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还是没忍住去看她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吻安没有回答,只是努力忍着把哽咽压下去。

晚晚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忽然坐起来,什么也没问了,直接让司机把她送到顾家。

顾启东去世得十分突然,外界不可能知道消息,但在那个圈子还是十分令人震惊,就是一眨眼,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

吻安是反应不过来,好几天,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她接连两年失去双亲。

相反的,顾老爷子看起来却没那么悲伤,本来身体不好,但是儿子去世,所有后事都是他这个老人亲手办完的。

那些天,晚晚一直都陪着吻安。

别人为高考放松,她们俩每天的气氛都和别人完全不一样,晚晚甚至担心吻安会高考失利。

可能,顾老爷子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在高考的前两天,老爷子单独和吻安聊了好久。

吻安和老爷子谈完之后,情绪不见好转,反而在悲伤之余多了说不出的愤怒和失望。

然后告诉她,“晚晚,我可能没法跟你考同一个城市,我想去华盛顿。”

晚晚不解,“怎么了?”

“爷爷说,他不是死了,而是逃了。他在华盛顿有女人,有孩子……”说到这里,吻安终究是不想说下去了。

晚晚没办法想象,去年才失去妻子的顾启东,竟然在华盛顿有女人和孩子?这算什么事?他一开始就背叛了自己的结发妻?

吻安倒是笑了笑,“我反而不觉得惊讶了,从来我就没从他脸上看出他多爱我妈,也没多爱我。”

“我就是想去看看他在那边是怎么活着的!如果我见到他的女人和孩子,肯定不让他们好过!”吻安冷着脸。

高考那天,天气阴凉,全城都很安静。

大学校区的自习间,宫池奕端着两杯咖啡进去,没看到聿峥,皱了一下眉。

过了会儿,才见他从外边进来,挑了挑眉,“又去收拾大一的孩子了?”

刘然从那次之后就没消停的时候,每天被聿峥盯着,战战兢兢。

聿峥没理他,只是拿了咖啡,嘴里问着:“找到东西了?”

宫池奕习惯闲适的坐在了书桌张,略沉吟,“目前还没到手,顾启东死了,顾家的宝藏库不知道会怎么处理,正想着要不要让内阁插手封掉,不过,顾老爷子还在,不好办,只能慢慢来。”

这事先略过去不聊了,宫池奕看了他,“听说北云晚最近成绩突飞猛进,你是不是不担心她考不进这个学校了?”

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要选好一点的专业都没有问题。

然而,意外的是,等报完志愿,从北云馥那儿听闻了北云晚竟然选择了医学,爱丁堡的学校,根本不在仓城。

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宫池奕略微抬眸看了一言不发的聿峥。

他还以为,聿峥会出去找北云晚问问的。

但是没有,他什么都没做,就跟不知道这件事一样,也不想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就真的把一切事情都跟他分割开来。

说实话,一个外人看来都不太好受。

北云馥考了荣京的金融学校,家里人是比较满意的,对晚晚就没什么太明确的要求。

晚晚的成绩其实还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是她只填了爱丁堡的医科大学,自己也知道一定会被录取,还想着没开学就直接过去陪着哥哥,开学了自己去学校,也不需要别人送。

不过她去爱丁堡之前,正好吻安的录取书到了,她又想着要不要先陪她去华盛顿逛逛?

不期然的想到,聿峥家是华盛顿的。

然而,吻安看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时愣了半天,“我没报这个学校……”

“你爷爷?”晚晚一下就想到了。

顾爷爷说过不想让吻安计较那么多,大人的事剪不清理还乱,她只要好好读书,不用管这些,甚至都不想让她读和公司事务有关的专业。

“这都什么?”吻安皱着眉,看着导演专业,一个头两个大。

她那么好的成绩,搞个这种进娱乐圈的专业,真的好么?

但是既然爷爷这么定的,她也不想跟老人家争吵,就依他的安排来吧,把每个结果都做到最优秀就好!

