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你有隐疾?/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跟做梦一样,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到跟前,将她转了过去,依旧黑着脸,“疯了一晚上?”

她有些烦躁的甩开他,“跟你没关系!”

事实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了。

这会儿她也很烦。

大概是被她的态度惹恼了,在她准备从面前走开的时候,聿峥一把将她扣了回来,“我以为你闹一闹就过了,你好歹是北云家的大小姐,身体你不要,名誉也不要了么?”

晚晚被她捏得只觉得手腕都快断了,挣扎又挣扎不掉,索性就负气的盯着他,“你管我要什么?我如果还要名誉,当初就不会不顾尊严纠缠你、闹得满城风雨!”

看着他那种失望而心痛的表情,她只觉得胸口痛得要命。

他凭什么用那种眼神?

“早说过了,我对你死心、彻底死心了!你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别管我的事?!”她越说声音越大,很烦,“滚!”

但是站在面前的男人没动,低垂视线,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也许是不想相信,也可能是不敢相信。

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就算被他打击得过分,她对爱情可以很热烈,但并不随便,更不是会到酒吧随便跟别人交配的性格。

没错,聿峥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那个非常不堪入耳的词,越是这样,他整个人也跟着越压抑。

握着她的肩,盯着她,“给谁了?”

他声音很清晰,音调低低沉沉,带着说不清的阴冷,像是下一秒就能把睡了她的男人给撕了。

晚晚起初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忽然加重了握着她肩膀的力道,近乎的低吼的冲着她,“我问你他妈跟谁做了?!”

她现在才听明白,看着他一副咬牙切齿的神色,眉头跟着拧紧,连肩膀的疼都感受不到了。

几秒后,她反而笑了,也不知道哪疼,疼得眼泪往外扭,仰脸看着他,“怎么,你问出来能怎么样?我的贞洁能回来么?还是你能回去就把北云馥甩了?”

她抬手打掉他,“你都不能!所以为什么要管我,你有什么资格、什么身份管我,什么都不能,你还不滚?!”

晚晚也死死盯着他。

这一次,他绷着的脸部线条紧了又紧之后真的转身往门口走,他走过去的瞬间,晚晚只觉得脸上一阵凛冽的风扫过。

她闭了眼,听着他把门狠狠摔上。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身拿了手机,搜索为什么身上会出现这种东西。

她最近几天都是清醒的,就算去酒吧也没人近身,除了老毛意外,她几乎不跟别人接触。

但这边的搜索还没出结果,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她没存过的号码,盯着屏幕拧着眉,她怕是聿峥的号码,所以不想接。

可这电话按掉一次接着又打一次,她依旧不解,第四次就换成了吻安的号码打过来,她皱起眉,还是接了。

“吻安?”她坐在沙发上。

吻安“嗯”了一声,道:“是宫池奕找你,打你的电话你不接,就借了我的手机,我把手机给他,你跟他说。”

她抿唇,等着宫池奕开口。

过了会儿,那边响起宫池奕低低的、有些焦急的声音:“北云晚,你不是在爱丁堡么?”

晚晚点头,“是,怎么了?”

宫池奕想了想,尽量把语气放温和,就差请求她了,道:“聿峥出去办事,本来该回来的,但是他去找你了对吗?”

晚晚没有回答。

宫池奕接着道:“我知道他和北云馥的关系对你很伤,但是能不能麻烦你,这些事等他正常了你再跟他计较?他现在都快死了,你管一下他,OK?”

听到“死”字,晚晚胸口陡然沉重起来,“……他怎么了?”

宫池奕很无奈,“他那铁打的身体金刚石的心脏,就站你面前都看不出来到底哪里受伤,我远在仓城我又怎么能知道呢?”

不过,他也道:“我打了他电话,看样子伤得不轻,话都说不清了,你知道他在哪吧?……喂?”

