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你在骗我?/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聿峥以为她说话总是口没遮拦,怎么刺激人就怎么说,习惯了那样而已,不会来真的,尤其韦伦那种风流浪荡的类型什么时候入了她的眼?

“你到底都和什么人来往,嗯?”聿峥声音极度压抑,以一种痛心的眼神看着她。

那眼神,让晚晚觉得他在看一个失足的少女。

她笑了笑,“总之不是你这种正统高贵的类型,事实证明我跟你这种类型不配,所以换了换口味,发现很不错!”

男人一双浓眉冷郁的拢起,盯着她,“这就是你的生活?除了厮混还剩什么?”

“在英国交的人带你把酒吧当家,回来交往的人又教你抽烟喝酒?还有什么?嗑药么?这就是你觉得正经的男朋友,你还想堕落成什么样?!”

低哑的嗓音里带着痛心疾首又隐约的自责,如果知道她会变成这样,可是如果有什么用?

晚晚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从哪看出来她过得很糟糕?

她抽烟?她身上的淤青?

看来,上次在爱丁堡被他看到身上的东西,以为她跟别人发生了关系,现在也以为她和韦伦又做了?

想的是真多。

她温温凉凉的笑着看他,“不是有事要找我谈么?你要是不想说,那就出去。”

“当然要谈!”他的语气忽然强硬起来,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你做这么多,不就是让我回来,既然回来了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听完这话,晚晚彻底皱了眉,又觉得好笑,“谁告诉你我做这些是为了让你回来?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聿峥面无表情,“为了引起关注,你不是一向这样么?”

说着话,他本就抵着她的身体越发靠近,指尖探入她后腰衣摆,滚烫的掌心贴着她的肌肤。

晚晚最受不了跟他距离太近,更受不了肌肤之亲,整个人都僵了一下,然后莫名的心慌,“你干什么?”

他只是薄唇轻扯,“着急什么?跟别人经历了那么多,还不懂最起码的过程?还是你迫不及待的希望我一步到位?”

聿峥声音里很明显的都是愠怒,说话间唇畔依旧冷漠,眸子深深凝着她,眼底铺着淡淡的讽刺。

这样的话彻底激怒了她,抬手去推他的身体,双腿撑起来想把他踢开。

可他毕竟是男人,反应敏捷,力气比她大,轻而易举的扣了她的手腕,双腿更是被稳稳压在沙发边,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放开我聿峥!”她是真的着急了。

如果他真来混的,她根本没办法挣扎,别说她有多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他这么完美的男人她的身体会不自觉的沦陷,可是心里并不愿意,她不想再不断不断地纠葛了。

他非但不放,更是扣着她的手腕压在脑袋两侧,薄唇若即若离的吻过来,容不得她躲开。

也不急着霸道的闯入,更谈不上粗鲁的纠缠,反而更像漫不经心的勾引玩弄,眸子低低的看着她。

喉结略微滚动,嗓音低哑,“身上都是谁弄的?”

“韦伦?”

晚晚急急的摇头,“……没有!”

聿峥一点都不急,她回答了两个字之后含了她的唇吻着,好久才放开,“什么没有?”

她闭着眼,呼吸不稳,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他近在咫尺的脸,只是摇头,“我跟谁都没有。”

他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只是唇畔一直若即若离的找寻着,嗓音更是模糊,“你想告诉我,这是你自己弄的?”

晚晚没了办法,撇过脸,刚要说话,又被他一手托着脸转回去,拇指几不可闻的抚着她的脸。

“你每天翻看新闻,我到底有没有跟她订婚,你会不知道么?一定要这样?”男人低低沉沉的嗓音,带了几分莫名的不满

她依旧闭着眼,有点急了,“我说了我没有跟谁怎么样,你放开我!”

聿峥是放开了她的唇,却依旧俯瞰着,略微眯眸:“没有交往,还是没睡?”

“都没有!”晚晚气得几乎在冲他吼,也终于瞪着他。

“是么?”男人薄唇微弄,“所以你在骗我。”

她骗他什么了?晚晚已经想骂人了。

“没有交往的人,也没有跟别人厮混,每天戴着我的东西入睡,告诉我不爱了?”

晚晚实在是没想到他折腾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了逼她说出这些,然后推理她爱不爱他的问题。

过了会儿,他继续道:“东西你继续戴着,我也不想再跟你探讨这个问题,如果你要离开这儿,我不答应。”

不答应?

她忍不住笑,“我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么?”

聿峥竟然还真的定定望着她,启唇,“需要。”

他说:“当初是你缠着我的,你问过我的意见么?”然后自问自答:“没有。所以现在反过来换我纠缠你,别跟我讨价还价,也别跟我要理由,我可以比你更蛮横!”

晚晚半晌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高中之后很少见面,每一次见面他都能给她惊喜,只是这些惊喜都是他变得越来越无耻了!

她想挣扎,他就垂下视线,用一种毫无波澜的表情看着她,“你是想让我证明你到底对我还有没有感觉么?”

晚晚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竟然碰到了她胸口,她整个人如遭电击恍惚不明的看着他,下一秒,整个脸一瞬间潮红,一直蔓延到耳垂。

她却一个字都骂不出来,就那么呆呆死盯着他。

“要么?”他趁机凑近她,气息完全洒在她耳边,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男色诱惑!

