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以后绝不找你!/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线暗,所以宫池奕只是把东西捏在手里,没细看,从巷子里走了出来。

见北云晚还站在原地,浓眉轻轻蹙了一下,转头没见聿峥了,只好对她道:“你是要继续去舞会还是?”

北云晚被聿峥那样一句和冷漠的眼神弄得心里正堵着,冷傲瞥了他一眼,“我有那么没心没肺?”

说罢她转身提着裙摆,一边道:“去备车。”

保镖一直都跟着她,只听她在上车的时候又说了一句:“跟着宫池奕的车,去医院。”

她心里憋屈,北云馥自作孽,凭什么让她看脸色?

也要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但愿这次之后她能学得乖一点,别不自量力的一再欺负到她头上,她也不是泥捏的!

宫池奕当然也不可能返回舞会,过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北云馥在中途不知道什么样,但是晚晚到的时候,听说是晕过去了。

她在外边站了会儿,无事可做,但作为家人,还是一直陪着吧。

聿峥出来的时候,她坐在椅子上,因为礼服的缘故,站着不方便,裙摆有点儿拖地。

也就抬头看了他。

只见聿峥走到她面前是脸色沉郁的,“你们不是姐妹?”

晚晚纳闷,语气也有些冲,“姐妹怎么了?你不是很清楚她是我妹妹么?这么长时间纠缠不休还搞不清楚至于问我?”

“是姐妹你也这样歹毒?就没想过会出人命?”他眉头皱了起来,声音也冷了。

晚晚听完他这句话,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忽然站起来,美眸直直的盯着他,“你什么意思?我害她变成这样的?”

北云馥电话里是这么跟他说的么?

她长这么大,虽然家里地位不怎么样,但在外边好歹也没什么人可以这么质疑她的品性!

晚晚哂笑,“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你可以和她缠在一起了!你们才是一对宝,都没脑子!”

“我告诉你,我北云晚最卑鄙的也只是不择手段的围堵你,我还真不需要对谁耍心思!”

这种感觉,她不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每一次都是因为他。

终于知道,她也不是真的好脾气,但凡遇到聿峥的冤枉,看到他和别的女生亲密一点,她简直肺都能气炸。

也因为太生气,她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只想快速离开这儿。

一时间又忘了裙子的裙摆有点长,直接迈步踩到了一截,差点把自己绊倒。

聿峥大概也没想到她会忽然冲她提高声音,直到她差点摔跤才反应过来,本能的迅速伸手扶了她。

晚晚正在气头上,他碰一下更是气炸,毫不客气一把狠狠挥开他,“别碰我!”

她就那么走,提着裙摆消失在医院走廊里,两个保镖也跟着走了。

宫池奕在旁边听到两人争吵的内容了,反应倒是不大,只是低眉看着自己手里的手链。

应该是争执过程中被扯坏了搭扣。

抬头见聿峥略显烦躁的拧着眉,他才示意了一下手里的东西,问:“是北云馥的么?”

在这之前,宫池奕没和北云馥碰过面,也没正面见过北云晚,可以说跟她们没什么交集,只能问聿峥。

可聿峥只是扫了一眼,没回答。

不知道是默认还是不想回答,宫池奕只好又问了一遍。

聿峥这才看过去,“我跟她不熟。”

听完这话,宫池奕忍不住笑了一下,“照北云晚的话说,你们俩缠缠绵绵已经很久了,学校里高中和大学部都是你们俩在一起的传言,没一个人有出来否认,你还跟她不熟?”

然后又点了点他的手腕,提醒:“你这手链不是北云馥送的,这也不熟?搞不好是情侣的!”

聿峥这才低眉看了自己手腕上的东西,忽然就抬手摘了,看得宫池奕是一愣一愣的,“我就随口一说,情侣链就情侣链,有什么可藏的?”

说罢看了他,认真起来,“对我很重要。……你真不知道?”

“你问她不就完了?”