宫池奕话都还没说完,晚晚这边已经起身往门口快步而去。

她想起来他刚刚说要白酒,又说正好需要酒精。

虽然她真的恨他对自己的冷情,跟北云馥纠缠着导致她连仓城都回不去,但是一想到他可能会死,她还是记得连握着电话的手都在抖。

一把拧开门,她那一层的楼道灯没亮,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急匆匆的往外走,“聿峥?”

“聿峥!”声音提高了,楼道里都在回响,很清楚。

但是一点回应都没有,他刚刚被气成那样,加上宫池奕说那么重的伤,会不会在哪晕倒了?

这么想着,晚晚急急的按着电梯。

就在她准备走的时候,敏感的皱了一下眉,忽然转头看向她房间门后边的位置。

聿峥常年都喜欢穿那种黑布隆冬的衣服,加上楼道昏暗,如果不是墙是乳白色,根本看不到他。

但她就是看到了他修长有力的身影,转身就走了回去。

果然,他一直都在她门口,这会儿不知道是疼清醒了还是被她喊清醒了,从靠着墙慢慢站直了,朝她走过来。

晚晚捏着电话,仰脸努力看着他帽檐下的脸,但是也看不清。

很烦的想抬手把他的帽子摘掉。

刚抬手,他却忽然顺势靠过来,一手扣了她的身体,一手就着她抬手的动作压住手腕,就那么一言不发的吻下来。

宫池奕说的没错,他无论受多重的伤都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像现在,他明明受伤了,但是力道和平时别无二致,甚至更重。

他吻得她很凶,每一寸呼吸都是沉重的,炽热又凌厉的洒在她鼻息间,一呼一吸都深深跟她的纠缠在一起。

晚晚握着手机的手臂曲起来想把他推开,但是一想到他有伤,又犹豫了。

这一犹豫,聿峥顺势翻转将她抵在门后的墙壁上,被他握着的手腕高高压在头顶固定着。

也许是晚晚错觉了,他吻她太重,重得连他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又或者,他的伤很痛,一下一下吻着她唇肉的气息都在哽咽。

许久,他终于有了停下来的趋势,晚晚尽可能自己站着,但是发现全身上下都是软的,每一次她都这样没出息!

只能靠着墙,试着叫他,“聿峥?”

他并没有松开她,抱着她的手臂还是很紧,鼻尖和唇瓣都紧紧贴着她的皮肤。

片刻,才听到他低低、沉沉略带气音的开口:“你别再交男朋友了,行么?”

她微愣着,没法回答,本来也没有男朋友,全部都是她表演出来的样子,何况,这对他有什么影响?

“你是不是受伤了?”她问他。

男人却固执着,“你还没有回答我。”

她抿唇,只能回答:“这跟你没关系,北云馥知道你跟我这样,该怎么想?说不定她要直接逼我和家里断绝关系了。”

聿峥松了她手腕上的力道,但依旧把她紧紧按在怀里,“好……”

他莫名其妙的长长一口气,才接着道,“那就不要再……跟任何人上床,总行吧?”

什么叫“再?”

晚晚终于是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万一他一会儿真的晕过去,这么大一个人,她根本就挪都挪不动。

“你先跟我进去。”她尽量把脸从他话里露出来,让声音听起来清楚一些。

但他依旧低眉看着她,“你先答应我。”

她皱了眉,“我告诉你聿峥,就像我当初没有轻易因为你的冷情而妥协一样,你现在跟我说什么我都有自己的主意,你不要妄想这么莫名其妙的管我,别再勾着我的心思折磨我,可以吗?”

聿峥摇头,“我没有勾着你,也不是花心……”

他现在说话,中间都要费力的喘息了,但固执的就是站那儿,低眉看着她。

她的脸只有那么大一点,在他宽阔的怀里很简单也莫名多久能勾起男人的欲望,所以他又莫名其妙的握着她的下巴索吻。

晚晚真的要生气了。

幸好他吻了会儿放开,“除了公开的关系,我什么都能给你!你感情、要爱、要吻,甚至生理的满足,我都给!”

