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你非要把自己玩废了?/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回到仓城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和吻安约见。

吻安到机场来接她,看起来状态并不怎么样,但眉眼间依旧漂亮恣意,家里出那么大的事,不知道她怎么撑过来的。

“你爷爷呢?”她拖着很小的行李箱,并没带什么东西。

吻安浅淡的笑,“在医院,你去看他的话肯定会很高兴!”

看到吻安那辆宝红色的法拉利,晚晚转过脸似笑非笑,“看来你的剧本赚了不少钱呢!”

吻安只是一笑。

放了行李箱,晚晚才绕过车身到了副驾驶。

大学期间,她和吻安没怎么见面,但是直到她车技了得,应该和她那个男闺蜜练出来的。

“你真的不打算结婚?”车子启动,晚晚转头看了她,“这车,不会是东里送的吧?”

吻安微挑眉,“你这么小看我?”

不过……吻安叹了口气,“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爷爷又在医院,东里还真是没少提这件事。”

“他喜欢你?”晚晚好以整暇的看她,“你们俩这么多年朋友,真的没点什么?我上次没见上,不过总看到他姐姐的新闻,他必然也差不到哪儿去!”

这回换吻安狐疑了,“追求者方面,你身后永远都在排长队,你都不考虑,怎么担心起我来了?”

晚晚眯着眼吹着秋风,“就因为我追求者多不愁嫁,再者,家里不需要我挣钱,也不闲多养我一个,我急什么?”

吻安当然不会全信。

果然,没一会儿,晚晚道:“我回来前,又见过他了。”

吻安抽空看了她,微蹙眉,等着下文,但是晚晚没继续了。

所以她猜测:“两个男人争相告别的新闻你也看到了?……所以这次是要彻底放弃了?”

晚晚忍不住笑,她好像一直都想彻底放弃。

但愿这次能长点志气。

“我不想回家,要不带我去你住的地方?”晚晚道。

吻安自嘲一笑,“那抱歉,无处可去了,家里的别墅已经卖了,酒吧你去么?”

有些诧异,不过也真是巧,晚晚也喜欢酒吧。

就是觉得,吻安这么倨傲的人,从小每个方面都比别人优秀,委屈到住酒吧,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那我还是先回家吧!然后再过去看看你爷爷。可能过两天得去面试,真能进了医院还能帮忙照顾你爷爷!”晚晚道。

家里人基本都不知道她要回来,所以连卧室都是晚晚自己收拾的。

洗了个澡安安静静的坐在阳台边,看看能不能睡着,能睡着就倒倒时差,明天早上去医院看望顾爷爷。

北云镇来房间敲门的时候,她有点浑浑噩噩的睡意了,但还是醒了微蹙眉,过去开门。

“爸?”

“吵到你了?”北云镇目光还算温和。

也有可能是老了的缘故,连声音都沉了很多。

这四年,晚晚只回来过两次,跟母亲还偶尔联系,但是跟父亲几乎是没有联系的,她忽然发现,他是真的老了很多。

进了她的卧室,北云镇略微叹口气,看了她,“爸你知道你当初学医心里怎么想的,当时也没劝你,知道劝不动,但是现在,我在考虑,要不要带你进公司?”

晚晚想,父亲之所以提出这个,是因为觉得她从来不好好学习,医学肯定很差,估计也没医院肯要,所以想让她进公司。

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厚爱,否则,放在曾经,家里人是不会考虑让她进家族公司的。

“爸爸也老了!”北云镇轻叹,“其实你很聪明,做生意不一定比别人差,你考虑考虑?”

晚晚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份厚爱她没办法拒绝,尤其看着他两鬓斑白,哪怕给医院的简历都已经投出去了。

好久,她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时间您定吧!”

北云镇见她答应,笑起来,“那爸爸和公司董事们打个招呼,会有人手把手带你,这样一来爸也轻松一些!”

她点点头。

顺便,她又问了一句:“馥儿怎么忽然进娱乐圈了呢?她不应该毕业了回公司帮您?”

提到这个,北云镇略微拧眉,显然是想到了某些不愉快的事。

叹了口气,才道:“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忽然就想进军娱乐圈,怎么劝都没有用,没办法,你也知道她的脾气。”

她笑了笑,“都有自己的活法,她喜欢那就只能随她了。正好宫池奕旗下不是有经纪公司么?怎么着她也吃不了什么苦。”

说到这个,北云镇还有些生气,“少不了宫池奕的因素,他身边多的是娱乐圈的女孩,也一直没间断和馥儿的关系,若不是他有经纪公司,馥儿也没那胆子一头往娱乐圈钻!”