宫池奕微挑眉,拿着一支手链,满脸期待的去问女孩子是不是她的?他什么心思谁还看不出来?

他可还没那么放的下身段!

北云馥醒了,看了聿峥在,一直都没有出过声,反而是过了这么久之后索性全都放开了嚎啕大哭。

在场的两人也没觉得奇怪,一个千金大小姐是该吓坏了。

*

晚晚从医院出去的时候就那么巧的遇上了吻安。

“你怎么在这儿?”吻安先问的,“你没伤着吧?”

伤着?

晚晚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这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你怎么这幅样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吻安和北云馥一起被人打劫了呢!她借了两个保镖,吻安应该也不至于出事吧?

吻安这才把她拉到了一旁,压低声音,“不是我,我朋友!我送他来医院的,但是不能被我爸知道,我得赶紧回去了!”

晚晚皱着眉,反正心情不好,索性一起上车。

坐稳了,晚晚才晦气的嘟囔着把聿峥给骂了一遍。

吻安坐了过来,压低声音怕司机听见,问:“北云馥怎么样了?”

“你怎么知道?”晚晚更纳闷了。

吻安一言难尽的样子,斟酌了半天,才说:“我和东里从机场离开,他接到朋友电话邀请他去学校参加舞会就过去了,结果没到学校里就出事了。”

准确的说,是刚回国的东里来了一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他自己也被揍得不轻。

吻安理了理衣服,道:“我本来也不知道被一群人欺负的女生是谁,光听到声音,走近了才知道是北云馥。”

“东里受了伤,我得先让他来医院,想着之后再叫车给北云馥,但是远远看到你和聿峥都过来,只好溜了,聿峥要是把这事告诉我爸,他非得揍我!”

说罢又忽然想起来,凑上前拍了前座的两个保镖,“今晚的事不准你俩跟我爸提半个字!爷爷更不行!”

保镖自然是听吻安的,都一致点头,但也建议:“以后两位小姐还是别弄这些事出来了。”

一说这个,晚晚狠狠吸了一口气,她憋屈!造事的不是她。

“以后再找聿峥,我就改名换姓!”

吻安听完笑了笑,“南云晚?南泥湾?”

晚晚听完自己也没忍住笑了。

吻安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微皱眉,手在自己光滑的手腕上摸了摸。

手链没了?

“完了!”她心里一紧,“我爸去年送的生日礼物没了,他看到了问起来怎么办?”

顺藤摸瓜问到今晚的事就死定了!

“要不,去珠宝店问问有没有同款?我有闲钱?”晚晚提议,“正好我要找时间把礼服赎回来。”

当然最好是今晚了!

所以两人回家之前直接去了商场,晚晚的礼服当然是还没送回来,只能先找手链。

吻安大致的描述了一下她的那一条,反正爸给她送的也特别不到哪儿去,不至于的绝版。

果然,还真是给找到了,就是有点贵。

经理忍不住笑,“两位小姐是不是又要赊账?”

“……”晚晚有点尴尬,只好道:“那干脆,我的礼服就再让你租一次吧。”

反正把手链买了更重要,吻安的爸脾气怪,谁知道会不会发火?

两人从商场出来才好歹安心了一些,也准备分道扬镳,不然两人的行程都得耽搁。

保镖和吻安一起去打车回家,晚晚和司机往另一个方向走。

她回到家的时候,北云馥竟然也已经回家了。

还以为,她可能会挨一顿批评,但是没有,有点出乎意料,只看到了北云馥安静的抱着水杯坐在客厅,见她回来就要回卧室。

她看了过去,按照北云馥的性格,早就告状了才对,看来是知道自己自作自受。

也看得出来,今晚之后,她多少应该是有点吃一堑长一智的意思了,至少不会再这么明目张胆的耍心思!

