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你在跟我赌气么?/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从客厅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要进客厅的北云馥,她也没打招呼。

北云馥倒是笑着看了她,“你挑衣服的眼光一向都不错,要不抽空帮我看看婚纱什么的?”

晚晚即将迈上楼梯的脚步顿住,闭了闭眼,转过来时脸上带着清淡的笑意,“我眼光不错?最初看上一个聿峥,冷漠无趣,还跟我玩舍姐娶妹的戏码整天在我面前晃,说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话,渣到了极点,我还眼光不错?”

她可是从来没说过聿峥坏事的,这是第一次。

北云馥笑了笑,“我就觉得他挺好的!”

“是么?”晚晚还跟她杠上了,谁让她自己想炫耀的撞上来,柔唇微扯,“身材不错,还是技术不错?就他这么冷冰冰的性子,床上也不积极吧?知道怎么让你舒服么?”

北云馥在娱乐圈混久了,觉得什么什么人也见过,那些人什么话也都说,可是每次还是被她噎得要死。

瞪着她。

晚晚这才卸下脸上的表情,“我从来不想跟你争,也懒得跟你抢,所以你最好别跟我炫耀,小心得不偿失!”

北云馥咬了咬牙,勉强缓了过来,冷笑着,“你这样子,我怎么看着是对他余情未了呢?觊觎未来妹夫很有趣?不是说要放弃了么?你就这点骨气?”

晚晚抬头看向客厅里事不关己的男人,一笑,“要试探我是不是余情未了直接逼婚?你也就这点愚蠢的手段了。”

然后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没做,我没什么骨气,所以别刺激我,说不定我心血来潮又回头纠缠他了。”

说完,晚晚转身上楼,隐约能听到北云馥对着聿峥说话,语气并不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受了委屈,怪罪自己的男人一言不发。

她进了卧室,怎么都睡不着,生怕晚上听到隔壁不该听的声音。

所以她坐在电脑前,决定搬出去住,明天就搬,一刻都不等!

第二天晚晚一大早就出去了,只是跟稷哥哥打了个招呼说出去逛商场,其实她是去找房子了。

正好和中介在一起的时候,接到了老毛的电话。

上一次聿峥到她出租屋的那晚老毛送她回去之后就没再联系过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忙,反正她没什么时间。

当然,晚晚也不知道,她和聿峥在门口纠缠的那会儿,老毛都看在眼里,只是她丝毫都没有察觉而已。

老毛开车回去的时候也看到了自己车上的东西,一下子紧了眉。

她刚刚就躺在后座,必然是看到了,所以都乱想什么了?一点都没有犹豫,他直接调转车头又回她住的地方。

看到的,就是她和聿峥在门口难分难舍的接吻。

这会儿,晚晚“喂?”了两边,那边才终于出声,“晚晚?”

“嗯,我在听。”她一边翻看着手里的图片,看着自己比较中意哪一套公寓。

老毛的声音里倒是听不出什么,依旧和平时一样的问:“你这边的房子是不是马上到期了,我给你续上么?”

她皱了一下眉,忘了留意这个事情。

想了想日期,好像确实是要到期了,那边的房子租起来也不便宜,加上她以后在这边也要租,进公司与否、有没有工资还不一定,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

就说:“先不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时间再回去,放着也浪费!”

电话两边都安静了会儿。

晚晚安静是因为注意力在手里的图册上,所以回神的时候皱了一下眉,问:“老毛,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少?”

那边的人笑了笑,“你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么?”

上次?

她想起来了,在车上。

晚晚终于把手里的图册合上,微抿唇,好一会儿才道:“说实话,我跟你在一起很轻松也很自在,但是爱情和这样的感情好像不是一回事,我知道我这么说很不负责任,但是语气长时间拖着你,不如让你自由的再去寻找更合适的人,你说呢?”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老毛直接问。

她抿唇,确实是上次看到车里的东西才下定决心的。

但还是摇了摇头,“不是,我最近要听从家里的安排进公司,以后必然在这边生活,很少机会能回去,不是拖着你是什么?”

异地这种东西,只有十几岁热恋的男孩女孩会觉得没什么,年龄一上来,在那儿落脚定居是决定感情继不继续的重要因素。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明确的说过什么男女朋友,所以分开也不需要说分手之类的话。

老毛笑了笑,“既然你没空过来,那我有空就过去看你怎么样?”

又恢复了当初朋友之间的调子。

她笑着,再次翻开公寓图册,“好啊,不过机票我可不包啊,我现在好穷,正打算在外边租个公寓。”

老毛皱起眉,“缺钱么?要不我想给你打过去一点,等你宽松了再还给我?反正我孤家寡人,那么多酒吧挣的钱也没处花。”

“别!”她赶紧拒绝,“你留着攒彩礼,谁知道哪天就忽然遇到命中注定的女孩,转眼就结婚了?”

