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策划婚礼,别反悔/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余歌却听到了熊盈盈的前一句,随口问:“谁告诉你我们俩没离婚了,他?”

熊盈盈有点心虚的转头看了看餐厅门口的男人,其实也不是他告诉她的,所以笑了笑,“我猜的!”

东里这才安心的去厨房做饭了。

反正余歌没事做,颔首示意熊盈盈到客厅里做,还给她倒了一杯水,的确是主人招待客人的样子。

但是她忽然一本正经的道:“你没听过去年娱乐圈一个男演员的事么?”

熊盈盈刚端起杯子,好奇的看她,“什么事啊?”

余歌这才想起来,她刚来仓城没多久,以前的事肯定是不知道的。

她坐到了沙发上,看了熊盈盈,淡笑,才道:“某男演员出轨了,他对那个女孩说的是当前的夫妻感情不和,已经在办离婚,但是还没离,等不小心被媒体抓到之后却说根本没有离婚那回事,就是白白睡了人家小姑娘。”

熊盈盈听得一辆惊愕,“这么戏剧?”

余歌看了她,点头,“后来还是被他老婆赶出去了,净身!”

因为被她盯着看了会儿,熊盈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皱起眉。

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杯,急忙摆手,“不是不是!余小姐,你真的想多了,他没骗睡我!”

东里出来刚好听到她讲的所谓故事了,编的还真是有模有样!

余歌也不跟她拌嘴,自己碰了一杯水坐着,“留下来吃饭么?”

熊盈盈觉得压力很大,她吸了一口气,直接道:“我实话说了吧!其实,当初就是他专门让我来仓城的!”

她低眉抿了一口水,似是笑了一下,“当初那个被骗的女孩是圈外人,也是男演员骗她来的。”

“额……”

“你怎么不去当编剧?”东里听不下去了,从那边走进来,看了沙发上的女人。

余歌一脸正经的样子,反倒是把他逗笑了,“你和吻安搭档去吧?”

她瞥了他一眼,没搭理。

熊盈盈笑着道:“他叫我过来,不是陪他睡的,是来刺激你来着,说想让你吃醋!”

说得快,不过东里也没打算阻止,反正那只是他当时头脑一热,想让她也尝尝不好受的滋味。

谁知道她后来脑积水又住院,他就此打住了。

因为没有说服力,熊盈盈干脆豁出去了,“老实说吧!我不喜欢男的,我有女朋友的!”

果然,余歌听完微愣,看向她,又看向东里。

东里本来打算坐会儿,但是看样子坐不下去,这俩女人简直一个比一个会编!

“我去做饭!”他淡淡的一句,当着客人的面还弯腰亲了她一下。

熊盈盈咬了咬唇,一脸无奈和懊恼,“那个……这件事只有他知道来着,余小姐能帮我保密的吧?”

余歌磨着手里的杯子,说实话,真的挺惊愕的,虽然她对这一类人都不歧视,也没什么反感,但还是头一次遇到例子。

“我可以留下吃饭了?”熊盈盈笑嘻嘻的征询。

余歌笑了一下,“我去告诉他多做点。”

然后她也起身进了厨房。

东里看到她进来了,但是继续做着手里的事,假装没看到她的眼神。

“你别装了。”余歌走过去拿走了他手里的勺子,盯着他,“她说的都是真的?”

他微挑眉,“算是,反正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女朋友倒是有过。”

“我问的不是这个!”她蹙起眉。

哦,东里一脸恍悟的样子,轻描淡写,“离婚那阵的事了,反正对你也没造成影响,你计较这个做什么?”

话说完,他又看了她,微微勾起嘴角,“还是说,对你影响很大?都气得你住院了,还非要回墨尔本,结果想一想,就这么把我让出去不划算,所以那边机场刚落地,又立刻回来了?”

余歌轻哼一声,目光不屑,“我看你才适合当编剧!”

男人弯了嘴角,“过奖!”

见她转身要出去了,他从身后伸手把她勾了回去,“这事就算过去了?……要点菜么?”

“你把手松开!”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其实是怕客人忽然进来。

把人家一个人留在客厅太久也不合适。

东里却只是笑着,低眉看她,“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努力,否则怎么会编出如此低水平的故事?”

“我去骗小姑娘睡觉?”他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你这是觉得我睡你不够多?”

她曲起肘部往后打了他一下,他松手的时候顺势离开了厨房。

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不太好意思,东里就看着自己的女人一个劲给熊盈盈夹菜,把他给忽略了。

冷不丁的一句:“照顾这么周到,就不怕她喜欢上你?”

余歌刚好筷子还没收回来,听到这话,猛地一愣,猝然就缩了回来。

熊盈盈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一个人尴尬的瞪着他。

男人只是微微挑眉,悠然的继续用餐。

*

送走熊盈盈之后,东里夫人来过电话,不知道问了他一些什么,东里只说今天不去公司。

所以他一整天就真的待在她公寓里,做的事也无非就是那么一件。

没完没了、无休无止的缠着她不放,根本不顾他身上还没完全散的淤青,和那一道真像指甲印的划痕。

终于安静下来时,他依旧搂着她,“这一周我都住这儿?”

