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脑袋尽可能的往后仰,想躲过他的侵犯,毕竟不适应他耍流氓,却反而给了他更好的索取姿势。

沙发一角放着他之前看的剧本稿子,随着她被压进沙发深处,稿子被蹭掉到地上,细碎的声音盖不过彼此之间的气息纠缠。

他大概还记得她并不喜欢沙发,至少这种事不喜欢在沙发上发生,情至深处也没忘要把她带回卧室。

只是还没把她抱起来,他的电话在一旁响个不停。

她稍微睁开眼,腾出手推着他,示意他先去接电话。

东里停了动作,低眉看了她一会儿,薄唇不正常的滚烫,喉结滚动之后终究是隐忍着伸手拿了手机。

看着他微蹙眉,余歌大概也猜到肯定是换女主的事,其他方面找他谈了。

“抽空我会和你亲自面谈解释。”东里低哑的嗓音。

一看就没打算跟对面的人多说。

她稍微动一动想坐起来,他也没让,掌心握着她的脸颊几不可闻的摩挲着。

那边的人不知道还跟他说了什么,他脸上已经不耐烦了,顺势划下静音键,让对方说了有大概十几秒。

而后对着手机堂而皇之的一句:“抱歉,手机没电了。”

随即拿下来又按下关机,扬手往旁边一扔,做得相当顺手。

“你以前拒接我的电话,也是这么撒谎的么?”她轻轻歪着脑袋质疑。

男人低眉,目光正好落在她敞开的衣服,露出精致的锁骨。

好像才发现她身上几乎没有首饰,素净无比。

“上次送你的东西怎么不戴?”覆唇,他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呢喃的味道,唇畔从她锁骨往上,经过唇片、鼻尖,落到额头后看了她。

余歌懒洋洋的闭着眼,知道他说的是上次生日的礼物,当时他压根没说给她送了,他走之后才在屋子里看到的。

所以轻挑眉,“我还以为是你要送给谁,遗落在我那儿了呢!”

握着她腰肢的手果然紧了紧,“送别人还能让你看见?”

“那谁知道,反正你又不用在乎我什么感受。”她微微转过脸,看着他。

只见他低眉凝着她,对她的这句话有意见。

她还以为他会说什么,却是有条不紊的调子说着不正经的回应:“不在乎你的感受,是不是前戏也能省略了,嗯?”

余歌怔愣两秒,还不待抬手打到他肩上,手腕被他捉住,反剪身后的同时双臂一用力就将她抱了起来。

一路回卧室。

她刚落到床上,他一手控制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脸,转而捉了她不安分的手举到头顶,与她十指相扣。

*

疲倦欲睡的时候,她闭着眼问了句:“你什么时候拍完回去?总不会一直住这儿?”

“嫌这地方太远?”他答非所问,指尖捏弄着她饱满的耳垂,目光低下来落在她安静的脸上。

她抿唇,这地方距离她工作的地方是有点远,她每天来回要费不少时间。

不过这点时间她还是有的,主要是他最近交作业太积极,他自己没感觉么?

睁开眼,她看了他一会儿。

那种眼神让东里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眉,一下子就想到她可能会说什么了。

薄唇一碰,“别跟我谈你哥的事。”

果然,余歌愣了一下,然后微咬唇,还是看着他,“你替他找人了么?……没找到,对吧?”

也不是每个人都合适的。

挪了挪位置,她一手枕着脑袋,“你最近每晚这么频繁,是想赶着让我有了,怎么也没法帮我哥?”

这也不难猜到。

但是被她说出来,东里脸色还是有那么点变化。

也坦然的看着她,“不行?”

她挑眉,“既然你会帮我哥解决,那也没什么不行的,反正你也不跟我离婚,等哪天要是真有了孩子,你若是反而跟我谈离婚,估计你们家得鸡飞狗跳,反正我独自一人无所顾忌的。”

他听完莫名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你这算是威胁我么?”

