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她本来就聪明/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是说着玩的,但是这会儿,吻安忽然认真起来,“真的,我也往伦敦考吧?”

晚晚微蹙眉,看了她,“你这是怕我出去了找不到回来的路?……你不用刻意跟着我过去。”

吻安微抿唇,“也不是,主要是我,我正在想要不要把爷爷也送到国外去,之前和医生聊过,听那意思可能需要带他去国外再看看。”

吻安的爷爷这两年开始身体情况每况日下,尤其今年以来好像越发病得频繁,她爸爸又没有时间陪着,也只要吻安每天都在担心。

晚晚想了想,道:“那也行的,反正稷哥哥就在那儿,问问同一个医院的水平怎么样,如果可以,你爷爷也住那个医院不就很好?”

两个人聊得有点远了,结束话题的时候,咖啡也喝完了,挽着手离开咖啡馆。

距离高考进入百日倒计时的时候,每个学校都显得气氛很紧张了。

晚晚更是极少再出去玩,但是上课也不去上,她几乎就是一个人泡在书房里。

就这么泡了半个月,她实在是受不了了,看得头晕脑胀,终于还是自己找了辅导教师。

因为她不想在自己的学校里找,无论优秀的学生还是老师都没考虑,直接找的前一届,也就是现在的大一学生,就是聿峥那个学校的。

下课之后需要辅导功课,她就去大学校区。

头两天的时候都是在外边,去茶吧或者生活馆,但是前者太安静,后者太吵,都不适合辅导功课。

最后就定了晚晚去大学校区的自习室。

因为她要去大学校区,所以没让司机过来接,自己直接走一站公交,或者骑车过去。

那天晚晚刚下课往校外走,远一些看去就见到了给她补习的刘然。

刘然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虽然不是一眼看去就特别吸引女孩子的类型,但戴上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平时干什么也透着一些书卷气,不会让人反感。

主要是,他的确功课优秀,晚晚当初选定了他就是给了一套书卷,他一共也没错几道,所以直接要了他。

刘然远远地朝她招了招手,“晚晚,这儿!”

校门侧手边,因为刘然的称呼,聿峥看似不经意的转头去看。

对这个称呼,北云馥自然也熟悉,也跟着看了过去,正好见北云晚出来,朝着那个男生走过去,带着笑。

她微蹙眉,“都快高考了,她还真是不着急?妈都替她急死了。”

宫池奕双手插兜,靠在车顶,若有所思有悠悠的开口:“这些天总听到你们学校的说北云晚换了新欢,就是这个?”

当初谁都知道她追聿峥多么疯狂,这一转眼,要高考的关头,她又找了个文文弱弱的男生谈恋爱?

北云馥把书包放进车里,“谁知道?回家也基本看不到她的影子。”

聿峥看了那一眼之后依旧站在那儿,看着她和那个男生并肩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往这边看过。

但是,他们三人的组合出现在那儿,但凡出来的学生都会看,唯独除了她。

“我来开。”宫池奕刚要上车,听到聿峥说了一句。

聿峥绕过车尾上了驾驶位,启动车子慢慢开出下课的人潮,没一会儿就看到了前边走着的两个身影。

车子出了学校之后,虽然路上有行人,但谁也不会忽然窜到马上路,不必开得太慢。

所以,宫池奕终于忍不住了,看向他,“车油很足,你能不能往下踩踩?压蚂蚁呢这么慢?”

聿峥跟没听到似的,就那么不疾不徐的控制着车速。

幸好,有公交车来回经过,车速也快不到哪儿去,所以也不算太明显,至少北云馥不会多想。

宫池奕百无聊赖的转头看着,一直目送北云晚和刘然进了他们的大学校区。

果然,聿峥把车往校内开。

他挑眉,明知故问:“不是说今天去外边聚,不去自习间?”

聿峥面不改色,声音淡淡的:“自习间挺好。”

有什么办法,聿大少说好那就好咯?

进了自习间开始,聿峥基本就没有好好坐下来看书,偶尔北云馥要问什么问题,他都是随手推给了宫池奕。

看着那个特别简单的题,宫池奕终于受不了了,瞪了聿峥一眼,“你俩今天双双失聪怎么的?这么简单的题你不会?”

聿峥索性起身,看样子是要往外走。

宫池奕蹙起眉,“去哪?晚上还有事的……喂!”

聿峥装聋。

只是在快走出大门的时候淡淡的一句:“刚失聪。”

噎得宫池奕无话可说,只好看了北云馥,“休息会儿,喝饮料么?”