晚晚很想问,她一直喜欢的不应该是聿峥么?在华盛顿拍戏不也都是聿峥罩着的。

想想,这两个男人也真是有意思,同时喜欢一个女人,竟然还能称兄道弟,完全不影响感情?

“你妈想着,她这次既然拿奖了,要么就是尝到甜头越不肯离开娱乐圈,要么就是见好就收能劝回来,到时候看看吧!”

对这件事,晚晚不发表意见。

第二天,她买了水果去看顾爷爷,去的时候吻安没在,看样子挺忙的,她在病房陪老人家聊了会儿。

就像稷哥哥把吻安当亲妹妹一样,顾爷爷也几乎一直把晚晚当亲孙女,见了她和见吻安一样高兴,一直笑眯眯的。

“吻安说你要从医?”他问。

晚晚乖巧的笑着,“之前是那么计划的,但是家里希望我去公司帮帮忙,可能要往后推一段时间,甚至无缘当医生了!”

说到这个,晚晚看了他老人家,“爷爷,吻安写剧本挺厉害的,不过目前还没拍过戏,女导演在圈子里好像挺稀缺、也挺难生存,要不哪天我把她带公司里去算了?”

老爷子笑着摆手,“她可不去,早跟她谈过了,就要一门心思干自己的专业,随她去吧!生活不下去了你照应照应就好,爷爷是管不了咯!”

晚晚笑,吻安比她聪明,比她有能力,不可能出现生活不下去的情况!

顾家被封了,晚晚一句也没敢多问。

吻安来的时候带了午餐,连晚晚的都带上了,三个人就在医院用餐。

爷爷睡了之后,她们俩离开医院,去咖啡馆坐了会儿。

“你爸让你去公司?”吻安微蹙眉,“我怎么听说,你们家最近经营得挺吃力,不会到时候让你一脚踏空吧?”

晚晚笑,“就为了避免公司出事,所以我更应该努力不是?”

吻安勾唇,“我只是害怕你被卖了而已,不过有稷哥哥在,你爸妈不至于利用你。”

*

那天之后一整周,晚晚没听父亲提起让她去公司上班,估计是人事那边还没空出一个合适的位置。

她也不着急,正好散散心。

不过她这散心也只有两天悠闲,注定是好过不了的。

于馥儿拿了大奖要从国外回来,家里一个人都不闲,抵达的前一天,北云夫人就安排到时候让晚晚去接机。

她也没理由拒绝,只好答应了。

晚晚提早往机场走,她刚回来,名下没有车,也没打算买,开了家里的一辆,很不起眼。

但是车子不起眼,她今天可是十分耀眼。

也并没有刻意打扮,就是穿了上个月稷哥哥送的裙子,深凉的秋天,橘红色很亮眼,长长的波浪卷发随意散着。

美得很自然,又自然的透着几分魅惑,尤其去机场途中开着窗户吹风,一等红绿灯,周围的口哨比公路上的噪音还吵!

她心情不错,偶尔还会侧首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

到了机场,她站在接机口,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永远都是让人不自觉围起来的焦点。

以前她的漂亮只被同辈学生们知道,她回来的这一周,仓城的贵公子们大概都知道这个大美人回来了,蠢蠢欲动的不在少数,甚至都在猜测她这会儿是不是还对聿峥那么疯狂?

听到航班播报,晚晚知道北云馥下机了,估计每分钟就该出来了。

只是她看到的不仅仅是北云馥,还有那个,原本在爱丁堡的男人陪伴在身侧。

有一小瞬间,她下意识的想避开他们,可是想了想便泰然的站着,不爱了就该风轻云淡才合理?

但是随着那两个人走出来,晚晚终究是皱了一下眉,转过头,和一个男子对上眼,扬起明媚的笑,“你是约我了么?”

一旁的男子大概没想到她还真应了,觉得有趣!

要知道,以前北云晚眼睛里只有聿峥一个雄性,对别人那是高傲得眼睛都长到头顶的。

“有空喝一杯?”男子一身名牌,看起来也是个贵公子,只不过眼睛里的流氓气没那么重,只是趣味的望着她。

所以晚晚才点了头,“好啊!不过我得先接人,正好劳你等几分钟?”