晚晚闭了闭目,“你最好别再说了!”

“我没有那么贱,你这就是在侮辱我,一边高调和北云馥在一起,一边背地里跟我纠缠,是吗?”

聿峥也不接她的话,只是很固执,“那就答应我,不要随便让男人碰。”

她无奈的吸了一口气,抬手不再让他说话了,“OK!最后一点我答应,身体是我的,我知道怎么爱护,其他的都是废话!”

然后强势的看着她,“你进不进去?”

这次他薄唇轻启,“你扶我。”

晚晚还是没忍住顶了一句:“强吻的时候不是生龙活虎么!”

聿峥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她,“如果你喜欢,我可以继续。”

她恨不得直接把他扔下楼!

到了客厅,还是忍了脾气,小心翼翼的让他坐下,看了他半天,皱起眉,“你能不能穿点其他颜色的衣服?”

看半天还是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然后聿峥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搭在沙发上。

等他脱得上身都没了衣服,几块肌肉晃着眼睛,晚晚也没看出来哪里受伤或者出血了。

“裤子要不要?”他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问。

晚晚把视线从他身上收回来,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

等他真的把手伸向自己的皮带,“唰!”一下扯掉,她才恍然抬头,“你干什么?”

男人面色不改,“你不是要检查吗?”

晚晚这下终于一点点正了表情,盯着他,“你骗我?”

他就是为了在她面前脱衣服,刚刚强过了,一会儿要是衣服裤子都脱了,他还想干什么?

聿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晚晚便警觉的往后退,以为他要干什么。

但是下一秒双腿晃着,高大的身躯几乎就要直接往茶几砸上去了,晚晚紧张的靠过去撑住他,“你……!”

话没说完,聿峥是真的没控制身体倾倒的姿势,但尽可能让她不受伤,连带着把她抱着倒向沙发。

在她即将破口骂人的时候,他才道:“我想,应该是伤了脑子。”

晚晚确定他上身没伤,所以推他的力气一点也没客气,只是掌心印在他坚实的肌肉上,整条手臂好像都麻了。

聿峥正盯着她,她在他面前真的一点点掩饰都没有,也可能是当初缠他太久,他看她,只用一眼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喜欢么?”他低低的声音冷不丁的问了句。

晚晚在两秒之后才拧眉,撇过脸,“滚下去!”

聿峥非但没有下去,还把她的脸扳回来,每一次都是霸道的吻下去,她一挣扎就扣住手腕往更深更狠了吻,吻到她彻底软了,安分的不再推拒为止。

模糊的听到他低低的道:“我想睡了。”

晚晚忽然睁开眼,盯着他,“你欺负我还不够是不是?”

聿峥眉头轻轻蹙眉,“我说很困,也很累,睡床,你在想什么?”

他是真的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休息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撑到她这儿的。

她的出租屋里一共也只有一张床,看他那么累,说不定真的伤了脑子,晚晚也不好意思折磨他。

看着他坐在床边,“你不去医院看看?伤到脑袋不是小事。”

她信了他的,以为他是真的伤了头部之前才那么痛苦。

可是这会儿,聿峥也不搭腔,而是直接脱了长裤,晚晚刚要骂他,却一眼看到了他血淋淋的长腿。

愣住了。

他确实伤到腿了,还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他这会儿却淡淡的看了她,“刚刚问你了,要不脱裤子检查。”

所以这还怪她了?

晚晚气不打一处来,“伤在你身上,你自己哪里疼不知道吗?非要耍流氓把上衣全脱了再问我,你当我跟你一样流氓要看你脱裤子?”

聿峥把长裤放在一边,看着她,“除了心痛,哪儿都感觉不到,也是我的错?”

