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你不说,我就不问/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时间,余歌没有可以做的事,只能关注自己的股票,顺便在网上和三少聊了两句。

因为吻安的母亲身份问题,脸部的恢复手术、后续恢复事宜都得她亲自去做,所以过段时间去一趟伦敦是避免不了的。

她状似随口的问起三少:“吻安最近不拍新电影,转为要主演影片么?”

三少直接回了两个问号,表示他这个做丈夫的都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

余歌这才狐疑的抬头看向那边的男人,他不是说要接的新电影由吻安担当女主?

这么想着,余歌直接冷不丁的问他:“你想接的电影开拍时间定了么?”

东里正低眉处理文件,但是她一问,他就抬头看过去。

没回答上来。

过了会儿才挑了挑眉,“这得问导演。”

他们那一行余歌也不懂,更不知道怎么深问下去,只好把疑问憋了回去。

下班的时候,他没带着她从公司正门离开,而是照例带她下了地下2层,直接塞上车载回家,活像见不得人的小情人!

关于余歌对他电影的疑问,等周末的时候大概算得上是让她明了了。

原本计划里,她是要和援非小组汇合的,结果院长亲自通知她这个行程取消,换了个地方。

她从沙发坐起来,一脸不解,“我没有申请换线呀!”

院长笑了笑,“原本我也不想把你放出去,援非小组虽然使命光荣伟大,但是换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的申请我已经收到了,就算你不申请,我肯定也想办法帮你调!”

她一头雾水。

正好,难得周末不出去风流快活的男人从楼上下来,转脚往客厅进来。

余歌挂了电话,忽然定定的看着他。

盯得男人脚步稍微缓下来,“怎么了?”

“你昨天让我写的签名,用哪儿去了?”

就在昨天,最近看哪儿哪儿不对劲的男人带她一起写签名,说是当明星的他需要弄很多签名。

中途她被他三言两语糊弄着写她自己的签名比谁的比较有特色!

东里单手插兜,看了一眼她还没放下手机,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却也坦然的颔首看了看垃圾桶,“扔了,要翻出来再看看?”

余歌根本不会信他的鬼话!

“从那天你就不对劲了。”她蹙起眉,“吻安压根就没有可能接电影,她只拍,又不是演员!”

“你空手套白狼是不是?”看着他微挑的眉,她更是确定了,“压根没有接戏那回事,你让我答应的空白条件就是不去援非小组?”

东里在沙发上坐下,很苍白的转移话题,“倒杯水,渴了。”

余歌拿起抱着扔他身上,转手要给院长打电话回去解释。

但是眼前一晃,手机被他拿走了,面色淡然的看着她,“结了婚就给我有点结了婚的自觉!”

“入狱的事你一声不吭,这种稍不留神就送命的事,还指望我欢送你?”

他确实皱了眉,看得出来,对这件事是真的不赞同。

“想过你哥没有,想过东里夫人没有?这种事不需要你一个顶尖的药研师去凑热闹,保不齐你去了还是个累赘!”他说话也一点没客气。

这件事东里也并非胡来,他和院长亲自谈过的。

她虽然是医生,但偏于研究方向,这种上前线的事,无论从个人技能、医疗人手需求,哪一方面考虑都不合适。

很明显她当初就是心血来潮的申请参加了。

如果没记错,那时候他惹她不高兴了,所以想躲那么远。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她不再为这件事执着,晚餐他竟然打算带她过去老宅吃饭。

简小姐最近一直在仓城,但公司的事几乎不过多干涉。

这大概是东里简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有时间天天陪着二老吃饭、聊天。

吃过晚饭,余歌才知道今天简小姐竟然和北云稷相过亲了,这会儿东里夫人正等着男方对她的印象呢!

她略显诧异的看了一眼东里,这是打算尽快把简小姐嫁出去?

“真和四少结束了?”她问。

东里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迈步往楼上走,余歌只好跟着上去。

她能猜到这件事东里肯定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就这么拆散一对鸳鸯,是不是不太好?

“宫池彧不想结婚,难道还让东里简等一辈子?”东里理所当然的语调,褪去外套,又抬手开始解开衬衣扣子。

余歌微蹙眉,“你要出去么?”

男人点头,人已经走到衣柜边,随手挑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我要跟着过去么?”因为最近她没少和他一起去应酬,所以余歌顺口问了一句。

他摇头,也没多说,看起来是真有事,急匆匆的走了。

反倒是他那种紧张凝重的神色让她心里不安,跟着去又不合适,只能一直等着。

很显然,他今晚应酬比平时晚,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都没见动静,平时怎么也准备回家了。

东里确实有事,而且不止一件,所以凌晨之前能回到家都是保守估计,但也没跟她打招呼。

刚出去时见了北云稷,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跟你同行!”北云稷看起来并不是十分乐意的介绍她。

“艺人?”东里这才微蹙眉,难怪北云稷不乐意。

男人,除非他自己也在演艺圈,否则大多并不会很愿意自己的女人吃那碗饭。

一来是辛苦,二来是环境太复杂。

东里看了看挺拘束的小姑娘,冲他伸手过来,“你好!我听说东里先生好久了!但是一直没机会认识……”

东里眉峰微弄,她大概是真以为他和传言一样的温暖随和。

没想到,她笑着说了一串,东里却面无表情,只礼貌的碰了她手指尖算是握手了。

只见东里侧首看了北云稷,“让我照顾她?”

