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我不需要你负责/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晚的确是顺着自己的心意睡了,而且那一夜睡得十分的沉,大概是累过度了。

直到第二天她醒来,人还没走出那个酒店的房间,外面的新闻满天飞了。

聿峥站在客厅的窗户边抽着烟,从那么高的楼往下看了看,回头后见她站在那儿,眉峰略微粗了一下。

她没有穿鞋,身上也只穿了酒店的睡袍,无力的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怎么回事?”

其实只是无意识的问了出来,她从床上下来的时候看到了传单上很明显的初夜落红,下床的时候一走路全身上下也到处难受。

她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

昨晚她怎么来这个房间的,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几乎都想不起来,明明只是一个人吃了一顿晚饭而已。

拿过手机,她一个人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手机里的各种新闻。

不知道是新闻标题写得太夸张,还是她站了会儿的缘故,双腿直发软。

好久,她反而平静了下来,抬头看着聿峥,“你也这么认为的吧?跟新闻里写的一样?”

“觉得我厚颜无耻,手段下作,倒追纠缠了那么几年不成,竟然直接下药强睡了你?”她说话的时候都自嘲的笑着。

要说不是,连她自己都不信啊。

说着,她努力撑着返回去换衣服想离开,但是聿峥挡在了她面前,“去哪?”

晚晚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抬头看着他,仔仔细细的看,想从他眼里看出对她的讽刺或者鄙夷。

之后才笑了笑,“还能去哪?你有多讨厌我,我自己清楚,已经缠了你一晚上,难道一会儿看着你恶心到吐么?”

聿峥低眉看着她,抽走了她紧紧握着的手机,顺势弯下腰就将她抱了起来,迈着步子,把她放回床上。

“还难受么?”他是看着她的,看着她的眼睛,声音不似之前那么的冷漠,眸子里铺着陌生的温柔。

晚晚不说话。

“这个时候订早餐怕侍应被记者掉包进来,我让人送你公寓去,你回去直接吃早餐?”他把一切外界因素都想得很周到了。

但就是不提他们之间的昨晚。

越是这样,晚晚越是看着他,“如果你有条件就说,给我一巴掌,或者多难听的词语都可以,你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我并不需要你负责。”

聿峥拉了一旁的椅子跟她在床边面对面的坐着,很认真的低眉,“但你必须对我负责。”

这样的话让她一下子蹙起眉,抬头看着他。

“但不是现在。”他继续道,抬手看了看腕表,视线再次回到她疲惫的脸上,“最近很多事,你可能都不清楚,我也不打算让你知道太多,你最近就跟你哥去爱丁堡待着吧!”

稷哥哥身体复查,又回了爱丁堡,还必须住院一段时间,这些他都知道?

哦也对,他是北云馥的男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晚晚弱弱的笑着看他,“聿峥,你是会错意了,还是装聋作哑,我说了,我不需要你负责,这也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有下三滥到要逼一个男人跟我睡的地步!”

缓了缓,她闭目,“我说过放弃了,就不会用这样的方式逼你跟我在一起!”

她挺直脊梁坐着,强自包装上一层本该属于她北云大小姐的高贵,“这年头最不缺群众,北云馥那么多粉丝,现在仓城角角落落但凡我出现,都会被她的拥护者砸鸡蛋吧?”

但她依旧要堂堂正正的从这里走出去,她没做错什么,“我会去跟她解释,但是别人,哪怕我睡了妹妹的男人是错的,也轮不到别人指责!”

聿峥明显不赞同她就这么出去,眉峰轻轻蹙眉,“你听我的,直接去爱丁堡找你哥,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去见你,行么?”

晚晚是真的看不透他到了。

只听他继续道:“我最近事情很多,本来昨天就应该走了,中途改了行程,会耽误很多事情,这都不是儿戏,你听我的,好么?”

她听了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

“你让我直接走,连解释和澄清的环节都没有,是压根就没帮我考虑过,是么?”就让她这么偷偷摸摸的走了,然后一直背着这样的骂名?

聿峥直直的看着她,“解释什么,澄清什么?”

晚晚蹙眉,不该解释么?“北云馥不用解释,我的清白,不,你的清白不用澄清?”

“我就是把你睡了,这是事实。你情我愿,也是事实,需要跟谁解释和澄清?”聿峥连表情里都是理所当然的,语调平稳。

她一双好看的柔眉直接拧在了一起。

“你情我愿?”她咀嚼着他的用词。

“你知道你是北云馥的男朋友么?是我父母很看重的未来女婿,一个你情我愿,哪怕粉丝不撕我,父母也足够让我下地狱了你知道么?”

