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凑不够礼物钱/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夫人把支票拿了过来,语带安抚,“这是你爸爸和你哥的意思,你要是也需要钱,妈给你?”

北云馥不需要钱,可是她现在莫名生气。

“妈,您就直接告诉我,你们忽然对她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事?”

看了看门口,北云夫人微蹙眉,“哪那么复杂?只是忽然觉得,既然把她带回家了,的确应该好好待她,你俩都是我们的女儿,不能厚此薄彼,是不是?”

哼!北云馥觉得可笑。

“你们厚此薄彼的还少吗?”她是比北云晚小,但也记事很早,“她四岁进咱们家,后来的一整年,你们想起来看我一眼没有?如果不是我那年差点生病死了,你们早没亲生女儿了!”

北云夫人眉头紧了紧,“妈知道那时候没照顾好你,都过去了,咱不提了?”

“我就是好奇,她到底是有多大的隐藏背景,可以让你们当初把我都忽略了?是那种电影里的情节,你们欠人家父母了?所以把她看得比亲生女儿还亲,甚至怕别人说你们对她不好,索性就好到把我给忘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北云夫人只心疼的看着她,“那种错误不会再犯的,不提了,好吗?”

是不会再犯,因为北云馥也记得,她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父母吓坏了,从那之后也对她呵护备至。

她后来才知道,也是那一年,哥哥做过一个手术,所以她就当父母是照顾哥哥而忽略了她,努力去平衡心理。

但自此她争强好胜的心性也出来了,父母能转变对她呵护备至,她也当做是自己争取来的,甚至从此习惯了什么都想和北云晚争,否则真怕哪天她这个领养的女儿移居正主。

三年那年的被忽略感,她永远不想再尝。

北云馥看了母亲,“聿家在华盛顿那么厉害,是不是结交了,我们家生意会变好?”

“我听你爸是这么说的,不过聿家地位很高,轻易不会和人打交道,你哥这一年也没少努力,还是没进展。”

她看了一眼纸片,情绪不明的眸子里若有所思。

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我是亲生女儿,受得起呵护,为家里做贡献也理应走在前面。”

北云夫人都搞不懂她在说什么,她已经看了支票,道:“不是要给她的吗?我到时候帮你给吧。”

知道女儿不高兴,当妈的这会儿自然是都顺着她。

在北云夫人眼里,其实真觉得馥儿被晚晚早熟,而且聪明,很多事她都能看明白,公司里的门道都能懂个一二。

晚晚就不一样了,她就是个简单的花季少女,除了喜欢漂亮衣服喜欢逛街之外,连琴棋书画都不怎么碰,学习更是厌烦,典型这个阶段的综合征。

等女儿出去了,她才舒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稷儿是不是一定得手术,这段时间可别再出差错了。

*

聿峥生日的前一夜是周末,晚晚趴在床上还在想到底给他买什么东西,那么多天苦思冥想就是想不出来。

这会儿正抓着长发着急。

馥儿的钱还没借她,东西也没想出来,明天肯定得起早,下午之前把东西买好,不然就搞砸了!

正想着,不知道落在哪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在床上摸了半天,最后才在被子底下拿出来,扫了一眼陌生号,下意识就觉得是广告。

本就烦,语调冷淡得有些不耐烦:“谁呀?”

对面的人也许没料到她是这个态度,沉默了两秒。

然后响起低而好听的嗓音,“是我。”

晚晚“蹭”的从床上坐起来,有些呆愣。

聿峥大四了,这个阶段可以称之为男人,尤其,她忽然发现,他声音竟然这么好听,磁性又冷漠,音色都诠释着高贵两个字。

平时他太少跟她说话,以至于她还真没细细品味过。

当然,她在这边激动又紧张的状态并不会通话话筒传达,相反,她明明下意识快速整理长发和睡衣,语调却和往常一样的慵懒清傲,“难得呢!郁少从哪儿偷看来我的手机号,还主动打过来,你不是一向高贵得正眼不看我?终于打算臣服了?”