北云馥笑了笑,“好!”

靠近图书馆的教学楼有学生进进出出,聿峥信步迈入。

刚进去,被里边吵嚷着出来的一群人挡住路而蹙起浓眉,微侧身让路。

不过,他让路的动作在看到北云晚的时候停了下来,眉峰更是紧了,索性挡在了路中间。

人群看到他之后变得窃窃私语。

而聿峥的视线还定在她身上,夏天的衣服本就薄,她这会儿还在整理仪容,衣衫略微的凌乱,脸上的慌乱还没卸去。

大学都是成年人,自习室里也有人干柴烈火发生点什么,很容易就让人想到那儿去。

“怎么回事?”聿峥的声音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冷了。

晚晚弄好衣服,不想理他,也不打算真的把刘然送警察局去,毕竟空口无凭,总不能说一句他想侵犯她就关进去,yi淫并不犯法。

倒是旁边热心的同学帮她回答了,指着道貌岸然,看起来真的很斯文,很有书卷气的刘然,“他想在自习室就想动人家女孩!”

“这种人怎么靠近我们学校的?”

晚晚把书包放在面前对一群人简单谢过之后就要走。

聿峥拦了她,她直接推开他开始走了出去。

一群人因为主人都走了,也不好多坚持,只是都瞪了刘然之后逐渐散去。

“站住。”刘然刚要走,聿峥冷然开口。

走近了,聿峥才看到刘然脸上的巴掌印,隐约还被指甲划破了皮肤。

刘然这种闷头读书的男生只是听过聿峥和宫池奕的大名,没认出来很正常,所以被聿峥抓了衣领往外走的时候还瞪了他,“干什么,你给我放开!”

聿峥一路上什么都没有,直接把刘然带回了自习间。

门“嘭!”一声打开时,宫池奕和北云馥都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

正好见刘然被扔了进来。

聿峥随手抽了旁边的书卷起来,冷声:“你们俩出去。”

宫池奕一脸纳闷,又看了看刘然,这不是刚刚和北云晚走在一起的男生?

哟呵,动作可够快的!

宫池奕颔了颔首,北云馥不明就里的跟着出去了,他还顺手帮聿峥关上门,提醒了一句:“别见血,没人收拾。”

北云馥听到了,皱眉,“他要干什么?”

宫池奕摇头,笑了一下,“要不,你先去买基本咖啡,我打两个电话,回来他可能也处理完了。”

北云馥看他把钱夹递过来,摇头,“我有钱。”

走之前,她看了看自习间紧闭的门,隐约能听到里边的一些动静。

宫池奕站在那儿,贴在门边听了会儿里边的闷哼和哀嚎,觉得无趣,拿了手机靠在走廊上。

聿峥再开门的时候,过去将近二十分钟了,宫池奕怀疑刘然是不是还活着?

这个怀疑是合理的,因为聿峥一开门,没过十几秒,120的救护车也刚好到了。

聿峥让人进去了,只是淡淡的一句:“不小心被书架砸中了。”

刘然躺在翻倒的书架底下动弹不得,旁边书籍掉得到处都是,而聿峥慢条斯理的放下衬衣袖子,依旧那样的一丝不苟,脸色淡漠的看着刘然被人带出去。

宫池奕迈步走了进去,“怎么的,他把北云晚给上了你气成这样?”

聿峥没搭理他,而是拿了自己的手机,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半天也没人接,眉头都快打结了。

终究是没打通。

然后换了个号码,终于问:“你跟北云晚在一起?”

吻安狐疑的瞥了一眼号码,才想起来之前聿峥就找过她,这会儿,她看了看旁边还在抽泣的晚晚,不知道要不要说实话。

“地址。”聿峥在她停顿的时候就知道答案了,直接问。

吻安蹙眉,那手机拿开,看了晚晚,“聿峥问你是不是跟我在一起,还要地址,我怎么说?”

晚晚现在还心有余悸,双臂抱着自己,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聿峥!

她是一路漂漂亮亮长大的,从来没想过有哪一天,谁会胆大包天的对她不轨,刘然忽然抓着她的手往下边按的时候,她是真真的吓坏了。

因为不懂,所以恐惧。

而她在聿峥面前永远都是高傲漂亮,什么时候这么狼狈又失态过?

她才不要被他看到!

