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自作自受/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云馥看了一眼她手里握着的电话,只是问:“哥没给你打电话么?”

晚晚略显不解的看着门口的人,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了,不是一直都不肯跟稷哥哥通电话么?

“你不是有哥的电话么,自己打不就完了?”莫名其妙。

但北云馥还是往她卧室里看了两眼,又莫名的把视线定在她身上,“你最近找过聿峥么?”

呵,这才是她忽然找过来的原因吧?

晚晚好笑的看着她,“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不用跟我拐弯抹角的。”

既然她这么说了,北云馥也开门见山,“你是不是知道他们学校有冬季舞会?”

她点头,聪明的选择不多说。

北云馥直接道:“我会去参加,为了不出丑,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去了他也不可能顾得上你。”

出丑?

晚晚笑了笑,“咱俩跳舞谁跳得好,你自己心里没数么?你都不怕出丑我怕什么?”

这是事实,虽然学习上,晚晚是真的不过北云馥,但是其他方便,无论是学琴还是舞蹈,晚晚都更能表现自己的优越。

可能也因为这样,她的身材在同龄人里边确实很出挑!

她索性靠在了门边,因为刚和聿峥打完电话,所以觉得有些好玩,看了北云馥,“聿峥通知你了?万一他是让我做女伴而不是你呢?”

北云馥冷笑,“我现在是真的觉得你自信过头了,他对你什么样你不清楚?何必非要贴上去呢?你不顾忌自己的面子,你好歹也别败了咱们家的名声。”

“从他生日开始,谁不知道我跟他是一起的?这是连伯母都默认的事实,你怎么没问问她?”北云馥道。

晚晚略微蹙眉。

因为她从来没接触过聿夫人,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这会儿才回想着过去的事,看着面前的人,“他生日的时候,你去见他妈妈了?”

北云馥微挑眉。

安静了好久,晚晚就那么盯着她。

一开始,她只是觉得北云馥脑子聪明,也就争强好胜也是直白的争,现在才发现她不那么简单。

“在他生日之前,你是不是已经见过聿峥了?”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肯定的语调,“我说的不是跟我去他学校那次。”

否则,他们不至于熟悉到见长辈。

也是那会儿,晚晚忽然想起来了,她和北云馥一起去找聿峥,聿峥直接说“你妹妹很漂亮。”

可是据她所知,在那之前,聿峥根本没见过北云馥,他从哪知道是她妹妹了?

除非是北云馥之前就私自找过他!

他是不是当时就在提醒她,她这个妹妹不那么简单?

“我跟你说话呢!”北云馥抬手推了一下她的肩,不悦的皱着眉,“你听到没有?”

晚晚回过神,看了她,清澈的眸子里带了些温凉,“让给你?”

“你找聿峥说去啊。”她作势要关门,被北云馥挡住了,“我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别到时候你去了被晾在一边尴尬。”

她只是弯唇,“我谢谢你。”

坐在床头,晚晚真是很少这么努力的思考什么事,学习都没用这功夫。

想了会儿,她大晚上的给远在爱丁堡的哥哥打电话。

“哥,公司现在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么?”。

北云稷在那边声音稍微困顿,但语调温和,“怎么忽然问这个?”

她可是从来不关心公司的事。

晚晚直接往下问,“爸妈是不是想搞联姻那一套?撮合馥儿和聿峥?”

北云稷这才笑了一下,“馥儿又惹你不高兴了?”

顿了会儿,才道:“没有的事。她就那个性子,心性比较强,只是觉得不能输给你,这一段热情过去就好了。”

在北云稷看来,馥儿对聿峥可没什么喜欢的感觉。

什么是喜欢?至少,晚晚对聿峥,那才是真的喜欢。

“她有什么好跟我争的?那么喜欢争怎么没见跟我争着当养女?”晚晚生气的说了一句。

原本她几乎是忘了上次的事,但是这么一想回去,越发介意了。

如果这次北云馥再使绊子,她真的懒得忍了,北云馥没有当妹妹的自觉,她当什么好姐姐?

*

聿峥的学校举行冬季舞会那天一大早,晚晚就打了电话问礼服的事。

但是那边竟然还是同一个回复:租出去的人还没还回来。

没办法,她也不能为了一个舞会而跑出去买一件新的礼服,只好跟吻安借了一件,反正她们俩的身材差不多。

不过她的胸围比吻安饱满一些,只好选胸围稍低的,否则太紧憋得慌。

她终于挑了一件通体蔚蓝色的礼服,只有腰间绣上去的一枝蒲公英的亮黄色,很搭她的皮肤。

满足的在镜子前转了两圈,看向吻安,“要不你也去?”