她说了那么长的一串,男人就是安静的听着,然后三个字:“你在家?”

晚晚差点被他这毫无波澜、丝毫不受她话语影响的惜字如金噎得翻白眼。

闭了闭目,柔唇弯起,“虽然约我的男生很多,北云家大小姐这么晚不回家你觉得合适么?”

聿峥再一次忽略她的自我存在感,启唇:“你出来。”

晚晚听完之后愣着。

出来?

她本来也不觉得自己聪明,一碰到聿峥就变更笨,好几秒愣着,然后跑到窗户边往外看。

北云家是仓城四大家族之一,但是住的别墅不是仓城一顶一的那个庄园,外人有时候的确可以进来的。

“五分钟,不下来我就走了。”聿峥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她又怎么可能用完五分钟?

只在镜子前又理了理长发,抿了一下嘴唇,睡衣都不换就赶紧下楼。

全程几乎没弄出声音吵到家里人,避开佣人出了大门。

大门挂了电话,捏着电话的手也插回兜里,站在她家别墅侧面一颗大青树下。

院子里光线就暗,侧面更是影影绰绰看不清人,但万万一眼就能看到他背对着站在那儿。

似乎略微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挂起北云晚式的笑容,带点高傲又带点妖娆的走过去,还没到他旁边,聿峥转了过来,以至于她全副武装的表情微顿。

但他的目光已经直接略过脸,看了她的鞋。

鞋没换!

粉红色,兔耳朵很长的毛拖鞋,十三岁女孩的专属那种。

晚晚想到自己已经成年,怕他嘲笑,强行勾唇解释:“怕你久等!”

聿峥淡淡的收回视线,道:“你喜欢我?”

“嗯?”她一时间没领会过来。

几秒后面对他盯着自己的眼神,点头,再点头,“当然,仓城人都该知道了吧?”

很突然,她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找过来,虽然态度和平时一样冷漠得欠扁,但他主动了就是千年等一回!

男人面色不改,再次启唇,“好,给你一次机会。”

她仰脸看向他。

那双干净的眸子里闪着光,几乎闪得聿峥挪不开眼,精致的眉梢几乎都和粉红的唇角形成同一角度。

所谓的喜上眉梢,最形象不过了。有那么喜欢他?

“我知道我好看!”晚晚都等不及了,他却一直盯着自己看,“你倒是说,磨磨蹭蹭是个男人么?说完了随便你看。”

聿峥是失神了,但哪怕他回神也不动声色,冷峻的五官滴水不漏,只淡淡开口:“明天生日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个人。”

晚晚一笑,“虽然不请我也会去,但是你邀请了我很开心!”

“所以,你要给我介绍什么人?如果是男性朋友就没必要了。”她担心是为了推开她,随便介绍男生给她认识,撮合的那种

聿峥说:“不是。”

末了,还强调,“穿端庄些,是个长辈。”

这一下让她有点紧张了,“长辈?”

晚晚知道聿峥是一个人在这儿求学,家里人都在华盛顿,总不会是家里人过来看他了?

要介绍她。

要介绍她?

她一下子心脏狂跳,又强自镇定的盯着他,“你……没找错人?”

“你可以拒绝。”聿峥丝毫不解风情。

晚晚这才板起脸,“说话算数,否则我下周每天去你校门口举着”loveyou“的牌子找你!”

反正这种狂热戏码聿峥也不是没见过面不改色,只是朝她颔首,“你进去吧。”

她弯着眉眼,“再待会儿!”

“你待着吧。”话音刚落,某人已经面无表情的转身要走。

晚晚一瞠,气得朝他背影打,但是不敢发出声音,等他走远了,才兀自笑,今晚月老肯定是熬夜光顾她了!

她得好好睡一觉,明天漂漂亮亮、端庄大方的去赴约!

转身偷偷摸摸的回家,刚进门,晚晚差一点吓得惊叫,按着胸口,“你怎么在这里?也不出声!”

