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从我身上下去!/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这车子还是为了这份工作而买的,不算特别贵,本来可以分期付款的,但是她一次性都付清了,为了方便到时候二手买卖,她走了东西都要卖掉的。

也为了到时候好卖一点,她平时开得都很小心。

中途接电话的时候,她干脆把车子停了下来,接通电话。

“晚晚?”

是医院里的同事,她降了个点窗户,“嗯,结果出来了么?”

她之前不止一次身上出现莫名其妙的淤青,之前一直也没机会,进医院之后顺便给自己查了查,她倒是没怎么往糟糕的方向想。

“出来了!”对面的人道,“要说严重呢也不严重,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些,你之前不是做过肝脏捐赠手术么?”

晚晚点了点头,她还真的快忘了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没有对她的平时生活造成困扰。

“嗯,你说吧,没事!”她转脸看着不远处的餐厅,忽然觉得有点饿了。

电话那边的人继续道:“应该就是肝脏功能的问题,偶尔会出现红疹或者不明淤青,因为肝脏功能较弱血小板合成能力要低一些,所以你要好好注意身体,最近是不是太劳累了?晚上睡得晚?”

内脏都是在夜晚排毒,睡得晚其实影响很大。

这情况,基本跟晚晚现在的生活状况一样,她的确晚睡,每晚要弄录播的视频,有时候就算不弄那些东西,她也还是睡不着。

“这样啊……”她其实听得漫不经心。

因为生活习惯就这样了,她没办法更多的注意,顶多早睡,饮食一直都是这样,又没有专门的营养师调理,肯定没法留心的。

“谢谢!麻烦你了!”她礼貌的挂了电话,因为饿了,索性下车进了餐厅,带一份回去,正好距离公寓近多了。

不过,她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却蹙起眉,看着立在自己车子边上的男人,根本都不想再走过去了。

聿峥站那么远,依旧精锐的盯着她,一副她不过去,他就走过来的趋势。

晚晚轻轻吸了一口气,习惯的抬手撩了长发又拢了拢外套后往前走,脸上淡淡的表情。

走到车子边,跟没事人一样浅笑看他,“巧啊聿先生!”

说实话,聿峥最不喜欢的就是她现在这样的状态,比直接黑脸冷淡还要戳心。

“不介意的话麻烦挪一挪,我要开车!”她颔首指了指自己的新车,正好他站在车门边。

聿峥是挪开了,但是她打开车子后又很自觉地拉开车门进了副驾驶。

晚晚刚放好餐盒,看到他坐进来,立刻拧了眉,“你做什么?”

他系着安全带,自顾道:“我回来的时间不会很久,所以走之前,觉得应该找你谈谈。”

就算他已经看到了,她就在长兄聿深名下的国际联合医院任职,也不代表她就不会走。

晚晚忍不住笑,“谈?谈什么?用什么身份跟我谈?未来妹夫?还是……”

“你能不这么跟我说话么?”聿峥忽然转过来,直直的对着她。

很显然,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她今天的状态,太淡了,什么都是轻描淡写,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像下一秒就飘得无影无踪、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她顿了一下,反而扬起漂亮的眼尾,“那我怎么跟你说话?我以前爱你要死要活,缠着撒娇、耍赖,你不是恶心得很?”

也不等他再说话,晚晚直接启动车子开出临时停车位。

那之后两个人很久也没再说什么。

不过她是真的饿了,饿的恨不得停在路边先吃两口,想起来这些天伺候梁冰,她自己还真是没怎么好好吃饭,中午饭随便在食堂对付了一下。

还好出了市区,到近郊不堵车,她开得稍微快了点。

回到家里,晚晚也没有理会他,自己进了餐厅。

他就站在餐厅门口看着,眉峰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一直这么晚吃饭?”

她跟没听到一样,坐都坐下了,还是看了他,“你还是先说什么事吧,说完离开这儿我不习惯家里有人。”

聿峥却也一句:“你先吃完。”

晚晚懒得跟他纠缠,坐下吃饭。

而且她吃完之后也没有理他,出了餐厅进了卧室,当他是空气一样,做自己该做的事。

难得他竟然也这么有心情,一直待在她的客厅,没有进来打扰过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聿峥是没有着急,因为他没什么事可以做,坐在她这里至少能得一份安心。

中途宫池奕给他发了个短信:“你身上到底是有没有伤?需要人给你送药过去么?”

聿峥指尖微动,两个字:“不用。”

他放下手机,起身站在了窗户边,习惯的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又想到她不喜欢烟味,只好塞了回去,折回来把烟也放在了茶几上。

正好晚晚随手放在客厅的电话响起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聿峥已经拧了眉。

但她已经从卧室走出来,看样子洗完澡刚做完面膜,一张素面朝天的脸白皙细嫩,长发整齐的束了起来。

她看了来电,自己也皱了一下眉,但还是接了,“你好!”

“才过了一晚怎么这么客气了?”韦伦半开玩笑半邪恶的声音传过来。

她要把头发放下来,所以把手机放了桌面,聿峥直接拿过去就开了免提,晚晚瞪了他一眼,终究是没说什么,正好整理放下来的头发。

对韦伦的话,她只笑了笑,“我不是一直这么客气么?”