“你有自己的别墅,住我这儿干什么?”余歌当然不乐意,如果每天都这样,她宁愿真去墨尔本待几天。

“多方便!”他口无遮拦,“在书房看看文件,想了就直接过来,要么在书房也不错!”

“东里夫人前两天还提起了你什么时候能再怀一胎的事!”他低低的道:“因为我身世的缘故,她挺喜欢小孩的!”

余歌现在知道了他是代孕来的,东里夫人当初就没法生育了,所以听到这话,心里还是会有些难受。

也就很能理解东里夫人喜欢小孩,想尽快抱孙子的心情了。

问题是,这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甚至想一想生完孩子,他们之间真的没关系了,总觉得没那么轻快。

*

那一周,东里真的厚着脸皮住她那儿,而且有时候非要让她给送饭过去。

周四他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下午三点多给她打电话说中午饭都没吃,让她随便准备点送过去。

看在他胃不好的份上,余歌是真的不敢耽搁。

公司现在谁见了她都知道是总裁夫人,只有她自己知道不是。所以进出公司毫无障碍。

她提着食盒上楼的时候,东里还在开会,她只好先去办公室等着。

他的办公室似乎重新布置过了,窗户边新添了两小盆多肉,一点也不像他的情调!

好一会儿,他开完会回来了。

余歌站在窗户边看过去,忽然发现他身上穿的不是早上出门时的那套衣服。

脸色不期然的变了变,她没法控制,心头一酸一怔的时间,神色已经冷了下来,视线也没移动。

“过来了?”他走过去放下文件,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好像对她的视线毫无察觉。

甚至没感觉到她脸色很不好看。

她看着他打开食盒,饿坏了似的先喝了一口汤,转过头略微勾唇,“味道很好!”

余歌表情很勉强。

半晌,才问了一句:“办公室重新布置过了?”

男人只是随口“嗯”了一声,态度很淡,不怎么在意。

“秘书帮你弄的吧?”她又问。

东里点了一下头,殊不知她站在窗户边是个什么表情。

秘书帮他重新装饰了办公室,顺便把他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都换了一遍,她怎么能忍住不去想这两个中间还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的上下级会发生那种事的概率很高,因为地点很方便,速度当然也可以很快,反正够刺激,时间就不那么重要了。

“也是秘书帮你挑的衣服?”她还是直直的问了一句。

东里微挑眉,又一脸诧异的转过去看她,“这你都知道?”

她已经握紧手心,看着他那副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样子就一肚子的火。

偏偏,好像没有理由发作。

“顺便再帮我理理办公桌?”他顺势提了一句。

因为这几天,只要她过来,就会帮忙整理一下。

东里看着她沉着脸走过去,一脸即将爆发的样子,反而越是风轻云淡的自己吃着饭。

果然,没一会儿,她把收拾的文件忽然重重放在桌面上,“这又是什么?”

他一副没空搭理的样子,只是“嗯”的一声,“刚买的。”

她又不瞎,一看就知道里边不是项链就是戒指,总之,是女人用的东西。

可能是心里有气,她直接就给打开了,盯着那枚戒指胸口堵得难受,“你秘书的尺寸?”

东里一边喝了一口水,一边淡淡的看过去,略微颔首,“不知道大小合不合适。”

她本来不是多么恶劣的人,可是这会儿脑子一阵发热,胸口堵得厉害,只觉得他这人真的说什么做什么,很有可能,明天就传出他把秘书娶了。

因此,她恶趣的扯了一下嘴角,就把戒指套在了手上,甚至走到他面前摆了摆,“真合适!就是太丑了!”

东里从食物里抬起头,看着她套在无名指的戒指,总归是勾了嘴角,“多合适?不好看么?”

他优雅的擦了一下嘴角,道:“戒指都收了,是不是要帮我策划策划婚礼?”

她哂笑,“就不怕我把婚礼办成葬礼!”

他扔掉纸巾,微挑眉,“反正我对这种仪式的要求不高,幸不幸福自己体会就好,这都是走个过场。”

“你这么说,那就是答应了?”他站起身,看她。

余歌那时候真的想着帮他办成葬礼,“男人有时候真是洒脱。”

“答应了就好!”他走过去,冷不防的吻了她额头,“我呢,周末出差两天,你稍微准备准备婚礼,我怕我准备的你嫌弃。等什么时候咱们怀上了,立刻举行婚礼,你觉得呢?”

她没听明白。

仰脸盯着他,“什么意思?”

他一脸淡然,“什么什么意思,你把戒指戴上了,也答应了要策划婚礼的,没有出尔反尔的说法!”

余歌一点点拧起眉,“我,跟你,结婚?”

他再一次点头,还想再亲她。

余歌一把推了他,盯着不放,“你脑子进水了?咱俩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么?我怎么跟你结婚?”

男人低眉,一点也不跟她着急,弯了弯嘴角,害怕她一巴掌扇过来,顺势握了她的手,道:“咱俩没离婚,所以直接结婚就好,嗯?”

她满脸的狐疑和震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