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爱而不说/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会儿,看着沉默的男人,余歌开口:“我不想生。”

很直接,也很坚定,别问她为什么,她就是不想,或者说不敢。

结婚赌了一次,小孩绝对不能赌,他们现在的关系说坏不坏,可是说绝对也不好。

东里朝她看了过去,眉峰几不可闻的蹙起,“你不想?”

原本,她以为他应该比她还不乐意,但看这样子,似乎不是。

“难不成你想?”她不解的看着他。

东里没有回答,只褪去外套扔在一旁,“你自己和她解释。”

那意思就是这件事扔给她了,他这会儿大概是还要出门。

余歌刚回来,不知道他这几天都在忙什么,也不知道这几天晚上他在哪里睡,但看这样子,肯定不回来这儿。

而她也不可能就这么和东里夫人说她不想生。

所以她想好了,如果他以后做事不做安全措施,她就吃药。

而且,她去医院的时候把药都拿好了。

也不知道东里是怎么知道了,或者他怎的已经对她了解到了一定程度,那天他给她买了个新手机,原本手机给她递过来就好,可他却把她的包接了过去。

从包里拿出那盒小小的避孕药,男人抬眼朝她看来。

脸色很沉,透着冷冰冰的味道,什么都没说,只是扬手把药给扔了,然后把包塞进她怀里,“上车!”

余歌被他大力塞包的动作往后退了退,看着他关上车门,几秒后才默然钻进车里。

车子是往老宅走的,所以她也算松了一口气,至少回去之后不用面对僵硬的空气。

中途,东里的车子忽然被人从前边拦下。

她惊了一下,“刹车!”

很明显开车的人比她还心不在焉,如果不是她忽然一嗓子,估计就真的撞上去了。

余歌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猛地车窗又被人敲了几下,她吓得梦转头。

倒是驾驶位上的男人有条不紊,从容不迫的解开了安全带,对她淡淡的一句:“等着。”

她不明所以。

直到东里下去之后,在车外和那个人说话,她才认出来,那是四少宫池彧。

总算是过来了?

难怪简小姐不着急,是知道他肯定会过来找她的吧,否则真的嫁给北云稷了。

虽然不是多么你情我愿,但婚姻这种事也不是开玩笑,一旦结了再要分开就没那么容易,她和东里都离不了,更别说这样的两个家族。

她坐在位子上,转头往外看,很明显两个人谈得很不愉快,四少一直都是拧着眉不耐烦的暴躁样儿。

也对,简小姐尽快嫁人这件事,东里可是一直在张罗,北云稷也是他强力支持的,四少当然对他不满!

看到四少忽然揪着东里的领子,余歌终于坐不住了,开车门赶紧走过去。

宫池彧瞥了她一眼,那会儿她还没走过去,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只知道四少肯定说了跟她有关的威胁东里,东里脸色都变了,却依旧一脸从容,甚至都不介意被揪着领子。

只回过头看了走过去的她,启唇,“回去,等着。”

她停下脚步,皱起眉,“不能好好谈么?”

“让你回去。”东里再次开口。

余歌咬了咬唇,最终是又退了回去。

她刚坐回去,余光里的场景惊得她瞪着眼。

东里挥开四少揪着他的手就给了一拳,她干净降下窗户,可是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旁边那么多来往车辆,这两人万一被拍了事情可就大了,东里可是完全没有负面新闻的暖男!

东里低眉,理了理衣领,才看向宫池彧,“我们两家长辈的不愉快导致你们俩情路坎坷你不是不知道,就这样了你还扔着她不管,竟敢指望她等着嫁给你,是你疯了还是她疯了?”

他嘴角冷厉的扯了扯,“她非嫁不可,东里家的女儿还沦落不到被人甩了嫁不出去的地步,她也绝不能做单亲妈妈,懂么?”

宫池彧正了身形,一脸错愕,“她,怀孕了?”

东里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转身大步离开,车子没一会儿就消失在街头。

她坐在副驾驶上,几次看了他都没能开口问点什么,因为他脸色阴的厉害。

也正是他这样的脸色,让她想起了上车之前,他这股脾气是冲着她的。

果然,车子在家门口停住的时候,她低头解着安全带,听到了一旁的男人压抑的一句:“不想生孩子,你跟我结什么婚?”

