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游山玩水/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风坐到桌旁,将那摞纸张拨了过来,拿起一沓定睛看阅。

这些线索都是众人挑选过的,较为可信,看阅的时候不能一目十行,得仔细审视,静心判断。

但耗时也只在看阅上,一旦看完,立刻就能做出判断。

见南风分拣快速,胖子担心他会有疏漏,“你好好看看,这些还都比较靠谱儿。”

“我知道,我剔除的这些都没用处。”南风随口说道,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得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虚假的消息之前已经由长乐等人筛选过了,此番他挑出来的这些要么是不得幻化为人的,要么是无甚厉害能力的,或者是残暴成性的,这些异类自然不得提携任用。

可能符合标准的就留下,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的也放置一旁,一定不合用的直接剔除。

挑选结束,一定不合用的剔除了五成,余下一百多份,这些都需要前往核实验查。

众人一直没吃午饭,等他结束之后一起吃,吃完午饭未时已经过了,兄弟三人动身上路。

元安宁是不能带的,得留下陪楚怀柔,兄弟三人出行最为合适。

武人提供的异类线索有一百多条,还有三十几个留下住处的紫气异类需要前往拜访,再加上之前甄选出来的九个居山以下的练气之人,也要前往暗自观察,累计计算,此番共有一百六十多个地方要逐一去到。

这么多地方,覆盖了九州四海大片区域,要去的地方有蛮荒大川,也有荒漠雪山,耗时必然长久。

临走之前与元安宁留下了灵气玉璧,倘若有事召唤,只需摔碎玉璧他就能感知到,这比焚香焚符要快的多。

动身之后,第一站是绝天岭,得来跟诸葛婵娟说一声,另外还得带走八爷,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得带它一起出行。

一来,走不了了,诸葛婵娟得知此事,非要跟着去,南风好说歹说,就是要去。

“你得静养安胎,不能跟我们一起奔波。”南风做着最后的努力。

“少来这套。”诸葛婵娟收拾着行装。

“你看元安宁都没……”

“一起带上。”诸葛婵娟打断了南风的话头。

“四个人,也坐不下呀。”南风又道。

“你不能腾云驾雾?”诸葛婵娟反问。

二人自屋里说话,胖子在外面叫骂,“哎哎哎,这么多年了,怎么这熊毛病还没改?”

“它们多年没见了,八爷这是在跟老白打招呼。”南风自屋里喊道。

“你跟人打招呼就是往人家头上屙屎啊?”胖子好生气愤,冲老白说了句梵语,随即就听到老白化为谛听之后的怒吼,还有八爷得意的咕咕嘎。

“听我一句劝,别去了,我们是去办正事儿,不是去玩儿。”南风又回过头劝说诸葛婵娟。

诸葛婵娟不吭声,捆好包袱,往肩上一背,“好了,走吧。”

“很危险的。”南风还劝。

“有你在,哪有危险,快走。”诸葛婵娟催促。

眼见劝不住,只能带着了,不能指望诸葛婵娟像元安宁那般通情达理,这家伙很多时候压根儿就不讲理。

出门去,喊了正在天上戏弄谛听的八爷下来,谛听驮了胖子和长乐,八爷负了南风和诸葛婵娟,双双升空,往西北行进。

这么多地方,不能跳跃前往,得绕个环形,逐一去到。

“这么多位置,你记得住吗?”诸葛婵娟问的问题胖子也问过。

“记得住,放心好了。”南风点头。

“怎么带我出来,你好像很不高兴啊?”诸葛婵娟挑眉。

“哪有啊。”南风摇头。

“嘿嘿,想我不曾?”诸葛婵娟偷着动手。

“别闹,让他们看见。”南风抗拒。

“他们在下面,看不到的,”诸葛婵娟坏笑,“别乱动,我看看铁杵磨成针不曾?”

南风哭笑不得,“我没磨。”

“你再说?!”诸葛婵娟瞪眼。

南风不还口了。

便是发现南风不乐意,诸葛婵娟也没有就此收手,最后还是得逞了。

“松开。”南风推搡。

“不松。”诸葛婵娟说到做到。

她就是不松,南风也不敢强推,因为力道最后还得落到自己身上。

抗拒不得,只能歪鼻子扭嘴的表达不满,男女相处就是这般,总有轰轰烈烈的过程,但一辈子不可能总是轰轰烈烈,最后还是得柴米油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不能因为有了柴米油盐就忘记了曾经的轰轰烈烈,这个一脸坏笑的坏娘们,早些年可是为他丢掉性命的,便是不乐意,也只能让她抓着了。

女人心,海底针,不好猜,起初他只是以为诸葛婵娟在玩闹,后来发现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这家伙抓着不松手也就罢了,还捏,还使劲儿捏,这哪是玩闹,这更不是撩拨,这分明是报复,她心里不痛快,在报复。