没办法,北云稷也不乐意,但她铁了心要混这一行,一定要挣到钱,闯出个名堂才肯!

“小小年纪,眼里只有钱!”北云稷如是拧眉。

反倒是这句让东里多看了她两眼,莫名弯了一下嘴角。

跟那个逼他领证的女人同样的爱好……那应该是个好女孩!

“我不常关注这个圈子了,吻安不是更方便?”东里这样问,意味着他已经答应了北云稷的条件。

北云稷淡笑,“让我和那丫头做交易,那我也得有机会不是?”

快分开的时候,东里才忽然想起来问了一句,“她几岁?”

容颜笑着回答:“已经成年了!”

“……”东里这才皱起眉,看着某个实岁年龄怎么也比东里简大的北云大少。

大叔,萝莉。

北云稷冷着脸加了一句:“三四十不也叫做成年?”

言外之意,她并不是只有十八岁!

他颇有意味的挑眉,又点了点头,然后客客气气的告别。

和他们俩分开之后,东里并没有往老宅走,开车去了另一个地方,约他的人已经等了一会儿。

车子停下,面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

他好久没进酒吧了,所以皱了一下眉,最终还是下了车往里走。

他和于馥儿也是同行了,只是彼此之间没多少交集,尤其这两天,他淡出娱乐圈开始经商,于馥儿似乎也半隐退状态。

至于她去做了什么,东里没兴趣打听。

不算熟人,所以他也不可能有热情,整个人都是淡淡的,上手别进裤兜漫不经心的步子进了电梯。

包厢里没什么人,服务员摆好酒就出去了。

于馥儿抬头朝他看来,“没耽误你正事吧?”

他落座,薄唇轻启,“还好。”

然后看着于馥儿递过来的杯子,“最近不沾酒。”

于馥儿微愣,倒也不强求,而后笑起来,“商人还能不沾酒,少见!”

“找我有事?”东里看了她。

仓城虽然不小,但他大概也知道于馥儿最近并不在仓城,很显然是刚回来。

于馥儿笑着,抿了红酒,看起来是细细品味,其实只是斟酌着该怎么开口而已。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过来,多少还是把我当朋友的,对么?”她侧首。

他们之前还传了绯闻,而且是他主动的意思。

东里神色淡淡,借着橘黄的灯光看向女人的脸,“朋友算不上,但你如果找我有事,我可以考虑。”

毕竟上一次算是他对她的利用。

女人的情,还是不欠为好。

靳南坐在一楼,最乱最热闹的地方,但注意力往往最集中,不看表都清楚东里上去了几分钟。

当然,他不是跟踪东里智子过来的,而是跟他会面的于馥儿。

确定不了于馥儿到底替谁做事,会不会对三少的计划造成干扰,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密切关注,必要的时候直接控制起来。

包厢里他进不去,也没那个兴趣,就一直等两人出来。

那时候都十一点多了。

看样子,东里智子会送对方一程。

当然,被送到之后的于馥儿会重新打车,去她真正要去的地方,给东里的地址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靳南坐在车里,停在暗处,看着刚从东里车上下去的女人转手叫了车,微蹙眉,几秒之后才跟上去。

余歌等的睡迷糊了一次。

等她醒来,是因为手机在震动。

“麻烦你件事。”刚接通,靳南的声音传来。

她揉了揉脖子,从床头坐起来,“几点了,你不睡觉的?”

“说吧,什么事。”她一边说着,一边往洗手间走,顺手把一直开着的大灯关了,否则太刺眼。

“你和东里一直在一起么?”靳南问。

她不明所以,“怎么了?”

电话那头稍微沉默了会儿,不知道在犹豫什么,余歌“喂?”了两遍。

靳南才道:“你们俩什么关系?”

他是怕影响到两人的关系。

这让余歌更是狐疑,“你有事就说,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不说我只能问三少去了。”

他们的事,其实很多余歌是不知道的。

靳南现在找她,她也完全没头绪,但一定是三少让办的事,而且多少是避着她的。

“……也没多大事。”靳南笑了笑,一边缓缓把车停下,看着于馥儿下车往里走,声音稍微降低,“这段时间,稍微留意一下东里去过什么地方而已。”

“我最近都和他在一起,哪也没去,怎么了?”

