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别提这俩字,不想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看他已经疼得埋头下去,一言不发,还是皱着眉走了过去。

他从澳洲回来这几天没有一天休息好的,加上每顿也都没机会好好吃东西,刚养回去的胃又开始犯病一点也不奇怪。

尤其,他今晚出去应酬肯定多少喝了点酒,指不定都没吃东西就喝酒了。

她刚走到沙发旁边,东里抬起头来看了她,不知道疼的还是不悦的,反正就是拧眉盯着她,“回床上!”

他嗓音微沉,大概是想树立一点威严,可惜自己微疼,说起话来压根没什么威慑力。

余歌坐到了他旁边,把他的手拿开,“别揉。”

她清楚他的胃病,不能揉,稍微按一下还可以,“我去给你倒热水,太晚吃药反而消化不了。”

他没说话。

余歌去开了灯,倒了水试了试,有点烫,只好一边给他吹着。

差不多才递到他手里,“喝两口暖一暖,看看能不能过去,实在不行就让医生给你拿药。”

东里喝了两口,几秒后暖流从上至下,但是他皱着的一双眉并没有怎么舒展。

余歌没多想,搓了搓手,很自然的从他衣摆探入,力道刚好的按在他胸前的位置。

她知道,这样会舒服一些。

缓解是有所缓解了,但因为她的动作,他忽然定定的看着她。

余歌是医生,有时候根本看病人不分性别,包括刚刚的那一秒,但这会儿她反应过来。

想把手抽回来。

可是才动了一下,他一言不发的按了回去,隔着衣服按在她手背上。

谁也没说话,他喝水,她就低眉保持着那个姿势。

关于这段时间的不愉快,可让人心痛的事,谁也没有提,但是彼此之间的气氛并不太好,依旧隐隐的压抑。

“别喝了。”好久,余歌才看向他手里的杯子。

一杯水都快喝完了,她倒得有点多,不是让他全部喝掉的,喝太多也会不舒服。

更主要是,这么久了,水该凉了吧?

他倒是配合,她别喝,他也不喝了,把水杯放在一旁。

依旧不说话。

余歌再次出声,“我有点困。”

东里没说什么,松开她的手,那意思就是她可以去睡了。

但是她转头看了他,“你也去床上吧。”

沙发是真的憋屈,别冷了冻了,他又胃痛。

他顺手掀掉毯子,看样子是赞同她的建议。

她也从沙发站起来,但是刚要走,脑袋又猛地晕了一下,不知道能抓哪儿,动作显得凌乱无措。

然后被他稳稳握住,什么都没说,把她抱回床上。

“几天了,为什么还是晕?”他的语气里带着生气,大概是觉得在医院的钱白花了。

她靠在床上,往旁边挪了挪,“脑水肿不是小问题……”

听到她回话,东里更是紧了眉,“你也知道不是小问题?脑子进水当然不是小问题!”

想骂就让他骂吧,余歌没打算回嘴。

知道他现在不是因为跟她生气,而是担心她。

房间里的台灯没关,但是空气逐渐安静下去。

余歌刚刚说困,只是为了打破那种局面,总不能一直那么坐着。

所以,她躺了好久,其实根本就睡不着,闭着眼试了好久还是睡不着,索性睁开眼安静的躺着。

他的手很自然的放在她身上揽着,看不出来睡没睡。

他的呼吸就在她脖颈后,并不均匀。

他没睡着。

所以,许久,余歌低低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至少这件事。”

她没有考虑他的反对,只顾及了哥哥的紧急。

果然,他醒着,沉声一句:“我不想跟你谈这些事。”

总要谈的,她心里想。

好久,她又一句:“我并不怎么怨你,至少你回来之后不怨你了。”

这回他没说话了,挪了挪揽着她的手,稍微往回收了力道。

她其实很多话想说,就是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起,以至于脑子里想多了就开始混乱的犯困。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还在床上。

但是东里夫人也把早餐送过来了,动作轻了再轻,完全没吵到床上的两个人。

东里睁眼撑起半个身子的时候,东里夫人才略微的笑,“你小点动静,别把小鱼弄醒。”

他低眉,看向她的脸。

她确实没醒。

东里就那么撑着,没再动作。

东里夫人纳闷的看着他,压低声音,“怎么了?去洗漱吃早餐啊。”

一方面是他的手臂被她压住了,另一方面她手臂扒在他身上,他一动,她肯定醒。

只淡淡的道:“放着吧。”

东里夫人倒是浅笑,“也行,稍微晾会儿正好,我去打水。”

开门的轻微声音里,余歌皱了一下眉,终于缓缓睁眼,然后对上东里低垂下来的视线。

她看了他一会儿,才把手缩了回来,略显尴尬。

因为她的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都能感觉到男人清晨的特别反应。

“醒了就起来吃早餐。”反而是东里神色如常,低低的声音,一边走去洗漱。

余歌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知道他走出来,她才慢吞吞的坐起来。

一晚上睡不太好,脑袋有点沉沉闷闷的。

东里夫人打了开水回来晾好。

因为看到两人睡一起,多少是不太方便,所以提起来:“我一会儿去问问医生,行的话回家养着,免得一人好了另一人倒下,行么?”

她略微沉闷的脑袋晃了晃,听到这话,也就笑了一下,没提她不太舒服的事,点了点头,“好。”

东里看了她,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她的动作,只说:“让医生过来一趟。”

晾好水的东里夫人看了看他,又看余歌,还是点了头,“我这就去,你们先吃东西,温度刚刚好。”

余歌看向旁边的男人,“你和伯母谈过了吧?”

她从东里夫人的表情里看出来的,母子俩的关系显然缓和了,不像想象里那样。

“你跟她说了离婚的事,这次她大概是同意了,对么?”

至少,余歌对东里夫人还是比较了解的。

东里终究是微蹙眉,“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跟我提这两个字?我说了不想跟你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