虽然是开玩笑,但也是这么希望的。

老毛挑眉,半认真半开玩笑,“反正三十几年都过来了,一直淡下去好像也挺好的,每天在酒吧撩撩女孩,多自由?娶了老婆可没这机会了!”

晚晚隔着电话嗤了一句:“你就作死吧。”

与此同时,她指尖点了点其中的一套公寓。

挂了电话之后才经纪人,“上边标的价格是没得谈了么?”

经纪人看她漂亮,说话又这么好听,不由得跟着笑,“我和房东聊聊说不定能降一降,不过到时候姑娘请我吃饭?”

北云晚抬头,见他笑着,也跟着弯了眉眼,“现在的人都这么会做生意的?”

不过她也点了头,“行啊。”

正好她有借口不回家吃饭,这两天北云馥和聿峥应该都会在家,她回去了就是彼此倒胃口。

一听这话,经纪人当然是卖力的帮忙和房东聊。

中途晚晚的手机收到了短讯,低头看了一眼,微蹙眉。

是银行卡收到打款的消息,数额还挺巨大,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老毛给她打过来的。

她在他酒吧打工,登记过银行卡信息,这家伙居然都抄下来了!

她只能给他回了个白眼,然后才是一个微笑,没有直接还回去,免得他不高兴。

公寓租赁的程序也不算负责,她光是跟着经纪人走,去看了看房子,然后就直接和房东见面,几个小时全部完成。

晚餐她自己定的餐厅,请客。

她选的餐厅对面就是一家商场,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宫池奕集团旗下的,她也是那次去抵押礼服才知道的。

她今天不想回家,所以想着一会儿直接去商场买需要的生活用品,今晚就自己住过去,家里就先斩后奏。

转头看过去的时候,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眼熟,但是看不清车牌号,她也没怎么在意。

聿峥坐在车里,等着北云馥上去买东西。

他的腿道现在还没完全好,只是出了她,连北云馥都不知道他腿上有伤,也因此他不跟着去商场里买东西,北云馥不高兴冷着脸自己进去了的。

好一会儿,男人缓缓降下车窗,一手伸出去,指尖的烟慢慢燃着。

聿峥不经意的眯起眼远眺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吸烟的动作没有停顿,但是转手他从车里摸了个微型的望远镜。

果然,她那张脸映在镜头里,隔着玻璃也能认得清清楚楚。

他第一次用平时做事的工具来偷看一个女人,不说刺激,但也觉得少有的趣味,唯独缺的是没有声音。

她在镜头里并没有平时的热情恣意,大多是自己吃自己的,少见!

但是没有看到相互喂食的场景,至少不让人堵心。

晚晚大多时候自己吃着,对面的人找话题聊着,她就礼节性的笑一笑。

对方想要她号码的时候,她才拿过水杯抿了一口,浅笑,“我刚回国呢,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租房子,所以也还没有国内的号码!不好意思。”

她心底自顾笑,仓城人都知道北云家的大小姐追男人都不要脸不要自尊的,她大名在外,只是很少人认识她的脸。

对面的小哥哥要是知道她就是北云晚,不知道怎么想?

她还是不吓他了,吃得差不多才放下餐具,“我一会儿还要去对面商场逛一逛,你是回去工作?”

结果对面的人摇头,表示陪她逛商场,一下子弄得她还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聿峥就那么看着两个人从对面餐厅二楼下来,穿过马路后往商场里走,他有一瞬间的念头是也进去逛一逛。

但是想了想,腿遭罪,动作停了下来。

半小时过去。

北云馥一个人进去逛的也没意思,但是出来的时候因为聿峥没陪着,更是生气,抽之前给他打电话,“你是不是有事?”

聿峥接起电话,面色不改,语调淡淡的,“怎么这么问?”

“没事你宁愿坐车里闷着都不跟我进来逛一逛?”北云馥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不耐烦。

对此,聿峥没什么要说的。

他越是这么闷不吭声,北云馥就更生气,“我就奇怪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样惜字如金,只进气不出气的?!你对谁都这样么?”

自己生气完又笑了笑,“也对!你要不是这个性格,早被北云晚追到手了。”

“逛完了么?我在原地等你。”聿峥淡淡的接过话。

北云馥一赌气,道:“你还是别等了,我还不知道是不是逛到天黑呢!”

