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被误会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熊盈盈刚拿出手机,听他这么说,急了,“智哥!你怎么这样?这可是关乎我的前程,你不能亲自带我走一趟吗?”

手机已经被他夺过去了,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还能给你颁最佳演员奖呢,你敢要么?”

他一边拨着号码,一边说着:“有些事只能你自己去做,师傅只能领进门,再说,我现在很忙。”

她轻哼,“你不就是被前期缠住了么?她生病是需要照顾,那也不需要每时每刻跟着他,你给我半天,几个小时总行的吧?”

说罢,她略微邪恶的仰起脸,“你自己把我叫过来,要是这么不负责任,可别怪我跟嫂子争风吃醋了?”

东里的电话没打通,最后是干脆把手机扔还给她了。

然后站直身体,准备迈步出去,说了句:“等我安排。”

熊盈盈这才笑了笑,好歹有点希望了,“你别一直拖着就行,反正我知道你别墅在哪,超过两天我就去找你!”

他已经转身出去了。

总裁办公室。

余歌一个人吃着早餐,他推门进来时抬头看过去,“熊小姐?上次从你床上下来那位?”

东里听完皱起眉,“你有几只眼睛能看到她从我床上下来的?”

她抿了抿唇,拿了纸巾擦嘴角,不多说了。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早餐,定在豆奶上,“你偷喝了?”

余歌听得瞪他,把她当什么了,还偷喝?

“你厉害,你把我偷喝拿出来我就认!”她扔了擦嘴角的纸巾,还真有点渴,早知道偷喝两口水。

可她刚扔完东西回过头,猛地对上他已经靠过来的身体,一抬头,正好被他揽了腰,不由分说就吻下来。

余歌完全回不过神,被他撬开阻碍闯进来还懵懵懂懂的闭了眼,却听到男人低沉模糊的一句:“骗婚就算了,现在还学会骗吻了,你怎么这么厉害?”

这意思,她为了让他亲一下,才说让他拿出偷喝的东西?

她一下推了他,“到底谁骗吻,你脸呢?”

东里低头啄了啄她的嘴唇,一脸淡然的坐下继续吃他早餐,抬手指了指,“帮我把桌上的文件拿过来。”

余歌不情不愿的过去,拿过来想扔茶几上,看了看,怕早餐的油渍什么的沾到,还是让沙发了。

不过,她顺便也看了一眼,是剧本吧?

“你什么时候又接戏了?”她还真不知道。

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帮别人接的。

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是那位熊小姐。

虽然忽然冒出来这么个人,但确实对她挺上心的,余歌这么想着,走到窗户边透透气。

东里转头看了她一会儿,然后继续看剧本。

那天余歌几乎一直都在公司陪着,她想了想,竟然想不出来最近能做什么来打发时间。

医院那儿现在谁都不敢让她上班,怕东里怪罪,哪怕现在各项检查指数都很好了,还是不行。

所以那些天,但凡他有空,肯定带她去公司,晚餐如果她愿意就回东里夫人那儿,如果想在外边,也尊重她的。

东里极少晚上应酬,有也被他推了,回家了还能问问澳洲的情况,做做指挥。

当然,他晚上最重要的人物还是造人。

明明是她的安全期。

两个月之后她比他还健康,依旧不被准许上班。

正好到她排卵期的那两天,余歌见他没意思带他去公司,微蹙眉,直着问了句:“我晚上住你这儿么?”

东里正系着领带要出门,顺手拿了外套,道:“我晚上不一定回来,你自己吃饭,回你那儿住也行,有空了我去找你。”

她站那儿看了他一会儿。

很反常。

“你是有事么?”她这么问。

东里都没空理她,换了鞋,只是象征性的朝她弯了一下嘴角就走了。

门没关上,余歌听着他的车走了,站了半天,忽然有一种她是他养的情妇感,他有兴趣的那几天很积极,可是这两天就看都不看了。

下午她自己回了公寓,路上却遇到了好久不见北云稷。

不是特别熟,但也见过几次,肯定要寒暄几句,余歌问到了之前和东里拍戏的容颜,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丫头片子,能有多大能耐?反正成不了腕儿”北云稷淡淡一句,呷了一口咖啡。

余歌笑了笑,听说北云稷不喜欢小女朋友混娱乐圈,可惜丫头倔,要自己挣钱医治她妈妈,北云稷也没辙,所以每次提到都看起来很不乐意。

不过,说到这儿,北云稷看了她,“容颜说片场看到东里了,你不知道?”

她先是愣了一下,因为真的不知道东里这几天拍戏还是忙公司的事,他没跟她说过。

但好歹在外人面前,他们离婚的事也没公开,她没表现太明显,“他最近太忙,我都没空跟他闲聊!”

北云稷微点头,也不多问。

两人断断续续的聊了会儿,后分道扬镳。

余歌回到自己的公寓,拿着书坐在床头,看了会儿看不进去,抬头看了时间。

从早上到现在,他都没找过她。

哦不对,他们离婚了,这样其实挺正常的,她自顾想着,又拿起书。

但是脑子里在想他那天上午看的剧本,以及东里夫人说那位熊小姐和他是娱乐圈的朋友。

他如果有什么事不想让她知道的,那应该是关于那个女人的吧?

