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妖道/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扬州城,福来酒家。

张晓宇将王子安顿好了之后,又四处寻找这个道士的下落,终于被他逮个正着。

临近中午时分,一身商贾打扮的妖道风留子,牵着六匹驴子,出现在酒家门口。肩上搭着白毛巾的店小二,弓着腰,忙不迭殷勤地招呼他:“哎呦,客官,您来啦,里面请,里面请。”

风留子将缰绳交给店小二,叮嘱他:“把这几匹驴子栓在牲口槽边,不过要记得,千万不要给它们吃东西。”

店小二连声答应着,就将这些驴牵到了后院,系了起来。

风留子进了酒店。点了好酒好菜,悠闲而惬意地吃了起来。

在他斜对面的角落里,换了装束和发型的张晓宇,假借着吃吃喝喝,偷偷观察风留子。这个臭道士,吃东西的样子真是够够了。满嘴油光,贪婪得简直就像一只两眼散发绿光的饿狼。

他究竟将娇娜藏在了什么地方?难不成还被关在他腰间挂着的那个红色葫芦里?

张晓宇一时犯了难,这个酒肉道士法术高强,自己根本无法近他的身,更别提要抢走挂在他身上的那只宝物葫芦了。

虽说自己有太上老君赐予的神器金刚琢,但自己不会法术,不知道就这样硬来会不会无意之中伤到葫芦里的娇娜。

以自己的武功战胜这个道士估计也没什么太大问题,不过问题是,这个道士会各种旁门左道的妖术,这种事情,张晓宇暂时还不知道怎么破解。真是让他有些头疼。明明知道有些是幻术,但自己还是有点小怕怕,不敢硬着头皮应战。

看来要想在这个世界里混,仅仅学会了绝世武功,还是远远不够的,对付这种旁门左道的道士,还需要学习更多的技能比如说道术才行。上次还是得找个机会在上天一趟,向太上老君好好学习学习。

风留子不紧不慢地喝着小酒。好不悠哉,目测这顿饭没一个时辰是吃不完的。张晓宇看得实在无聊,便起身到酒店后院溜达。

此时在酒家的后院里,之前风留子让店小二系起来的那几头驴,因为长时间在夏日的烈日下暴晒,已经烦躁得不行了,使劲地踢腾着蹄子,相互乱咬,不停地发出“昂昂昂”的嚎叫声。

店小二不忍心,就把那几匹驴子牵到了一棵大树下面的荫凉处,并用木桶盛了一桶水,给驴子们解渴。

驴子们一见水,全都撒欢奔上去,埋头争先恐后地往木桶边挤去,生怕自己喝不到水。

第一个占据水桶的驴子,将其它驴子挡在身后,当仁不让地喝了个饱。

店小二拿起水桶,准备给其它驴子打水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那只刚刚喝足了水的驴子,往地上一滚,立即变成了一个中年妇人。

只见她头发散乱,沾满了杂草,蜷缩在地上。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店小二丢下水桶,将她扶起来,问她:“大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位驴子变成的妇人,抬起眼皮。用空洞而茫然的眼神,望着店小二,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手里不停地比划,并不能说话。

惊慌失措的店小二赶忙偷偷将老板叫了过来,将刚才亲眼目睹的怪事告诉了他。

见多识广的老板听完之后。皱了皱眉说:“这个妇人中了妖术,这种能把人变成畜生的妖术,叫做造畜,这几头驴子是哪位客人牵来的?”

店小二悄悄地朝风留子指了指。

“看来这个道士不是好人,不要打草惊蛇,你速速去报告官府。”店老板叮嘱店小二。

张晓宇也大吃一惊,没想到,原本这个臭道士只是充当朝廷的走狗,没想到私底下居然还做一些这种罪恶的勾当。

再转念一想,美丽的娇娜姑娘不会也被臭道士变成了蠢驴吧?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画风,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店小二溜出去报官。店老板将那位妇人藏在了柴房之中,然后又取来水让其它驴子喝,躲在远处的张晓宇,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看着这些驴子一一变回人形,有男,有女,有老人,还有小孩。

并没有娇娜。

张晓宇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觉得有些失落,如果娇娜变成了驴子,丑是丑了点,但救起来却简单多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娇娜多半还被收在那个道士随身携带的红色葫芦里。

