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谋杀亲夫?/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里每次说话之前都要捂着话筒努力的清一清本来就很哑的嗓子,尽可能不让她听出来。

但余歌是医者,他即便尽力装着没事,她也也能猜个大概。

“没事,真的只是个小感冒,这两天吃完药就好了!”他依旧是那句话。

余歌捏着电话,一双素雅的眉一直都蹙在一起,“你最好别骗我,这两天我有空,我都会给你打电话的。”

东里想坐起来,但是因为发烧严重,脑袋晕沉,刚起来一半差点就往床下坠,只得迅速仰了回去。

说起来,他还真没这么病过,可能是最近真的身体劳损过度,免疫力、康复力都不行的缘故。

无力的懊恼之余,他的声音依旧尽力伪装,“很不巧,我这些天最忙,大概没法及时接听。”

“然后每天都是这样的半夜三更给我回电么?”她越来越觉得可疑。

咬了咬唇,“你身边有人么?我和他说话。”

东里看了一眼一直照顾着的助理,却道:“没有,这个点,当然都在休息,你想问什么,我回答你不是更好?”

她想问什么他当然清楚了,有没有按时吃饭、休息,而不是每天都只有工作,不按点不按时的折磨他的胃。

很不幸,他确实很难做到这些,但是也没让他怎么饿着,助理知道他胃不好,一般都会在包里备着吃的,不行了他就垫一垫。

所以胃不算太糟糕。

“好了!”他因为嗓子喑哑,说话的时候有些费力,隔着电话倒是显出了另一种温柔的气息,“放心吧,我一个快三十的人还能亏待自己?”

话是这么说,但余歌怎么都放心不下。

尤其接下来的几天她打电话就是不通,而且这回连隔天的回电都没有了。

她很难想象这个人忙到都不吃饭睡觉?但凡能坐下吃饭睡觉,和她打电话、说个晚安的时间怎么也该是有的?

这种情况,她当然也没敢和仓城那边的二老说,转达的都是平安的好话。

薛女士的术后恢复工作事宜也不是完全离不开她,她就算隔着距离也可以通话视频看她的恢复状况,然后做出指导。

表达了这个意思,宫池奕终究是点了头,让她抽身去澳洲一趟。

她过去的时候当然没和东里说,一个是因为打电话可能打不通,再者,她就是想突袭。

他走之前说会偷偷过去捉奸只是玩笑,现在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说谎。

结果一抓一个正着。

她找不到他住哪儿,好歹可以找到他们集团的新分部。

接待她的人看了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之后才试着问:“请问您找我们总裁是……业务上的事?”

余歌看了看时间,晚上快七点了,他应该不会准点下班,最经常的就是六点多七点走人。

她的身份也不好回答,只是巧妙的避开,道:“我和东里是朋友,路过这儿,想和他叙叙旧……他不在公司还是?”

前台的女孩抿唇,“总裁很多行程只有贴身助理清楚,他哪天来不来公司也是不固定的。”

余歌听出来了,今天东里就没来过公司。

这边正说着,有人从电梯匆匆出来,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前台的位置,然后继续快步走着的双腿狐疑的顿住。

第二眼看过去,助理立刻转了个方向,“太太?”

助理确实是比较欣喜的,至少总裁有人照顾了,他照顾总裁,多少是不如女性仔细,更不可能抵得上正牌太太了!

余歌对着助理皱了一会儿眉头,想从记忆力把这张脸挖出来,和自己认识的人重合。

可惜失败了。

毕竟,她可以说只认识东里和他的家人,他身边的其他工作人员,无论多贴身,她都不认识。

但是反过来,因为东里是以公司官方平台发布了他们的婚讯,所以,外边的人即便认不出她,公司里的人肯定能认出她,尤其和东里关系越近越能认出来。

也必须认出来。

要不然,身为高层,或者总裁贴身助理,连总裁夫人都不认识,估计明儿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助理看着她笑起来,“您可能不记得我,我是总裁身边的助理!”

余歌也就弯起嘴角,“你好!”

“您和照片上看着一样温柔雅致!”助理笑着看了时间。

对这个形容词,余歌本人不太敢苟同,如果说她随性、朴素,或者有点傻愣她可能比较认同。

当然这会儿只是浅笑,“你们总裁不在公司?”

助理点头,把视线从腕表拉回来,礼貌的看了她,结果因为那张脸实在是比他平时看的女人白皙、精致,也就没好多看,有些不自然的移开。

一边往外走,道:“是的,我这会儿正要过去看总裁,您一起过去?”

