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他对她其实很用心/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笃笃!”

“余医生?”

忽然有人敲门,他纠缠的动作不悦的停住,余歌都听到了他叹息之余骂了句不好听的,然后松开她,“每晚都这样?”

她看了看时间,“差不多。”

本来她就是来治病救人的,这儿什么情况都有,所以大半夜被叫起来也是经常的事。

“你起来干什么?”见他也跟着坐起来,她微蹙眉,看了看门口。

东里可不以为她这是替他着想,怕他冻着,嘴角勾了勾,“怎么,怕别人说私藏男人?”

余歌瞪了他一眼,匆匆忙忙就要出去。

结果被他一把拉了回去,一脸的介意,“衣衫不整像什么样?”

幸好他也只是帮她整理了一番,并没有不看情形的耽误时间。

弄好之后,颔首,“半小时不回来我过去找你。”

余歌已经快步出去了。

东里是没想到这里的情况,他还以为,过来之后可以有一个不错的晚餐,给她过个像样的生日。

现在他却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没办成,看来又得等一年。

他躺回床上,看着时间。

十多分钟,她就推门回来了。

余歌往床上看了一眼,他好像自己睡着了。

撇撇嘴,也没见多关心他,自己倒是睡得舒服!

她这出去一趟又冻得不行了,但是这会儿没了热水,手是捂不热了,只能睡下。

没想到她躺下之际,他把被子拉开一个角好让她钻进去。

“嘶!”因为她冷冰冰的手脚碰到他了,男人皱起眉,却反而把她往里裹。

握着她的手往胸口放,都能感觉他被冷得一激灵,却没吭声了,一直给她捂着。

“你这算是给我道歉么?”黑暗里,余歌手脚逐渐暖过来,也看向他。

听到他低哼了一句,没搭腔。

“所以于馥儿找你干什么?如果是公事我可以不问,但如果是你们之间被媒体写来写去的那些,我是不是可以问问?”

东里闭着眼,手臂环着她,一动不动,跟没听到一样。

她等了会儿,知道他不想说,只好不等了。

但是快睡着又听到他说:“顶多一个半月就回去。”

“为什么?”余歌又一次看了他,或者说感觉他的脸就在很近的地方比较贴切。

大冷的天,两个人很暖和,这么近的距离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低低的道:“东里简办婚礼你不回去么?”

她一脸惊愕,“这么快?”

他却扯了扯嘴角,“谁比你快?”

当初她和他领证的时间都不能用“天”来计算,只能是“小时”来算的。

被他这么一说,余歌也就转了话,“我这儿没结束,怎么也回不去的。”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他淡淡的一句,抬手捂了一下她的脸,“睡觉!”

本来这一天东里已经很累了,以为会睡得很沉,早上估计也起不来,但正好相反。

他那会儿根本睡不着,第二天早上也起得很早。

这个地方没什么好欣赏的风景,也没有享受早餐的地方,所以他醒了之后就是煎熬的按着眉头。

平时忙碌得令人难受,这会儿无事可做也是难熬。

偏偏这种情况下,他硬是跟着住了好几天,自己带过去的行李箱能用的、能吃的都没了,只剩他自己的衣服。

睡不好、吃不好就算了,值得一提的是每晚睡觉都不安生,尤其偶尔缠绵,一定会被打断,每次他都濒临爆发又无处发泄。

他走的前一晚,余歌看了他板着脸,倒是笑了笑,主动往他怀里钻,“我明天可能有空,去附近小集市走走,顺便送你?”

他没回答,余歌这么多天来还算主动了一回,却被他蹙眉看来,“老实点!”

看来他是被打断怕了,索性就不动那个念头。

反而是余歌笑着,“明天休息,所以今晚没事……”

“早干什么去了?”他一脸不乐意,“干脆不来这种地方不就什么事没有?”

她倒是觉得这会儿这人挺好玩,“你以为我是担心你回去找女人才主动的?我可不那么没出息,你要是能找随便找去,估计也没人跟你!”

刚刺激完他,她整个人就被掳过去了,低声抵着她的唇,“如你所愿。”

虽然结婚是她主动,但这种事她还真是没主动过。

因此,事后看了他,“所以,你姐结婚的时候我就不专门回去了吧?”

“没商量。”他给她丢了三个字,把她脑袋按进怀里不让说话了。

好在,至少他走的时候没有想办法把她也弄回去,所以这件事上没什么争执,余歌还把她送上车了。

走之前才浅笑看了他,“我知道你过来给我过生日的!”

虽然他从头到尾也没提,估计是觉得什么都没做太失败,但她觉得很好!

他也没有别人分别时那样的柔情,来个吻别什么的,和往常一样不冷不热的脸色,只是上车之后一直盯着她看,走之前才把脸转了过来就没再看过来过。

余歌在原地站了会儿,看着车子走远了。

回到她住的地方,那晚她才发现他竟然把自己的手机落下了!