那边的声音笑意中带着悠闲,“所以呢,以后不用跟我客气,反正说不定哪天就成了一家人?”

不等她说什么,韦伦继续道:“我认真的,最近出去了这么久,为了你,在回来之前已经把身边纷纷乱乱的女人都处理干净了……”

听到这话,晚晚下意识微蹙眉,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聿峥。

聿峥就那么倚在沙发上,目光落在她脸上,连手臂也大刀阔斧的搭在了沙发沿上,盯着她聊天。

“对了,我昨晚喝的有点多,没对你做什么吧?你什么时候走的我都没知道!”韦伦又道,“今晚出来么?”

晚晚语调依旧是平淡的,“不了,我正在调整作息,早一点睡。”

“哎哎哎!”韦伦不乐意了,“你这不是故意的么?怕我再把你吃了?你不出来,我跟谁约会去?”

晚晚知道韦伦这一类的贵公子说话都这样,她也知道就算聿峥在这儿也无权管她的事,但终归是不太舒服。

打算不再多聊。

但是韦伦总不给她说话的继续,“要不,我一会儿过去接你?”

她终于摇头,“别,我真的要早休息,刚刚都准备躺下了,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加上工作忙……”

“身体不舒服?”韦伦捕捉了重点,打断她。

晚晚闭了闭目,很无奈,“小感冒,所以要早休息。”

对面安静了会儿,“……也对,是得早点休息,吃药了吗?”

她点头,“嗯。”

“那行,你不舒服我就不烦你了,但是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给你开机!……明天早上我接你?”

说实话,晚晚唯一爱过聿峥,厚脸皮的纠缠过,但是还真没有被谁追求过,以前她看不上任何人,别人也不敢轻易靠近她。

所以韦伦忽然这么热情,她很不习惯。

尤其听到他熟稔的对着电话:“晚安!”然后“啵”了一下,看起来要多熟有多熟。

挂掉电话,她舒了一口气,转头却发现旁边的男人正沉着脸凝着她,薄唇微动,“在交往?”

晚晚不想回答,可是他不让走,拿过手机,握了她的手腕定在沙发上,看着她。

她索性看了他,脸色冷淡,“是又怎么样?我缺不了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聿峥手里握着她的手机,看起来漫不经心的玩弄着,嗓音却沉了下去,“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昨晚跟他在一起?”

她试图去把手机拿过来,聿峥躲了过去,依旧看着她。

“到哪一步了?”

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目光几乎是审度的在她身上来回,像激光一样扫着。

晚晚拿不到手机,没法回去睡下,脸色不好了,负气的看了他,“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听不出来么?”

“手机给我。”她又一次伸手,顺势起了身。

可她刚弯腰过去要手机,聿峥抬手忽然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带进怀里,她试图挣扎,他索性翻了个身将她抵进沙发里。

那种狭窄的气氛让晚晚瞬间胸口发紧,“你放开我!”

“我们认识也奔十年了,你能不断的换那么些男人亲近,和我近一点却受不了?”

那语气,就好像他为自己的不公正待遇抱怨,所以晚晚盯着他,“我给过你最优厚的待遇,是你不要,从始至终视而不见!”

“我现在要!”他冷着声接过话,语调里都有了些狠劲儿。

这样的回答让晚晚愣了一下,看着他。

她是不是可以把这个当做他的表示?

可是半晌,晚晚冷笑,“第三次吗?第三次玩我?”

她开始一次次的细数:“第一次拴着我,把我扔在爱丁堡,然后在墨尔本跟北云馥相亲相爱!”

聿峥拧了眉。

晚晚继续着:“第二次,模棱两可的让我再次接受你,结果呢?带着北云馥回家里来谈订婚?”

她眉梢都是讥诮,自嘲:“聿峥,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爱你爱傻了?一次两次的不够,还想耍我第三次?!”

果然,她这么一说,他似乎哑口无言了。

晚晚不想跟他这么近距离,不管会不会碰到哪的挣扎着,茶几上聿峥的烟被碰掉,同时掉的还是有她的女士烟。

精细的女士烟掉了出来,聿峥侧首扫了一眼,目光暗了暗。

回来的路上,他就看到了她车上的东西,只是光从外表看看,聿峥还真是不认识那东西,毕竟他几乎不接触女人,接触的女人没有抽烟的。

这会儿才回过头,阴着脸,“你抽烟?”

晚晚本能的心虚,下一秒又冷淡下来,“跟你没关系,从我身上下去!”

聿峥反而紧了力道,连声音都变得掷地有声,“你是嫌自己死的太慢?医生没告诉你肝功能缺损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她仰着脸,开始胡谗,“医生说了,肝功能不全,最好一辈子别做爱,我不照样天天欲仙欲死?也没见我哪天死在男人床上!”

男人绷着脸,“北云晚!”

她才不想听他的废话,趁机拼命想把他弄下去。

只是晚晚这会儿穿着睡衣,蹭来蹭去早就凌乱了,胸口露了一大片。

白皙的肌肤上,少量的淤青又一次被聿峥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原本就阴沉的脸瞬间变得一边冰冷。

------题外话------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你好,南先生】

郁湘思觉得,男人不近女色其实就是有心无力、能力不足。

南珩用实际行动证明,面对郁湘思的时候,他不仅有心有力,而且能力很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