看总裁?

余歌微蹙眉,但是看他有些焦急,所以她不多问。

直到助理把车停在了医院门口,余歌下车的时候担心的神色一点都掩盖不住,也顾不上生气。

“他怎么了?”一边走,她一边问。

助理并不知道他们夫妻俩之间的事,更不会知道东里隐瞒病情隐瞒得多辛苦,反倒以为把总裁的情况说得越仔细,太太应该越心疼他!

然而,他说完之后余歌脸色更难看了,一双眉头皱得特别紧,隐约都感觉她快哭了。

助理说:“总裁之前被工地上的东西砸到,划了个口子,因为工作太忙没好好打理,感染发炎几天了,高烧退不下去,每天他都疼得睡不着,发烧嗓子坏了,话都说不出来!”

去病房的时候,助理发现她走得比自己都快。

然后因为不知道病房号而等着他,很委婉的对着他,“你要是走得慢,房间号告诉我。”

她都这么说了,助理当然是开足马力快步走。

进病房也没有敲门,助理直接推门进去,动作很轻,怕吵醒里边的人,因为总裁经常疼得晚上睡不好,不定什么时候眯一会儿。

但是东里醒着,正拧着眉。

助理进去的时候,他也没看过来,以为脑袋又疼又晕,只是隐忍的一句:“叫护士过来!”

“您是不是又疼得受不了?”助理赶紧放下从公司拿过来的文件,到了病床前。

东里闭着眼,埋头,听着助理说了句:“您先照顾一下总裁。”

所以他知道病房里有第三个人,有些纳闷。

忍着拧眉抬头,蓦地对上她时,整个人愣了有四五秒。

余歌站在几步远处,然后走过去,几步之间眼睛就有了泛红了迹象,“都这样了,还让人去拿文件办公?”

她眼睛所能见的,是他下巴上的胡渣青青,脸色因为疼痛而发白,倦态病态的一张脸不复英俊,更多的是狼狈。

她现在是心疼到生气。

东里明明是忍痛的,在愣了几秒之后,竟然还能高兴地笑着去拉她的手,“你真的过来了?”

见她红着眼,也顾不上自己疼了,把她拉坐下,本就生病喑哑,声音更是柔了,“sorry,没照顾好你老公!”

余歌听完一下子就滚泪了,喉头被一股子酸涩塞住。

虽然生气,但是心疼得一句责备都不可能说得出来。

他倒是勉强笑了笑,“刚到么?”

她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眼泪被他费力的擦去。

之所以说费力,是因为他现在好像越来越痛,加上头晕,并不太能精准的摸到她的脸。

所以他把她眼睛、鼻子都擦了个遍。

“你老实点行不行?”余歌把他的手拿下去,握着,嘴里本该是责骂的,但是说出来的语调柔柔、弱弱的。

东里一句:“好!”

也真的躺回去了,他确实痛。

护士过来的时候,余歌已经给东里看了一遍,护士刚进来,她转过身,“他的主治医师在不在?你们给他用抗凝剂之前清楚的评估过他的身体素质数据没有?”

护士愣了一下,被她的内容愣了的。

这才道:“病人来的时候情况比较紧急,做了紧急处理……”

“你带我过去吧。”余歌也知道她刚刚太着急,这会儿缓了缓。

这时候身后的男人低低的一句:“让医生过来。”

她刚来,哪有就让她从他面前走开的道理?也肯定刚下飞机,走来走去也是累。

护士看了看她,然后才出去了。

没一会儿医生过来了。

那时候东里虽然疼,但是害怕媳妇欺负人家医生,所以尽可能的忍着,当做情况没那么严重。

可余歌是医生,她涉及的科目也广,他那点伎俩,一眼就能看清楚!

“电话里不跟我说话,当着面还想给我演?你还真是影帝。”她不高兴的说了他一句。

所以,东里只能一五一十的把情况和医生说清楚。

“能否,增加药量,或者给我再打一针算了……”

他想说,挤压的公文需要处理,今晚别这么疼。

但是被余歌一眼瞪回去了,“你把药当饭吃?”

