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来自狐仙娇娜的求救/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仙娇娜是张晓宇的第四个客户(见第35章左右),自从上一次依依惜别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再见面了,没想到当张晓宇正为自己无意闹出绯闻的事情绞尽脑汁做着公关的时候,娇娜居然通过系统君,向自己发出了求助。

张晓宇二话不说,立即动身,跟着系统君穿到了娇娜所在的位面。

原来娇娜离开越王之后,云游四海,行医济世,没想到却幸运地遇到了自己的如意郎君。

这位如意郎君其实是一名隐姓埋名流浪世间的王子。

这位王子的母亲,出生巫医世家,虽然贵为王后,但仍然怀着一颗济世之心,潜心研究医术,每年正月十五,都会在长安城之中开设诊室,为城中百姓免费治病。

王子自幼也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当别的王子都在忙着骑马射箭之术的时候,他却喜欢独自在御花园之中,种一些名贵的中草药。母妃宫中的院子里。满满都是他种上的中草药,几乎看不到一株杂花杂草。

在母亲的影响下,周仲明自幼博通中医典籍,仔细研读《素问》、《灵枢》、《难经》、《阴阳大论》等医学经典。

宫里医术高明的太医虽然为数众多,却没有一个人的医术能超过这个王子。

王子一心投入到浩瀚博大的医学海洋之中,宫中大小事务,一概不参与。成年之后。开始出游,长期跋涉在九州各大山脉之间,有时候是寻找某一味药草,有些时候是为了寻访民间医术高人,与他们切磋技艺,讨论心得。

王子二十五岁那年,来到扬州,在这里,他偶遇了以行医济世为自己人生目标的狐仙娇娜,两人情深意笃,在娇娜的建议之下,两人在扬州天虞山麓定居下来,创办了闻一家药铺,完成自己从小到大一直秉持的济世为怀的心愿。

然而,王子毕竟不是凡人,即使他自己对于权力没有兴趣,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继位什么的,但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大反派,这个大反派,总是会将像王子这样的人视为眼中钉,想要除之而后快。

于是。这个位于江南的水乡小城,有一天突然被一队突如其来的杀手打破了小城的宁静,他们策马奔驰,发出兴奋的吆喝声,挥舞着长剑,见人就砍,见房就烧。

一瞬间,大街上鸡飞狗跳,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小城里十万居民在一天之内被屠杀殆尽。

那些极少数侥幸逃过一劫的百姓们,携家带口,用独轮车推着生活用品,赶着牛羊猪等家禽,脸上悲伤和恐惧,开始了逃难的旅程。

街道上,酒馆里,河道里,民居里……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身,苍蝇乱舞,奇臭熏天。野狗、老鸹和鹰隼的盛宴,就此拉开帷幕。

夏日的气温越来越高,炽烈的太阳烧烤尸体,然后瘟疫便开始发生了。这场瘟疫从县城开始,很快就肆无忌惮地横行在整个扬州境内。

一名小女孩,匆匆忙忙地闯进娇娜的药铺,小小的脸上泪痕未干,她跪在王子面前,不住地磕头:“大夫。请你救救我爹和我娘吧。”

“小姑娘,快起来吧。”

王子从屋里倒了一杯水给小姑娘,耐心和善地问她:“你爹娘怎么了?”

“村里闹瘟疫,他们都被传染了,现在病倒在床上了,快死掉了,呜呜呜……”

“事不宜迟。小姑娘,带我到你家看看你爹娘的病情。”

王子和娇娜匆忙赶到小姑娘的家中。

简陋的小茅屋之中,光线阴暗,小姑娘的父母躺在木板搭成的床上,奄奄一息。

“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娇娜微微一笑说:“这个就交给我了,相公,你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娇娜很快就弄清楚了本次瘟疫的诱因是因为大量尸体露天堆积腐化造成,瘟疫蔓延很快,除了小姑娘所在的村子,现在大半个扬州城都已经遭殃了。

王子用药物暂时稳住小姑娘父母的病情之后,决定和娇娜一起,去本次瘟疫的源头,只有到了那里,他才能找到彻底根治本次瘟疫的精准的药方。

触目所及,尸积如山,肥硕的绿头苍蝇到处飞舞,地上的血迹已经被晒成了干壳。

娇娜用法术帮助周仲明屏住呼吸,在一座酒楼门前,他蹲下身来,皱起眉头。细细查看面前的一个尸体,心里暗自思考着药方。

“对,蕙余草,就是它,娇娜,我想到了彻底解决此次瘟疫的方法,我们速速回一趟天虞山吧。”

两人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身后那栋废置的酒楼里,突然飞出十名戴着青铜面具的黑衣人,将二人团团围住。

这些亡命杀手,制造了血案之后,一直静静地潜伏在这里,等待着王子主动落入陷阱。

“你们是什么人?”王子将娇娜藏于身后,望着四周步步紧逼的蒙面人,厉声喝道!

