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他对此很敏感/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拧不过他,虽然心里不爽,但已经落到床上。

本来就是随时备孕的人,她再生气也不可能把他推床下去,但是也不算配合,撇过脸闭着眼。

东里把她的脸扳回来,声音平和,“如果一个男人对别人有心思是会不会愿意碰你的。”

所以,他现在非但愿意,还只碰她,意思就很明显了。

但情到深处,也成功诱得她沉沦了,东里却忽然抽身拉开一些距离悬身低眉看着她,“套放哪了?”

余歌听到之后蹙起眉,浑噩中睁眼看着他。

“要代孕的是你,多事的也是你!你真打算拖我一辈子?”之前还只是怀疑,现在是彻底证实了。

他平时无所顾忌,然后避开她的排卵期,今天没避开,竟然找避孕套?

“不想就滚。”她坏脾气的去拉旁边的被子。

大概是看到她真的生气,东里一咬牙,顾不上那么多,阻止了她想躲到一边的行为。

*

第二天早上,余歌醒的早,她最近都无事可做,所以习惯再赖会儿床,但是今天没想,因为旁边多了个人。

只是她想起床东里没让,因为他也醒了,一把将她揽了过去,略显惺忪的眼在她脸上看了会儿,像要确定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干什么?”余歌见他不仅眼睛在看,手脚也不安分了,微蹙眉。

“还生气?”

她抬手推了推,手腕顺势被他握了过去,“那就趁早怀了吧?”

中间不知道谁找他,他的电话响了两遍,都是从头响到尾,但是他跟没听见一样继续着。

这一折腾,余歌索性接着睡了。

所以,她也不知道熊盈盈来了她这儿,就坐在客厅里。

东里手里握着水杯,看了熊盈盈,“你自己跟她说去。”

然后放下杯子,转身往厨房走了。

熊盈盈一脸无语,她现在是压根看不通这两人的关系,到底是离没离?她还以为是离了想复婚的。

余歌起来的时候,刚往客厅走,熊盈盈便笑着站起来看了她,“嫂子!”

她本来惺忪的表情清醒了很多,表情有些勉强,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你们昨晚吵架了?”熊盈盈试探着问。

余歌反而不回答了,干脆听她想说什么,走过去拿起了东里喝过的水杯。

熊盈盈看着她的动作,才道:“不好意思!昨天真的只是误会,我那会儿刚下戏,嘴巴上的唇膜还没拿掉呢,就是恶作剧了一下!”

余歌坐在了沙发上,水只敢好了一小口,脸上的表情很平淡。

她本来也不认识熊盈盈,东里没告诉过她,熊盈盈和他关系有多亲,所以她不觉得自己需要多客气。

直直的看了熊盈盈,忽然问:“你喜欢他的吧?要不,怎么不和别人玩这个恶作剧?”

熊盈盈愣了一下,看了她,“……非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毕竟很少女孩子会不喜欢他?余小姐不喜欢?”

余歌原本摆出的一副成熟泰然,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微蹙眉。

女人最怕的,就是那种口口声声说感情很真,就是爱了,她也很无辜没法控制的插足者。

熊盈盈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才道:“听余小姐这么问,加上你现在的表情,那就是喜欢他了?”

余歌放下杯子,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了,不想跟她聊。

熊盈盈却继续着:“没关系的,你要是不能确定呢,等你怀了他的孩子再说?如果你那时候能心无挂念,那就是不爱,多拿点报酬,自由自在的生活去!”

“你要是发现离不开他,那我肯定会真诚的祝福你们!怎么样?”

余歌眉头紧了紧,“这都是他告诉你的?”

关于他们之间的代孕,家里人都不知道,这个熊小姐一清二楚?

“听你的意思,就是让我这段时间跟你和平相处?我哪天要是走了,你收着他?”

他这齐人之福可真是够有创意。

东里做完早餐出来,没见她。

熊盈盈笑眯眯的,“我已经跟她解释过了,还帮你打了一针强心剂,看你们这不温不火的实在着急,我可是已经够意思了!”

但是东里发现早餐桌上,她很安静,看不出情绪,话也不多,但也不像生气。

“你这两天不是忙?”最后她才忽然问。

东里点了点头,“也可以安排下去,不一定亲力亲为,你有别的安排?”

她淡然笑了笑,“我能有什么安排?……不过,想去我哥那儿一趟,我嫂子需要人陪,他们俩应该要准备收养小孩,我能搭个手也是好的。”

他看了她,“这个时候?你不适合长途跋涉……”

“医生不是说了我没事了。”她把话接了过去。

“那也不行。”东里微拧眉,“实在要过去,等我几天,顺路出差陪你过去。”

余歌看似随口的问了句:“你不用陪别人么?”

这话很怪异,东里看着她,“陪谁?”

她微挑眉,“我怎么知道。”

东里把这件事记着了,那两天也一直去她那儿住,一边安排着出差的事。

但因为澳洲那边业务繁重几乎每天需要他批复,出差的事估计要安排其他人过去。

这是他还没和她说,东里就从她手机上看到了订机票的短信。

“几个意思?”他手里还拿着她的手机。

余歌见手机被他拿走,皱了一下眉,随后表情淡下去,“你不是去不了?我也就过去两天,待不了多久。”

“你就不能跟我商量一下?”东里脸色微沉,显然是真的不高兴她这个决定。

也许是因为从前的几次,她都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就走,他对这种事极其敏感。

“把机票退了。”他把手机递回去。

余歌微抿唇看着他,没去接。

东里索性就自己给航空公司打了电话过去退票,她在旁边皱眉看着他。

“想再订你就订!”他放下电话。

原本是过来打算接她吃饭的,这会儿东里拿了车钥匙又原路离开。

东里夫人看他自己回来了,一拧眉,“你接的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