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挚热执着的喜欢!/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年前,聿峥从华盛顿考到仓城,这个位列国际第五的金融学院,和好友宫池奕一起。

而北云晚在附属高中,从高一跳了一级到高三,因为这样可以在高一的时候和大四的聿峥同校一年。

她成绩确实差得离谱,但只要爸妈帮个忙,直升到他的学校、最差劲的专业还是可以的。

可能北云晚有着特殊体质,总是容易掀起潮流。

她长得很漂亮,哪怕只是高中生,但是在人群里一眼就能看到她出挑的身材和脸蛋,白皙耀目,喜欢扎丸子头露出纤细柔眉的脖颈,干净利落!

高一的时候,因为北云晚锁骨处晒伤,把热得穿不住的外套搭在肩上,穿出了奢侈披肩的既视感。

结果那一个夏天,校内随处可见那么披着的女孩,甚至有人还特地买超大的胸针别在拴住的袖子处。

而她这样一个差生跳级,也立刻引起了一波跳级风,总怕被她抢风头的北云馥直接跳两级,初三一毕业直接进高三。

吻安对此一脸不悦的对她抱怨:“你带的什么头?我也被迫跳级!”

然后笑起来,“不过也好,我可以转到你学校!”

此前,她们不在同一个学校。

北云晚绝美的脸上事不关己的无奈,又颇为认真:“该不会我喜欢聿峥,全仓城女孩都去追他?”

吻安听完好笑,“你以为谁还会喜欢冰山一样的聿峥?反正我是看不上。”

北云晚故作不悦的板起脸,“不准这么说我的聿峥!”

吻安戳了她一下,打了个冷颤,“你差不多得了,我一身鸡皮疙瘩!”

她这才明艳一笑,微微侧仰脸,“他马上生日了,你说我准备什么好?”

“能送他的你全送了,星星、月亮都快摘下来,非要说还有什么,那可能就你自己了?”吻安实话实说。

高一这一年,晚晚喜欢聿峥的事,同辈的人应该无人不知了吧?

当初多少人喜欢北云晚这位北云家的大小姐,她都高傲的不多看一眼,唯独聿峥,第一次被宫池奕带来聚会之后,她喜欢上他。

是那种毫无保留的喜欢,完全不顾北云家大小姐平时的高傲和尊贵,甚至为了聿峥,曾经当众和校内最惹人嫌的小太妹互撕,尊严都扔了。

“你爸妈不是挺欣赏聿峥的么?如果真喜欢,你功课至少得比北云馥优秀。”吻安很认真的。

北云馥小她们一级还跳过来了,万一人家比她优秀,还谈什么争取聿峥?

晚晚的父母本就偏爱北云馥,欣赏的聿峥必然会留给北云馥的。

北云晚听完神色落了落,复而笑意明艳,“我这么久的真心他总能看到?”

“我只看到他好像挺厌烦你的。”吻安实话实说,虽然有点打击人。

*

她高三已经开学,但是聿峥大四还没收假,但她听说他已经回来了,所以仔细打扮一番偷偷去了他学校。

两站公交的路程。

也许是她太出名了,刚进学校,找到他的系新生接待处,没看到他,反倒被人叫去“谈话”了。

“你就是北云晚?”对方精致的妆容,把她打量了一遍,“聿峥马上生日,你又打算捣乱?”

去年聿峥生日,谁都找不到他,不知道她把聿峥藏哪儿了,那叫一个公愤。

她在外,除了聿峥面前,其他都是清傲高贵的姿态,“这位阿姨,您这话不是得问聿峥么?他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自己不情愿我一个十八未满的小女生能拿他怎么样?”

她的称呼把对方叫得脸一阵青一阵白,本来还想跟她客气,这下直接道:“我告诉你,聿峥是绅士才懒得给你难堪,你有点自知之明!这儿可不是你们那个巴掌大的高中,到时候惹恼了我,把你扔出去轮了哭都来不及!”

北云晚听完微微仰脸,浅笑嫣嫣,“别,我怕疼呢!何况轮我还得麻烦几个男生,你直接弄死我不是更省事?”

听过北云晚高傲无比,还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大学生听完紧了手心,走过去。

也降低了声音,“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北云家收养的破布偶?你也就是纸糊的这一层!”

这样的话让她原本滴水不漏的高傲僵了僵,随即笑起来,“那你尽管试试,看北云家管不管我这个破布偶!”

说罢,她也不打算找聿峥了,倒胃口。

反正问他也没用,她自己想想买什么礼物吧。

转过身,有人挡住她,北云晚不悦的蹙起烟眉,“挡着做什么?还准备趴下给我当脚垫么?”