余歌一脸坦白,“你觉得是就是了,毕竟这种可能性也很大,谁知道下一个女明星怎么往你床上怕呢!”

算不上生气,但东里确实皱了眉,看着她,又有那么些好奇。

“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当初到底是被什么冲昏头脑跑去领证的?”

余歌瞥了他一眼,“你自己不清楚么?在外,你的名声是儒雅温暖,绅士周到。”

从上到下扫了他一眼,“我要是你知道刻薄冷漠、风流浪荡,能去领那个证?”

这种形容终究是让男人紧了眉头,“风流?”

他的风流只在她进监狱的那段时间兴起过一段时间,她仅凭那么一个小小的信息渠道,对他的那种坏印象却持续到现在。

知道她不高兴,余歌也不打算指责他。

而是往他的方向靠了靠,很认真的道:“我是女人,尤其我从被你讨厌走到今天,所以最清楚一件事。”

“什么。”

“没有得不到的男人,只有不够主动和不够坚持的女人。”她很认真的,这也算是她自己实践出来的结论了。

东里可能是想反驳的,但她接着道:“我自己都知道当初确实不道德,也没多少把我能让你最后喜欢我,结果呢?”

某人不悦了,眉峰一拧。

“你这是什么狗P理论?”说着话,忽然支起上半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质疑,“照你这么说,从被你逼迫到现在和你相亲相爱,还是本公子风流又随便的错了?”

余歌没想到他会忽然爬起来,愣了一下,看着他一脸的认真劲儿。

“不准笑!”他冲着她冷脸。

继续道:“我若是不改变,你还得说我不通人性,冷漠无情,是不是?”

嗯……好像是这样的,余歌抿唇,笑了笑,“差不多该睡了吧?”

看他盯着自己,没办法,她只得服软的笑着,勾上他的脖子,“我的意思是,我最害怕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余歌,只要够优秀、够主动,万一……”

“你当女人都和你一样厚脸皮?”他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

余歌脸上的笑意浓了浓,“知道了!我最不要脸行了吧……很困呢!”

总算让他满意了,躺在一旁把她拥过去。

之后的几天,东里看起来的确是每天都很忙,有时候起得特别早,有时候回的特别晚,都是按照剧组的需要来。

而她的行程每天也都差不多。

那天她下午回到酒店,发现他居然还在。

“今天不用过去拍镜头么?”她有些意外。

东里看了看时间,走过来,“不用换了,一会儿跟我出去。”

她手里的动作顿了顿,“我跟你出去干什么?……晚饭不让吃了?”

“订了附近的酒店,吃完跟我过去。”他低低的道。

余歌不明所以,但也听了他的安排,还是之前的那个酒店。

他点完菜,她才问:“你这是要拍夜戏?怎么忽然想起来带我了?也不问问我累不累。”

男人看过来,淡淡一句:“去了就不累了。”

这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余歌作为外行人,一到现场,的确也没觉得累,而是觉得新奇,东看看西看看。

导演还特地给她搬了一把椅子在旁边,能直接的看到镜头。

新鲜劲儿在半小时左右也就过去得差不多了,东里也换了服装,大概是准备开拍了。

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他为什么带她过来了。

盯梢的。

因为他要拍的就是吻戏!

也因此,导演笑眯眯的看她,一脸探究,“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余歌尴尬的笑了一下,“就是比较特别的关系而已。”

当然是特别的关系了,导演表示他又没瞎,早就能看看出来啊,不过这么问问不出来,他也就不问了。

而是对着她道,“一会儿你看着,要是尺度不行就指出来,即时改。”

“我?”余歌娇俏的指尖指了自己,一脸不解。

她连电影都很少看,让她指导拍戏?

导演只是笑,没多说。

然后余歌在某一时刻被导演拍了拍肩,示意她看画面。

吻戏。

她先是眉头一蹙,“真亲?”

