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男人吃醋起来要命/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卧室,他直接熟门熟路的去拿了他之前放在这里的浴袍,又转头看着不怎么愿意进门的女人。

看起来淡淡的、漫不经心问:“没什么想对我做的要求么?”

余歌走过去把他伸手即将碰到的礼盒袋子拿了过来,显得很不情愿让他碰,柔眉蹙着瞥了他一眼。

越是这样,东里越是把目光放在礼品袋上,脸色看起来依旧淡淡的,却明显和刚刚不一样了。

视线依旧,薄唇微动:“我倒是有。”

说着,他朝她走过去,视线从礼品袋往上攀到了她脸上,声音听起来淡淡的,又带着强势的味道,“孩子生下来之前,我没打算对外公布离婚的事,所以,别人眼里,我们的关系照旧。”

“我的要求很简单,注意你平日里的言行举止,别太出格。”东里说着话,再一次自然的伸手去拿那个袋子。

没想到他这么固执,余歌眉头紧了一下,东西索性放到了身后,抬头看着他,“要求只对我不对你,是吧?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东里整个人都是不疾不徐的调子,但是转身把手里的浴袍放在了她梳妆台上,然后又走回去。

一边说着:“我怎么放火了?”

一边把修长的手臂往她身后探,另一手稳稳勾着她的要。

所以他刚刚把东西放下,完全是为了能够认真“抢”她手里的东西。

余歌当然是抢不过他的,害怕里边的东西掉出来摔了,她只好极度不情愿的松了手,盯着他。

男人完全忽视她的不悦,低眉从袋子里拿了东西出来,薄唇扯了扯,“靳南送你的?”

“你要洗澡就洗……”她已经很明显的能感觉面前的男人情绪在变化,感觉空气了的味道都变了,让人呼吸不畅。

他却漫不经心的语调,“这不是在和你谈正事么?谈完我就去洗。”

手里把玩着那瓶小小的香水,抬眸看了她,淡漠的眼底终究是有了冷郁,“看来我这个要求对你是有些困难?”

余歌抿着唇,她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只知道他反正看不得她好过。

但这种要求,她怎么可能答应?

并不是她要勾三搭四,而是她一旦答应了,他都可以凭空捏造出很多她出个的证据来,到时候他想怎么蹂躏她都没话讲!

太了解他的路数了。

“你干什么?”她以为他会继续说,谁知道他忽然转身往卧室走了,手里还拿着那瓶新的香水呢。

男人停顿脚步,微侧身,“你不是催着我去洗澡么?我只好不谈了,当你默认。”

她这才跟了过去,在浴室门口跟上他,一手拉着门把,“你真好意思要求我?”

“女人都从你卧室里出来了!你是打算让别人也给你代孕一个么?那你还找我干什么?”她终于说了出来。

只见他微挑眉看过来,薄唇似有若无的勾了一下,脑回路又一次和她的分岔,道:“这还不是在吃醋?”

她忍着狠狠关上门的冲动,盯着他,“你不用自作多情,我能跟你离婚就说明……”

“不爱我了?”他适时的把话接了过去。

果然她一下顿住了,并说不出这句话来。

有那么一秒,他轻轻眯眼睨着她,幸好她没有说出这话,眼底的阴郁慢慢散去。

然后才漫不经心的道:“别给自己找理由,你当时也不过是随口提到了离婚两个字,根本没想好不是么?谁知道我不惯着你了,说离就离。”

“后悔了?”他一点悬念都不留的说完后问着话她。

显然没想要答案,只是掂了掂那瓶香水,“对你有要求,我自己当然会注意。”

这话听起来就很公平了。

谁知道他又接着说了一句:“我是混娱乐圈的,专门供着一帮人吃喝给我解决这种问题,哪怕我和谁上床了都暴不出新闻里,懂?”

言外之意,这个要求对他有等同于没有。

余歌狠狠一松手,门“哐!”的往后撞在墙上,随着她的声音显得更是有气了,“我算是听出来了,你今晚过来是专门来炫耀你有那个资本随便睡女人是么?”

“我是专门过来给你提要求。”他目光微垂,不疾不徐。

她实在是觉得没必要跟他纠缠的,可是怎么就这么生气?

“把东西还给我!”她冲他提高了音量,其实也没多少气势。

东里终于把话题转到香水上,“这么珍惜做什么?你做我太太的时候用的比这个高档多了,越便宜越特别?”

反正他就是有刺可以挑。

余歌也不想多说,“东西给我,你洗你的澡!”

说着她伸手打算拿过来,他稍微躲了一下,警告了一句:“被抢,摔了我不负责。”

她没当回事,第二次伸手去拿。

“啪!”他直接松了五指,目光淡淡看着她,香水直接掉在了地板上。

转瞬一股旖旎的香水味弥漫在浴室里。

她一下子气得说不出话,也不能蹲下去捡,都已经碎了,只能瞪着他,“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有必要这么欺负人么?”

他可真是说做就做!

那可是她给新嫂子准备的礼物,挑了很久的,不至于让对方觉得太奢侈,但是香味和质量都和她很般配。

至于价格,真的,只有他会说这是便宜货,因为他身家万贯!

咬唇看了他两秒,“有时候你真的过分知道么?”

完全不分青红皂白。

“清理了吧。”他却这样淡淡的一句。

余歌气得闭了眼,别说清理碎渣子,她再待下去就要气得冒烟了,只得转身离开卧室。

东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就往卧室门口出去了。

浓眉皱了一下,人跟不上,就在她身后放话,“你今晚要是不在这儿住,明天开始就搬到我那儿,自己选。”

这么相处都要疯了,搬过去岂不是要命?

她果然停下来。

东里看了她两秒,放心的转身回去了,经过掉在地上的礼品袋还很没风度的踢开了。

不巧,她的电话响了。

这个时候,他只能以为是靳南的信息。

转了方向走过去。

看到了她和她哥的聊天,不用往上翻,当页就能看到他们在谈论香水的事儿。

牌子还是余杨介绍的,毕竟他最了解自己的女人。

看到那个牌子的名字,东里才蹙着眉,缓缓转过去看着地上被踢到一边的品牌袋子。

安静的看了至少得五六秒,表情一点点的在变化,最后才看向浴室的方向。

很明显,他毁错东西了。

------题外话------

不要问为什么这么少……但是你们要开心呀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