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考虑五分钟够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她跟他说话就总是这样,听起来云淡风轻,还浅笑嫣嫣,但每一句话,甚至每个字都那么带刺。

“嘭!”的一声,聿峥从另一边上车之后关上门。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和那个韦伦在车上被拍到的镜头气糊涂了,隔了这么半天,不喜欢废话的人竟然讽刺的扯了扯嘴角,“没钱怎么不去挣,不是白白浪费这副好身体?”

晚晚确实愣了,甚至是错愕的看着他。

男人只是系好安全带,然后把裤兜里的手机掏出来放在前置格子里。

晚晚也回过神,凉凉的笑了一下,“看来北云馥没少在你身下挣钱,你对这个门道这么清楚?”

聿峥眉峰微拧,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她反而笑得肆意了,心里却在犯疼,他不否认算怎么回事?

“瞪我干什么?”她脸上笑着,指尖却握得很紧,“我这么说北云馥,你心疼?”

“看来你也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禁欲系,这是提醒我,可以这样让你睡,然后挣一笔钱,还了你刚刚替我出的那一份?”

聿峥越是不说话,晚晚就越觉得胸口堵塞,脸上的笑却更媚如夏花,看着他,“你要是不嫌脏,不然还是在车上好了?我刚刚和韦伦做完,还挺喜欢车振的……”

“嘎吱!”车子陡然停了下来。

她措手不及,整个人都往前蹦了一下,惊吓得扭过头瞪着他。

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就差把东西捏碎了,车里的空气陡然变得压抑无比。

他那张冷硬的脸,像结了一层冰的湖水,阴郁的盯着她,“北云晚,你知不知道要脸两个字怎么写?”

他很少直接喊她的名字,以前她无论怎么缠着他,他都不搭理,更不可能跟她说话,就别谈叫名字了。

再后来,说话了,但是喊名字也很少。

只记得,她大三,他过来找她的那次开始,但凡喊她都是很自然的叫“晚晚”,怎么又改了呢?

看来是气坏了。

气到了,她也就反而舒服了,抬手妖娆的抚着长发,“我要是知道要脸两个字怎么写,当初还怎么会厚着脸皮纠缠你那么久,忘了么?我还得感谢你把我培养成这样了!”

车子里的空气还是那么糟糕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晚晚看到了,是北云馥的来电。

嗯,没错,他备注的名字竟然是相当生分的“北云馥”三个字。

呵呵,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的男人,她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她眼光不怎样,北云馥也真是厉害,连这么烂的口味都要跟她争,看上聿峥哪一点了?娱乐圈哪个男的不比聿峥有感觉?

慵懒而疲惫的靠回了座位上,晚晚闭了眼,不想跟他吵了,其实很伤神,尤其她去了一趟酒吧,光闻酒精味就很难受了。

但是她能听见聿峥和北云馥打电话的声音。

他那千年不变的冷调子“嗯”了一声,道:“你把手机忘在我车上了,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晚晚眼皮动了动。

北云馥的手机忘在他车上?

来电明明显示的北云馥,北云馥难道还有两个号?

哟呵,果然是大明星了,都区别私人号、工作号了?

“别明天了,我今晚要用的,现在去你那儿拿,几分钟就到了,你帮我送出来吧。”北云馥道。

聿峥沉默了小片刻,才道:“需要点时间,我正在往回走。”

往回走?

“你不在家?”北云馥皱起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你不是说今天太累了要早早的回去倒时差么?”

所以从机场出来之后,他都没有跟她乘坐同一辆车,而是让经纪人把她接走,他自己走一路的。

聿峥没打算解释,只是道:“等不了就明天给你。”

北云馥:“……”

能这么噎她的也只有他聿峥了,这不就是直接呛她么?意思就是他想去哪就去哪,不用跟她汇报!她要是不乐意等那就明天。

吸了一口气,北云馥没说什么,只是把电话给挂了。

结果,看到聿峥的车子回来,停在面前的时候,北云馥更生气了,盯着他副驾驶上的女人。

“你不送我,就是为了去找她?”北云馥拧眉盯着她。

晚晚懒懒的打开车门,靠着车身看着他们要吵架的趋势,笑了笑。

北云馥多好,这副姿态,明明就是女朋友对自己男人的质问和耍脾气,她可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不过,相同的是,聿峥那张脸依旧那样冷冷冰冰,如果北云馥的其他追求者见了肯定想暴揍他一顿!