从里边走出来的聿峥在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亭亭玉立的她,转眼却看着她和旁边的男人挽在一起。

脸色不由自主的冷下去,一双眸子更是了无波澜,深深遮在礼帽之下。

北云馥出了机场口,很自然的抬手想挽到聿峥手臂上,但是正好聿峥往前的步子迈得大了,她落了个空,皱了一下眉。

不悦中又带了点撒娇的气息,“你走慢点,我都跟不上了!”

说着话,北云馥抬头一眼的瞬间,余光里捕捉到了一抹和自己身上一样的橘红色,顺势就看了过去。

这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才下飞机就这么糟心么?

晚晚也正蹙着眉,因为她和北云馥的衣服可能是撞衫了。

“这么一看,你们两姐妹还真是没可比性!”晚晚旁边的男子勾着风流贵气的表情,压低五官,暧昧的凑到晚晚耳边,“聿峥有眼无珠啊,你这一款才能让男人兽血沸腾!”

晚晚一张脸一直都是淡笑,哪怕她讨厌别人靠得太近,因为聿峥的视线在她脸上,她必须装到底。

“是么?”她浅笑。

下机的两个人已经到了跟前。

北云馥看了那个富二代,又看了看晚晚,不像高中时候那么明显的喜恶明显了,只是问:“稷哥哥原来是买了两条裙子一人送一条么?”

她们姐妹表面的气氛真是友好得不能更友好了,晚晚也笑着,“没看到你,我还不知道沾了你生日的光呢!”

言归正传,晚晚看了北云馥,道:“妈让我过来接你,不过看这样子,应该不需要我接?是不是也不回家?”

她知道聿峥既然跟北云馥表白了,北云馥从高中就偷偷喜欢他,没道理不在一起。

聿峥负责了全部的行李,她们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抿着薄唇。

倒是北云馥笑着,还是挽了聿峥的手臂,笑道:“对啊,我先不回家,去聿峥那儿,晚上回不回去也不一定,到时候我会给家里打电话说的,爸妈也不定根本不想看到我呢!”

先前因为她要进娱乐圈的事儿吵得很厉害,北云馥已经很久没和家里联系了,回来的事都只是发了个讯息而已。

然后看了揽着他的男人,道:“看样子你也很忙,正好互不耽误?”

晚晚在听到北云馥说要去聿峥住处,甚至晚上都不回家的时候胸口还是狠狠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又像拉皮除皱似的扯着笑,“好!”

她依旧高傲的扬着笑意,只是没力气跟聿峥打招呼,跟那个连名字都没搞清楚的富少出了机场。

晚晚看了男子一眼,“有人接你么?”

男子摇头,“刚回来,还没和家里人说,玩两天再回家,说早了没乐趣!”

她扯了一下嘴角,富二代都喜欢这么玩!

“不介意就上我的吧。”她拿了车钥匙。

算不得顶级豪车,北云镇本来就低调,车子更是不怎么讲究。

不过,这位公子哥上车之后倒是没表现出鄙夷,而是好以整暇的看着她,“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位就是聿峥?”

晚晚开着车,“我还以为,全仓城的人都认识聿峥和北云馥呢!”

男人笑,“都认识你和聿峥倒是真的。”

“你不是挺喜欢他的么?”男子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支烟,避开风向“吧嗒!”点着后倚在座位上。

晚晚不喜欢烟味,柔眉蹙了起来,但话到嘴边还是没阻止,只是把窗户开得大了点。

然后笑了笑,“我是喜欢他啊,不仔细数数都不知道是哪年的事了,但凡阅人无数谁也不可能再喜欢他那张冷冰冰的脸?”

这说法让旁边的男子笑起来,依旧倚着,但是脸朝她转了过去,一直保持那个角度看着她。

“小心烟灰把我车烧了,我爸怪罪下来我可扛不住!”她目光看着路况,柔唇几分警告。

韦伦轻轻眯起眼,嘴角勾着,好像第一次知道,女人迷人起来,竟然连说话的模样都能让人百看不厌。

她说话没有千金小姐的拿捏做作,高傲都高傲出了某种特别的气息,百看不厌。

“有男朋友了么?”他问。

晚晚皱了一下眉,转头看了他一眼。

没回答。

虽然看起来是无所事事的富二代,但是问到这种问题,就代表起了兴趣。

“我实话告诉你吧。”她道:“我只是麻烦你帮我解个围而已!晚上喝酒我请?”

韦伦勾唇笑,定定的看着她,“那就是没有?”

然后笃定的道:“看起来你挺不会撒谎的。”

晚晚没搭腔了。

好一会儿才转移话题:“送你去哪儿?”

韦伦想着,还是盯着她看,“酒店?”

