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太上老君与金刚琢/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也怪张晓宇这一天运气不太好,七仙女刚刚摘了一个桃子,递给他,放在嘴边,正准备吃的时候,不巧二郎神带着哮天犬刚好从旁边经过。

哮天犬的鼻子也是够尖的,立马发现了这里有凡人的气息,狂吠着,连大门都不走了,直接越高蟠桃园的高墙。咧开大嘴,张开利爪,直接扑向张晓宇。

张晓宇也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接过桃子的时候,心里还在洋洋自得地想,想不到我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凡人,今天也可以在天庭尝尝让人长生不老的蟠桃,从此之后就可以无灾无病长生不老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从身边蹿出来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狗,张晓宇还没来得及躲避,哮天犬就直接将他撞倒在地,桃子也不知道滚到什么地方去。

不愧是仙界的警犬,张晓宇的九阴真经都还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撞倒在地上了。

“不好,是哮天犬,想必二郎神也在附近。要是张晓宇被他发现了,那就麻烦了。还有七妹,你也速速藏起来。”

七妹紫儿倒还好,毕竟还会变化之术,听到大姐的话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颗桃子,挂在枝头。

但张晓宇可就麻烦了。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九阴真经自然是派不上用场。那个昆仑镜的法力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约束住了,不能有效发挥功力。

而在墙外。二郎神看到了哮天犬的异常举动,也赶紧进园查看,脚步声越来越近。

大姐红儿无奈,一只手抓起张晓宇的衣领,用尽全力,高高往上一抛,张晓宇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腾空了。

这大姐红儿的仙术还真高强,这用力一抛,也不知道将张晓宇直接抛到了哪里,举目四望,都是白云苍茫,耳边风声呼啸。

张晓宇在空中飞行了一会儿,终于落到了一个平台之上,四周依然是云雾缭绕。

看样子应该还是在天上,但这里跟刚刚自己第一站所到的南天门还有那么一点不一样。这里感觉似乎要更清幽一些。

张晓宇顺着仙路往前走了一段,发现广场之上,篆刻着八卦的图像,墙壁上也是,张晓宇灵机一动,莫非这里是太上老君的居所。除了太上老君,还有谁会到处刻这些八卦呢?

莫非自己被大姐这一抛,直接抛到了九重天之上?

大姐的手劲也真是够大的。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张晓宇决定好好逛一逛太上老君的居所。

以前在《西游记》里看过。太上老君整天没事就喜欢抱着一个拂尘坐在丹炉边炼丹,那些丹药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吃下之后,和蟠桃的作用差不多,都是可以长生不老的。

既然刚才没有吃到蟠桃。那么作为弥补,在太上老君这里,找一些仙丹吃吃,也算是此行无憾了。

张晓宇放轻脚步,摸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房。

让他十分开心的是,太上老君并不在炼丹房里,张晓宇心里喜滋滋的,心想这下子这里的各种瓶瓶罐罐里的仙丹都可以任由自己吃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正当他从柜子上取下一个白色的瓷瓶。揭开盖子,准备倒出一颗仙丹的时候。有人出现了,并直接将张晓宇定在了那里。

要是遇到武林高手直接给自己点穴,张晓宇的内力倒是可以自行冲破穴道,但这是在天庭,这里都是仙人,让仙术把自己给定住了,张晓宇还真的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是好。

更何况,定住他的还不是一般的神仙,而是太上老君本尊。

张晓宇只得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太上老君将自己手中的仙丹拿走。

你妹的,煮熟了快到嘴边的鸭子居然就这么飞走了!

张晓宇表示不服,他在人间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憋屈。可是此刻的他,除了满腹憋屈,还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

就这样被太上老君逮住了,自己这次应该算是栽掉了吧?

一个凡人,打着施工的名义,在天庭禁地四处乱窜,还居然到太上老君的炼丹房里偷吃丹药。

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

即使是孙悟空最终也难逃被神仙们联合追杀的厄运,孙悟空本领超神。但张晓宇一介凡夫俗子,武林绝学九阴真经在这群神仙面前半毛钱作用都没有。

太上老君究竟会如何处置自己呢?张晓宇充满好奇地想,这个老道士看上去倒是挺慈眉善目的,希望他不要那么无情,稍微客气一点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刻张晓宇只能听天由命了。

“徒儿,我都说过你多少次,你怎么还是这么调皮?真是该打!”