晚晚从仓城离开,去爱丁堡的那天起,她们算是各奔东西了,不知道假期间能不能见,因为她并不是特别想回仓城。

第一个学期,她一个人的大学,其实没什么不适应的,除了她不太爱学习之外,一切都好。

狐朋狗友一大堆,当然,她没有交心的,唯一的交心的也就是远方的吻安了。

可惜吻安到哪都是学霸,只知道学习,她也不太好意思总是打搅。

她的第一个学期,最有成就的,可能就是竞选了校内最大的舞蹈社副社长,每天把精力都花在了社团里。

以前社团只是团员之间跳跳舞舞,顶多就是建团日前后举行一个小活动或者小宴会。

但是晚晚硬是把活动延伸到了校外,甚至能从各个会所、酒吧争取到资金。

也是因为这样,她和酒吧连锁店的老毛混得比谁都熟。

老毛第一次听到她说要给学校的社团弄赞助费,举办晚会,她可以到酒吧当兼职管理的时候觉得好笑。

微微眯着眼睛好看清她,淡笑,“我的酒吧不缺管理者的!”

晚晚习惯挂着千金笑,“我还没去,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给你带去源源不断的生意?”

老毛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很漂亮,漂亮得逐渐养成了眯着眼看她的习惯,因为眯着眼才能仔仔细细的看清楚,还不至于被对方东西他眼里的欣赏。

晚晚第一次去他酒吧的那晚,生意和平时好像没什么两样。

她也就是上去即兴跳了一段,然后那晚所有的红腰几乎都是属于她的了。

红腰越多,说明客户们越欣赏她!

可想而知,第二晚开始,她的名声都出去了,慕名而来的可不少!

这让老毛有点担心,看着她风轻云淡的脸,“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我的地方并不大,如果真的有人来挖,也许保不住你?”

晚晚低眉,没心没肺的捏弄着堆积起来的红腰,“这里没有王法的哦?”

老毛笑,“算了,我保你就是了!”

她笑起来,连眼睛都是闪着光的,实在不知道这样漂亮、干净的女孩子为什么喜欢这种地方呢?

晚晚看出来老毛在想什么了。

她看了他,“你听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

老毛点头。

“所以呢,我喜欢到越乱的地方,去保持越珍贵的干净,这样才有挑战性不是么?”

老毛一边擦着酒杯,一边听着她满口胡说,淡淡的笑。

反正她总是到他这儿来快一学期了,早混熟了。

好一会儿,她伸手倒了一杯酒摇着,才道:“其实,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学习,但是漫长的四年,我总要一天天过吧?只好找点事做了?”

老毛微皱眉,“期末是不是快考试了?你不会挂科?”

晚晚束着细白的手指数了数,“还有九天,一周多,够复习了,没事!”

老毛是不大信的。

微挑眉,“先说好,你要是一直想在这儿,至少不准挂科,一次都不行,每学期的考试成绩我都要看,要是哪次挂了,那一整个学期我都不会让你来的,如果都优良,甚至全A,那我给你奖励!”

一周的突击复习,她还真是把每一门功课都过了,还属于中上等,根本不可能挂科。

老毛有点后悔了。

晚晚正伸手跟他要奖励呢,“你说的奖励呢?一门一门的算,奖励金不少呢!”

他很无奈,把整个钱包都给她递过去了,“给我留点生活费!”

她忍不住笑,翻开钱夹,有点意外。

“你没老婆孩子的么?放这么多钱?”

老毛看她,“我很老?”

她摇头,心不在焉的数着钱夹里的资金,想了想,还是算了,抽了两张,反正她不缺钱。

老毛这才看了她,“我没跟你说我光棍一个?”

“没有啊。”她晃了晃手里的钱,道:“晚上社团聚会,我就不过来了!等放假了不去我哥那儿的时间都给你打工吧!”

看着她轻快的转身出去,老毛提醒了一句:“别喝酒啊。”

晚晚只是朝后摆摆手。

她喝不了酒的事老毛知道,因为她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喝了,送进医院,被医生好一顿说,差点把他吓死。

那之后就知道她肝功能和常人有些差别。

那天之后挺长时间,晚晚都没去酒吧,因为她去稷哥哥那儿了,几乎每天都在医院陪着。

晚晚不知道哥哥在这儿是怎么生活,总之他也有朋友。

宫池胤,听名字就知道和那个宫池奕应该是一家,偶尔那家伙会过来,就是不太爱说话,看起来很斯文的一个人。

或者换一种角度的话,应该是比较阴的那种性格?

总之话不多,所以看不透,但是和稷哥哥关系挺不错,有事没事就过来坐坐,下下棋聊聊天。

晚晚提着吃的进去时,宫池胤和稷哥哥又在下棋。

“你们俩每次都平局,有没意思的?”她坐了半天,看着拉锯战的两人,没耐心看了。

北云稷穿着颜色素淡的衣服,整个人显得很温和,抬手拨了拨她的发顶,“给哥哥们削两个水果,小心手!”

