一辈子跟你保持婚姻?我疯了么?”

她拿了旁边的包,转身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大概是用不了了,也懒得捡,往家里走。

摔得不重,但是脚上穿着高跟鞋,走起来多少有些别扭。

刚要关门,身后一股力道将门撑开。

在她进去的同时也走了进去,怕她真的曝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