她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看着他,张了张口也没说出什么,他已经甩上车门走了。

幸好,一进家门,他至少没有太明显的臭着脸。

晚饭之后,他和简小姐单独去聊了会儿,回来的时候简小姐脸上的表情也没变多少。

有时候她觉得,简小姐当初能在商场上独当一面必然有她的厉害之处,这么看来,她厉害的不仅仅是经商,也包括感情。

或者说,她把四少这个人摸得透透的了,一早应该就知道四少会怎么选择。

不过,简小姐比她好,至少他们之间两情相悦,四少只是害怕结婚而已,可不想当初她和东里,东里对她那是讨厌。

洗完澡之后,余歌顺手拿了睡衣穿上,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穿好之后才发现那是当初婆婆给她买的,很情趣。

本来想换的,但是东里正好从书房回来,推门而入。

看到她身上的衣服,第一反应是拧了眉。

毕竟她下午还买了药的。

只见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转身进了浴室,根本没打算多看她两眼。

可熄了灯准备睡下,他却没放过她,“比欲擒故纵还让人厌恶的把戏有什么好玩的?”

余歌气得盯着他,但是看不清,伸手想去开灯。好像开了灯能理论一晚上似的。

但是刚伸手,被他毫不客气的捉了回去,“有本事等做完了出去买药,我不拦着你!”

话说话,他忽然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在这之前,她还真是不知道他竟然这么喜欢这套睡衣,喜欢到明明可以安稳在床上做,偏偏要把她放在桌上、沙发上,换着姿势的看,调起他足够的欲望。

这样的后果,自然是她遭罪。

说是做完了之后可以让她出去买药,但是结束之后她连抬头看床头钟表的心思都没有,只想窝着睡觉。

在她昏昏欲睡时,他还提着调子凑过来,“东里夫人对你可真是好,明天最好让她成山的买!”

他说的是睡衣。

彼时,东里简从楼上下去,走得不慌不忙,出了大门又往院子外走,然后看到了站在黑暗里的男人。

“你非要逼我么?”她刚站住脚,男人已然压着声质问。

东里简依旧那样的高雅,看着他,“我逼你了么?我没有让四少大半夜过来找我,更没让你不远万里从伦敦飞仓城。”

宫池彧最喜欢她这样的高贵从容,可这个时候也偏偏最讨厌她这样的从容。

“你厉害,你厉害到要怀着我的种嫁给别人!”若不是在她家门外,他肯定是吼出来的。

东里简淡淡的笑,“孩子还没出生,他姓什么,由我决定,所以只能确定她是我的孩子,却没法确定是你的,还是别人的。”

“你TM疯了!”男人气得胸口起伏,偏偏一点点都不舍得碰她。

东里简站在那儿,一点都没挪动,道:“我说了我没逼你,当初是谁千方百计的追求我?又是谁让我怀孕?我现在只是给自己一个未来,给孩子一个家而已,你大可以不管……”

“你放屁!”宫池彧气得不轻,“那是我的种!”

他过来之前,只知道她和北云稷相亲了,只知道他们竟然一眨眼就准备结婚了。

今天下午才知道她竟然连怀孕这种事都瞒着他!

到现在他都没平复心情,再听听她现在波澜不惊说的这些话,简直想打人。

听他这么愤怒,她笑了笑,“所以,婚礼马上就到了,你自己决定,我还是那句话,你想玩多久再成家都跟我没关系,你很自由。”

他是很自由,她把他一颗心抓得紧紧的,他是鬼混自由!

“你给我回来!”

东里简已经准备转身回去了,听到他压抑的声音,回过去看了他,道:“我父母睡得浅,如果你需要更多时间考虑,最好别吵醒了他们,否则你连今晚都过不了。”

说完她款款的迈步回到家里,靠在门边缓了会儿,才一步步上楼,站在窗户边看了一会儿。

车子离开之后,她才回到床上睡下。

第二天起来,家里谁也不知道四少昨晚来过。

余歌匆匆的吃过早餐,上楼换了衣服又急匆匆的下来,和二老打招呼:“爸、妈,我有点急,就先去医院了!”

“急什么,东里顺道送你过去呀!”东里夫人看着她。

她摇头,快速的去换鞋。

那时候东里也上楼换衣服去了。

就在她离开老宅后在路途中买药的时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

冷不丁开口:“需要我给你买水?”