“我们是奉命来取你的首级的人!受死吧!”

“你们真是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居然敢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还不随我向官府自首!”

“哈哈哈……自首?那你先问问我们手中的剑吧!”

娇娜轻轻地拍着王子的手:“相公,不生气,不生气哦,有娘子在,这些贼人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只见娇娜长袖轻轻一挥,卷起一阵大风,将十名黑衣人全部卷到了半空之中,不停地盘旋着,久久没有落地。

“嘻嘻!看你们还敢在大白天装神弄鬼吓唬我相公!”娇娜一如既往地笑得很天真灿烂,就像一个没有心事的小女孩。

娇娜又轻轻一挥衣袖,这是个装神弄鬼的黑衣人。就像秋天树梢的一片片树叶,不知道被卷到哪里去了。

“嘻嘻,搞定,相公,我们赶紧去天虞山找草药吧。”

两人转身要走,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粗犷的叫喊:“妖孽,哪里走!”

须臾之后。一个身穿黄袍的道士,手执桃木剑,从空中一跃而下,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臭道士,你休要多管闲事!快让开!”

“哼哼,我今天还正是专程为你而来!”

这个道士,就是朝廷之中的大反派专门派来协助这些杀手诱杀王子的。

他们知道王子身边有能人异士相助,为了确保这次诱杀万无一失,除了安排人类高手埋伏之外,他也派来一位法术超强的道士暗中相助。

娇娜没有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胖道士,法力居然这么高强,一把桃木剑,配上一个符箓法印。竟然让狐仙娇娜也无力招架。

几个回合抖下来,娇娜渐渐占据下风。

她微微蹙着眉头,心里暗呼不妙,怎么样才能将相公安全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呢?

又斗了几个回合,娇娜渐渐体力不支,她取下青丝之上那根碧绿的发簪,交给王子。叮嘱他:“相公,我缠住这个道士,你拿着这根簪子赶紧往城外跑,离开这个道士一里远,你就将簪子抛起,我的发簪会带你回到天虞山。”

“要走我们一起走。”王子接过发簪,深情地凝望着娇娜,不肯独自离去。

“相公,来不及啦,这个道士好生厉害,你再不走,等一下我们一个人也走不了。”

见王子依然傻傻地站在那里,犹豫不决,娇娜狠狠地推了他一把:“相公快走吧,放心,我会另想办法的,你安心在家中等着我。”

王子跑出一里远,将那只发簪抛到空中,发簪渐渐变大,变成一叶扁舟的模样。、

王子回头一望,被道士打倒在地的娇娜。回过头,眼睛红红的,叮嘱他:“相公,不要担心我,快走!”

只见道士掏出一个红色的葫芦,拔掉塞子,将葫芦口对着娇娜。口中念起咒语。

娇娜双手抱着头,痛苦地在地上翻滚,似乎有什么东西紧紧地勒住她似的,片刻之后,她的身体渐渐变成一道透明的白色的烟雾,被红葫芦一点点吸了进去。

王子一咬牙,又狂奔回来,恳求那个道士:“道兄,你们既然是为我而来,那么,就杀了我吧,放了我娘子。”

“果然是郎情妾意哦,哼哼,这个小妞本道既然收了,就没有再放的道理,你,今天自然也是跑不了的!乖乖受死吧!”

王子站在那里,心中万分思念娇娜,根本就忘了害怕,他默默地闭上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飞起一脚,将道士踢开一张多远,然后问王子:“请问尊下可是娇娜的相公?”

此人正是接到娇娜发出的SOS之后远道而来打援的张晓宇。

刚刚他赶到天虞山之后,没有看见娇娜,四处打听,听说城里发生了变故,心想自己学了一身武艺,又有好几个宝物,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于是就过来查看,又很凑巧地碰到了道士正要砍杀王子。

话说那个道士被张晓宇出其不意的一脚踢飞之后,缓过神来,从内力来看,他深知自己不是眼前这个花样美男的对手。于是他就使用起幻术。

他从背囊之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纸人,抛到空中,并对其念了几句咒语,那个纸人变得有如一栋房子那么大,面目狰狞,像个恶鬼,张开血盆大口。发出呼哧呼哧的巨响,朝着张晓宇和王子直扑而来。

张晓宇也不知道虚实,心里一惊,急忙拽着周仲明往后撤去。

道士不依不饶,又接连抛出了几条纸蛇,全都变成了巨蟒,吐着猩红的信子,朝着张晓宇奔袭而来。

张晓宇之前还真没有遇见过这种异术,他暗自思忖,救人要紧,不可恋战,然后就一把拽起王子,使出无敌的九阴真经,先行离开了万分险恶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