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女儿叫挽歌/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亲自领的离婚证!”她盯着他,其实心里已经产生狐疑了。

东里也没多说,就一句:“总之就是没离,你已经答应了求婚,婚礼的事就交给你了?”

余歌眉头更紧了,“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求婚?”

他求了吗?

某人握着她的手顺势抬起来到她眼前,明晃晃的戒指,“这才戴上去没几分钟就想耍赖?”

“耍赖的是你!”余歌气得一把甩掉他,想去把戒指给摘了。

但是东里哪可能让她得逞?

双手都被他握了过来,“不和你说笑,我真的要出差,婚礼的事,你若是拿不定主意或者不想策划,那你婆婆可能就代劳了,她那一辈策划出来的仪式,你确定能完全喜欢?”

她摘不掉戒指也就不摘了,抬头看着他,“我就问你咱俩到底离没离?”

他摇头。

“连你妈妈都知道?”她这会儿只觉得这大半年过的全是假的时间,莫名其妙糟了几通罪之后,感觉忽略了很多细节。

比如,当初第一次看到熊盈盈从他们家楼上下来,东里夫人当初多喜欢她?转眼就完全不介意其他女人进儿子房间?

不符合常理。

还有,东里之前身上的伤虽然没大碍,但是放在平时,家里都担心得不得了,怎么就一个电话都没有,那么放心?

显然是知情的。

还有,那天说起离婚,她本来只是提了一下,都没说这两个字,是他自己跟发神经似的生了一连串的气,大有逼着她不得不离的趋势。

她压根没准备好,可是被推着又不能不走,就那么领了。

他的反应本就怪异,以前可是死活不谈离的。

“你别告诉我,离婚这种事你都动手脚!”余歌只是皱着眉,表情谈不上生气,但确实不好看,毕竟被蒙了这么久。

男人只是微挑眉,“结婚这种事你可以动手脚,离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动手脚了?”

在她说话之前,东里率先笑了笑,“一人一次,很公平了,所以以前的既往不咎,现在好好合计婚礼的事!”

东里见她就不走,一直盯着他,没办法,他总不能把她晾在那儿。

“行,我都跟你坦白了吧。”他坐在了沙发上,“你自己想想,从你比我结婚开始,有哪一件事我没有忍着你让着你的?除了离婚。”

余歌听不过,冷哼,“你那叫让?……那叫眼不见为净,不闻不问。”

好,开始的第一年婚姻的确是那个状态,东里无话可说,但是从她出事入狱开始,哪一点没变?

只见他一副求痛快的样子侧过脸来看她,道:“当初因为帮你哥那件事,咱俩关系已经那样了,我可没自信继续跟你耗着不离婚,索性就先下手为强!要不是你脑子进水晕倒住院,我能上演的好戏还多着呢?”

“熊盈盈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你健康,保不齐那些天所有能见到的新闻都是关于我的,某天搂着嫩模去夜场了,某天又带着女星去酒店了,又或者夜宿女歌手家里等等。”

她听着都觉得幼稚!

但肯定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所以为的什么,就为了让她心里难受。

“你一难受,保不齐就回头求我复合了呢?”他微勾嘴角。

笑意还没完全展开,余歌已经抓起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他面门上,“你耍我玩呢!”

东里把东西接在了手里,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这臭脾气自然是不会回来求着我复合,我顶多就是看你心痛,出出气。所以当然不能真离。”

见她不坐,东里弯起嘴角,起身把她拉到沙发上,“行了啊,我知道你这会儿心里偷着乐,摆摆脸色就过去了,难不成你晚上回去跟你婆婆干一仗?假离婚的馊主意,和全过程可都是她做的!”

嗯,全都推到东里夫人头上,推得干干净净!

余歌听完一脸的不可置信,“你妈妈跑去民政局给人家备的假证?”

他悠然点头,一脸事不关己。

余歌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她还能自己弄出假证吗?不是你给她的!”

“她自己要的。”

余歌:“……”

转眼看了茶几上的食盒,顺手拿了过来就要扔了,“别吃了!”

东里微微笑着,反正也不饿了。

等她真收完了,他才满含意味的凑过去,“现在没工作,胃也舒服了,做点别的,你消消气,我消消食,嗯?”

“离我远点!”她一点好脸色都不给,拎起食盒就要走。

她得回去看看离婚证是不是假的,别到时候又出个说法,来来回回被他骗!到时候就算离婚证是假的,婚礼都办了,他肯定又说必须复婚。

全都是套路!