“……”她就那么看着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他为什么心疼?她当然不会问,只是转身去拿酒精、棉花。

她是医生,但是他不让处理,顶多让她在一旁跟着看。

晚晚看不下去,干脆就出去了,站在门口不断的敲脑门。

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又被他亲了,她现在脑袋都转不起来。

聿峥自己处理完就真的躺下睡了。

她进去的时候,他好像睡着了,呼吸很安稳,但她这一晚是睡不着了,拿了他的长裤去洗。

一盆接一盆的血水熏得她受不了,竟然还是洗下来了。

自己也觉得好笑,关于聿峥的东西,她到底有什么是受不了的?

*

聿峥是第二天一大早走的。

晚晚记得她睡的沙发,结果醒来在床上,而他在床边,凑过来吻了一下,“我要走了。”

她醒了点儿,眯着眼看他,然后慢慢蹙起来。

又闭上眼,淡淡的一句:“我还不如养着的情人……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走吧。”

好一会儿,发现没动静。

晚晚睁眼,他果然还站在那里,看着她,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这回她彻底醒了,就是觉得好笑,坐了起来,挽了挽凌乱的长发,仰脸看着他,“好啊,简单,你既然总是这么发病非要管我,那你先管好自己,不要碰北云馥……”

“好!”

她话还没说完呢,没想到他爽快的就答应了。

在她愣神的时候,又勾过去吻了一顿,补充了一句:“本来也没碰过。”

晚晚近乎诡异的看着他,看着看着视线就往下移,定在了男性的那个位置,很认真,“你有隐疾?”

聿峥脸色黑了一下。

而她抿了抿唇,摆手,“你走吧。”

他又想亲她的时候,她索性扔了个枕头,聿峥略微弯了一下嘴角,终于肯走了。

而晚晚还在床上发呆,他又来了,然后又像之前一样,没有明说,却要求着要求那,不是给她希望是什么?

然而,她经历过一次,要说高兴是真的高兴不起来,反而害怕哪一天又梦碎了。

不过,这一次,倒是梦没有碎,只是跟这个也差不多,因为又是那天之后,她连聿峥的影子都见不到。

有时候真是觉得这种日子够够的了,他来去自由,她整天像个白痴一样盼着他出现。

看不到聿峥的那段时间,却也发生了不少事。

吻安跟她发的讯息说她爷爷被郁景庭带走,她也不在仓城。

晚晚不知道姑爷爷和吻安都去了哪,就只有无头无尾的短信,但是觉得有宫池奕在,至少不会让吻安出事。

她只是担心,吻安一直找顾家丢失的那块宝石,会不会是被卷进去了?

之前说问问聿峥东西在哪,到现在晚晚都没有认真问过,甚至都联系不上聿峥了。

也是那段时间,稷哥哥从爱丁堡回仓城,因为身体有所好转,先回家看看情况,如果不行再继续过来住院。

而她也跟着回去了,过了那么久,家里决定让她先到公司基层练一练,具体上班日期回去再定。

晚晚回去的同时,北云馥也往仓城走。

聿峥本来行踪不定,这两天也会到仓城,因为北云馥在那儿,不排除古瑛跟北云馥联系过的可能。

宫池奕的意思:“安安去找她爷爷,你必须想办法得到古瑛的行踪,防止他把东西转移,如果那东西不在他手上,他就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直接处理了吧。”

传闻古瑛这些年养了不少娱乐圈的女人,都是掩人耳目替他办事的,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就是梁冰。

梁冰和北云馥同在娱乐圈,免不了要往来,所以聿峥这段时间不得不待在北云馥身边守株待兔。

基本是北云馥去哪,哪就有聿峥的影子。

那些天隐约又传出了他和北云馥感情浓郁的新闻,甚至北云馥回家聿峥都陪同,以及,过夜。

但是聿峥在陪同北云馥回家之前是不知道晚晚在家的,他以为她还在爱丁堡。

进了家门,看到她,才几不可闻的蹙眉,又恢复了淡漠。

对他们三个人的尴尬关系,家里人一向都采用不提及、不知情的态度。

进了家门开始,除了礼节性的打招呼,聿峥就基本没说过话,但是晚晚只要看着他们坐在一起就已经觉得很闹心了。

所以她起了身准备离开

北云夫人看了她,“要出去?”

