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她很聪明也很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稷无奈,柔柔的弯着嘴角,“去公司可不是玩,以后带你去也让你学学东西!”

她转而挽了他的手臂,水獭似的贴抱着,“我学那些做什么?反正也不可能继承家业,更不会进公司。”

这话让北云稷略微心疼的看着她,“又听谁瞎说什么了?”

北云晚只是明媚的笑着,看起来真真是什么都不懂,也不计较,“没有啊,我有自知之明而已,脑子不好使,进公司还不被我拖垮了?”

北云稷牵着她到一边坐下,“你能骗别人,骗不了我,高一那些练习册你都做过了,拿满分都行,期末考那么差怕馥儿不高兴?”

她依旧浅笑摇头,“哪有,我本来就笨。”

“好了,不说这些了!”她双脚舒适的收到凳子上盘着,看他,“妈说你又去医院了?身体不舒服么?是不是公司的事压力太大了?”

北云稷抬手摸了摸她脑袋,“小问题。”

末了,认认真真看着她,“聿峥那小子还是不理你?”

提到聿峥,北云晚抿唇,士气有所下滑。

“你跟妈预支生活费的事我知道了。”北云稷又道:“哥哥偷偷给你,但是不准拿去花在乱七八糟的地方。”

她纯净的眼里闪着笑,“不用!馥儿说她借给我。”然后压低声音:“哥你差不多该谈恋爱了,多攒攒钱拿去追女孩子。”

北云稷只是扯唇一笑,不谈这个话题。

送走她的时候,和平时一样耍赖皮霸占了他私人订制的大床好一会儿。

北云晚爱睡,对床的要求也很高,因为他身体的缘故,去专门订制的床刚搬回来就被她喜欢上了!

看着她猫腰回了自己卧室,北云稷回去坐在床边。

他确实知道的,晚晚脑子是不算绝顶聪明,但也没差到这个地步,否则她也不敢跳级。

但是无论哪个方面,她都小心翼翼的保持着比馥儿差一截的状态,不抢馥儿的风头,把自己定位在只是个收养的女儿位置上,只是北云稷一直心疼她的地方。

相反,馥儿好胜心强,晚晚再怎么不争,她都喜欢争一争,保持绝对优秀。

虽说进北云家对普通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但来之后要忍受这种委屈也不容易。

第二天中午,北云稷休息,所以和家人一起用午餐,他才提起来:“我给晚晚定了个手风琴,差不多该到了,妈您收获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北云镇夫妻俩还没说什么,北云馥好看的眉头蹙起,“哥,你偏心得太明显了!我怎么没有啊?”

北云稷温和的勾着嘴角,给北云馥夹菜,一边道:“去年不是给你买了一架钢琴,学到一半就扔了还想要什么?”

她微挑眼,“我也要手风琴!”

他依旧温和的笑着,“要也行,等我攒够了钱,下一次,行么?”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妹妹?”北云馥像是真生气了,作势就放下了碗筷。

亲不亲的这个话题,在家里是不太建议提起的。

北云夫人见状,也看了北云馥,“馥儿别闹,晚晚喜欢手风琴你又不喜欢,你要那个干什么?”

“我就要!”北云馥来性子了,“去年生日,哥给她买的什么,给我买的什么?她初三毕业又得了一件礼服,我也毕业了,哥你怎么没说送?我都怀疑你要么对北云晚有心思,要就是你跟她才是亲生,也是领养回来的!”

“馥儿!”这回北云镇开口了,“好好的吃饭,怎么就来气了?”

又看了儿子,微皱眉,“你也是,偏心这么明显能不让生气么?”

北云稷神色依旧温和,却也没落下话,“家里上上下下都偏爱馥儿,只有我一个偏爱晚晚,这还多么?我再不偏心,她还算不算北云家大小姐了?”

这话一下子把夫妻俩都给堵了,噎得说不出话。

“哥……”晚晚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她别生气。

等晚晚刚想着说把手风琴送北云馥,可人家拉开椅子就委屈的甩手走人了。

她平时不聪明,尤其碰上聿峥的事基本不带脑子,这次却脑袋转了个圈,还真想手风琴借北云馥玩,然后借她的零花钱买礼物去,不正好么?