东里大概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了,忍不住笑,“你们女人有时候脑子很笨,但某方面确实挺可怕的!”

说着,他过去拿了车钥匙,一脸好脾气,“我陪你回去吧!正好下午没会,我回去收拾收拾行李。”

余歌想把他甩掉是不可能了,他一路跟着出了公司,让门口的保安看着她,他去开车。

回到她那儿,她放下东西径直去拿了离婚证。

说实话,她真的看不出来真假。

但是翻开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了。

一个本本就是个空壳子,里边当初写着的字和盖着的章无踪无影!

“褪色笔,假的章。”东里在一旁好心的解释。

只是他脸上的笑太刺眼了。

“你给我出去。”余歌憋气没处发,也没理由发,只能转头瞪着他。

男人弯弯嘴角,“说了做点愉快的事,我真要出差的,到时候你想都没了!”

“你才想!”她终于是气得把空本本扔他脸上。

东里歪头躲过去了,好脾气的笑着,一把将她勾了过去,霸道的拥着,“嗯,我是挺想的,现在就想!”

“你给我松开……”余歌又推又吵,“别碰我!你个骗子……”

有时候自己的女人小小的反抗一下是种情趣,他都受着,握在她腰上的手微微用力禁锢着,“谁先骗婚的?自食恶果,我变成你的报应了还不乐意?”

他是一边说话一边吻她的,充满挑衅和惩戒,“所以说,骗人很有风险,知道么?”

余歌每次想说话都被他好巧不巧的用嘴唇封住,一直都是他自己在发话,“以后少骗我,嗯?”

她只能瞪着他。

可没一会儿,她被他吻着推到了床头柜边,修长的手指盖在她眼睑上,一路纠缠过来的吻,呼吸有些不稳。

低低沉沉的,“真的不喜欢这个戒指?”

她在公司的说丑来着。

“嗯?”因为她不回答,他略显不悦的蹙眉。

余歌气得腾出一手打他,想让她说话,好歹把嘴唇挪开!

“我身上伤没好呢!”她抬手推他打他,他就开始无病呻吟。

可缠绵起来却几乎是她的命!连走两步到床上的时间都不舍得浪费,迎着窗外傍晚的光景,上演一幅风卷云残。

后来余歌恍悟的听到他问起了离婚那天,她和靳南都说什么、做什么了。

她懒得搭理,也让他难受难受。

但结果是他用无节制的方式逼她开口,她只能交代。

“人家去领证!”

靳南的确是去领证的,隐婚,然后想问问她给新婚妻子准备什么样的戒指合适,顺便再让她帮忙想想那种小规模的婚礼。

因为靳南身份特殊,结婚这种事不必要广而告之,女方家庭知道知道就行,甚至他的身份都没和岳父家里说。

东里这次勾唇,“真的?……那就好。”

她闭着眼,说了句:“我也不太想办太张扬的婚礼。”

毕竟,人家还是娱乐圈第一暖的男神,加上她身后有那么一两件黑历史,万一媒体就着婚礼给挖出来了,她不知道怎么办。

这种事,东里都尊重她的意思,但有一点,“集团上下都必须知道。”

她蹙起眉,“你不是通告过了么?”

“这不是又有很多人猜测我们离婚了?”他不无认真的考量着,“要么,公司官网背景换成结婚照?”

余歌一脸“你疯了?”的表情看他。

他只是笑了笑,“那你说,怎么样的才不算张扬?”

“亲戚朋友知道就行了。”

嗯,东里算了算,朋友不少,亲戚也不少,仓城和荣京肯定是要轰动一时的,毕竟他身份摆在那儿。

“娱乐圈不发通知行不行?”余歌这么想的。

东里想了想,“我跟吻安关系那么好,加上还有个容颜,请了他们俩,就相当于请了两大对媒体了。”

所以,不发通知也等于发了,因为吻安和容颜身后肯定都有不少媒体蹲点。

尤其容颜,年纪虽小,但是最近火的一塌糊涂,北云稷都担心得快把她养在家里不让接通告了!

看了看她,他倒是保证了,“放心,能低调就尽量低调。”

正好,低调是他一贯的作风。

但这事还真低调不了。

余歌因为想找个喜欢的婚纱设计师,给三少那边打了个电话,结果朋友圈全都知道她自己策划婚礼的事了。

当初她主动骗婚,现在她又主动策划婚礼!怎么能算低调?