“……当然。”导演一脸狐疑,东里先前到底有没有跟她沟通过?

没过会儿,东里从那边的耳机里听到她带着脾气提高的音量:“你耍我呢?”

他勾了勾嘴角。

房间里清过场,只有他和容颜,只通过机子传话,他问导演,“不行么?”

导演看了看余歌,“……我觉得还可以再激烈点,毕竟这场戏的气氛就是激烈的,否则反而违和。”

余歌在一旁盯着导演,“请问我坐这儿是干什么的?”

还没说话呢,东里从那边走过来,容颜别扭的跟在身后,一张脸通红通红的。

剧务也从旁边走过来,“要重新布置么?”

导演示意他们先等等,看了东里。

东里看向身后的容颜,“你是不是没接吻过?”

容颜被问得脸色一愣,一双纯净的眼睛眨了眨,“当、当然有!”

一看就生涩。

随即,东里就在那儿给容颜讲起了接吻应有的反应和技巧,完全把旁边的女人给当空气了。

余歌想看看他说到什么时候,总不能让她过来听戏的吧?

而她还没回神,忽然被东里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对着容颜,“给你示范一下?”

“啊?”容颜傻愣愣的。

余歌也没反应过来。

但他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手勾了她的腰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心里蓦地紧了一下!

这可是片场!那么多眼睛!

他就那么吻了,教科书级别的示范,每一下碰触都十分清晰。

或者,是因为片场几十双眼睛,余歌大脑一片空白,所以感觉尤其敏感。

被他一路撬开纠缠之际,她下意识的蹙眉推他,“……你疯了?”

他们结婚的事谁都不知道,这么明目张胆在片场亲吻,她明天是不是要被人肉了?

面前的男人却一本正经的抚了抚她唇,“我好像不该伸舌头,咔!这次不算。”

“我没跟你拍戏!”余歌咬着牙,嘴皮子待动不动的瞪着他,还咔呢!

他刚要吻过来,余歌往后仰,“你再玩我翻脸了!”

他低眉看着她,嘴角略微勾起,“容颜不会,北云稷又不过来教她,你不示范谁来?我找别人?”

“你怎么知道人家在家里没教?”她手上使着劲儿,“你快松开,把我送回去!”

她都担心一会儿走不出片场,那些记者可不是她能应付的。

东里弯着眉眼淡淡的笑,“累了?”

余歌总算知道他今晚带她过来就是要给容颜示范的,但真的只有这一种方法了?

当然不是,只是这种办法是东里最喜欢的。

免了他自己费大劲儿去曝光绯闻。

这不,他前一晚刚弄了这示范亲吻的戏码,第二天,被他选中为吻戏示范对象的女人就上热搜了。

“居然是上次打粉丝的女人?”

“就是前几天被拍到夜会的那个!”

甚至偶尔的新闻中间,会有那么几条是猜测他们关系的。

“据传两人已经秘密注册登记结婚。”

“女子曾被拍到出席东里简的婚礼,可见关系非同一般!”

还被翻出了东里和她一起回老宅的照片,几乎除了她的名字和身份以外,其他的都被挖差不多了。

“你故意的!”余歌站在沙发头,把杂志扔他怀里。

东里靠在沙发上“认真”看剧本,被她杂志砸得一蹙眉,抬头看她。

倒是不生气,放下剧本,把她拉坐在一旁,问:“我故意的,还不直接把你姓名、资料全扔出去?干脆把证也晒一晒不更好?都快发霉了。”

话音一转,又道:“不过,既然都这样了,那就随其发展,拦了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被挖出来和此地无银三百两有区别么?”她想表达的是,怎么也该拦住,总比被挖出去好。

他却点头,接了一句:“所以管了也只是浪费心思而已。”

“你!”余歌瞪着他,“还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否则在家里就够纠缠的了,为什么忽然带她去片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吻,也就她不懂娱乐圈的门道,被他哐得一愣一愣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