她拿了书包,“我先走了。”

吻安没拦她,所以聿峥到的时候,只有吻安一个人,看着聿峥。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忽然想起来注意晚晚了?以前不是跟瞎子一样看不见吗?”吻安说话直,也不带客气的。

今天的事,晚晚断断续续的都和她说完了,吻安是挺生气的,尤其看到聿峥就更生气了。

“其实晚晚没那么笨,甚至比北云馥聪明,你知道吗?”她看着聿峥。

“就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力,她学习一天比一天差,她今天能发生这种事,你也有责任!”吻安知道自己有点蛮不讲理,但是她生气,谁也别跟她讲这个理。

“她找你副导功课不下一百次吧?你不搭理她就算了,天天给北云馥补课,还补到家里,你真是嫌她不够难受?”

在聿峥可能想问晚晚去了哪的时候,吻安接着道:“你最大的错误,就在这儿,既然不搭理她,那就永远也别搭理,不要像今天一样问她在哪。”

等她终于说完了,聿峥开口:“让她找我,我给你补习。”

这话让吻安忍不住笑了一下,“抱歉,她现在不需要你了!也不考你的学校,你还是走吧,跟北云馥好好谈,谈不下去就送给宫池奕,你去重新找,总之别祸害晚晚。”

说完,她也拿了书包从咖啡馆离开。

聿峥一直以为她补考他的那个学校只是一种说辞,和从前一样负气的决定而已。

但是那天之后,吻安和晚晚双双频繁请假,因为她要给晚晚补习。

第一次会考的时候,晚晚的成绩想对吻安来说,确实不算好,但几百名的进步已经足够令人惊讶了。

吻安知道她一直都很聪明,并不意外,甚至知道下一次,晚晚会考的更好。

课间,北云馥借了吻安的卷子,然后又来借晚晚的。

晚晚抬头看了她一眼,哂笑,“怀疑我抄袭吻安么?你心理是不是太阴暗了点?”

北云馥还是把卷子抽了过去。

但是晚晚和吻安的解题步骤和方法大多都不一样,只有答案是一样的,这算是她们俩的一种约定吧,就是为了防止别人说晚晚抄袭!

老实是不可能表扬她的,因为她很少上课,只能用“侥幸”两个字概括她忽然优秀起来的成绩。

最后一次省考的时候,吻安稳居第一,晚晚考了个第八,算是她的极限了。

很令人震惊的进步。

晚晚自我调侃,“你说我要是一开始就好好学,而不是最后三个月临时抱佛脚,你这个学霸的位子岂不是要让给我?”

吻安笑着,“你厉害!”

高考之前,最后一周上课,吻安和晚晚没再缺课,每天按时进出校园。

但是越接近高考,天气似乎越变换莫测,那几天一到下午,天空总是沉得让人压抑。

最后一天上课,然后放假,准备高考,打扫完卫生,涌出校园的学生比平时欢快一些。

吻安却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整个人失了神,浑浑噩噩走出校门。

家里出事,司机没法过来,她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茫然了一会儿,往前走的脚步刚好被挡住。

宫池奕在顾吻安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很显然,只是没表现出来,这会儿立在她面前。

这个高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说宫池奕喜欢北云馥,甚至和聿峥抢女朋友,只有他们三个当事人不在意这些传闻。

这不,这会儿,宫池奕也是在等北云馥的样子。

“让路。”吻安蹙眉,没怎么看他。

明明,他连她的号码都能背出来,但对这张脸确实不算熟,可他今天过来也是有目的的。

她爷爷顾南林的反叛嫌疑越来越大,她那个父亲更不用说,不知道她这个孙女身上有没有突破口。

说实话,宫池奕对她是存在偏见的,就像他是正派,而她是反派。

却薄唇微弄:“叫什么名字?”

最近传闻说之前内阁丢掉的东西很可能又出现在顾家的收藏库里,他实在想不出办法进顾家宝库去,不知道她有没有用。

他问她是不是急着打车?

吻安眉头紧了紧,历来不喜欢他和聿峥,但终究是答应了。

然而,一转眼,他轻挑的调侃了她的名字取得不够正经,“不吻不安生”之后,竟是带着北云馥离开。

她就那么被耍了。

回过神的时候,只觉得指甲戳得掌心疼。

她第一次被人这样耍弄!

可是无暇计较,必须赶紧回家,她怕爷爷伤心过度撑不住。

*

放假一周,晚晚头两天看书,之后也彻底放松。

忽然才发现吻安三天没和她联系,打过去的电话也不通。

直到晚上,她接到吻安回过来的电话,刚接通就是吻安的哽咽,“晚晚……我爸走了!”

“走了?”晚晚蹙眉,“去哪了?”

因为吻安的爸爸经常不在家,也不管吻安,但好歹还年轻,她一点也没往去世那方面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