晚晚终于回神,慌乱的摇头,“不!”

幸好,他看了她一会儿,安分的收了手,只是忍不住又折回来狠狠吻了她一顿,道:“不需要证明就好。”

他放开了她,而她颓然窝在沙发里。

聿峥看了她,“进去睡觉,或者你可以一直在这儿陪着,我今晚不走。”

她没动,不是不想动,是动不了。

她这辈子可能真的是中了他的毒,碰一下亲一下就软得跟一滩水一样,脑子都是混沌的,没出息。

所以晚晚抓过手边的抱枕,依旧靠在那儿,下巴搁在抱枕上。

聿峥转头看着她,以为她是怨他这样的纠缠,那也没办法,他现在除了这样没有其他办法。

那么多年的生活中她的影子占了八成,忽然说要彻底断了关系,甚至离开之后再不相见,他受不了。

立在那儿站了会儿,抽烟也不能抽,只能看了她,“我抱你进去,还是帮你拿被子出来?”

她还是埋着脑袋没说话。

聿峥一度以为她就那么睡着了。

其实也差不多,她现在感冒,加上这几天伺候梁冰够累的,背靠沙发,下巴歇在抱枕上很舒服,窝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了。

他把她抱起来进卧室的时候才眯起眼看了看他,然后又闭上。

把她放在床上,聿峥弯着腰,手臂撑在床沿,看着她安安稳稳闭上的眼,一点点防备都没有,刚刚还对着一副刺猬的模样。

聿峥本来应该帮她把被子盖上的,可是看着她安静的脸,淡淡抿着的粉唇,更想继续做另一件事。

他也的确是吻了她,仔仔细细的吻,直到她被弄醒了瞪着他,他才在旁边躺下,拥着她,“不碰你。”

只是拉过被子,安安静静的闭上眼。

起初晚晚满心的防备,但是抵不过困意,加上之前爱丁堡有过一晚,他并没有做什么,最后还是睡着了。

等第二天晚晚再醒过来,聿峥并不在公寓里,但是餐厅桌上放着给她的早餐,温热的。

她请了假不去上班,所以一整天都会在家里。

偏偏韦伦热情得挡不住,电话打了一通又一通,要么她出去玩,要么他过来找她。

晚晚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住哪儿,这地方,连吻安都还没来过。

简单收拾了一下,她出了门。

但不是一类人,显然是玩不到一块儿去的,她大多坐在一旁听着韦伦和他的朋友们聊天、玩游戏。

还好,有人找她搭讪、拉她玩游戏的时候,韦伦都会靠过来,“我来我来!她今天身体不舒服,安静陪着我就行了!”

“韦少转性了啊!”朋友打趣,“他以前可是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怎么写的主!”

韦伦故作不悦的睨了朋友,“别给我抹黑!”

晚晚只是笑一笑,看到北云馥来电话,她低头看了一眼,不太想接,就像她不知道聿峥忙什么一样,也不知道北云馥在哪儿、忙什么?

不过电话响了两次,她还是出去接了,“有事吗?”

“聿峥找你了?”北云馥直接问。

晚晚靠在卫生间墙壁上,也顾不得卫生问题,她嫌站的累。

笑了笑,“你的男人反过来问我?”

“你别跟我装傻。”北云馥的声音,“我也不想打给你,但是他最近身体不好,如果可以,麻烦帮我照顾一下。”

晚晚脸上的表情反而落了下去。

原本该属于自己的男人,听到别人以这样的语气让她帮忙照顾他,是什么感觉?

谈不上心酸,但是真的不好受。

至于聿峥哪里不舒服,她还真没看出来,也懒得问,免得又被他误会。

刚从卫生间出来,韦伦大概是担心她,已经在门口几不远处等着了,指尖夹着烟,见她出来立刻转过来,微皱眉,“没事吧?”

说实话,晚晚有些过意不去,她承受不起谁的青睐和照顾,也不想玩什么暧昧。

所以摇了摇头,走过去,看了韦伦,“韦伦,我们俩真的没什么可能,也不合适……”

“你又来了!”韦伦无奈的看了她,“我可没逼你做我女朋友,普通朋友总行吧?”

晚晚淡笑,“说实话,我也不太爱交朋友。”

韦伦挑眉,“你这就不对了……”

她抬手指了指他的烟,“你能先不抽么,我受不了这个味道。”

柔眉已经蹙了起来,看样子是真的难受,这让韦伦拧了眉,楞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说不让抽烟,以前好像也没什么,难不成她一直忍着的?

转眼,他毫不犹豫的直接灭了烟,“你怎么不早说?”

晚晚只笑了笑,“我还有点事,你跟朋友慢慢玩吧,等下次有机会我不生病的时候陪你们玩!”

韦伦虽然不信她,但还是点了头,“我送你。”

她的外套还在那个房间,两个人一起折返回去,不过韦伦让她在门外等着,“无力乌烟瘴气的,你就别进去了。”

他自己进去拿了她的外套和包,顺便跟朋友打了个招呼,也不管别人怎么起哄转身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