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不爱了也要理由?/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聿峥总是在全世界到处跑,但对仓城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也许是因为她最后会在仓城落脚。

所以一提到她要离开,他依旧下意识的紧了眉头。

“她要去哪?”许久,他才低低的问。

聿夫人语调依旧高贵优雅,慢条斯理的,“这你问我怎么能问着,不干脆去问问那女孩子?”

聿峥沉默不语。

但,他倒是想问,可是问不到。

他一直在外面没办法道仓城,期间尝试过联系,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但他手里的事没办法耽误。

她的手机应该是把他拉黑了,电话无论如何都打不进去。

所以他尝试过发短讯。

“是因为我可能跟她订婚,所以做这样的选择?”

“能等我回去再谈么?”

“你能不能把我权限解了?”

但是这么多短讯发过去也依旧没有她的回复,甚至到最后他连短信都发不进去了!

而晚晚看到那些短信的时候,已经暂且在仓城的医院入职了。

对此,吻安笑着看她,“你这是缓兵之计么?怕聿峥飞回来跟你纠缠着不让走,所以干脆进医院,哪天忽然一辞职就走人,谁都反应不过来!”

晚晚淡笑,“哪那么复杂啊?”

她慢条斯理的拖着身上的白大褂,说实话,她很喜欢这衣服!当初的专业选择还是没有错的,慢慢的应该能克服不喜欢医院怪味的心理。

“你约医生了么?什么时候给你检查?”晚晚轻扬漂亮的下巴,指着吻安的肚子问。

吻安抬手抚了抚,脸色瞬间就温柔了,“约好了,一会儿就过去!你去吗?”

晚晚顺手拿了自己的包,道:“当然!走吧。”

过去的路上,吻安又问起了聿峥,“一直也没听到他们到底订没订婚,你就这么放弃了,会不会后悔?”

晚晚忍不住笑,“你别老是提他行么?我能放下你还不能了?”

吻安撇撇嘴,“我这不是担心你嫁不出去么?我这都快把你干女儿生出来了,你还一点动静没有多不合适?”

晚晚这才瞥了她,“说好了一起谈恋爱,一起生宝宝,你倒是什么都赶在我前面了!……看来我也得尽快找一个!”

“你回去找老毛?”吻安道。

晚晚无奈的看着她,“现在也就宫池奕觉得你可爱了,一点也不讨喜好么?不是聿峥就是老毛,你好烦!”

吻安笑着,不说话了。

其实那段时间晚晚过得挺混乱的。

录播的事没完全放下,加上医院正常上班,她逐渐减少睡眠时间,弄着弄着变得容易失眠。

要说她还算清醒的时候,那就是当时和吻安一起去了宴会,遇到梁冰以及她未婚夫的时候。

说来,她也真是觉得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吻安的爸爸养着的女人,这一转眼就找了个未婚夫也是厉害!

所以,梁冰忽然倒在她和吻安面前,腿间满是血的时候,她脑子里甚至还有空想着,梁冰想嫁给这个姓宋的未婚夫,就必须把肚子里属于古瑛的野种拿掉,这是来讹人来了?

梁冰尖利的控诉响起。

晚晚皱了眉,来不及多想,直接把有孕的吻安拉到了身后。

当时她也有点懵,但是逐渐脑子就清楚了,梁冰怎么摔倒的她不知道,但这事明显不能让吻安担着。

吻安现在有身孕不说,还是个公众人物。

所以,到了医院,梁冰的病房,晚晚很坦然的承认是她失手推到了梁冰,态度很诚恳:“真的很抱歉,这件事虽然是意外,但的确是我的责任,所以只要梁小姐和宋先生能满意,我怎么道歉都行,也愿意做出任何赔偿!”

梁冰当然是冷笑着,“听说北云家大小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包括顶替么?”

晚晚笑,“我北云晚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我也不是傻子,顶什么也不能定罪呀,对么?”

总之她就是让别人无可挑剔的好脾气、好态度着,让梁冰就算是一拳打出来也打在棉花上。

那些天,晚晚真是尽心尽力的给梁冰煲汤,每天上班都带着过去,她当初伺候聿峥都没这么伺候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没几天就病了,却一直带病上班。

宫池奕见她这样,也终究是忍不下心了,“这工作也不是真丢不了,你要不请几天假?”

顶罪就弄得他很抱歉了,这会儿又病了,更过意不去。

晚晚却笑着,“吻安是我妹妹,我替她身体着想,你抱歉什么?”

好吧,宫池奕承认,他抱歉的因素里,有着他给聿峥通风报信的成分,北云晚知道后肯定会生气的。

让她回家休息的事,宫池奕劝了很多次,反正就是没用。

其实吻安看出来了,晚晚是真的决定离开,所以在走之前,能为她做什么,晚晚就坚决做到底。

越是这样,吻安越觉得心酸,晚晚只有对聿峥是优柔寡断的,一旦决定了,除非不可变因素,不然真的没人拦得住。

“我就晚晚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她要是真的走了,我得多孤单?”吻安看着宫池奕。

宫池奕微蹙眉,俯首吻了吻,“你要好好养身体,不准有这些负面思想,否则我只能把聿峥请回来了,只有他能拦得住北云晚?”