下午姐妹俩都去学校之后,北云稷父母三人坐在客厅。

“医生怎么说的?”北云镇问他。

他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倒上水,道:“老样子,也可能,过两年得手术,看情况。”

北云夫人一下子蹙了眉,“上次之后一直好好的,怎么忽然这样了?公司事务太重了么?”

责怪的看了丈夫,“我都说了他毕业之后看情况再进公司的嘛!”

“你别添乱!”北云镇看了妻子,回头才道:“坚持坚持,这个风波过去,实在不行那就手术,医生不是说了成功率很高?晚晚这么些年身体也养得很好。”

这一句话,让北云稷有一种罪恶感,好似带晚晚回家,就是为了养她养肥了供他续命。

因此,自嘲的扯了嘴角,“晚晚身体再好也只是个女孩子,她承受不了太多,你们既然对她抱了那么大的需求,不该对她好一些?”

北云夫人可不喜欢听了,“谁对她不好了?”

北云镇正烦着呢,“你少说两句!……对了,晚晚不是说要生活费么?也不缺那点,给她吧,女孩子不能缺钱,缺了钱容易剑走偏锋,好歹是北云家大小姐,别让人看了笑话。”

*

刚开学的这几天心还没收回来,铃声一响,教室里基本就跑没影了。

北云晚优雅高贵,但离开教室的时候可没那么多讲究。

司机刚听到铃声歇了没一会就已经看她出来了,笑了一下,“小姐挺快!”

晚晚嗔了他一眼,敢取笑她了?

不过她心情好,眉梢轻扬,“去找聿峥!”

她刚要弯腰钻进车里,身后传来北云馥的声音,“我能跟你一起么?”

晚晚停住动作回头看,北云馥已经到跟前了,道:“我的司机今天没来,也不想打车,怎么办?”

她总不能拒绝,笑着点头,“走吧!”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大小姐,还去大学校区?”

晚晚点头,“去啊。”转头看了北云馥,“耽误几分钟,你可以在车上等我,然后一起回家!”

不过车子到了大学校区,北云馥跟着下车了,“你不就是来找聿峥的么?又不是秘密,没什么吧。”

说的也是,她笑了笑。

北云馥看她进去之前还对着车子后视镜打扮了会儿。

不得不说,她天生丽质,扎着丸子头背上书包是精致朝气的高三生,如果放下长发,穿上礼服,很多发育正好的大学生也不及她漂亮!

当然,北云馥不会妒忌她的美貌,谁会妒忌花瓶?

两人去找聿峥,问了人后到了球场边,晚晚哈特意翻出眼镜戴上了找。

“找我?”侧后方忽然传来淡漠悦耳的男声。

晚晚转过去,看到的就是他笔直立在旁边,没有酣畅淋漓,但也打得爽快。

逆光把他侧着的五官修得十分立体,棱角间再冷漠都那么迷人,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荷尔蒙气息。

聿峥手里轻松的掂着一个篮球,见她转过脸后傻愣的盯着,微蹙眉,扬手把球扔给了别人。

晚晚这次回神,双手递过去,“水!”

聿峥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矿泉水,脑子里想的却是她又长高了。

水没接,只是问:“有事?”

她努力的仰着脸,但笑着,独属于她那种高傲又随性的语调:“你最帅,所以过来看你打球啊。”

聿峥表情不曾变化,却冷不丁一句:“你妹妹?”

没什么诚意,“挺漂亮。”

这话却让北云晚愣了一下,她跟他说话这么久,甚至喜欢他这么久,这会儿他注意到的,竟然不是她?

那种感觉很微妙,伴随着针蛰的细微感觉,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要接什么话。

聿峥看出来了,她的确只有一张看得过去的脸蛋,一颗脑袋是真蠢,关注点根本不在他传达的地方。

五官更是冷下来,“没事别来找我了,影响不好。”

晚晚一下子倨傲的看了他,柔唇轻轻扯起,“什么叫影响不好?我不够漂亮影响市容,还是聿少有女朋友了怕玷污名声?”