聿峥听着这些话,凑近了她,他腿长,所以椅子和床边有一段距离,他就算倾身过去也不方便,索性就一伸手轻易的将她抱到了腿上。

晚晚惊了一下,他却什么预示都没有,忽然抱着她俯首落吻。

一手握着她的脸,数秒的纠缠后唇畔若即若离,嗓音低沉,“你怕的,只是那些舆论和家里人的压力?北云晚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晚晚本来就全身无力,手脚都还疲乏着,他这样纠缠着吻,又弄得酸软,恍惚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聿峥稍微退开距离,看着她。

“昨晚是不可控的,你现在是清醒的,你在吻我。”她把问题阐述得更明了了。

男人低眉,差一点点又一次吻过去,嗓音也变得沙哑了几分,“如果你需要更明确的答案,我想我现在可以再做一次,只要你受得了。”

晚晚呆呆的看着他。

但是聿峥一点也没开玩笑,他吻她发自情意,只是吻一下,他就没什么自控力了。

拥着她坐了会儿,聿峥才继续道:“等我先把古瑛解决了,沐寒声那边安稳之后,给你最满意的答复,可以么?”

古瑛?

“吻安的爸爸?”晚晚的注意力忽然被转移了。

聿峥稍显意外,“你还知道些什么?”

古瑛的身份可没几个人知道。不过她和顾吻安走得近,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聿峥蹙眉,有些事一下子就清晰了,“你最近见过梁冰还是联系过?”

晚晚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你为什么会来这个房间,为什么我们之间会这样的原因。梁冰是古瑛的干女儿,她怀的古瑛的孩子,现在古瑛被我逼得走投无路,一定以为用女人拖住我,他就有机会逃。”

梁冰?

晚晚这才恍然大悟,昨晚她的确一个人吃饭的,可是梁冰约的那个地方,梁冰必然知道她在哪儿,随便安排个人在食物里做手脚太容易了。

“我倒不觉得这是坏事。”聿峥对这件事做了评价。

话又回到了两个人的事情上,所以晚晚又一次蹙着眉,她不想听从他的安排,她自己的事,她要自己解决。

可聿峥把她放回床上,严肃的看了她,“这种事上就别跟我犟了,这不仅仅关乎你,宫池奕最近形影不离的守着顾吻安就是怕顾吻安遭毒手,所以你听话的,去找你哥,让我安心一点,快速处理完这些事,否则我什么都做不了,嗯?”

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她也就默认了。

又看了他,很想问一句,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可还是咽了回去。

*

晚晚去爱丁堡的一路是宫池奕的手下靳南护送的,全程其实很顺利,至少在她看来是顺利的,但是靳南走的时候身上带了伤,只是没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些事她一直都是不问的,聿峥做的事,到现在她也只能猜到一点点,和宫池奕那个路子有关,其余一概不知。

住在爱丁堡的时间,其实也不好受,人是远离了仓城,但是有些刺耳的话依旧能传过来。

尤其北云馥给她打了电话,声音里的愤怒根本无法掩饰:“做了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就躲起来是吗?!”

晚晚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听着北云馥只说了一句就已经哽咽起来,不得不歇斯底里的冲她吼才能说出话:“北云晚,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那是我的男朋友,你凭什么用这么下贱的方式跟他发生关系?!我们都要订婚,你就不怕遭雷劈的吗?!”

换位想一想,在一起了这么几年,忽然知道自己的男人竟然被喜欢他的女人下药睡了,得是多崩溃?

也看得出来,就算北云馥当初跟聿峥在一起是看重聿家的背景,但现在至少是喜欢他的。

可是晚晚也并不好受,所以等她骂够了,终于开口:“苦的不只是你,这种被抢的感受,我比你都懂,你不是从我这儿抢走他的么?”

“你他妈放屁!”北云馥早已经不顾形象,“聿峥从来不喜欢你,他厌恶你,凭什么说我抢了他?”

晚晚笑了一下,“那你告诉我,他又是你的谁?他承认过你是女朋友?还是答应了要跟你订婚?”

的确都没有。

但晚晚也只是猜的,没想到北云馥被噎得半天打不出来。

晚晚才自嘲的笑了笑,聿峥还真是渣,都跟人家这么多年了,竟然这些都没说过?

如果是她,一定会缠着他说爱,说她是女朋友,让他明明白白的记住交往的日子,每个纪念日都必须给她惊喜,等等!

她就是喜欢这样,喜欢生活质量有点色彩,否则生活多没意思?

“你给我等着!”北云馥最后这样狠狠的一句后挂断了。

晚晚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看了会儿手机,叹了口气。

后来,晚晚看到了父母的道歉信,对北云馥的粉丝和一众网民的道歉,本来只是女儿之间的事,父母这么一站出来,她彻底成了不要脸的婊子。

而家里人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了,她甚至不知道下一次回仓城得是什么时候?怎么回去?

跪着,还是躺着?哭着,求着?

再后来,就出现了北云馥和聿峥已经订婚的消息。

那个新闻晚晚看到了,皱着眉盯了半天,聿峥都不在,北云馥直接敢发这样的新闻?父母站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为了挽回聿峥的形象,为了稳住聿家,不惜一脚再把她踩进地狱?

“晚晚。”北云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侧。

她愣了一下,拧眉,“你怎么回来了?”

北云稷柔和的一笑,摸了摸她脑袋,“不回来行么?怕你一个人想不开!”

------题外话------

明天有聿峥和晚晚的福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