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她出状况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他站了会儿,转身往外边走,因为她一直没进来。

出了卧室,目光直直的往门口看,但是没她的身影。

眉峰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稍微转了个角度才看到沙发上的人,没由来的觉得不对劲。

迈过去的步子都稍微急了,“你怎么了?”

余歌坐在沙发上,脑袋埋得很低,一点声息都没有。

东里过去在她面前的位置蹲下,想让她把头抬起来,指尖刚碰到她的额头,顿时拧紧了眉,“余歌!”

掌心顺势托了她的脸,好歹是能看到她的面庞了,但越是紧张了。

她现在一张脸都是冰凉的,嘴唇血色褪得惨白,指尖也凉的吓人。

“这怎么回事?”他又不是医生,根本不明白情况,刚刚还跟她斤斤计较、非要气她的人,这会儿紧张得完全不知道做什么。

“我去打电话,你坐好!”他想放开她,回卧室拿手机,但是又不敢放开她。

想把她抱进卧室,也不敢随便动。

余歌脑袋晕晕沉沉,可是她有意识,还比较清醒,只是感觉神经被重压着,说话困难,呼吸困难,连睁开眼皮都困难。

“不准睡听到没有?”东里一手依旧握着她的脸,转头在她客厅扫了一圈,找着之前那个位置上的座机电话。

但是没看见。

“沙发,头上……”她很勉强的声音提醒他。

声音小的微乎其微,东里竟然一下子听清了,另一条手臂拉长了去把座机抓过来,直接拨急救电话。

余歌碰了碰他的腿。

东里正给那边说话,不知道是那边的人说了什么让他恼火,他直接道:“我看你们医院是不想开了?记清楚位置,现在就让人过来,马上!”

把那边的人唬得愣了之后,他一股脑把她这个公寓的地址报了过去,最后还破天荒的报上了他的大名。

毕竟,在仓城,东里家是什么存在,大家都清楚。

“怎么了?”挂了电话,他才回过来坐在她身边,握了她正放在他腿上的手,“是哪里疼么?”

她也不皱眉,吭都不吭一声,所以东里根本不知道她痛不痛,哪里不舒服。

余歌只是轻轻的一句:“没有”

有特别缓慢的道:“你放我躺着……”

东里眉峰拧着,不愿意让她挪位置的,但是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可以,问:“抱你回床上躺行么?”

她点了一下头。

余歌好像哪里也不难受,但是全身的知觉都在倒退,意识忽明忽暗的,有那么两秒,简直像在逐渐经历死亡。

她竟然也真的怕了。

他的动作很轻,从沙发上抱起来,回卧室的路上步子一点点颠簸都没有,放在床上的动作更是轻了又轻。

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想把她气死的男人。

余歌躺下去,脑袋枕在软软的枕头上,好像舒服了一点。

转头想看他,却一阵晕,一下子闭了眼没敢再动。

却道:“我不想去医院,让他们过来,在这儿做检查,行么?”

其实她知道,肯定是脑水肿的问题,之前都查过了,主治医生过来的话,应该能一眼看出是什么问题。

“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他显然一脸的担心又不悦。

“我不喜欢病房。”她声音依旧很小,还闭着眼。

所以这句话说出来,几乎是每个字都落在了他心上,没由来的心疼。

她是医生,平时总是在医院,但是自己病了的时候,越发不喜欢去那个地方,有一种去了就出不来的恐惧感。

可能是她对刚刚的感觉太过于陌生。

因为他没说话,她试图看他,还想拉他的手,却弄得自己难受得一塌糊涂。

东里看到这里也不可能不答应。

“好,不去医院,你别动了,我马上叫人过来!”他按着她的手,顺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摸了过来。

听到她说:“我哥,快登机了,你别告诉他。”

他拧了一下眉,“不想让他过来看你?”

余歌不想让哥哥担心,新嫂子现在肯定心情很差,他们最后一个受精卵没了,以后都不会有孩子。

他还是早点回去陪嫂子好。

既然她这么说,东里只好也不和东里夫人说了。

大概是十五分钟,医院那边来人了,相对来说这个用时是的确够快了。

“东里先生!”医生还喘着气儿。

他带着人往卧室走。

医生也没时间顾上那些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俗节,赶紧到了床边。

余歌是醒着的,就是没力气,睁不开眼,所以也没看医生,只觉得额头上敷了一只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