真是够自负而高冷!

只见聿峥根本都不搭理北云馥,而是去开了门,然后拿了手机又走出来,就那么递给北云馥。

面对自己的“女朋友”,还是带了另一人女人回来的情况下,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更没有要让女朋友金嘉利坐的意思,道:“不是还有事要忙么?”

北云馥紧紧握着手机,跟聿峥永远撒不了气,他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就像一瓢水、一斧头落在一块石头上。

毫无反应!

反倒是北云馥自己被气得要死,转头迁怒了晚晚,“你也是可以,学生时代不要脸还不够,到现在还这么低三下四?”

晚晚想笑,这怎么还扯到她了呢?

但是扯上来了,她又不是毛毛虫,默默的听着,毛毛虫还得蠕动两下呢,何况是她?

于是温温淡淡的笑起来,扬着无懈可击的笑意看着北云馥,“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以前不要脸,现在是连名节都不要了!”

“聿峥刚刚还提醒我,我长这么漂亮可以用身体赚钱,正在考虑要不要第一个找他,刚刚和他讨论了会儿,要不现在就请教请教你,你平时在他身下都是怎么取悦他的?他喜欢在下还是在上?车里还是家里比较刺激?……应该不喜欢戴套吧?”

北云馥根本就没想到她嘴巴是越来越厉害了,气得肺都快炸了,却死活接不上话!只能瞪着她。

倒是聿峥在听到她毫无停顿的吐出那些任何一个女孩都不敢随便说的话后,冷然开口:“你说够了没有?”

晚晚被打断,转头看他,“还没有,不过看我妹挺忙的,我还是一会儿自己问你吧?”

聿峥脸色极冷,但还是走了过去,再一次打开车门,拿了北云馥之前落在车上的外套,给她递过去,“不是还有事?你先走吧!”

北云馥也从极度愤怒中回过神,眼神恨不得往聿峥伸手剐刀子,“我走了你好跟他共赴云雨吗!?”

男人眉头微拧,看了她,“她说话什么样子你还不知道么?一个人疯还不够,你凑什么热闹?”

哈!北云馥气得连胸口都在大幅度起伏,“聿峥,我真是要对你要另眼相看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谁的人?带她回来,没个解释就算了,还一副我欠了你们的样子,你当我是她,会给你倒贴吗?”

聿峥低眉看她,“那你想怎样?”

北云馥彻底被气到了,拿过去的外套狠狠砸到他脸上,“你他妈表白的时候怎么不敢这副冷冰冰的脸对着我?你混蛋!”

饶是谁也会生气的,表白的时候甜言蜜语,转过脸就一副可有可无对女人来说是最愤怒的!

媒体拍到的时候他简直完美无缺,平时两个人他就跟个活死人一样,她一直以为他不过是性格如此。

但是现在,简直觉得他只为了做给媒体看!

大概是因为气得昏了头,她连手机也一并砸了出去。

沉闷的一声,手机砸到聿峥脸上,他眉头紧了一下,然后侧过脸,脸部线条几度绷紧。

终于是什么都没有,只是回过脸又看了北云馥,“有事就去忙,新手机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就这样不冷也不热的态度,前前后后压根就挑不出态度,北云馥还能干什么?

她只能气得狠狠甩上自己的车门离开。

晚晚还站在那儿,许久后听到男人莫名其妙的一句:“满意了?”

她回过神,眨了眨眼,竟也是笑了笑,“挺满意的,至少看到你对自己的女人都那么不冷不热,只不过,北云馥比我还厉害,她竟然舍得冲你发脾气。”

聿峥抬手按了按被手机砸中的地方,舌尖顶了顶。

倒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而是走过去把北云馥扔下的外套和手机都捡了起来。

她就在旁边看着,终究是没了笑容,忽然问:“她经常这样跟你发脾气?”

聿峥不说话。

“你就这么受着?”

聿峥还是不说话。

晚晚气急,“你他妈是死人吗?不会疼不会难受?我当初连碰都不舍得碰你,她那么对你你也甘之如饴?”

