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这样你满意了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里简也不是个会说温暖甜话的女儿,除了简单安慰母亲之外,她也只是安静的等着余歌出来。

关于医院的手续示意,也是东里简一手办理的。

余歌被推到病房的时候依旧是昏睡的状态,但没有上氧气罩,看着还稍微让人放心一点。

医生已经走了,病房里只剩他们一家三口,二老一直皱着眉,东里简让他们去休息也没人听。

没办法,她只能跟着陪。

家里的佣人给她打了电话,“大小姐,哭得哭得厉害,您恐怕得回来一趟!”

肯定是饿了,东里简知道孩子什么时间要吃奶。

她是母乳喂养,这事没第二个选择,不放心也只能把二老留在医院,反正劝是劝不回去的。

越是这样,她越生气,东里也快三十的人,还是这么不懂事,我行我素。

佣人见她回来,孩子也哄乖了,这才叹了口气,“大小姐也别气,二少其实成熟多了,他这次回不来,估计是真的脱不开身。”

这些日子,老夫人和二少通电话寥寥数次,佣人都在,家里的情况佣人也都看在眼里,感觉谁都没错,又都不对。

东里简这才简单问起余歌和东里的事。

佣人微蹙眉,道:“少夫人怀孕的事,起初家里都不知道的,是老夫人去医院看到了,这才不让她去上班了。”

“刚知道的时候,老夫人也联系过二少,只是二少似乎漠不关心,总之并没有给少夫人回电,也没有问起过孩子,甚至……”

东里简见她停下,不悦的看过去,“甚至什么?”

佣人低了低眉,“甚至还说过让少夫人把孩子拿掉,气得老夫人直摔电话,现在少夫人出事,老夫人觉得教子无方,也才会这么自责。”

东里简今天挺累的,可她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

家里一共就他们姐弟俩,弟弟的事,她从来都当做自己的事,甚至比自己的还上心,说严重一些,东里出了什么问题,她付出什么都在所不惜的会帮他解决。

而他犯了错,她这个当姐姐的,也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把他拉回来。

她也觉得东里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啊,这两人该不是已经离婚了?

东里简这么想着,直接上楼去父母的卧室,在各个抽屉都翻了一遍,最后终究是把结婚证翻出来了,也就松了一口气。

所以,至少他回来之前,这事无解。

*

东里从澳洲赶回来,一路上的风尘仆仆在他那张原本清俊优雅的脸上相当明显,满是疲惫。

但行李箱都没扔下,他就进了医院,找她的病房。

东里简送了晚餐过来,看着他沉着脸疾步而来,柔眉蹙起来,“爸妈再吃饭,吃完你再进去,别坏了二老吃饭的心情。”

他们俩这两天都是每顿一两口,看得东里简直皱眉。

东里自然是没空管那么多,直接推门进去了。

东里夫人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儿子进来,手里的饭盒直接扔回桌上了,本来就憋着的生气一下子浮了上来。

但一旁的老爷子拉住了她,“冷静点,现在不是训话的时候,小鱼还没醒呢!”

东里夫人想了想,终究是瞪了儿子一眼之后坐下了。

东里已经到了床边,看着床上一脸苍白的人。

几度调整,才终于低低的问了句:“她怎么了?”

东里简进了病房,关上门,语调平稳,“溺水,孩子没了,现在还有肺部感染、脑水肿。”

孩子没了?

他眉峰很紧。

看着她现在白的跟一张纸似的脸色,东里胸口堵着一团棉花,莫名来得生气!

她宁可跟他翻脸都要做的事,弄得那么辛苦,怎么又一转眼让它没了?没那个能耐,她当初费的什么劲儿折腾这么多!

他不知道,每天只是到医院上班的人,为什么会溺水。

东里简也是陈述的一句:“掉浴缸里了。”

浴缸,完全令人想不到的地方,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在浴缸里溺水。

“我看她是非要用这样的方式逼我回来?”他近乎刻薄无情的一句,揣测着她如今变成这样的动机。

东里夫人听了差点把饭盒连汤带饭朝他扔过去,“你给我好好说人话!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泼冷水吗?你就那么不喜欢我给你挑的人?”

顿了顿,又继续:“就算是,那也是被你逼得,你若是回来,小鱼用得着花心思吸引你的注意力?她从国门开始,哪一件事不是为了让你把心收回来?”