“真的?”吻安激动的看了他。

宫池奕微抿唇,思量了会儿,最后点头,“不过……聿峥上次腿上受了伤,我估计这次回来也好不了,拦不拦得住还真不一定!”

结果聿峥还真回来了。

他首先到的就是医院。

晚晚疲惫的回休息间,并没注意房间里有没有人,只是忽然从哪个角落传来低低的嗓音:“很累?”

那声音跟枯井里回声上来的一样,以至于她以为是幻觉。

转过身看到他,又惊了一下,刚趴到床上又翻身下来,“你怎么在这儿?”

随即笑了笑,好久没见的人,忽然出现在这里,真是猜不到理由,晚晚只温凉淡笑,“过来看戏的么?看我怎么毒妇人心把人家弄流产?北云馥有没有给你绘声绘色的讲?”

聿峥从宫池奕那儿知道她生命了,视线在她脸上几个来回,看着她强撑起来的陌生和冷淡。

“病好了?”他薄唇微动。

知道她会回答:“好了。”

她果然回了两个字,然后就冷冷淡淡的做自己的事。

那个样子,只给他传递着一个信息:她真的不爱了,可以洒脱的放心,果断的离开。

“要走?”聿峥依旧看着她,看着她走来走去的做事,他就定在那个地方。

她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这事之和吻安提过的。

也无所谓了,笑了笑,“嗯,以后你们的视线彻底干净了,开心么?”

聿峥终究是走了过去,握了她的手腕,阻止她忙来忙去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转移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冷冷淡淡的对着他。

她也不倔,仰脸淡漠的看着他,“怎么,要跟我告别?”

“为什么要走?”他低眉凝着她,问得声音很沉。

晚晚依旧那样笑着,眉尾轻扬,“还能为什么,就像爱一个人腻了,不爱了,就离开。我对这座城市没了喜欢,呆腻了,就走咯。”

不爱了?

聿峥还从来没有对着她探讨关于这个字的任何问题。

不准她挣扎,他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到底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对我这么冷淡过,推我推得这么远。”

呵!她忍不住笑。

“我都让你上了北云馥的床,还不够远么?”她看着他,可是说这些,心里很酸。

还有,晚晚好笑的看着他,“我当初那么爱你,不顾一切的纠缠你,只是想让你看看我,你从来没问过我为什么爱得那么干脆,现在竟然跟我要不爱了、要离开的原因?你不觉得可笑么?”

是,聿峥也觉得可笑。

不仅可笑,他还觉得可恨,可恨他连感情自由都被宫池奕那混蛋剥夺了。

所以他没办法纠结这个问题,只是问:“梁冰说了怎么处理这件事?”

她抬手撩过长发,满不在意,“我陪她咯,跪着、趴着、躺着怎么道歉都行。”

这句话之后,他看了她好久。

她变了。

“你以前,不会轻言放弃,更不会给谁低头。”她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想什么就做什么,连舆论都不放在眼里。

听他这么说,晚晚却冷了脸,“聿峥,不要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如果你了解,我们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略微激动起来的情绪,让她不自觉的提高了语调。

说完之后撇开脸没再看他。

有所感觉时,聿峥抬手,干净修长的指尖挑出她脖子里戴着的东西。

项链和子弹头都是温热的,让他觉得安心的温度,目光落在她精致的脸上,“你说不爱了,但一直贴身戴着它?”

什么意思?

晚晚转回头盯着他,“你非要我证明是么?”

“好!”她说着,抬手就像从脖子里把东西摘下来还给他。

可是聿峥沉了脸,一手握了她的项链,一手禁锢着她,纹丝不动,她怎么抢都没用,最后急得红了眼,“不是你逼我的吗?你还来问我要什么原因!”

看着她泛红的眼眶,聿峥胸口沉甸甸的疼,“不管你怎么决定,我必须让你知道,我跟她不会订婚,更不会结婚。”

晚晚扯唇,“你来跟我炫耀么?炫耀你完全不付出就能泡到她?”

聿峥还想说什么,宫池奕在外边敲了门。

晚安自然也不想再跟他聊了,终究是选择了早退,拿了包就离开休息间,跟宫池奕也没打招呼。

可能是宫池奕告诉了吻安她情绪不好,没过会儿,吻安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

那会儿,晚晚还坐在车上,没开走,开着窗户大口呼吸。

“你没事吧?”晚晚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

哦不对,也有事,她一副兴师问罪的严肃,“你们夫妻俩嘴巴串一块儿的呀,什么事聿峥都知道,你这样小心我给干女儿取个超难听的乳名!”

吻安笑着,“好呀,人家说乳名越难听长得越漂亮!”

她无奈的笑,“反正我是赶不上你的脚步了,你一定要把包包好好生下来,到时候通知我,我要第一个抱她!”

跟吻安聊了会儿,晚晚的心情总算是好起来了一些。

挂了电话,她才发觉自己手里握着女士烟呢,这玩意也不知道是她哪天心血来潮买的了,好像也没抽过,试过一支难受得差点呛死。

所以她那么讨厌烟味还是有道理的。

随后把烟扔在座位上,她才缓缓启动车子,晚餐回家随便解决,懒得做也不想吃外卖,所以直接回家。

------题外话------

姑娘们,之后的更新都是四五千这样的,我要回家二十多天,家里没网,存稿弄不够多,只能少更一点~年后我们多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