男人把手机卡抠出来,摔烂的手机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自始至终都不搭理她。

晚晚终究是酸了喉咙,“你就那么喜欢她么?”

聿峥看了过来,看着她眼里的水雾慢慢聚拢,却死死盯着他,就好像她曾经用心呵护的玩具被北云馥糟蹋了一样。

这两三年在军队和基地的水泥里摸爬滚打的男人,体会到她的这种愤怒时,胸口竟然热热的。

头一次,他定定的看着她,道:“如果要论喜欢,你怎么也排在她前面。”

晚晚仰着脸,竟然根本就没办法消化他的这句话,只是愣愣的看着他靠近过来的脸。

聿峥看着她,忽然发现,他不能靠她太近,否则那双纯净的眸子能把人的魂勾走。

但是他发现得显然有点晚了。

修长分明的指节已然握了她的脸,薄唇覆了下去,嗓音在夜里一沉一浮,“你问我,那么你又有多喜欢我?”

晚晚被他问醒了,倏然抬手想要推开他,他这算什么?

“放开……!”她的话没办法说连贯。

不挣扎还好,她越挣扎,聿峥越是吻得凶狠,死死扣着她的身体,甚至几步之后直接把她带到了家里,反身压到门边。

晚晚忽然害怕了,双手毫无章法的推他!

聿峥像忽然中了邪一样,甚至吻着她的同时带着一些戾气,以及发泄和惩戒的味道,好像还有某些憋屈。

她最后一下狠狠咬在他嘴唇上。

男人呼吸一沉,终于停了下来,只是没有松开她,五官抵着她,呼吸尽数往她脖子里钻。

嗓音沉得辨不清音调,“你要交男朋友可以,挑一挑行吗?好歹喜欢过我,别拉低我的档次去和一个富二代……!”

车振之类的字眼聿峥实在是难以说出口,只是盯着她的视线极度沉了又沉,一想到监控里的画面,他恨不得把韦伦碾成肉泥。

晚晚听出了他想说什么,刚刚的紧张反而没有了,笑着,“那你的意思,我跟别人换个地方是不是上档次一点?”

“北云晚!”聿峥像是要被她气死了,眼里、嘴里,整个人上上下下全是警告的气息。

她蹙起眉,他气得像昏了头一样手上没个轻重,“你是打算把我掐死吗?”

聿峥总算回神,手里的力道也松了,但是脸上冷冰冰的,盯着她,“怕死就安分一点。”

晚晚忍不住笑了,“聿峥你今晚是喝多了,还是脑子漏风了?你的女朋友刚走你忘了么?你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是不是管我管得太多了?”

没想到,他竟然薄唇一扯,对着她,“你当初脸皮厚的时候我说过什么?我学你也不过学了个皮毛,我若跟你一样,大可以带着她在媒体面前招摇过市,而把你养在家里夜夜折磨!”

晚晚傻眼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聿峥会说出这么……重口味的想法。

好半天,她才忍不住笑,“如果我没听错,你竟然想过夜夜对我……?你不是喜欢北云馥么?她才是你女朋友,不想碰她你想碰我?”

聿峥像是被她问住了。

好半天,才冷冰冰的道:“谁规定女朋友就必须喜欢?男人想碰谁看个脸看个身材,而已。”

晚晚再次被他惊到了。

“聿少可真是厉害,你学的不是我的皮毛,你是把我毛囊都拔走了吧?”

他把北云馥放在女朋友的位置竟然能说出不是因为喜欢这种论点,她真是忍不住要鼓掌了。

直接说男人下半身花心无比,只对一个女人会腻不就完了?拐这么多弯也真是少见。

晚晚离开他公寓的时候,他把车钥匙扔给了她,看那意思是让她开车走。

但是,她刚要拿过钥匙,他居然又伸手拿了回去。

她拧眉看他,“你耍猴呢?”

聿峥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你不能喝酒自己不知道么?”

哦,话题又一下子转回到今晚酒驾的问题上了。

她冷笑,“你刚刚舌尖都快钻到我喉咙里了,哪里闻到一点酒精味了?”

接吻的事被她说得这么恶心,晚晚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时候说话是真的挺锋利的,锋利中还老恶心别人。

这次却把她给恶心到了,反而聿峥没反应,而是走了过来。

她愣了一下,“你干嘛?”