她看过来,所以挑眉解释,“我说了我刚回来,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家里人不知道我回来,所以无处可去……还是,你有去处?”

晚晚也没多想,“带你去酒吧。”

吻安一直光顾的酒吧,还有她长期定下的包厢,反正没去住就过去消费一晚吧。

提前给吻安打了招呼,酒吧那边就已经准备好了,晚晚到的时候还特意有人出来引路。

等两人进去了,侍者又委婉而好心的提醒:“包厢里灯光太亮的话,从外边看还是能隐约看到人影的!”

那意思,就是让他们在“办事”之前记得吧灯光调得暗一点,或者换个地方。

晚晚没说话,韦伦笑着点头。

坐下之后,韦伦朝她伸手,“手机。”

她没动静。

韦伦道:“要不你把号码告诉我?我存你的。”

晚晚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再一次表明态度,“我真的没兴趣陪你真玩,今晚之后恐怕也没什么联系的必要。”

“话不能说太早,彼此认识一下不也挺好?”韦伦一边说着,索性没客气的拿了她手机。

没办法,晚晚把手机解锁,存了他的号码。

他报姓名:“韦伦,伟人去掉单人旁……”

“我知道。”晚晚打断他,三两下已经存起来了。

韦伦意外的挑眉,“你知道我?”

她也没解释怎么知道的,伸手帮他倒酒,“我不喝酒,你自己尽兴吧,觉得无聊就下去跳个舞热闹点!”

“你去不去?”

晚晚不敢喝酒,总也不能干坐着,只好陪着去了。

韦伦还算有点风度,没有自顾自的玩,至少有男人靠近的时候,他会站在她身边。

奈何晚晚在国外四年都在老毛酒吧独领风骚,从她进了舞池开始,周围的人就不断往他们周围涌,韦伦身单力薄,还真挡不住。

过分热闹的时候,他不得不把手臂环在她腰上,也要足够凑近说话才听得清。

“你身上装了磁铁怎么的?”

她被靠得太近,不太舒服,但是没把韦伦的手拿开,而是往外走,“走吧!”

看来,当初老毛为了维持秩序,在背后做了不少工作!

两人离开人群,晚晚下意识的往楼上全玻璃包间看了一眼,想提议回去。

但是那一眼,整个人顿了一下,柔眉轻蹙。

她看到了聿峥。

一身黑衣,连礼帽都不摘的立在那儿,看不到礼帽下的眼,但知道一定是看着楼下的。

所以,她忽然打算不上去了,甚至手臂放在了韦伦胸口,忽而笑靥,“换个地方吧!”

韦伦眉峰跳了一下,盯着她,以及他们现在的姿势,“你知道这句话在酒吧是意味着什么吗?”

因为想发生些什么,但是这儿太吵不方便,换个地方。

晚晚刚想张口否认,男人忽然加重了环着她的力道,她直接被揽着跌跌撞撞的带进了通向卫生间的走廊。

“等等!”她忽然被抵在墙壁上,才匆忙出声,“我只是想说,酒吧太吵,你要不要吃个夜宵?”

韦伦一手撑着墙壁,看了她,“你对男人,好像并不是表面的那么游刃有余?”

他靠得太近了,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混在一起,让她微蹙眉侧脸避开,“今天没状态,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韦伦一开口气息总是有意无意撩着她,“去酒店?”

晚晚只想先离开这儿,“行,我去开车!”

韦伦勾唇握了她的手,“我开吧,你好像太紧张了!”

她微蹙眉,韦伦已经带着她走出去,回楼上拿东西,经过走廊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漠然立在扶栏边的男人。

眼熟?

聿峥看着他们从身边走过,进了包厢,又拿了东西出来,走向电梯,他全程都没有动过。

今天好像什么都没做,但是晚晚觉得尤其累,韦伦坚持他开车的时候,她也就没有多坚持。

酒店距离这个酒吧其实并不是很远。

但是韦伦开出去没多久,就看到了前方拦着的交警,她眉心紧了一下。

这是爸的车,要是被抓到了她没法和家里交代,虽然她在外一直算不得乖乖女,但是在家里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

“快停车!”她看了韦伦,“换过来。”

韦伦本来没当回事,但是她已经在解安全带了,看起来挺急,只好配合她,然而一下子停的太急。

“嘭!”一声,追尾了。

交警一下子看了过来。

太忙换位置自然不能下车再换,交警也不瞎。

眼看交警到跟前了,因为她太急,韦伦刚解了安全带,人还没挪过来,她已经一个长腿跨了过去。

那个动作和自然让韦伦又一次眉头猛跳,看着她,“这位大小姐,你……”

“笃笃!”车窗被人敲了两天。

晚晚心提了起来,烟眉更紧,“你快过去!”