“我不是说了么,你有女朋友就告诉我,不就不会玷污你了?”

聿峥低眉,“告诉你,然后让你舆论暴力?”

没错,晚晚给他说过的,“有女朋友就告诉我,我不会缠着你,但是你女朋友会不会隔天给你提分手就说不准了!”

知道他很反感她那么做,可晚晚笑了笑,“那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这么喜欢你呢!可是忍不住。”

其实她笑得已经很勉强,因为这会儿聿峥正凝眸盯着她。

又是那种眼神,深得不见底,一个眼神就让人觉得他矜贵冷漠,高不可攀。

所以,她终究是落了笑容,只剩一身的高贵和他对峙似的,道:“我来问问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聿峥目光几不可闻的扫过站在一旁的北云馥,什么也没说,直接无视她的问题走了。

晚晚虽然习惯了他总是这么高冷的对她视而不见,但每一次还是会有一点小难过。

略微吸气,扬起笑看了北云馥,“走吧!”

“他一直对你这个态度,你竟然还坚持了两年?”北云馥觉得不可思议。

晚晚淡笑,“他那张脸就是资本,我跟他计较做什么?”

北云馥瞥了她一眼,“优秀的男人,一般都喜欢聪明的女孩!”

“像你这样?”晚晚随口一句:“我不觉得,越优秀的男人不更需要衬托么?我宁愿当绿叶!”

北云馥撇了撇嘴角,但是走出去一段后回头看了两眼,那个男孩身形高挑,那么多人也十分显眼!似乎比上次见又英俊了很多。

有些男人属于那种只看一眼就足够记住他的长相、气质,忍不住就想见第二次、第三次,甚至蠢蠢欲动想和他进一步聊天、接触的类型。

即便他冷漠,越是冷漠,却越是能吸引女孩子心仪,就是那么难以描述。

比北云晚大三岁多,那就比她只大了四岁而已,年龄段挺好!

回到家,北云夫人有些诧异两人怎么一起回来了,倒也笑着,“今天怎么晚了?”

晚晚情绪还没回暖,下意识还怔了一下。

北云馥却笑了笑,随口道:“中途堵车,顺便去逛了会儿商场!”

她这才自顾好笑,她喜欢聿峥谁不知道?家里人早知道了,虽然免不了会被说女孩子要矜持,但她也见怪不怪,没什么好紧张的。

没一会儿,北云夫人帮晚晚拿了书包,道:“厨房给你温了喜欢的饭菜,一会儿让佣人端出来?”

她愣了一下,“妈……”本来她想说“不饿。”转而明媚浅笑:“谢谢!”

“谢什么,妈知道你上午没吃好。”

北云馥本来走过去了,纳闷的转过身,“妈,我的没有?”

“当然有了!”北云夫人走过去,抚了抚北云馥柔柔的长发,“能少了你么?”

家里人已经吃过了,所以只有她们姐妹俩,饭菜上来之后,北云夫人显然比较照顾晚晚,“多吃点!正长身体呢。”

北云馥越是狐疑,脸色自然也不太好看,哥说的没错,家里上下全都偏爱她,为什么,忽然觉得,妈也忽然偏爱她了?

晚饭吃完,北云馥直接去找了母亲。

北云夫人刚好把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看到她进来倒也不回避,只是皱了一下眉,道:“不是出去散步么?”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北云馥蹙眉。

“怎么这么问?”

“我能感觉到。”她眉头轻蹙,“是不是因为公司不景气,你们又知道她死命追聿峥,准备借她得到聿家支持?所以忽然对她好了,您真以为她能追上聿峥?”

北云夫人蹙眉,“你这都什么猜测?”

北云馥确实聪明,放在普通家庭,哪个女孩会想这么多?

“聿峥根本宁愿看我都不想看她!”这是她看到的事实。

转过眼,又看到了母亲刚从抽屉里拿出来的东西,脸色更不好看了,“您要给她这么多零花钱?这是翻倍预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