男人一脸淡然,“我不喜欢背锅,也从不吃亏,既然你说了,那我是不是该实打实做到?不介意再闻一遍。”

晚晚狠狠愣着,她是真的怕他把她按在门口再吻一顿。

她从来都受不了这个男人靠得太近,接吻过那么会儿,她整个人就跟一滩水似的,迟早得出事。

所以在他又近了一步的时候,晚晚拔腿就往门口逃,快速拧开门跑了出去。

聿峥站在那儿看着她跑得比兔子还快,郁闷的一晚的胸腔好像舒畅了不少,拎着车钥匙往外走。

晚晚匆匆出去要打车,知道聿峥开着车追出来的时候,简直跟亡命天涯一样紧张。

车子停在了她脚边,聿峥把车门打开。

她才不上去送死!

“两分钟,你不上车我就上你,好好考虑,考虑五分钟够么?”男人面色不动,一副十足耐心的等着。

考虑五分钟她就真的凉了!

晚晚一咬牙钻进车里,系好安全带,明智的一言不发,再也不用独特的北云晚式腔调刺激他了。

那一路上,他最后那句话简直是无时无刻的在她脑子里回旋着。

他真的,除了依旧冷漠之外,嘴巴欠起来,连她都要认输。

晚晚也没让他送到家里,而是自己走了挺长一段回去,顺便清理清理脑子。

而聿峥看着她快步离开视线,才慢慢调转车头,大半夜的在路上匀速开着,给宫池奕打了电话过去。

那边接了电话之后,聿峥明显听到了宫池奕轻重不规则的喘息。

眉峰微弄,“都有女人了,还用手也搞得这么大动静,要我挂电话?”

“滚!”宫池奕冲他吼了一句,“有屁快放,老子忙得很!”

聿峥脸部肌肉都没动一下,菲薄的嘴唇轻碰,“你也好容易有个女人,虽然是牺牲我换来的,如果真有需要,我可以晚点找你,别一打岔弄得一辈子不举,我也赔不起。”

宫池奕怒了,“你他妈今晚脑子进水了婆婆妈妈的?”

嗯,没错,聿峥今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话多。

大概是从前就算隐约知道她私生活开放,也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她和男人做什么,受刺激了。

这会儿,才听聿峥一句:“女朋友这种名号,是不是只能给自己喜欢的女人?”

她说的,他喜欢她,为什么还要把北云馥留在身边,让北云馥做女朋友?听起来对这一点相当不高兴。

“聿少,你是土星回来的么?”宫池奕怪异的抽了抽嘴角,“不给自己喜欢的女人,你还想给谁?”

这次,聿峥终于冷了声,“所以,你为什么让我接盘北云馥?”

额,宫池奕没想到他忽然拐到了这里。

“国家大事面前,咱能不能先不聊这个?等引出古瑛找到那块宝石,你爱怎么着怎么着,现在至少请在媒体那儿多做做样子,别惹馥儿生气一怒之下跟你提分手,OK?”宫池奕也就这件事上必须哄着聿峥。

聿峥几不可闻的冷哼,“你也没少坑我了,在我有女人之前,你恐怕也好过不了!”

这话看起来也就是随口出出气。

谁知道宫池奕的婚姻也还真是没少波折,尤其安安怀孕生子这件事一波三折,多灾多难。

估计是老天为聿峥出气来着。

快挂电话的时候,宫池奕没忘记提醒他,“最近可能会有不少事,古瑛也差不多该出现了,你做好准备,别想那么多没用的儿女情长。”

聿峥听完就把电话挂了,扔回前置格子里。

*

气了一晚的北云馥终于在第二天早上接到了聿峥的电话。

“怎么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她傲气的冷哼。

聿峥从来都不会接她的脾气,百年不变的调子,问:“在哪儿?给你送手机过去,中午空出来的时间,是不是要回你家一趟?”