她乐得清净。

至于聿峥,这次,她是真的打算让他凉了!至少先试试半个月不找他……

不行再说吧!她这么想着,把自己摔到床上,蒙住被子。

距离北云家不远处,宫池奕的车还没走,刚刚是看着北云晚的车子从对面开过去的。

这会儿,宫池奕侧首扫了一眼聿峥面无表情的脸,“照我说,北云大小姐的确没什么可挑的,要性格有性格,身材也挺成熟了,容貌那更不用说,你也没瞎,你真没感觉?”

聿峥只是瞥了他一眼,不欲作答。

车子缓缓启动。

到中途的时候,宫池奕终究又一次开口,问:“北云馥平时,都跟谁玩?是不是一共三个女孩?”

如果没记错,他刚回国的时候,一起疯的女孩就是三个,只是那之后,他一直都不知道是哪三个。

仓城那么大,找是困难的。

但是这一次忽然看到了这个手链,那种沉寂下去的心思又蠢蠢欲动起来,无法忽视。

不过这个问题对聿峥来说,是很奇怪的。

“我来仓城比你还晚,你问我?”他一脸冷漠。

宫池奕挑眉,倒是忽略了这个事情,却又听聿峥道:“北云馥以前和北云晚的关系也没这么差,北云晚和那个姓顾的玩的最好。”

所以如果要说三个女孩的话,那应该就是他们三个了。

宫池奕略激动,“他们三?”

索性,他把车停下来,问聿峥,“你知道北云馥纹没纹身么?”

见聿峥一脸怪异,他继续道:“她今晚不是穿礼服去的么,你没见她蝴蝶骨什么的纹身?”

聿峥又一次懒得回答。

因为他们俩是同时从学校出来才见到的北云馥,谁知道她有没有纹身,纹哪儿了。

不过,聿峥启唇,“她在脚踝。”

宫池奕蹙眉,“谁在脚踝。”

聿峥靠回座位,薄唇微动,“北云晚。”

宫池奕这才白了一眼,“谁问北云晚了?”

但是,话说回来,聿峥倒是知道的不少,竟然还知道北云晚脚踝有纹身,“你偷看人家?”

脚踝看似没什么,可那是个很暧昧的位置,长得美了,光是一个脚踝的曲线也足够让男人痴狂。

聿峥依旧是不想搭理,索性阖眸沉默了一路。

宫池奕再次开车,想着抽空一定要问问这个手链到底是谁的,如果不是另外那个女孩的,那就是北云馥了。

这个问题,第二天,吻安是被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莫名其妙堵在面前问的,举着那个坏了的手链,“这是不是你的?”

她惊了一下,心底蓦地紧张,该不是爸爸派人打探她的?

一警觉,她就笑了,当然是死不承认,要知道她偷偷跟同学大晚上不回家,非得挨揍!

于是扬起笑意,“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手链不是我的啊!”

那男生二话没说,又直接走了。

吻安松了一口气,摸了摸手腕,“莫名其妙,吓死了!”

晚晚照样每天按时上学、放学,每天逼着自己做别的事,坚决不提聿峥,也更不可能去大学校区找人。

北云馥似乎也很少往那儿跑了,估计是马上学期末考试的缘故。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北云馥之所以没去找聿峥,是因为聿峥竟然把当初她送的手链还了回来,什么理由都没说,就直接还了。

她也是千金小姐,也是要脸,因此类似生气冷战的一直没去找。

然而,一直到期末考试结束,聿峥竟然也一次都没联系她!

这要是被人传闻中的男女朋友,得多可笑?

北云馥考完试,几次纠结,最终还是决定主动找他,毕竟,一开始就是她需要靠近他,以后也是。

学校里的传闻依旧在,真就这么没结果了,她算什么?