那一晚,她辗转着睡得勉勉强强,早上起来后也没给东里打电话,他也没找她,更没说今天要不要她过去住。

她在微博上找了一圈,找到容颜后关注,还加了她的小粉丝群。

“有人知道去哪儿探班么?”她刚进去,就有人这样问。

余歌就端着手机看着,等群主或者谁告知容颜拍戏的地方。

她像个小粉丝一样,跟着管理员的指导重新去加群,是报名参加去探班的,否则不能在群里公开发地址。

所以她又加了,一共挑了十几个条件符合的人,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挑中的。

等她们过去的时候都是傍晚了,管理说这个时间探班比较方便。

但外面的傍晚逐渐昏暗,片场却是明亮的,到处是她叫不出名字的专用灯。

“嗨!”余歌刚混着小粉丝下车,身后被拍了一下。

是容颜。

容颜和来看她的人说了会儿,给人家拍照又捏脸,签了几个名字之后拉着她去了安静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在里边?”余歌微蹙眉。

容颜笑了笑,“管理告诉我的呀!你以前可是在娱乐圈被拍过的,忘了?粉丝们辨别力很强,而且娱乐圈的历史记得很清楚的,知道你和东里前辈关系不一般,特意问我了!”

她无奈的笑,难怪一下就选上她了。

“你来看前辈的吧?”容颜暧昧笑着看她,“我带你过去?……我也刚到没一会儿,经纪人说前辈下午就在片场了,还没走呢。”

余歌点了一下头,片场复杂,她是找不到路的。

跟着容颜弯弯绕绕的走了会儿,她才往前指了指,“看到没,就前边那个场子,应该刚拍完!”

是刚拍完,熊盈盈刚从镜头出来,期盼的看着在旁边看的东里,“怎么样怎么样?我表现很好吧?”

东里微挑眉,低头看了时间,一边评价:“一般般。”

熊盈盈笑眯眯的抬手摸了摸嘴唇上贴着的唇膜,恶趣的看他。

刚想说什么,一抬眼的时间看到了那边的容颜和余歌。

“喂。”熊盈盈忽然叫他。

东里很自然的抬眼,都来不及辨别,就那么正好,嘴唇正好被熊盈盈双唇贴住。

他蓦地一拧眉,一把扯下她,“抽什么疯?”

熊盈盈抿唇,往那边看了一眼。

余歌已经顿住脚步,僵在原地。

容颜在一旁不知所措,她真的不知道会这样,“……那个,余小姐,他们平时好像关系就挺好,应该只是晚晚,也不对……”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他们关系好岂不是让余小姐更闹心?

熊盈盈抬手摸了摸嘴唇,弱弱的道:“那个,你要不要往右边看看?”

“做什么?”东里皱起的眉头还没松,顺势转过头去看,眉峰反而更紧了。

随即狠狠瞪了熊盈盈。

熊盈盈咽了咽唾沫,“你瞪我干嘛?再不追就凉了!”

余歌转头就走,但是她不知道去哪,都不知道怎么走出那么大的片场。

自己没开车,和粉丝过来的,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去哪儿打车,只能一直往前走。

没一会儿,她包里的手机响起。

第一次她没接,他继续打,她只能在一个拐角处停下,走得太急呼吸不稳。

不接显得过于矫情,你可是离婚了的人。

她接了。

“去哪了?”电话里东里的声音很沉,透着几分担心和焦急,“走回来,或者半小时后去我别墅等着!”

因为他这会儿还要交代点事。

她缓了缓,语调尽量平稳:“我今晚就不过去了,你晚上不是有事么?”

说完她自己挂了。

东里再打就打不通了。

但是没过四十分钟,他直接开车停在了她的公寓门口,一边打电话一边过去敲门。

余歌坐在客厅,皱着眉看着手机响,有点烦。

“嘭嘭!”他终于是直接敲门改砸门了。

她起身去开门。

男人直接大步迈进来,目光锁在她脸上。

她出乎意料的平静,以至于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她再怎么平静,东里想碰她的时候还是很明显的避开了,侧过脸,“你这两天不是不想么?”

“我现在想了。”他沉着声。

之所以这两天不要她,是知道她排卵期,他现在没办法确定她能不能受得住怀孕的折腾,更没把握因为这个孩子,她就彻底把心留在他身上。

能拖就拖。

她往旁边退了一步,看了他,也没多大火气,只是问:“如果你和别人怎么样了,真的没必要瞒着我,我也见过熊小姐的……”

“好了,我说了没你想的那么多事,她只是一时兴起……”

“你们开玩笑的方式挺特别。”她淡淡的一句,笑得还不如不笑。

东里微抿唇,低眉看着她,“我下次注意。”

余歌反而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咱俩已经离婚了……”

“别笑了!”他看着她笑得比哭还难看,心里跟着一阵阵的堵。

她忽然被他提高声音的一句愣了愣,没说话,想避开他去休息,或者一个人待会儿。

但是东里不让她走,“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这只是误会。”

“我没不舒服。”她略低眉,没什么理由,顺口说了句:“我有点渴,出去倒水。”

他反而扣紧了力道。

余歌一下子想到了上次他为她解渴的行为。

果然,她只是忽然想到,他已经顺手扣着她带进怀里吻下来。

她抬手去推,因为心里堵着,推得很用力,可他比她还固执,捉了双手剪在身后,几步将她抵到了床边。

他今晚不想碰她的,现在是真想了,只有这么一件事能直接明了的表达他对她什么感觉,不会和别的女人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