昨晚回到仓城,怎么也得回家的,再怎么和家里人闹翻也得把父母放在眼里。

二十分钟之后,北云馥看着他下车,把手机递给她。

聿峥没有戴帽子,所以她抬眼的时候看到了他侧脸上轻微的青色,被手机砸到的地方。

原本心里有些不忍,但是看他那不冷不热的表情,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只接过手机,转身和剧组的人打招呼,然后上车。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快到家的时候,北云馥才开口:“过段时间有个采访,如果可以,你跟着出席,顾吻安要开新戏,我需要热点,你只用说我们已经在交往,我是你女朋友就可以,要求不高。”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聿峥稍微敏感的蹙眉。

在颁奖礼那晚被宫池奕临时拖过去当替补开始,聿峥就没有张口过,就算媒体拍了他们不少照片,但他从未松口吐过那三个字。

包括她高中开始,学校里无论多少传言,他始终都没有正面承认过她是他的女朋友。

往后,大概是更不可能开口提及了,这虽然没有“妻子”那么隆重,但他不想随随便便冠给别人。

半天也没有回应。

所以北云馥拧眉看了他,“别告诉我你又要忙,又要出国?”

聿峥薄唇微动,“有可能,宫池奕说最近事多,你也知道,跑腿的都是我来。”

很成功的,他把责任都推到了宫池奕头上。

提到宫池奕,北云馥也难免生气,“我看你们俩变成朋友也不是没原因,顾吻安那种满脑子弯弯绕绕,一点不可爱的女人阿奕是怎么看上的?”

聿峥脸上表情没变,倒是道:“你什么时候也屑于在别人背后说话了?”

又道:“宫池奕不娶顾吻安,难道你希望他跟我争?”

北云馥笑了一下,“跟你争?我看出来一百个男人出来,你也未必真把谁当情敌,不知道的以为你对我根本没感情!”

这话,聿峥就没接了。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但是对宫池奕忽然娶了顾吻安的行为,北云馥实在想不通,也谈不上生气,就是觉得太突然,而且还是隐婚。

如果没什么猫腻,阿奕那个性格,什么都要高调,反而因为隐婚才更能说明他是把这段婚姻当真了。

回到家里,北云夫人出来接的,看到聿峥倒也笑了笑,毕竟不是陌生人,他跟女儿的关系也算心里有数。

晚晚睡到很晚才起来,早饭、午饭都没赶上吃,这会儿慵懒的拨着长发从楼上下来,进了客厅想弄点水果沙拉。

刚进去,忽然看到多了两个人影,脚步顿了一下。

两个昨晚纠缠过的人忽然出现,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然后想一想,这是家里,才淡下表情还是走了过去,因为她确实饿了,懒得回避,坐在了沙发上。

水果还是聿峥刚带过来的呢,新鲜。

“妈,您这未来女婿挺不错的!”晚晚拿了个火龙果,笑着抬头,道:“把女儿拐走了几年去娱乐圈,差点跟家里闹翻,回来居然就只带了点水果?”

前一句北云夫人还笑着,谁知道她后一句话锋一转,当着人家的面讽刺上了,没反应过来的愣着。

晚晚那说话的功夫,的确是很少人能接的上!

“你少说两句能死?”北云馥一看到她,昨晚的气就上来了。

晚晚一点也不客气的把火龙果放嘴里,浅笑,“抱歉,我命挺硬的,给稷哥哥捐肝的之后还活蹦乱跳,让你失望了?”

不期然又提到了她捐肝的事,无时无刻提醒着家里人,她是珍贵的!

所以北云馥脸色难看了很多,她可真是厉害,平时一副没有脑子的大小姐模样,说话什么时候糊涂过?

“好了好了!”北云夫人缓和气氛,看了聿峥,“别见怪啊,这俩姐妹从小就这么相处,不斗两句就不亲了似的!”

聿峥对此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嘴角,“理解。”

北云夫人笑着道:“聿峥家里也有兄弟姐妹吧?”

聿峥点头,“有个哥哥,也是从小打到大。”

那应该就能理解姐妹俩的抬杠了,北云夫人淡笑。

可是晚晚哪里像她表面的那么风轻云淡?或者说,她说话越是带刺不饶人,说明她心里越是被刺扎得生疼。

因为她看到了聿峥手腕里戴着的手链。

如果没有记错,那是当初北云馥送他的吧,竟然戴到了现在?