尤其,北云馥知道聿峥假期是不回华盛顿的,会和宫池奕一直住在仓城。

所以假期间,她有时间就会过去找聿峥,提前看下学期的课本,偶尔做做卷子。

不过多数时候,她过去都是宫池奕在,哪怕一开始没他的影子,她到了之后没多久,宫池奕肯定会出现,跟她讲题也远比聿峥积极。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后来逐渐的传出了聿峥的好兄弟宫池奕也喜欢北云馥的说法。

晚晚一整个假期都在上舞蹈课,但是她知道哪天北云馥去找聿峥了,那一整天就都是心不在焉,控制不了。

一转眼,假期过去了。

晚晚的舞蹈课却还剩两节,她没打算放弃,反正没事做。

一下课就准备直奔舞蹈室,可是刚开学的学生格外的八卦,宫池奕喜欢北云馥的传言更是沸沸扬扬。

她微蹙眉,是有那么些不舒服的。

宫池奕她不熟,但肯定是睁眼瞎,什么审美?!

“你还别不信,我听说聿峥和宫池奕这两好友最近都因为北云馥快打起来了,前几天聿峥还鼻子被打出血了……”

“谁说的!”晚晚猛然一把拉了说话的人。

对方被吓了一跳,她也不管,“谁说聿峥被打了?”

“都知道啊!”

她一咬唇,之前说绝对不找聿峥的事直接抛到了脑后,一想到他竟然会被人揍得留学,还是为了北云馥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从学校一出来,她就往大学校区走。

破天荒隔了几个月才给聿峥打电话,“你在哪?”

对面的人沉默着。

因为她太久没出现了,还看了一眼屏幕。

才道:“医务室。”

晚晚眉头一拧,走得更快了,她甚至满脑子在想,如果过去了看到他揍得鼻青脸肿,她也给宫池奕揍回去!

结果不出所料。

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是聿峥的确出血了,堵鼻血的纸扔在旁边垃圾桶里,对她来说,触目惊心!

“你揍的?”她直接盯着宫池奕,那样子就像自己的玩具被弄坏了。

宫池奕莫名其妙,还没说聿峥是被篮球砸的,北云晚的书包直接迎命门就来了,“你们都是瞎了吧?有你们这样的好兄弟吗,为这么个人打成这样有毛病?”

她越说越气。

气得又转头看了北云馥,推了一把,“你也够不要脸的,既然是他女朋友了,还勾搭他兄弟?!”

“你说够了没有?”聿峥忽然发话,最先理顺过来。

北云晚又一次被他冷声以对,又一次吃力不讨好。

狠狠看着他,“我看也该够了,我是有病才会心疼你,又不是我的谁,死了最好了,省得我挂心!”

她一把扯回宫池奕手里的书包,盯着聿峥:“我以后绝不会再找你一次!”

这应该是她第二次为他哭。

可能是积攒了好几次的委屈,回去的路上一个人埋头在后座,哭得司机手足无措,又不知道怎么劝。

回到家之后,她直接回了自己房间,连晚饭都没吃。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她也没吃早饭,谁也没搭理,出门时打了个招呼说去上课。

可是那一整天她都是请假状态。

后来吻安才知道她是去上舞蹈课,而且全天没怎么吃东西,又长时间剧烈运动,直接从舞蹈室进了医院。

吻安第一个知道的,匆匆忙忙从学校去了医院,然后给稷哥哥打电话,北云稷又通知家里人,家里人才知道。

这一波三折的通知,北云夫人去医院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医生脸色略微凝重,“大小姐之前做过手术,肝功能虽然不能算缺损,和正常人是不能比的,她尤其不能碰动物肝脏,更不能过量饮酒,你们家长怎么不引起重视?”

北云夫人一脸纳闷,“晚晚饮酒?”

怎么会,她明明是去上课的,而且她也没有饮酒的毛病,才高中生,偶尔同学出去聚也会喝的饮料而已吧。

医生把检验单子都给出来了,又道:“得住一段时间,观察稳定了才能回家休养,这半年的时间还是安安分分的,注意饮食,注意活动强度,别再被送进来了。”

北云夫人也只得点着头,不断的应着。

病房里,吻安一直在旁边陪着,正好今天爸不在家,她谎称自己回去了,想着今晚就在病房陪着晚晚。

北云夫人进来的时候,吻安才礼貌的站起来,笑了笑,“伯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