东里只是转头去看了看东里夫人,薄唇扯了一下。

要是饭盒连汤带饭都扔过来,也许不是什么坏事,都是需要发泄的人,他不也是么?

余歌躺在床上,可是这些话,她隐约能够听到,只是怎么都醒不过来,世界里一片黑暗,混乱不堪。

脑子里像被重达千斤的海水压着,窒息的沉重和憋闷。

*

她醒来的时候,天气很好,只是病房里的窗帘拉得严实,她只觉得昏暗。

安静的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好久,没有人发现她醒过来。

好久,窗帘“哗啦!”一声被人拉开,她随着响动才转过头去看。

正好就对上了拉开窗帘后走回来的一双眼。

东里见她转头的动作,脚步几不可闻的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在短暂的时间里几度变换后,恢复了毫无波澜的面孔。

因为他在,所以,她张口,吃力的问了句:“我在哪?”

东里没有回答,只是让医生过来一趟。

医生来得很快,给她看了一遍,看样子,她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了。

几分钟之后,余歌才想起什么,抬手摸向自己的腹部,然后柔眉一点点皱起来。

医生见了,低头看着她,声音很柔和的安抚,“孩子没了可以再有的!您现在要好好休息,暂时别想这些事,情绪很重要,好么?”

她不说话,只是逐渐红了眼,然后安静的闭上,一直都没再说话。

医生走了之后,东里还在,可是病房里惊得针落可闻,他就只是那么立在床边,看着她的眼泪无声的从眼角钻出来,像被欺负得极度委屈无处可诉。

终究是闭目转身走到窗户边,撑着窗户的指节一度绷得很紧。

很久,他恍惚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这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了?”

“……你不是想让我弄掉孩子么?”她的声音很轻,尽可能去掉了哽塞,“虽然不是我故意的,可他还是没了。”

“你满意么?”她转过头,看向他的方向。

东里薄唇抿着,隔着距离看向床上,“怎么,这笔账要算到我头上了,我让他没了的?”

自嘲的扯唇,“那我真是厉害!”

余歌不知道自己想听什么,并不期盼他会回来温柔的安慰她,但是彼此之间现在这样的氛围,让人心酸。

又是长久、令人窒息的沉默。

他们之间的这种沉默,比当初刚领证时还可怕。

余歌除了闭上眼躺着,什么也做不了,但每日三餐总是要吃的,家里人也总是要面对的。

晚餐的时候,东里夫人把晚餐送来了,心疼的陪她坐了会儿,等饭菜温度刚好的时候,就留下了东里一个人。

看得出来,家里人是想让他们单独相处。

只是现在的两个人单独相处,就像是冰河世纪。

余歌也不想吃饭,靠在床头,略微侧过脸。

饭盒被他放在小桌上,发出轻微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在安静至极的病房里已经足够清晰了。

随后传来他压抑的声音,那种压抑,不仅仅是对她,还有对他自己。

他是一见她就生气,但同时也生自己的气,具体原因,他懒得追究。

看着她撇过去的脸,沉声:“一家人非要让我回来,你真当我想在这里?你不吃饭可以,我明天回澳洲,反正家里我是进不去的,这样你满意?”

他一旦回去了,家里肯定会乱的一锅粥,尤其东里夫人,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她作为儿媳,就不该让长辈跟着操心。

所以她还是配合的吃了晚餐,虽然吃的不多,至少挑不出毛病,然后看着剩下的食物被他收走,又闭上眼躺下。

哥哥余杨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余歌根本就不知道,因为手机没在她这儿。

电话是东里夫人接的。

儿媳没了孩子这种事,余杨作为她的家人,东里夫人也没办法隐瞒。

语调里甚至是极尽的抱歉和自责,“真的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小鱼,让你担心了,东里做得不够好,也是因为我没有教育好,我也替他向你道歉……”

东里夫人自顾自责的说了很多,但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被第一句话惊到了,此后几乎没有更多的回应,一直到挂电话。

一家人都以为,余杨是怪罪他们家的,因此连多一句话都不说,说了也一定是只能骂人。

而隔一天,余杨便从墨尔本飞了过来,只有他一个人,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手里握着一根特制的拐杖。

东里夫人一定要亲自去接机,从机场带他过来。

余杨一路上一言不发,脸色说不上多么的可怕,但是一定算不上好看。

到了医院,直奔她的病房。

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余歌转头看过去见了他的时候,愣了两三秒,而后眼眶红了,“哥……对不起!”