北云馥抱着水杯,微皱眉,看了一眼大门方向,“这么晚你出去干什么?”

她这才笑起来,“没事!”

见她还盯着,晚晚拉着她上楼,只好压低声音,“你明天早上去能把钱转过来了么?我确定要参加聿峥生日宴了!”

北云馥眉头轻轻蹙着,“他邀请你了?”

晚晚点头,“我回去想礼物了!你早点睡吧。”

但是北云馥在自己房间门口站了半天,回去之后也睡不着。

翌日一早,晚晚醒的时候,家里安安静静的,好像都还没起床,她特地仔细的收拾了一番,虽然每次见聿峥都会收拾,但只有这一次化了淡妆。

因为她发现自己不适合浓妆,一化浓妆压根看不出本来的美人胚子,毫无特色,还是淡妆好看,既精修了容貌也不显得厚重夸张。

当然,晚上要穿的礼服她是换个袋子拎着的,因为出去买礼物后就直接去生日宴,不回家换衣服了。

一个多小时她才收拾妥当。

下楼的时候,只看到父亲和哥哥在。

“馥儿呢?”她是问的哥哥北云稷。

北云稷正看着她的脸蛋,柔和的笑,“晚晚这是准备约会了?过十八了,是可以约会了!”

她略羞赧,倒也多了几分气质,“只是去参加聿峥生日会而已!”

提到聿峥,北云镇抬头看了她,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目光略有意味。

晚晚在家还是很乖巧,她爸爸没说她又不顾矜持的去凑热闹,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北云稷这才回答她:“馥儿今天有兴趣课,你忘了?不知道几点回来,你有事?”

她皱了一下眉,北云馥有兴趣课?钢琴还是下棋?她还真是没留意。

没办法,她先出门,然后给北云馥发短讯让她把钱打过来,但是迟迟没动静。

她只好打电话过去,那边好久才接,声音很小,“我还在上课呢!没法转账,妈不是说给你预支生活费了么?要不你先去拿,不够的我下课再给你?”

然后电话就断了。

晚晚有些懵,妈什么时候说要给她预支生活费了?

那次没答应,后来也没和她提过呀。

她在商场逛了半天,最后看中的是一条特别简单又独特的男士项链,没有任何吊坠饰品,但是项链本身质地和那种简单的设计一下子就让她觉得很亮眼。

价值不菲。

她当即给吻安打了电话都凑不够。只能硬着头皮找北云夫人。

北云夫人听完后有些生气,“晚晚,你现在怎么学坏了?我已经翻倍给你预支了,你怎么反倒说没拿到,馥儿说她转交你了,你这是打算两边各拿一次?”

晚晚听完有些委屈,但她没顶嘴,只是说:“馥儿还在上课,可能是忘了,我等她下课再问问,对不起妈!”

挂了电话,她心里很堵,明显是北云馥那儿出岔子了。

但是再给她打电话,已经关机了,不知道是不是上课被老师拿走了手机。

晚晚在外性子高傲,但也是出了名的没毅力,唯独对聿峥不顾尊严,也破天荒的从一而终坚持不懈。

这一次,竟然硬生生从早上一直在商场等到了下午,中午都没吃饭,等着北云馥的电话。

到了五点多,眼看着聿峥约她的时间快到了,她开始焦急。

可是北云馥一直关机。

聿峥在五点五十的给她打了电话,“到哪儿了?”

她微咬唇,说:“快了,你发给我地址就好!”

但是看着地址,她更是慌,从商场过去并不近,那也不能空着手过去。

怎么办?

急的来回走,手机看了无数遍,被她按得都快没电了。

低眉之际,目光定在了她手里的礼服上。她最喜欢的这件,也是哥哥当初送给她的礼物,就穿了那么一次,和新的一样。

为了聿峥,她顾不了那么多,一咬牙拿着礼服去了柜台,“我能抵押礼服把那个项链拿走么?你放心,明天一定把尾款送过来,我今天没带够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