她说好要把一切看淡,让他成为过去,但是好好的火龙果吃出了酸涩的味道,“哐当”扔回盘子里。

红色的火龙果肉和汁水溅了起来,直接往聿峥腿上蹦。

“哎!”北云夫人惊得一下子站起来。

晚晚脸色淡淡,看着他,“不好意思啊!”

聿峥已然站起来,“不碍事。”然后往洗手间走。

北云夫人瞪了她一眼,她撅撅嘴,“我又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人家也说没关系了!”

“我去看看你哥有没有一样的裤子,洗了让人家怎么穿着?”北云夫人也不好责备晚晚,只好上楼找裤子。

北云馥拧眉,如果是以前北云晚乱来,早被骂了,果然捐肝捐出了尊贵!

晚晚不搭理她的眼神,又伸手去苹果。

北云馥一把打掉,“不想吃就别吃!你好歹也是个名媛千金,非要当着客人的面这样么?”

客人?

晚晚笑着,“谁是客人?他不是你男朋友么?我妹夫啊,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北云馥已经想不出来她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以前在家真是一个乖巧,捐肝之后开始的么?

还是聿峥第一次陪她回家之后?或者上大学后?

北云馥还要说什么,因为她弯腰找想吃的水果,所以脖子里的吻痕忽然就那么露了出来。

北云馥愣了,“你昨晚一直跟他在一起?”

晚晚不明所以,“算是吧?他送我回来的时候挺晚了。”

手心紧了紧,北云馥语调微冷,“你脖子上的吻痕怎么回事?”

晚晚愣了一下,她没注意。

但是,低头一看,想起来聿峥疯狂吻她的模样,结束之后一直埋在她脖颈处……脑子热了一下。

看了北云馥,道:“你一会儿自己问聿峥不是更好?”

“你别血口喷人!”北云馥显然急了,“他会碰你?”

晚晚抬头,“你看,我说了你不信,所以让你问他。”

“北云晚你还要不要脸!”北云馥气死了,但是声音依旧不大,越看她风轻云淡的脸,越是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所以,晚晚不搭理她自己找水果准备削的时候,北云馥挥手就打了过去,“别吃了!你还恨不得把睡衣脱了再下来吧?”

晚晚没料到她忽然反应这么大,水果被打掉,连水果刀也掉了。

她先去捡了苹果,猛然觉得手腕刺痛,才看到血冒了出来,显然被划了一刀。

晚晚怕痛,一下子拧了眉,苹果也不捡了,匆匆捂住手腕,刚想回头冲北云馥发火,聿峥正好走出来,用那种袒护他女人的眼神睨着她。

她终究是咬了牙,隔着睡衣按住手腕转身回了楼上换衣服!

让北云馥气成这样,就当是被划一刀让她解气了。

可是真的好疼啊,晚晚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虽然是学医的,成绩也不赖,但是手腕真的太敏感了,真怕血槽被放空。

她匆匆换完衣服下楼,客厅里的水果已经被捡起来扔垃圾桶了,她也没打算打招呼就往外走。

北云夫人看了她,“怎么又要出去?”

晚晚微抿唇,忍了疼,道:“嗯,吻安找我。”

北云夫人也就点了点头,“早点回来,你爸说不定晚上回来找你有事。”

她点了点头,转身出门。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吻安还真给她打了电话,约在了一个咖啡楼里。

晚晚一路上都在看手腕,不知道是她身体太好,还是伤口本来也不深,疼着疼着倒也好像不那么严重了。

血也没有再流。

于是她先去和吻安汇合,反正距离医院也不远了,聊一会儿再去也一样。

喝咖啡才没一会儿,吻安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腕上的刀痕,一下子把她的手拽了过来。

抬眼瞪着她,“你割腕?”

那眼神,很忒不成钢的愤怒。

晚晚无奈笑了一下,“我哪敢?……不小心的,没事!”

吻安拧眉,没事?她多怕疼,竟然跟她说没事?

“你别这么看我。”晚晚笑着,“我现在真的不喜欢他了,死心了。再说了,就算不死心,那我也肯定是把刀子往他们身上招呼,怎么能割自己?又不傻!”

“那就是聿峥的杰作了,还是北云馥?”吻安可真是了解她。

她说不是自己干的,立马问到了那两人头上。

晚晚微挑眉,“馥儿也是不小心,谁让我一直占上风,这一刀就当我可怜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