咦?太上老君是在跟谁说话?

张晓宇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下四周,发现除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呢。

太上老君又用拂尘在他面前轻轻一挥。张晓宇发现自己嘴巴可以动了,他可以说话了。

“老神仙,你刚刚是在跟我说话吗?”张晓宇弱弱地问。

“是啊,徒儿,你下凡这么久,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居然都不认识我了?”

听太上老君这么一说,张晓宇更觉得纳闷了。太上老君怎么会将自己当成是他的徒儿,又是下凡什么的?难道自己和他下凡的那个徒弟长得一模一样么?

难道自己还是个双胞胎,有个哥哥或者弟弟,在某一次遇到意外危险的时候。被偶然路过的太上老君所救,然后带回天庭,当了自己的徒弟?

再进一步脑洞大开一点,也或者干脆自己一出生就是神仙,因为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被贬下凡间了?

真是细思极恐,张晓宇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

不过既然这个老神仙将自己误认做他的徒弟,那么自己何不将错就错,顺水推舟,喊他一声师傅,虽然不知道能捞到什么好处,但至少太上老君不会狠心将他送到天庭监狱吧。

从他刚刚跟自己说话时的那种慈祥的语气,张晓宇就断定太上老君对这个徒弟还是很爱护有加的。

“师傅,徒儿这次下凡,确实经历了很多的事情。现在脑子有点不太清楚。咦?我怎么会跑到您老家人的炼丹房里?我又是什么时候准备要偷吃仙丹的,我记得师傅一直教育我们,不让动的东西绝对不能动,我怎么都不记在心上呢。真是该打!”

“呵呵,徒儿,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太上老君为张晓宇解除了他身上的定身咒。

这对伪师徒搬了个小板凳,就坐在炼丹房里闲聊了起来。

张晓宇边聊边套太上老君的话,半听半猜,大致明白了太上老君这个下凡徒弟的事情。

原来太上老君身边有一位道童,今年大约也是张晓宇这个年纪,从小就跟在太上老君的身边,两个人名为师徒,实则情同爷孙。

有一次,王母娘娘身体抱恙,不太舒服,太上老君听说之后,就差自己的徒弟送一点养生丹药过去,可是没想到,这个徒弟调皮。边走边跳,小手甩啊甩,就不知道怎么将这颗丹药甩到了凡间。

这颗丹药在空中飘啊飘,和空气产生摩擦,分量越来越小,直接掉入到了大海之中,被一只鲤鱼吃掉,这只幸运又不幸的鲤鱼,吃下这颗丹药之后,灵力大增。但因为这颗丹药在飞行的途中已经消耗了一大半,这只鲤鱼很遗憾地没能修炼成仙,却修炼成了一个巨大鲤鱼精。

这只鲤鱼精也是作死,觉得自己一下子强壮无比,总是喜欢恃强凌弱,在大海里嚣张还不算,居然还有事没事跑到附近的村子里为非作歹。

村民们自然就不服了,纷纷烧香求神仙保佑,玉帝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就将太上老君的徒儿叫到凌霄宝殿。

“虽然你是无心之举。但好孩子,做了错事,就要勇于承担责任。作为惩罚,我就命你下凡去抓住那只鲤鱼精,将功折罪。”

于是,太上老君的徒儿就下凡捉拿鲤鱼精去了,可他没想到,这个鲤鱼精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他准备不足,在凡间一斗就斗了三个月,还没有分出胜负,无奈之下,就好几次赶回天庭,向太上老君求救。

所以看到张晓宇的时候,太上老君以为自己的徒儿又败给了鲤鱼精,回来向自己求助来的呢。

至于为什么太上老君会错将张晓宇误认为自己徒儿,一是因为他们两人在外形方面确实有几分相似,二是因为这天中午太上老君和赤脚大仙他们几个胡吃海喝,直接喝高了,脑子不太清醒。

“徒儿,这一次我给你一个宝物,你一定能够成功收服鲤鱼精。”

“哦?什么宝物啊,师傅?”

“金刚琢,为师的这个宝物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可以变化自如。”

“这么说来,这只金刚简直就是无敌了?”

“那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是相生相克,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可以克它。”

太上老君将金刚琢交给张晓宇,用力一推,直接用仙术就将张晓宇送回了人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