一下子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他手机这么重要,落这儿了怎么联系人?怎么办公?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听到了手机在枕头底下震动。

拿出来看到了短讯:“借你用几天,回来完好的还给我。”

完好还给他的,不仅仅是手机了。

不过,他自己去了一趟,也就知道了她在那儿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平时东里也不会给她打电话,只是有空就发短讯保持联系,他清楚她的作息时间。

甚至晚上十点之后,会给她发:【出去把电热毯关了,回来再开。】

因为知道她晚上肯定会被叫出去,回来不一定什么时候,他不在,所以不安全。

每一次余歌都是回来的时候才看到,然后笑一笑,钻进暖烘烘的被窝里。

*

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十二天,余歌竟然真的接到了撤返通知。

也不过比他要求的早半个月多留了三天而已。

回国的时候全组一起,专机送回。

医院已经让人专门在机场等着接机了。

随行的医护人员都知道东里中途找过她,虽然那几天他只和余歌在一块儿,几乎没跟别人说过话,但一群人反而津津乐道。

快下机的时候还揶揄着:“他肯定来接余医生了!”

心血来潮的一群小姑娘,想出了不让东里接到她的办法:所有人都是白大褂,不露脸,东里能把她接走算他厉害。

医院方面准备着表彰捧花,在外边等了好久,出来发现一群人全都戴着护士帽,口罩遮得严严实实。

那一片白,在机场一下子成了风景线。

东里确实在不远处,看到一群人十几个齐刷刷一模一样的装束,眉峰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

“不是过去十五个人么?”他走过去,数了一遍。

只有十四个人头,明显少了一个,预感不是很好。

医院的接机代表也一头雾水,已经听到东里问那边的人,“余医生呢?”

一群人排排站,谁也不说话。

东里脸色沉了沉,插在大衣兜里的手顺势拿了手机。

但是电话拨过去处于关机状态。

他几乎绷着脸要回去找医院负责人问话了,但是刚转过身,又狐疑的转了回去。

走到她们跟前,直接拨开前边的人,目光扫过两步远处的女人,二话没说话,直接牵起就走。

“哇!”

身后响起一群人低低的诧异。

这都能看出来,都没定睛多看两眼,直接拉走了。

余歌抿着唇,她把刘海松松的放到一边,戴上口罩之后基本是看不到脸的,所以自己也一头雾水。

直到出了机场,他开了车门才对着她一句:“想玩这种把戏好歹把手挡一挡!”

原本他是马上就要黑脸的人了,但在认出她的那一瞬间变了心情。

余歌低头看自己的手。

恍悟又无奈。

她手背上有点疤痕的纹路,就是那次不小心划的,没想到他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当时也不过扫了一眼而已。

那么讨厌她还记得这么清楚,算不算一件喜事?

上了车,她偶尔会看他,“换做你,我好像,不一定能挑出来呢!”

“我知道三少的特征,知道靳南、展北,和我哥的,但是至今……没发现你的!”她转过头去看他。

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好像很多,但要说独一无二,她居然真的找不出来。

但是,如果单独露出嘴唇,或者鼻子,哪怕是下巴,她肯定能认出来。

至于那双手……

她看过去,东里的手是挺干净,挺修长,但是毫无瑕疵,不一定认得出来。

总而言之,她其实,并没有对他足够用心。

想到这儿,她又多看了他两眼,结果被他一记冷眼逼了回去。

只好抿了抿唇,想起来把还没开机的手机递过去,“还给你,故意给我留的手机。”

特意说那么清楚,又换来他瞥了一眼,接过手机往车上一扔,表现得毫不在意。

她笑了笑,“你是不是要先送我去一趟医院?……晚上他们可能一起聚餐呢!”

“妈在等你。”他低低的一句。

以往,他都是喊“东里夫人”的,今天转性了?余歌纳闷的看了他。

一直到了家里,等她洗完澡,准备用晚餐的时候,她才从东里夫人那儿听出来,简小姐竟然怀孕了!

重要的是,因为简小姐怀孕,东里夫人这一晚的主要目的,必然是劝她也赶紧生,而且不是以往那样开着玩笑,而是很严肃,甚至要他们给出计划的那种。

她一脸茫然,转头看了东里,眼神问着:“你一早就知道?”

东里把目光淡淡的避开去,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自顾用餐,对于东里夫人的直接要求,他没有顶回去,也没有直接答应。

只见东里夫人直直的看着他,道:“你最近已经不喝酒了,烟反正也一直不怎么抽,正好,这段时间就备孕,这个月才刚开始,小鱼例假在月尾,是不是就能怀上?”

东里简在一旁坐着,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着急四少不娶她而必须和北云稷尽快完婚的人,没有不乐意。

反倒是笑着看了余歌,“你最近也该好好调理身子,出去这么久,外边条件必然好不到哪儿去的。”

她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生孩子的事啊!

那个晚餐好歹是艰难的过去了,她都不知道是怎么敷衍下来的了。

等去了卧室,她才看了东里,“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之前一点也不知道,我不信!”

东里眉峰微挑,不搭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