起初还龇牙咧嘴的硬撑,也不能怪诸葛婵娟生气,换位想过,哪个男人喜欢与别的男人分享自己的女人,诸葛婵娟心里不痛快也是对的,让她出出气也好。

诸葛婵娟可不是个温风和煦的人,她是个狠人,还真下的去狠手,到最后他实在撑不住了,只能变没了。

看着诸葛婵娟一脸错愕,南风忍不住大笑出声。

诸葛婵娟回过神来,伸手抓他发髻,“有种把这个也变没了。”

胖子和长乐都是聪明人,一听这话就知道二人在上面搞什么,胖子大笑,“干得好,他俩成亲当日,整个长安都能听到动静。”

眼见胖子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南风气急骂道,“滚你娘的,成亲当晚你根本就没去。”

“我听说了。”胖子笑道。

诸葛婵娟本就妒火中烧,明知道胖子在说瞎话也当真话听了,揪着南风的发髻不松手,咬牙切齿,压着嗓子,“变出来,我再捏一次就饶了你。”

南风挣脱不得,气急瞪眼。

“瞪什么眼珠子,忘恩负义,喜新厌旧是吧?”诸葛婵娟眼睛瞪的比他大。

听诸葛婵娟这般说,南风垂头丧气,他对诸葛婵娟也狠不下心,只能将变没的再变回来,诸葛婵娟也只是气愤,见他服软了,也没有真的再捏。

出了气,心境平了,态度也好了,解下包袱,拿了东西出来,“来,尝尝,这个好吃。”

“什么呀,乌漆嘛黑的。”南风皱眉。

“绝天岭的飞鼠。”诸葛婵娟说道。

南风撇嘴嫌弃,诸葛婵娟自己自那咬了吃。

见诸葛婵娟心情好,南风感觉自己先前吃的痛也算值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讨俩老婆,一个最好,多了受罪。不是真心在乎还好,真心在乎就一定受罪。

第一处位置离绝天岭不远,位于绝天岭西北五百里外,是一处深山之中的幽深湖泊,到得此处,南风却并没有发现线索上所说的那个能够呼风唤雨的红衣孩童。

“这里原本有只成精的龙虱,早些年被师父师娘杀了。”诸葛婵娟说道。

听罢这话,再定睛仔细寻过,确定不在了,就往下一处地点去。

这些武人提供的线索并不一定就是近些年的,有些是很久之前的,异类通常是不会轻易挪动地方的,但受到惊扰之后也可能搬家远走,还有一些是被人杀了的。

寻过几处,无有所获,已是三更时分了,他可以不吃不睡,但胖子等人不成。

与其在山中起屋,倒不如瞬移送众人回去,明早再来,不过斟酌过后却没有那么做,原因很简单,带了诸葛婵娟在身边,回去不好跟元安宁交代,尽管人家也不需要交代,那也不能惹人不高兴。

凝变住处也不费事,干粮之前还带了一些,吃过干粮,各自睡去。

胖子和长乐就在隔壁,二人也不能轻举妄动。

次日清晨,动身上路,说是干正事儿,其实跟游山玩水也无甚差别,有南风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对众人构成威胁,既然不危险,也就算不上探险,只能是玩了。

今天运气不错,第一处位置就找到了线索上所说的那个异类,提供线索的人对这个异类的描述很有意思,这个异类曾经化身为人,化名阿弟往山外讨生活,在镇上流连了好几年,后来有户人家见它忠厚老实,又勤劳能干,就把瞎女儿嫁给了他。

未曾想这个阿弟还懂得些医术,成亲之后找来药草治好了那女子的眼疾,再后来镇上有几个恶霸试图欺负它的妻子,原本老实巴交的阿弟发火了,拿了扁担砸死好几个。

事后担心连累家人,也不跑,自己去投案了,县官儿得了恶霸一党的好处,也不问缘由,判了他个秋后问斩,但行刑当天怪事儿发生了,别人都是一刀斩首,但它不是,刽子手砍了好些刀,险些累死,阿弟只是跪在那里,毫发无损。

杀不死就只能关起来,县官猜到此人是妖人,连夜将此事上报州府,请州府派玄门中人过来拿它。但也就是在当夜,阿弟挖洞逃走了。

由于在牢里耽搁了许久,妻子已经改嫁了,阿弟很伤心,却也没有过激举动,只是怅然的离开了镇子,事后曾经有人自河边见过阿弟自树林里偷偷的观望洗衣服的妻子,不过那妇人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

阿弟住的地方离村镇并不远,就在镇子西面五十里外的山里,住处是个低矮的山洞,洞口有积雪,说明阿弟很久没有出来过了。

“是个什么东西?”胖子问道。

“看气息应该是升玄修为,本体是什么还不太清楚。”南风摇了摇头,龙目天眼有个弊端,观察气色不能有严重的阻碍。

“我去唤它出来?”胖子请示。

南风点了点头。

胖子拎着双锤纵身跃出,到得洞口怒声吼道,“妖怪,出来受死。”

听得胖子叫嚷,南风连连摆手,“它品性不坏,不要吓它。”

“哦,”胖子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有人在家吗……”

.

.仙帝 狂笑追风樱子 生日加更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