没办法,她只好照做。

削水果的间隙,两人聊了几句,晚晚听宫池胤说他三弟宫池奕回来了。

嗯,也对,寒假嘛,肯定要回家过年的,只有她不回家。

“新年我恐怕就过不来,不知道还在不在家,得出门一趟。”宫池胤道:“让我家里人给你送饺子过来?”

北云稷笑着摆手,“不用,说不定我和晚晚自己包几个,有气氛!”

兄妹俩都不回家,正好了!

宫池胤离开的时候,晚晚送到了门口,听他忽然问了一句:“你和聿峥认识?”

她微冷,看了宫池胤,“怎么了?”

他俊雅的眉头微挑,“没什么,来的时候说来看你个,他顺口问了一句,觉得你们应该认识。”

“聿峥在这儿?”她柔眉皱了起来。

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忽然再提起,竟然还是那么敏感。

他不回家过年么?还是国外都不过年的?

*

农历年,他们兄妹俩回了北云稷的房子,张罗着也过年。

不过,她大多是在旁边看着,实在是不会,别说揉面包饺子,她刚把面打开,就因为粉尘而一个接一个的打喷嚏,震得脑袋都晕。

北云稷担心她打喷嚏还出个好歹,只好撵出去,“等着吃吧!”

不过她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万一有个能搭一把手的就进去帮个忙,放稷哥哥一个人在厨房还不太放心。

包饺子这活儿,她光是看着都觉得真是累。

弄了半天,一半的工程都没完。

可能快七点了,外边有人敲门,晚晚转头看了会儿,微蹙眉,这时候还有谁?

“可能是二胤真让人送饺子来了?”北云稷回过头道。

那正好!晚晚笑着去开门。

然而,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僵下来,最后变得很冷淡。

“不让进?”宫池胤看着大小姐挡门口没动静,纳闷的看了她。

晚晚侧过身,把宫池胤放进去了,可是随之要进来的聿峥,她扶了门边,“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北云馥不在这儿。”

宫池胤听到北云大小姐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清高冷淡,略不解的回头去看,目光左右转了一圈。

大概也就是想着他们可能谁是谁的前任这一类。

没管。

提着饺子往厨房走,“你还真自己包?”

北云稷洗了手,“你还真送?不是要出门么?”

宫池胤撇嘴,“没办法,你就我这么一个兄弟,总觉得良心过不去,等陪你过完年再走吧!”

北云稷把饺子接了过去,“晚晚喜欢吃,不想让她觉得过年太无趣,幸好你送了,不然我非得弄到半夜去!”

“拿什么谢你?”他半开玩笑的看着宫池胤。

宫池胤转头颔首指了指外边,“要不你把晚晚指给我,正好帮她解脱了?她和聿峥不是有仇么?”

聿峥?

北云稷有些意外,“他怎么过来了?”

看这样子,宫池胤还猜对了,那俩人有过往,才道:“他没回家,不知道和老三有什么事,过年住这儿,估计一会儿老三也过来,你这儿热闹了!”

北云稷没听别的,正看着他,“你说认真的?”

宫池胤倒是反问:“什么?”

“晚晚啊。”

宫池胤这才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也不怕我把她伤透透的,我对女人可没什么心思也没什么耐心的。”

“她这会儿应该很需要一个男朋友,至少在聿峥面前,所以你看着办吧。”北云稷知道晚晚对聿峥的感情。

虽然不是反对,但聿峥的态度一直都很明显,所以他也不喜欢晚晚一直一直的撞南墙不回头。

早一些把心都收回来最好,也一年一年长大了,总不能真的拖到二十几、甚至三十岁不找别人?

然而,宫池胤是真的没谈过恋爱,也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演戏这事挺困难。

也就是饺子蒸熟之后,宫池胤主动给她拉了椅子,又道:“想喝哪种饮料?酒你是不准喝的。”

因为宫池胤行为怪异,所以晚晚看了一眼她哥哥。

领悟了半天,她终究是弯起嘴角,仰脸看他带了那么些撒娇的味道:“你帮我现榨果汁好不好?”

宫池胤微挑眉,点头,“OK!”

那会儿,后来才到宫池奕坐在了聿峥旁边,看了看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憋了一整个学期还是没忍住,结果一过来受的打击不小呢!

宫池奕笑着调侃:“我以后该不会得叫她二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