吻安了无兴趣,“我才不去,我又不认识人!再说了,我有个朋友从国外回来,晚上到机场,我过去接!”

晚晚故作伤心,“肯定是男的,重色轻友!”

吻安忍不住笑,“还真是男的,东里,你认识不?他在国外读书,家里出了点事,可能转学回来。”

算是认识吧,晚晚点头,“我认识这个姓氏,没见过,帅么?”

吻安挑眉,“肯定没聿峥帅咯。”

“算你会回答!”她欢快一笑,“不和你计较了,我要是结束得早,就过来认识认识!”

吻安点头,“好。”

临走的时候,晚晚一直若有所思,吻安看出来了,“你有事啊?”

她笑了笑,微抿唇。

而后眸子微转,压低声音凑过去,“你爸爸是不是不在?你们家那么多保镖,有没有空闲的?”

吻安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有了,我身边固定都有五个人,爷爷定的,你要么?”

顾家这些年生意规模越来越大,典藏行业独树一帜,自家还训练了一批保镖,不但保管收藏品,也保护人身安全。

吻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这么多人,但也没拒绝过,因为是爷爷的安排,她拒绝了就是不拿安全当回事,爷爷会生气。

晚晚摇了两个手指,“你借我两个?”

吻安转头往窗外看了看,然后招招手。

等她们下楼的时候,两个保镖已经在客厅等着了,“小姐有什么吩咐么?”

吻安一本正经的把他们俩指给晚晚,“你们跟着晚晚吧,等她用完了再回来就行,不准跟爷爷说。”

“这……”

“这什么?我又不出门。”吻安摆出一脸的不耐烦。

保镖也不敢惹自家大小姐,服从安排。

从顾家离开,两个保镖就问了要他们做什么,做到什么时候,看样子很紧张,生怕吻安那边出个纰漏后被顾启东削一顿。

晚晚抬手抚了抚柔顺的长发,漫不经心,“你们做保镖的都这么唠叨么?”

保镖:“……”

她这才道:“放心吧,不让你们卖命,也不会用太久,就是陪我去个舞会,路上要是有事就帮我摆平,我安全来回舞会就行。”

听起来是挺简单。

舞会定在晚上八点半正式开始。

晚晚平时都是会迟到的人,今天提早就过去了,但是路上堵车,到他们学校开始就更拥挤了,只好把车停校外。

一个公交站的距离干脆走过去。

舞会在礼堂举行,礼堂距离西门最近,只是西门平时走的人少,显得有些阴冷。

“你们先去车上等着吧,没几步路。”晚晚道。

可是她刚说完话,没转过头去,保镖忽然把她拉了回去,听到了对面有人问:“你是北云晚没错?”

她有两秒的出神,因为没想到真的会碰到这种事,幸好她这次没傻。

保镖之前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但现在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几个是混混,职业本能下冷了脸,只问她:“打残还是打晕?”

“啊?”晚晚微愣,她并没想要那么狠。

教训一下就好了吧?

不过……她微蹙眉,“是北云馥叫你们等我的吧?”

对面几个人吊儿郎当的走过去,还有人抽烟,扬手就往她身上扔。

保镖上前一把挥掉了,眼神越是冷,吻安小姐的朋友,同样必须护得周全。

对面的人又不傻,不可能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其中一个人说了一句话,一群人就迎面冲过来。

因为不知道她身边是两个职业保镖,因此根本不把保镖放在眼里。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传来一阵青年的嚎叫。

最先冲上来的两个人直接起不来了,后边的几个人满是敌意的盯着两个保镖,“靠!看来钱要少了!”

这么难对付,居然只给了那么点钱!回头得加码要回来!为首的人如是想着,叫其中一个人去打电话把出钱的人叫过来。

然后又挥手让人上!

这一回,保镖没留意,对方有人竟然偷偷摸了刀出来。

昏暗中冷光一闪,晚晚也没来得及提醒,就听到了保镖低哼了一声,快速退了回来,低头看着手臂的位置。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暗中多了一个身影,别人没看清,为首的混混看清了,直接冲她道:“妈的!你坑我呢!酬金加倍!”

来人穿得严严实实,戴着帽子。

但是晚晚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北云馥,转身就要过去找她算账,“你脑子有毛病?这种事都想得出来?”