过分的是,聿峥竟然张口就是淡淡的一个字:“好。”

更过分的是,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聿峥你个混蛋!”北云馥气得站在卫生间骂人,她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商场外,聿峥把车子挪到了商场的另一个出口。

所以北云馥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只能气哼哼的自己打车回家,又给他发了短讯:“晚上你也不用过来了,我看你住得也不愉快!”

她甚至气得想好了,如果他敢回“好”,她可以立马就提分手。

他们在一起也这么长时间了,可是完全没有进展,就他这样的性子,她难道要一直耗下去?

最好是稷哥哥赶紧好起来,有必要就得到聿家支持把公司扶起来,之后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她也是真的累了,没见过谁的感情是靠女人撑着的!

不过还好,这一次,聿峥回复了,“十点前回去。”

她冷哼了一下,把手机扔回包里。

过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晚晚和那个男人从商场出来,买的东西其实也不多,因为公寓是精装修,房东把改配的都配齐了,今天也请了家政过去打扫,她买点洗漱用品,几件生活用品。

晚晚没有车,对方自然是要送她,帮她把东西放在后座,让她坐副驾驶去。

那周到的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热恋期的两个人。

至少,在聿峥看来就是这样。

看着他们的车往前开,聿峥也就缓慢的开车跟着。

宫池奕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随手接了,漫不经心,“什么事?”

“我怎么看你的位置不对劲?”宫池奕蹙着眉,语调怪怪的,“你不是和馥儿在一起么?”

聿峥这才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声音冷了冷,“把你的定位给我关了!”

嘿,宫池奕还笑了,“听你这声音怎么像在偷情啊?”

因为那边的人在沉默,宫池奕才稍微认真了一些,“行,你私人的事我先不管,但是这可马上国难当头了,您老上点心,好么?”

聿峥把电话给挂了,顺便关了手机。

偏城郊的小区,聿峥没法把车开进去,只能下车了跟着行人往里走。

晚晚先开了门,然后让对方先进去,东西顺便就拎着进去了。

“不好意思,我也刚住进来,你要是坐坐的话,帮我看看热水壶在哪,你喝茶么?”她问着。

其实话里另一层意思也是别坐了。

男子笑了笑,“我稍微坐会儿还真得走了,刚刚公司来了个电话,有点事!”

晚晚点头,笑着,“行!”

不过她还是给烧了水,泡了新买的茶,但是没喝上他就走了。

晚晚送他到门口,目送他走了才转身要进门,但是猛地被身后的黑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心跳陡然提速。

等看清他的脸,她才拧起眉。

没打算跟他说话,就要擦身走过进门,聿峥先挪了一步,就那么进了她的新家。

“你现在眼光是越来越差了。”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语调很沉,满是嫌弃。

晚晚以为他说的是房子,扯了扯嘴角,“是比不上你的住处豪华,所以您请出去,别给自己添堵!”

聿峥在客厅口转过身来,看着她,“你是在跟我赌气么?”

赌气?

她觉得好笑,“你是谁,哪一点犯得着我赌气?”

他看习惯了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只有表面看起来明媚妖娆,眼睛里却一片清冷,但是每一次看到她笑成这样,心底还是会缩在一起。

她以前很洒脱,很单纯,不会这么伪装自己,是他活生生把她变成了这样。

低眉看着她,语调缓了缓,“我知道我跟她会北云家留宿,你看不过去,所以你搬出来跟别人同居?”

这不是赌气是什么?

同居?

晚晚终于皱起眉,反应过来了,看来他看了挺久,知道刚刚那男的一路送她回来。

他以为那是她的新男朋友?

既然这么以为,那她也懒得解释,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你就当是吧,满意了?可以走了吗?”

聿峥没动,就那么看着她。

好久,才开口,显得完全没有底气,“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我答应过你?”晚晚好笑的看着他,笑着笑着就冷了脸,“那你答应过我什么?!”

他直直的看着她,很干脆,“我没碰她。”

晚晚撇过脸,退了一步,躲开他即将上前的步子,“你说没碰就没碰,我脱光了躺在你身下你会没反应?你当我什么都不懂吗?”

“你可以检查。”他依旧面无表情。

检查?

她一时间直接愣在那儿,然后莫名其妙的火大,“聿峥你他妈是不是脑子进水?你有必要像耍白痴一样耍我吗?!”

让她检查,让她用自己的身体检查,她是傻子么?

懒得跟他争执,她过去直接给开了门,让他赶紧走,她现在看见北云馥或者他都是一样的闹心!

聿峥只是看着她,道:“如果你不想进公司,那就去医院上班,我给你安排。”

安排?

她长舒了一口气,尽量压下愤怒,“我是一无是处,但至少工作还能自己找,用不着你可怜!你滚不滚?”