她略微抿唇,“你们先聊,我出去透透气,会早一点回来的。”

但是北云馥微蹙眉,“你刚回来才几天,就不要总出去泡酒吧了,吻安不也不在仓城么,你出去尽是些狐朋狗友,马上就要进公司,安安分分的待几天,免得被媒体乱拍,好吗?要么早点去休息?”

北云馥皱了一下眉,“哥都回来了,她还要去公司?”

北云稷先开了口:“我这身体哪天出毛病我自己都不知道,带晚晚进去放心点。”

也是。

不过北云馥笑了笑,看了北云晚,“那你就待着吧,正好我还有事要宣布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北云馥去握了聿峥的手,“我想着今年订婚,家里人都没意见吧?”

聿峥第一个蹙了眉,来得太突然,她根本没和他提过。

只见北云馥淡淡的笑着,“我们在一起也挺长时间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女孩子经不起岁月折磨。”

然后开玩笑的看了聿峥,“还是你不愿意?你要是不愿意我可趁早找别人了,咱们到此分开?”

她像是历来的几次不愉快中算准了聿峥不敢和她分手。

也以为,他只是性子太冷漠,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怎么说爱,所以只是一直陪着她,有求必应,却一直不好意思主动提订婚之类的。

聿峥目光淡淡的掠过晚晚的脸。

然后神色未变,第一次搬出家里人,“这种大事,家里人都要通知,我已经很久没回去了,父母都还不知道。”

北云馥笑了笑,“我说订婚又没有要结婚,你哪天打个电话问问,让他们过来提亲?”

北云晚忽然有些好笑,北云馥这真是当明星当出了优越感?所有人捧着她,她真以为自己是皇后了,这么指挥聿峥的父母过来提亲?

聿家哪有那么随和?

又或者,这只是为了气她?晚晚这么想着,笑了笑,起身上楼了。

但说实话,每次聿峥陪她回家,她都不舒服,说不出的郁闷。

快十点的时候,她下楼倒水,发现聿峥竟然还在,家里人似乎都回卧室了,他站在客厅的窗户边,背对着双手插兜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倒水的声音让聿峥侧身看了过来,晚晚知道他看过来,却没有去看他,倒完水就要上楼。

“晚晚。”聿峥忽然开口,声音很沉,也很平和。

他也知道她会难受的。

如果他不和她说话,她也许还好受一些,但这会儿胸口堵得要命,索性看了他,“你是打算在这儿过夜么?”

本来她只是负气的问,谁知道他竟然沉默着。

默认了?她手松了一下,水洒了出来,聿峥也跟着皱眉。

晚晚忍不住自嘲,“睡一张床?”

“聿峥。”晚晚脸色冷下去,“你不觉得可笑吗?要求我自爱,然后你跑到这儿跟她睡?你都在想什么?”

他没法跟她说是为了不错过北云馥和别人的任何一次联系,尤其夜里。

所以对宫池奕的怨气就更重了,一句时间紧、人手不够来不及监控北云馥的手机和电脑就让他这么贴身跟着!

------题外话------

推荐萌友檀心月的文《豪门撩宠:萌妻别吃瓜》。

颜安宁感觉自己疯了心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意外秒挂,一朝重生!

不过,一睁眼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是怎么肥似?

“看光了你,我会对你负责。”身侧的靳凉薄负手而立,唇齿清寒。

从此靳爷穷追不舍,颜美人便厚着脸皮假装不明真相,躲在角落里吃瓜看戏。

靳爷冷笑,“别怂在一边当吃瓜群众了,看不出来么?我撩的就是你。”

颜安宁吓掉了手里的瓜,“靳爷,我看不上你,你不懂花前月下。”

靳凉薄面无表情地掏出黑卡,“花前月下,不如花钱日下。”

颜安宁怂成一团,躲得过初一十五,躲不过靳爷温宠入骨撩到心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