北云馥往后退了退,一脸莫名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晚晚气坏了,“这是玩命!”

她们俩这边纠缠的功夫,那边的一群混混直接被揍得不行了。

但是他们想的不是逃,而是忽然涌过来,一下子把北云馥给围住了,“钱包拿出来!”

走之前,怎么也得拿够体力报酬。

他们可能也想把晚晚一起控制了,但是看了看靠过去的两个保镖,还是放弃了。

晚晚就那么从他们的包围圈走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北云馥,只对着保镖淡淡的一句:“走吧。”

保镖微蹙眉,“不管她?”

晚晚现在只觉得心寒,北云馥再争强好胜也不该动这种心思,要是她没有提前准备,今晚是在这儿交代贞洁,还是毁容?

她柔唇微扯,“她自己请的人还解决不了么?自作孽。”

爸妈就是太宠她了,根本不懂得考虑事情的后果,那就让她自己学个乖吧!

三个人直接进了学校的西门,礼堂外隐约可以听到热闹声。

这个时候,能来的几乎都来了,周围几乎没人走动。

那段西门路上,声音从昏暗的深处传来,“没钱?你一个大小姐跟我们说没钱?没钱你请什么人?”

“不给也行啊,今晚把哥几个伺候好了?”有人邪恶的提议。

原本都顾及几分北云馥的身份,但是因为她不但不给钱,还一副仗着身份的理直气壮,领头的看了就生气。

“就看不得你们这些大小姐的姿态!”

于是,一群人胆子大了起来,哪怕今晚真不会强了她,也要把她吓个半死,否则哥几个被揍成这样真是血亏!

北云馥不断往后退,嘴里还是不饶,“你们别过来!……你们敢碰我,明天北云集团就能把你们都处理了!”

混混好笑,“真真是千金小姐,这个时候乖乖求饶比仰着头颅吓唬我们好,懂么?”

可惜,她就是不吃这一套。

结果把人给惹火了,领头的爆了句粗后一甩胳膊,指着旁边的巷子,“拖进去!”

舞会现场。

晚晚进去之后找了挺久,没看到聿峥。

按说他那么出挑,应该很好找才对,难道是有节目?

没办法,她转了一圈,硬是没找见。

等见到他的时候,他手里握着手机,脸色有些沉,开口就问她北云馥,“她也过来了?”

晚晚脸上的欢喜瞬间落了,微扬眉,“你请的是我,一来就问她,是不是不太好?”

聿峥眉峰皱了皱,第一次对着她那么严肃,“我问你她是不是也来了?”

她抿唇。

看出了她的默认,聿峥忽然转身大步往外走。

晚晚愣了一下,追过去,“你干什么去?”

聿峥没空跟她说话,只是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到进来的宫池奕。

宫池奕也蹙起眉,“要开始了,你哪儿去?”

聿峥直接道:“你也来!”

宫池奕不明所以,但是彼此太了解,一看他的表情就不对劲,二话没说转身跟着又往外走。

晚晚就那么跟着一路提着裙摆。

出了西门的时候,她表情更是冷下去,不猜也知道了,一定是北云馥找他求救了?

她自己请的人,求救什么?是不是还要摆一副被抢劫、被吓唬的场景演苦肉计博同情?

真是浪费了她好成绩,直接当演员去好了!晚晚心底低哼,依旧跟着。

但是到了西门路,事情好像不太简单,因为那儿安安静静,一个人也没有。

北云馥和那么一群人都走了?

“这儿!”宫池奕忽然沉声。

聿峥转了方向大步往那边走,看起来很急,晚晚反而就定定的站在那儿。

又隐隐觉得,好像事情失控了。

没过几秒,聿峥怀里多了个人,呜呜咽咽的哭着,走近了,晚晚的确能感觉到北云馥身子抖成了筛子,是真的吓坏了,几乎衣不蔽体。

她有些失神。

尤其接到聿峥冷漠的眼神扫过来,就好像这是她设计北云馥的一样。

“站着做什么,还要看戏?”聿峥路过她,语调冰冷,甚至,带着责备。

然后不听她说一句话,带着北云馥直接走了。

宫池奕微挑眉,看了看北云晚,又看了走掉的两人,出于谨慎的性格,他再次步入那个巷子。

总要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

但是看了一圈,里边一个都没有,转身之际,脚下踩到了东西,弯腰捡起来。

一个女孩子的发卡。

------题外话------

一切误会的开始……各种认错人就是这儿开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