聿峥走了过去,认真的看了她,“既然你不想看到我,都避到这儿来了,我最近也不会烦你的,会很忙。这个地方比较偏,自己注意安全。”

他最近要处理古瑛的事,古瑛被宫池奕逼得没办法了,不排除他们身边的人都有危险,所以他不会来找她的。

晚晚没看他,但聿峥走之前想吻一吻她,她直接躲了过去。

他也没有强求,只是说了句:“关好门窗,早点休息。”

之后很长时间,她就站在那里。

有时候觉得可笑,有时候又觉得心酸,他们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聿峥在离开她的公寓挺远了才打开了手机,恢复定位,也拿了另一支手机出来,打了个越洋电话。

“你还知道给妈妈打电话呀?”聿夫人听着是指责的内容,口吻却很亲。

聿峥那张脸也没多少表情,直奔主题,道:“您不是知道我一直有个女……”

“女朋友”三个字还是没说,改了口:“北云馥您知道么?”

聿夫人点头,“知道,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么?怎么了?”

“您觉得怎么样?”聿峥问。

这话让聿夫人笑了,“我觉得怎么样?你搞搞清楚,不是我要娶媳妇,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自己么?”

末了,又觉得不对劲,“怎么,准备考虑终身大事了?”

聿峥薄唇微动,“不是,不过对方大概有这个想法,如果联系您,能不能帮我推一推。”

聿夫人沉默了会儿,琢磨着儿子的意思。

好半天,才问:“怎么,你不打算跟她结婚?……那你拖着人家这么多年?”

“这种事两情相悦,怎么叫拖?”聿峥语调淡淡。

聿夫人白了一眼,“你有理!你什么都有理!你们兄弟俩就直接气死我吧,没一个着急的。”

“您这不是还年轻么,不急着抱孙子。”聿峥道。

呵呵,聿夫人笑着,夸她年轻也还算中听。

这才道:“你的意思,你不太喜欢这个女孩,没打算娶人家,但目前这关系又断不了,所以要我帮着虚与委蛇?”

“您用词也可以稍微温和些,但意思是这样。”聿峥回复。

聿夫人笑了笑,“你老实说,当初来见我的女孩,不是你说的那个吧?”

聿峥没说话。

聿夫人继续道:“她跟你说话客客气气,不像热烈喜欢你的样子,再者……北云馥这个女明星兴趣爱好里好像没有小提琴?”

当年在她面前说的是很喜欢小提琴,还专门去学来着。

“说实话,两个都挺漂亮的,不过你没让我见的那一个性子更真,更爽快,和你配起来好一些,你太闷,身边没个活跃的这生活就跟地狱似的!”

聿峥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您什么时候见过她?”

聿夫人笑,“人家后来去你生日会了,挺着脊背走的,却蹲在商场门口哭了一大场,还挺可爱!”

又道:“哦对了,我跟你大哥去过爱丁堡考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才,不小心看到了她脖子里戴的项链,是你的吧?……她成绩还蛮好的,是个聪明惠秀的姑娘!”

“妈!”聿峥终于沉沉的开口。

聿夫人挑眉,“你一下子这个口气干什么?我又没对她怎么着?……你哥说,医院那边还收到过她的简历来着,后来没参加面试?”

聿家做得最大的一方面就是国际医院,大城市基本都有连锁。只是聿峥完全没有走这条路,做了金融而已。

他闭了闭目,“您就直说,您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呀?这不是一直也没干涉你的私事么?就是单纯看了看她,你现在这个女朋友,到目前为止可是从来没跟我打过电话,也没有来探望过,架子不小,直接就要订婚还是怎么的?”

聿家门槛高,但是有些规矩都在,长辈都没认真见就谈婚事显然是对长辈的不尊重。

“您看着办吧。”聿峥道。

挂了电话,他至少轻松了一些。

家里人就是这点好,没有大家族的某些诟病。

开着车,聿峥在北云家外边的马路上晃了会儿,抽了一根烟,差不多时间了才进去。

那时候,晚晚才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去了。

“怎么不回来了?”北云夫人微蹙眉。

晚晚早就把理由想好了,道:“我以后不是要跟着稷哥哥去公司么,所以在外边租了个距离公司近的地方,我平时又喜欢跳舞,放音乐太吵,搬出来住好一点。”

北云夫人稍微也知道点她的心思,毕竟聿峥和馥儿这几天都在家里住,所以也没打算多说。

其实话是这么说,但晚晚也没真的打算进公司,免得北云馥又干出什么事,她招架不住,也懒得费心思。

所以,在稷哥哥去公司之前,她就坦白了:“我不进公司,问题应该也不大吧?”

北云稷看了她,微蹙眉,“怎么又改主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