她更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婚礼仪式确实不算张扬,也不浩大,就在集团旗下酒店办的。

但是办完之后的事真真是不低调。

刚结完婚的那一周,东里就出差了两次,而且是每次两天!

他不是去做别的了,就是特意给最大的两个分公司报喜,以及下达指令,分公司官网背景墙换成他们的结婚照,分公司再继续往下传达。

以至于一周之内,动力集团旗下几十个酒店的指南册一翻开,封面就是总裁和总裁夫人的结婚照,以及他们的爱情简史!

有酒店经理开玩笑:“估摸着,今年入住咱们酒店的客人看完这个爱情简史,回去之后半数以上渴望结婚了!”

对此,东里勾唇,瞧瞧他做了件多了不起的事:“促进人类发展!”

他第一次出差的时候,余歌没多大一件,毕竟办婚礼那两天也很累,正好他出门了她可以休息。

但是第二次,她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

哪有一结婚就频繁出差的?

他们的新房就是他之前的别墅,因为新婚,家里人都不来打扰,她反而很无聊!

生气至于她给东里打了个电话,“你要不别回来了,干脆和你公司再婚得了!”

电话里的男声笑意浅浅,“想我了?”

她冷哼一声。

晚上十点半,余歌在沙发上睡得懵懵懂懂,只觉得呼吸不畅,很不悦的皱着眉醒过来。

鼻尖有着她熟悉的气息,嘴唇正被人霸占着,传来低低的语调:“吵醒你了?”

“醒了正好!”他反而放大了动作幅度,稍微托了她的腰往沙发里侧挪了挪,顺势欺身。

余歌清醒了,皱着眉推他,“凉死了,边儿去!”

“电话里不是哭诉说想我了?”他不怀好意的抚过她的肌肤,“烫成这样还凉?”

谁哭诉了?这人捏造事实可真是一套一套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还信誓旦旦的看着她,“新婚期出差的确不应该,接下来补偿你一周,每晚都好好表现,嗯?”

一周,每晚,她一脸惊恐,摇头。

男人只是勾着笑,“反正我一周都有时间!”

原本余歌以为他只是说笑的,因为他们目前还没安排蜜月的时间,她以为他会很忙。

没想到,一周时间,他真的像个无业游民一样待在家里,没完没了的缠着她。

她问起来的时候,他只说:“公司也放假,因为最近有人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创意,心情好就放他们假了!”

没错,就是那个低调的张扬创意。

本来底下的人建议是把照片放在每个酒店大大堂处,他觉得不够浪漫,就演变成了印在酒店指南手册上。

因此,全球的酒店,但凡在他旗下的,一周之内,全部换了一批新指南册发下去。

这是一个低调得,只有全球动力集团旗下酒店知道的婚礼。

娱乐圈那边确实没有多大的风浪,这也是东里夫人的意思,因为余歌当初受过娱乐圈舆论的伤害,也见识过他粉丝的厉害,所以怕她有阴影,干脆能压就全压着。

估计,也只有余歌一个人觉得外面风平浪静。

他们黏在一起的那一周,东里几次问过她第一个想生男孩还是女孩,她回答:“不想生!”

然后睨着他,“你不是想找代孕么?不找了?”

东里一脸认真,“我倒是想,顺便让你少遭罪,但你不愿意!”

明明,他比谁都介意代孕。

她瞥了一眼,不想跟他犟。

晚上的时候,他又搂着她,“我想生个女儿,你说叫个什么名字好?”

余歌也不困,但是不想讨论,因为她实在不会给小孩取名,问她就直接老大、老二、老三了。

东里挪了挪身子,一脸期盼的看着她,“叫挽歌,好不好?”

余歌听完一皱眉,“不好!凭什么带我的字?”

男人勾唇,“多好听。”

她“切”了一句,其实心底是笑着的,因为她知道这名字是什么意思,而且听起来确实悦耳,也很文雅。

男人忽然翻了个身,“说这些似乎太早了,还是得先把孩子弄出来。”

“你干嘛?”她皱起眉,看着他说来就来的样子,直拧眉,有完没完了?

东里勾唇,低眉吻了吻她的唇,“反正你也打不过我,每晚都闹一下,那么长的前走你不累我都累?你就乖乖降了吧,嗯?”

话音落下,她再想说什么是没什么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