保镖适时的过来拨开了一条道,“大小姐请!”

她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女生,随即离去。

上车之后,她才靠在座位上,略微转头看向窗外,精致年轻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落寞。

她只是收养的破布偶么?

的确是,但是在外,她的气质,她的高傲都只会让人以为她才是亲生的那一个,只有少数上流社会的人知道。

也没人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偶尔也会觉得卑微,尤其,她最喜欢的聿峥面前,好几次,面对他那双寒冰似的眸子,冷漠高贵,真正的高贵,偶尔会让她觉得自卑。

却越是自卑,越是扬起高傲往前冲。

“大小姐,到了。”司机提醒她的时候,她才笑了笑,下车,“辛苦了!”

往家里走,她低头看了一眼,把衬衣扣子又扣了一个,看起来更乖巧一些,微微散下的头发也别到而后,抚了抚深棕色的丸子头。

“爸、妈我回来了!”悦耳的声音盖过了她的,北云馥从身后进门,随意踢掉鞋从她身边跑过去,和北云夫人抱个满怀,“好想你啊!”

北云夫人作势教育,却笑得十分温柔,“又把鞋乱踢!学学你姐姐,优雅点儿!”

又点了她额头,“就出去一天还能想?”

北云馥就是十分讨巧,长得可人,也会哄人开心!

北云晚换了鞋,仔细摆好——连同北云馥的那一双,然后才浅笑着走过去,“我回来了!”

北云夫人也笑着看她,“快准备洗洗手吃饭吧!”

她点头,“好。”又问:“我哥呢?”

这个家里,最疼她的就是大哥北云稷,和家里人都不一样的存在,唯独疼她这个不亲生的妹妹!

“你哥今天去医院检查,晚一些回来。”

她这才微蹙眉,“他又不舒服了么?”

大哥已经毕业,在公司也历练了一年,但是近一年身体经常出毛病,从来没告诉她,但她都能看出来。

北云晚想等哥哥,但爸妈会不高兴,只好没再提。

饭桌上,她想了想,提了今天一直在想的事,看向家里最威严的人,“爸,我想预支下个月的生活费,可以么?”

北云家是家大业大,但是对她们的生活费都有要求,而且是按照成绩来,很明显她拿不到多少。

北云镇面色变化不大,只是道:“家里这些事你妈说了算。”

北云夫人倒是微蹙眉,“这才开学,怎么要花那么多钱?学校让买什么吗?”

“没有。”北云馥先回答了,“我的老师都没通知啊。”

对啊,她们现在同校同伴,还有什么事能有诧异。

北云晚总不能说要给聿峥买礼物,她想买好一些的,所以现在懊恼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了,早该准备的。

“晚晚啊,现在公司不太景气,奢侈品咱们就先省省,好么?”北云夫人说话倒是温和。

北云集团是仓城前四的企业,但相比其他,确实逊色一些,但给她一个月的生活费,绝对九牛一毛。

可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就笑着点头,不再强求,自己想办法。

睡前,她又去了哥哥房间看了一遍,他还是没回来。

返回的时候遇上了北云馥,直接问她:“你跟妈要钱干什么?”

她笑了笑,“没什么,不早了,我先去睡了。”

“你是不是想给聿峥买礼物?”北云馥倒是点破了,眼里的友好也像是真的,“我有前几个月结余的,要不要我借给你?”

北云晚没想那么多,漂亮的眼底闪出喜悦,“真的?”

很多人说初高中的女孩发育比男孩快,北云晚就觉得是谬论,因为她那个时段真的单纯,只有一腔喜欢聿峥的挚热。

北云馥点点头,“反正我留着也没用,你到时候攒下来还我啊!”

她明艳的眼角弯弯,“你不许耍赖借给别人!”

北云馥点头,“放心吧。”而后随口问了句:“你想买什么?”

她神秘的一笑,没告诉她。

北云馥倒也不多问,只是道:“聿峥到底有什么好的?整天冰块似的,冷漠得吓人,你品位可真奇特!”

她无所谓,别人怎么说聿峥不好,对她都没用!

晚上十点半了,她还是没睡着,又出来了一趟,这回终于看到哥哥房间有人了。

松了一口气,直接推门进去。

“哥你终于回来了!”

北云稷背对着被她从身后抱住,能这么跑进他房间的只有她了,宠溺的笑了笑,“刚开学,感觉怎么样?”

她撇撇嘴,衣服厌学的模样,“不喜欢上学,喜欢跟你去公司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