她吓了一跳,一下子转过身看着他。

余歌的确买了避孕药,但是没买水。

不用想了,他靠过去,就着明显优势的身高,伸手从她身后将避孕药拿了过去。

依旧不用考虑,直接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拖着她上车。

余歌不想跟他闹别扭,只盯着他,“没关系,反正这几天都是安全期!”

男人漫不经心的系好安全带,启动引擎,顺势一句:“所以今晚继续。”

“什么?”她拧眉。

东里不再搭腔,一直把她送到了医院。

下车之前,长臂伸过去,扣住她开车的动作,面无表情,“别让我发现你今天吃药,否则你仅剩的婚姻生活都别想好过!”

她咬唇。

又忽然想起来,“……你说的两年,该不是真的?”

两年不准离婚,她以为,他只是耍赖,随便挑了个时间,这么说来……

他没有回答,只是替她开了门,见她没动,还拧了眉,“赖着干什么,我不用上班?”

“……”她拿了包,下车之后回瞪了一眼。

那一整天,余歌就在纠结“两年”的事,没事的时候在办公室琢磨他们到底有多久。

这么一算,才发现,原来两年竟然过得很快,严格说起来,根本也不剩多少了呀。

这一想,撇开后续的繁复,她其实是有些雀跃的!

所以,那几天东里怎么给她摆脸色她都笑脸相迎,顶多就是晚上比较折腾。

大概是她这种情绪让他瘆了,终于有那么几天很忙,特别忙,忙得恨不得不回家。

等她要去伦敦的时候,简小姐的婚礼已经过去了。

外界一定是惊愕的,但是余歌却意料之内,所以没什么大惊小怪。

那时候简小姐当然是和四少回了伦敦,估计生孩子之前是不会回来了。

她去机场的时候东里夫人想送,她没让是,“东里会从公司过来半道送我的,您放心吧!”

其实她也就随口一说,鬼知道他竟然真的来了?

“你不是很忙么?”她诧异的看着双手插兜迈步走过来的男人。

他随手拉过她的行李箱,另一手倒是舍得从裤兜里伸出来牵了她,往前走。

淡淡的一句:“废话,不忙完怎么过来送你?”

听明白了,他之前那么忙,就是为了把今天的时间腾出来。

甚至,是把这几天的时间都腾出来,他把工作提前完成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余歌盯着他手里的机票直发愣。

他什么时候买的机票?

“东里先生,您知道您本人还有不要脸的一面么?”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他侧首低眉,一个冷哼,“伦敦是你地盘怎么的,我不能去?”

呵呵,她能说什么。

登机之后,无事可做,她转头看着“正好”坐在她隔壁的男人,微微笑,“你说的两年,应该是真的算是,对么?”

东里闭着眼倚靠,唇畔动了动,“算。”

那就好!

她心情好了,所以反而睡不着,看着面前的杂志,介绍了不少旅游的好地方。

放到他面前指了指,“去过么?……要不你带我去吧?等我过去了安排安排时间?”

他目光只是扫了一眼,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样子。

不过他没答应是幸运的。

余歌过去之后其实很忙,薛女士的情况很复杂,那张脸要恢复可不容易,刚过去那些天她根本走不开。

连续好几天之后,她刚忙完出来,看到了和三少坐在一起的男人。

“找你来了!”宫池奕抬头,勾了勾嘴角,“没什么事就出去吧,有问题我给你打电话。”

余歌皱着眉,看了东里,抬手拿下口罩,“我没空的。”

“多久?”东里问。

她不知怎么回答,看了三少。

宫池奕眉峰微弄,不确定的看了看余歌,又看东里,“……几周?几个月?”

换来东里不乐意的一眼,“你换人吧!”

言外之意他要把她带走。

宫池奕反而笑起来,“你这个人怎么光跟我过不去呢?先前惦记安安,现在有惦记我唯一的女助手……你该不是专门报仇来了?”

说者无心,听者不一定无意了。

晚上回酒店,她看了他,“有这样的成分么?”

男人蹙眉看过去。

她道:“因为吻安没了,所以退而求其次啊,反正要了我,也经常能接触三少,也就能看到吻安了。”

这样的话让他眉峰微拧,又冷盯着她,“所以这些时间我见过吻安几次?”

什么时候因为她而见过吻安?

一次也没有。

余歌抿了抿唇,“当我没说。”

进了房间,她才笑着看他,“你该不是打算一直在这儿陪我?公司不要了?”

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挺让人感动。

谁知道他兜头一瓢冷水:“剧组在这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