店小二带着几名捕头来到酒店,捕头们向老板核实了情况,便冲进酒店,将风留子抓进了州府之中。

可是让张晓宇没有想到的是,很快风留子就从州府中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州官还卑躬屈膝地跟在身旁,不停地赔不是:“都怪本官的手下有眼无珠,错抓了道长,还请海涵。还请海涵啊。”

风留子曾经在茅山学艺,后来因为品行恶劣,心术不正,几年前被茅山老道逐出师门。

离开茅山之后,风留子来到繁华的扬州城,死性不改的他。终日混迹市井之中,赌博、逛妓院、敲诈勒索、坑蒙拐骗无所不会,无恶不作。

偏偏他又法术高强,在扬州呆了好几年,也没有人奈何得了他,人们只好对他忍气吞声,他要银子,人们就给银子,权当破财消除,买个平安。

几年之间,他已经通过这种暴力财富积累,跻身本地富翁阶层。

他在扬州城修建了奢华的宅院。娶了好几房姨太太,生了子嗣,并且开始结交当地权贵,朋友圈之中,都是本地的官员、富商,势力越来越大。更没有人敢得罪他。

加上他现在又结交上黑金卫,成了新朝廷的走狗,持有黑金卫的黑金令牌,州官一见这个令牌,当即就认怂了。

一个道士居然也在红尘之中过得这么风生水起,逍遥自在,张晓宇也是觉得够够了。

张晓宇唯恐风留子出来之后会报复福来酒家的老板和店小二,便一路跟踪他,谁知这个道士却并没有打算计较之前那件事,拿着州官赠予他的银子,就直奔扬州城中最有名的一家风月场所寻香楼。

他本来用妖术将人变成驴子也只是为了多卖几个钱,现在州官给了他更丰厚的银子,他要抓紧时间享乐才是,才懒得去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从下午开始,风留子在四位花枝招展的姑娘的陪伴之下,在寻香楼里,有吃有喝,与风情万种的美女们娱乐玩闹。嘻嘻哈哈,快乐到家。

这是张晓宇第一次进这种风月场所,一看就知道张晓宇财大气粗,器宇轩昂,一定是哪家富家阔少大驾光临,出手又是那么阔绰。老鸨笑得更一朵花似。

一排姹紫嫣红的姑娘站在他面前,不停地向他抛媚眼,等待着他选择。

明明内心很紧张表面上却故作镇定的张晓宇,挑了一位自己最中意的姑娘红香,搂着她往房间走去

此刻的张晓宇可是带着重要的任务过来的,一点寻欢作乐的心情都没有。刚进房间关上房门,张晓宇便一掌将红香打晕,脱下的她的外衣,换在自己身上,又学着她的样子,简单地化了妆。

以前自己也好歹给杨玉环推销过化妆品,这点化妆技术还是有的。虽然不能说是出神入化,但最起码在酒过三巡的道士面前,也足以以假乱真。

站在镜子前,张晓宇左看右看,啧啧,真是个诱人的小东西啊,自己看自己,都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原来张晓宇选的这位姑娘的长相与他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他在挑选姑娘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他接下来的营救娇娜的计划。

片刻之后,张晓宇伪装成的红香,一手摸着自己的鬓角,一手端着酒杯,婀娜多姿地来到了风留子的房间。

“我说姐姐们,你们玩什么游戏这么开心啊?”

“哟,红香妹妹,你不在自己房间陪你那个小白脸,跑我们这干嘛呀?”

“嗨,别提了。我那个小白脸,喝了几杯酒就醉得不成样子,现在正在呼呼大睡呢,我都无聊死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跟你们一起玩咯。”

“快来,快来,小美人。”已经喝得昏昏欲醉的风留子,一见又有美女,眼睛都直了,不停地朝她招手。

红香低着头,抿着嘴,羞涩一笑。

“快来吧,美人,坐这里!”风留子拍着自己的大腿示意红香说。

张晓宇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扭动着腰肢,坐到了风留子的大腿上,像个久经沙场的风尘女子一样,吃吃地笑着,与他调情。

一只手在上面跟他交杯酒,一只手已经摸到了挂在他腰间的红色葫芦。

接下来的动作就是水到渠成了,用力一拽,然后使出自己无敌的轻功,一瞬之间,张晓宇就已经拿着红色葫芦离开了扬州城。

其余四个姑娘一脸懵圈,面面相觑地彼此问道:“红香妹妹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风留子突然想到什么,低下头一看,呼天抢地嚎叫道:“我的葫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