偏偏人忙鬼乱,她常年跳舞,随便一跨,两个座位之间自如来回,但是韦伦身躯也算伟岸,真真过不去,无奈的看着她,“开车门吧!”

“不行!”她是真急了。

交警敲得很急,没办法,韦伦单手稳住跨在身上的她,另一手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交警都不忍直视的看着两人。

韦伦倒是笑着,“交警叔叔,你吓到我女朋友了!……能先让一让么,我下车?”

晚晚恨不得像一只鸵鸟一样把整个脑袋都埋了。

下车之后,韦伦还是没放掉她,她也没反应过来,就那么挂在他身上埋着脑袋。

任谁看了,都只会以为这两人是因为见不得人的事被抓了才这一副样子。

“跟我们走一趟吧!”交警直接一闻就知道韦伦喝酒了。

韦伦笑着,“我先把女朋友送回去?”

“你当逛菜市场呢,还讨价还价?”交警严肃的看着他。

被带上车的时候,晚晚听到他说了个:“不好意思啊,连累你了!”

*

到了地方,韦伦给家里人打电话,没人信他回来了,根本不管。

只得看了她,“你家里人总会管你?”

可她不想给父母打电话。

爸刚准备让她进公司,这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失望才怪,说不定恼羞成怒直接不管她了。

所以她给吻安打。

但是吻安太忙,两次都没有接她的电话。

交警一催再催,她只能一咬牙给北云馥打过去。

“喂?”

她捏着电话,听着聿峥的声音,手心一度收紧后直接挂了。

本就纷乱的情况,她脑子里一下乱了。

北云馥说晚上要去聿峥那儿,他们在一起?聿峥这么快又回到了他的住处,北云馥忙什么要他来代接电话?

一闭眼,她脑子里全是男人和女人身体纠缠在一起,北云馥无暇接电话的场景。

“怎么了?”韦伦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恶趣的笑,“你家里也不管你?”

晚晚抿着唇。

下一秒,电话却再次响起。

这次,是聿峥的号码打过来的。

她接了,而且接的很快,至少接个电话能让他们少做点事。

“怎么了?”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冷冷淡淡,毫无起伏。

晚晚开口:“我给你地址,麻烦穿好衣服过来一趟。”

聿峥低眉扫了一眼刚从衣柜拿出来的衣服,眉峰蹙起,有一种被窥探的错觉。

他这会儿上身光着,坚实的肌肉完全裸露,的确是没穿衣服,她是怎么知道的?

“好。”他启唇,回了一句,没多想。

晚晚却怔着。

他说好,还真是没穿衣服?

半小时不到。

聿峥又是一身黑衣的从外边进来,但是现在没戴帽子,也没穿外套,衬衫应该换了一件,身上还能清晰的闻到沐浴露的清爽。

“你喝酒了?”他率先就看了她,日渐冷硬的脸部线条绷得有些紧。

晚晚没说话。

韦伦没想到是聿峥过来,不过妹夫过来好像也正常,反正能出去就行!

“聿先生,这是监控,的确是北云大小姐的责任,酒驾也属实。”

聿峥在看到监控里两个人的坐在车里的姿势时,整个人都森凉着,就那么睨着她看了数秒,“你糟蹋自己是不是也该要讲究个档次?”

她抬头看了他的脸,反而温凉的笑着,“有什么办法,开不起房啊,我没北云馥有本事,年纪轻轻就能挣钱!”

韦伦抬手想要打断他们说点什么,但是晚晚直接挽了他手臂,甚至是挑衅的看着聿峥,“能解决就速度点,不能解决你就走,我们挺急的!”

急?

急着开房去?

聿峥一张脸阴的就像要滴出水的冰窟,“你是一定要把自己玩废了?!”

呵,晚晚笑,“我在疯狂纠缠你的时候就已经废了。”

薄唇紧紧抿在一起,聿峥终究没再说什么,该掏钱掏钱,该签字就千字,多一句话都不啰嗦。

但是出了门,他几乎是蛮力把她扯了过去,冷眸扫过韦伦,“她不是你玩得起的,不送!”

晚晚是被他塞进车里的。

她一直笑着,抬手摸了摸别捏痛的手腕,甚至转头看他,“你比我大不了几岁,教育就不用了,不如给点现金,毕竟买个套子好像也挺贵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