只是实话,她最近连东里应酬都没少跟着。

除了今晚,他走得急,不愿意跟她多说。

正好,就和靳南现在的神秘凑到了一起,她终于蹙起眉,“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

“你没必要瞒着我。”余歌直接打断,忽然问:“你是不是在外边?现在就能看到他?”

余歌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任务,但是挂断之前,也算是很直白的告诉她,“如果没事,还是尽量避免让他和于馥儿接触,免得三少不好办事,你懂?”

她当然懂了。

最近三少那边除了让她去一趟伦敦之外,没有其他交代。

不单单是这件事没和她说过,到时候让她去伦敦,不会也是为了避开关于东里的事?

东里到底干什么去了?余歌越是好奇。

所以,东里回来的时候,她端坐在床头,手里握着的书其实也看不进来。

他一进来,她就把书放下了,看着他迈步进来脱了外套,并没抽出时间转头看她。

进来之后甚至都没问一句“怎么还不睡?”之类的话。

自然是他心里有事。

看着他即将进浴室,她终于忽然开口:“你去喝酒了?”

东里抽回思绪,总算朝她看去,神色倒是和这些天没差,淡然也平和,“没有。”

又道:“你先睡……几点了,不困么?”

余歌看着他,没说话。

以至于他终于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她,觉察了什么。

她已经从床上起来,走到他旁边,很明显的酒味,“还说没喝酒?”

这让他眉峰轻蹙,“说了没有。”

“那你身上哪来的酒味?你跟谁见的面,她喝的跑你身上了?”余歌一脸严肃。

东里原本也没喝酒,虽然这种污蔑不算什么大事,但一直这么跟他纠缠依旧让他很不耐烦。

“我没心思跟你闹,回去睡觉。”

余歌靠在了浴室门边,似笑非笑,“出去一趟,忽然没心思跟我闹了?见谁了变化这么大呢?”

他和于馥儿早就传过绯闻,那时候余歌根本不会和他计较这些。

毕竟她不在理,逼着他结婚了,不能再逼他放弃社交。

东里几不可闻的眯了眼,低眉看着她,“你想打探什么?”

莫名的,他忽而问:“那个叫靳南的,开的是什么车?”

余歌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这么问。

然后忽然想起靳南今晚应该和他碰过面,或者跟踪过,也许是被东里发现了。

果然,他脸色沉了沉,拆下来的领带,随手凌厉的扔到一旁,“循着他的跟踪信息来质问我,你真把我当白痴?”

余歌抿唇,仰脸看了他,“我说过了,我和靳南只是朋友,但你和今晚见的那位够单纯么?”

东里薄唇冷然扯了一下,“如果秉着你前任的结论,本着我和于馥儿关系不单纯的出发点来质疑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他进了浴室,而她还站在门口,关门的风扇过她的脸,她只是皱了一下眉。

所以,他和于馥儿谈了什么,余歌是不可能知道的。

而她马上就要被分到北俄,一共两个月的援助时间,她怎么保证东里不和于馥儿见面?

他出来的时候,她依旧没睡,实在睡不着。

他们好像也挺长时间没这么闹别扭了。

东里上床之后一句话都没和她说,背过身看样子是准备睡了

她在床头坐了会儿,躺下之前,终于道:“如果你觉得我过问这些是多管闲事,那我以后不会再问。”

他依旧没回答。

余歌等了一会儿,只能躺下。

但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睁眼、闭眼的交替了快两个小时。

都接近凌晨两点了,她终于又坐起来,索性下床,径直去了客厅。

这个时候家里人都睡了,客厅一片昏暗,壁灯开了一盏,她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甚至想过要不要现在出去,找靳南聊一聊。

否则,万一哪天东里真的不小心踩到雷了怎么办?他是商人,应该没经历过军政圈里的那些事。

不知道几点,抬头忽然见他站在客厅入口。

虽然光线昏暗,但也能想象出他现在拧着眉的样子。

“要坐到天亮是不是?让家里人见了又好一顿博同情讨伐我的不是?”他低冷的语调,回到以前的那种刻薄了。

余歌本就心情不好,他平时直接带她出门的,今晚见于馥儿,出门之前对着她没多说一个字,前后一想,越是难受。

“要不然我现在回我那儿,这样不让伯父伯母看到,是不是就好了?”她如是道。

他显然是没料到她会忽然来脾气。

但余歌也没真的那么幼稚,只是从沙发起身直接上楼。

这次怎么睡不着都不再起来了。

但是早上醒得很早,在东里晨练没回来的时候,她就和家里人打过招呼先离开了。

东里进门没见人,脸色不好看,但始终都没问她去了哪。

早餐之后,他去了公司,也没有跟她联系,甚至晚上也一个人回了私人别墅。

直到第二天早上收到她的航班信息,才想起来她去北俄的行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