余杨快步过去,也顾不上身体不方便,站在床边弯下腰被她抱住,拐杖已经倒在一边。

闭了闭目,自顾沉沉的叹息,还是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安抚频率,声音里也没有生气,只是抹不去的失落,“傻姑娘,你都这样了,对不起什么?”

余歌说不出话,只是抱着他,脸埋在他怀里哭。

余杨那么一个硬汉,还是跟着红了眼,“好了,人在就好,人是本,其他都可以再来。”

她不肯松开。

余杨就任由她抱着,一直拍着她,“疼么?”

她摇头。

“早知道,小时候就该让你好好学游泳,多大的人了,洗澡怎么还贪水?”

说到洗澡,就是直接导致她溺水的时间,她抽噎得更严重,余杨只好不说了。

关于她出事的经过,余杨在路上都已经和东陆夫人了解过,所以他不用问。

他当然也不会怪她。

甚至这件事里,他一直有着歉意。

她的情绪平复之后,余杨看了窗户边立着的东里,问了一句:“你没和你母亲说过余歌怀孕的事?”

很明显,他的意思是余歌代孕的事。

东里站在窗户边,唇畔微冷,“这种事,恐怕得余先生教我怎么和家里人讲?”

虽然语气不善,但余杨没有生气,还算理解他。

只是道:“这件事如果错,也错在我,余歌是你妻子,无论如何,你有气有怨,她都不该是你的发泄对象。”

片刻,余杨才略微深呼吸,“我会和你母亲说清楚,造成你们夫妻之间的不愉快,是我考虑不周,希望你好好待她!否则,她想结婚我拦不了,那她要离婚,我也不会拦着。”

虽然让妹妹离婚不是什么明智之取,可只要她能找到下一个幸福,也未尝不可。

东里没有回话,余杨已经出去了。

东里夫人一家三口怎么也要接待他的,每个方面都很仔细,带着歉意。

但越是这样被接待,余杨越是有愧,到了东里家宅子,他也没有打算拐弯抹角。

“您其实不必自责,也不必对我抱歉什么,该心怀歉意的是我才对,造成了您家里的不愉快!”

东里夫人听了摆手,“怎么这么说呢?你要是生气,说出来也没事,不用这么……”

余杨摆手,他不是在说反话。

抿了抿唇,他直接的说了事实,“余杨怀的孩子,其实是我的。”

安静。

几秒后,东里夫人手里的东西都掉了,“什么?!”

必然是想到了违背伦常的那个层面。

余杨这才改口,“我的意思是,孩子其实是我和她嫂子的,她嫂子身体特殊,没法孕育,当时情况急,就由余歌代替了。”

余杨以为,他们一定是头一次听闻这样的代孕法,一定是极度震惊而无法接受。

但事实上,他们似乎没有过分的震惊,无法接受倒是真的。

“对不起!”余杨态度放得很低,哪怕不为了这件事,为了妹妹不被苛责,他也必须这样。

“我知道给您添了麻烦!”他甚至想郑重起身给二老鞠躬道歉。

可是老爷子阻止了他,“你的太太,身体不好还是?”

“我太太摘除子宫,最后一颗卵子就是余歌刚刚失去的孩子,这是我们俩最后的机会,我们年纪也不小了,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当时没有选择。”

找了很久的代孕体没找到,才做了这个决定。

老爷子也拧了眉,“那岂不是,你们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余杨笑得有些苦涩,“现在余歌身体要紧,其他事,慢慢来。”

原本,余杨想,过了紧急的这一段,若是能找到合适的母体,也可以移植,余歌就不必承受生子之痛。

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他们谈话的时候,东里简在给孩子喂奶,但是出来在门口,也听到了几句,也就没有走进去。

柔眉蹙着。

东里知道的,是不是?所以他死活都不肯回来?

没有人知道,东里家的少主无比介意代孕这件事,相当介意,他没有直接离婚,已经是极限隐忍了。

东里夫人听完好久都没有说话。

空气里过分的安静太久之后,她才觉得该说点什么。

可是张口,也没办法责怪,甚至心底里大概能明白儿子这次为什么这么混蛋了。

看了余杨,“你们好歹,也该和我们商量,提一提的呀?兴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