医生被他们的气氛弄得有些尴尬,也看出来是小两口了,索性听完东里的陈述之后晾着他,只和余歌讨论情况去了。

余歌得庆幸她过来得早,东里染的不是破伤风,那东西可以致命。

想一想,她竟然会觉得怕。

父母离世很多年了,但是猛地一想身边会有谁离开,心里就一抽一抽的怕。

和医院做了沟通,接下来的工作,她在当院医生的面亲自给他处理。

伤口重新清理,药物被她建议着换了几样。

等她忙完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黑尽了。

“果然,到哪儿都是伺候人的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在他床边自顾嘟囔了一句。

东里听到了,伸手过去握了她,“辛苦!”

她只是瞥了一眼。

看着他青色的胡渣,微蹙眉。

而他以为她正盯着他的嘴唇看,微微勾起来,“要亲一下么?”

余歌瞪了一眼,看这样子,他现在是不疼了。

助理去给他买晚餐兼夜宵了,她看了看这高级病房,拍掉他的手进了卫生间,找他的剃须刀。

因为忘了拿剃须水,只拿了剃须刀,她出来的时候,东里明明眼里都是柔柔的笑意,却刻意一脸无辜,“谋杀亲夫?”

余歌听懂了,不用剃须水容易把皮肤弄伤,但也瞥了他一眼,语调凉凉的,“感染发烧都忍过来了,这点疼矫情什么?”

瞧着她那心疼又不满的脸,东里眼底一直有着淡淡的笑意。

她虽然那么说着,也折回去拿了剃须水。

坐在床边,仔仔细细的帮他弄,距离很近,可以清晰的闻到剃须水的清香,和往常一样的熟悉。

以至于她有些晃神。

“想我了?”他忽然低低的声音,因为沙哑而有些模糊,莫名的透着情意。

余歌尽量专心,做完之后才语调冷淡,“如果我不过来,你有可能感染得只剩半条命,你觉得这事很小?”

并不是说她多厉害能一下子让他好起来,而是他根本不尊医属,照顾不好自己,这么下去,真的会只剩半条命。

东里就顺着她的话,“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你用的药明显让人神清气爽!”

只差拍马屁说:老婆最厉害!

她神色不变,用温热的湿毛巾帮他擦了脸,手刚收回来,他顺手勾了她的脑袋要吻。

但是助理回来了。

所以她进了卫生间放剃须刀的时候,助理莫名其妙的被总裁放了两只冷箭,有苦难言,更不敢问。

放下夜宵,助理就想着该走了。

余歌从卫生间出来,一句:“麻烦把你下午带过来的文件带回去,他这两天没法处理,必须休息。”

助理对着她虽然是恭敬的笑,但也小心翼翼的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东里使眼色让助理先走,然后对着她勾唇,“我饿了,先吃饭?”

余歌走过去,“你不让他带走也没用,只要我在,你就只能老老实实休息!”然后看了助理,浅笑,“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太太!”助理这回不看老总眼色了,立马就走。

病房里只剩两个人,安静多了。

所以,床上的男人一双视线都在她和她的动作上,看着她打开夜宵,端到他面前,“不喂我么?”

侧首看了看肩膀,示意他受伤,动不了。

“如果我不来,这会儿披荆斩棘处理公务了吧?吃个饭装什么可怜?”她嘴上凶巴巴的,但人已经坐过去,是要喂他的。

东里勾着嘴角,她生气,过过嘴瘾是应该。

“你也吃。”中途,他颔首看她,“不是刚下飞机就找过来了,飞机餐你也不一定吃得下去。”

她也不客气,毕竟现在的身体不是她一个人的,忙了这大半天,真是饿了。

也必须清醒,她现在不用担心什么妊娠反应被他看出来。

想到这里,她看了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这件事,就他现在的状况,知道这事估计这伤是好不了了。

所以她只能闭口不谈,第二天也从早到晚的照顾着,坚决不让他碰公务,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前一天她坐飞机,第二天难免倒不过时差的困,可是病房只有一张床,她就委屈在沙发上。

睡得很难受。

醒来的时候,他正好从床上下来,估计是打算把她抱床上去的。

余歌一下子拧了眉,“你干什么?”

东里倒是坦然,抬手抚了抚她脸上压出来的红印子,眉宇间淡淡的心疼,“去床上睡,我坐会儿。”

她闭了闭眼,“我不困了。”

男人脸色微沉,“还得我这个病人替你操心,我还没好,你病了怎么办?”

她还是不愿意,“我去找医生再聊聊。”

东里也不让,握了她的手在沙发上坐下,看她这副睡不饱,睡不舒服的浑噩样,眉峰一直轻轻蹙着。

“要么就出院,回家养着,让医生把药都给你,回家照顾我,行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