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崂山和茅山:学习法术哪家强?/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晓宇从妖道身上成功拿到了装有狐仙娇娜的红色葫芦之后,第一反应是找会法术的道士,帮助解除法术,将娇娜放出来,让她回去和已经等得望眼欲穿的王子重聚。

可是,让张晓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扬州城找了十几位道士,都对这个风留子的这个红色葫芦无可奈何,其中也不乏一些知名的法术高强的高手。最后一个白须飘飘的老道士告诉张晓宇,想要解开施加在这个红色葫芦上的法术,可能还得需要去崂山,请崂山长清观的景虚道长亲自解开封印。

“为什么这个封印会这么厉害?我这几日在扬州城中请了那么多的高手,都无计可施,就连你这样德艺双馨的老前辈,都有心无力。难道这个风留子的法术还在老前辈您之上?”

“要单单说这法术的高低。风留子纵然不及老朽,但是这个风留子,却是邪恶至极。”

“哦?这个风留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风留子原本是一个孤儿,五岁那年被崂山道士带回观中,开始在崂山学艺。因为天资聪慧,又能说会道,知道如何讨人欢心,直接被景虚道长收为直系弟子,悉心教会他各种法术。最初几年。风留子一直隐藏得很深,景虚道长对他极为信任,将自己生平所学都一一教他练习,并对他寄予厚望。为了培养他,景虚道长还费尽周折。将风留子送到了茅山学艺。这崂山和茅山两家,法术各有千秋,各有所长,天下闻名,两家在千百年以来。一直并列而立,谁也不服谁。”

“这崂山和茅山究竟有什么样的区别?”

“这说来就话长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崂山和茅山本是一家,只是由于很多原因,最后分为两家,崂山道术以修仙为主,讲究的是立,是本,是和,而茅山道术以制敌为主,注重的是破,是散,是煞。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两家犹如水火,根本就无法相容。”

“既然是针尖对麦芒,那景虚道长会什么还会想起这个馊主意,要将风留子送到茅山?”

此刻的张晓宇对这个红葫芦无可奈何,就将气撒到了景虚道长身上,要不是他看错了人,一直这么苦心栽培风留子,他怎么又会为难到亲爱的娇娜妹纸呢。

“景虚道长之所以愿意放下身段。将风留子送到茅山,是发自内心地希望让自己这一生最得意的弟子,能够在茅山取长补短,将自己日益精湛的法术继续提升一个档次。”

“那么茅山那边同意接受风留子了么?茅山和崂山两家不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么?”

“同意了。一是因为是崂山的景虚道长亲自出面,这茅山和崂山虽说是竞争对手。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二是因为茅山的静元道长其实也很想跟崂山进行一些深度的合作,毕竟合作共赢才是正道,这次接收风留子就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契机。”

“那之后呢?”

“之后风留子就去了茅山,因为有背景,所以到了茅山。他也是直接跟在静元道长身边学艺。三五年之后,他就已经将茅山道术的精髓学了个差不多。而这小子偏偏脑子又好用,他将茅山道术和崂山道术融会贯通,法术一夜之间就有了逆天的长进。创一派极其邪门的法术。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学贯崂山和茅山的道士,居然凡心大动,留恋起红尘世俗来了,又仗着自己法术高强,为非作歹,恃强凌弱。甚至与官府勾结,大肆敛财,,竟干些旁门左道、伤天害理之事,私人生活也是极其奢靡,这些年之中,坏事几乎已经做了个遍。”

“那茅山和崂山两位老道有什么反应呢?”

“崂山的景虚道长自然是又气又恨又心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风留子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十恶不赦的败类,他心疼的是这个徒弟是自己有生以来遇见的最有天赋的,也是自己最得意的,居然就这样的误入歧途。一开始,他亲自找到风留子,也是百般苦口婆心的劝解,可是风留子不仅不听,还出手将他打成重伤。景虚道长悲愤交集,将崂山之中的一切事物托付给了掌门大弟子,从此开始闭门修炼,不问世事。”

“那茅山那边呢?”

“茅山的静元道长知道了风留子的事情之后,自然也是气极了,火爆脾气的他。直呼上了崂山的当,将自己茅山的道术传给了坏人,损害了茅山的清誉。一个月之内,静元道长接连派出了好几批高手,前去围剿风留子。可无奈风留子道术实在邪门,又很高强,每次都是落败而过。直到现在,茅山那边对于整天在外面作恶的风留子还是无计可施。”

张晓宇心想,这崂山的景虚道长还真是有点意思哦。居然还知道派出徒弟去竞争对手那里学习经验,合作交流,这风留子应该是崂山第一个被派出去留学的道士了。可是没想到,自己却培养出了一只强悍的连自己都制服不了的白眼狼。

这是茅山和崂山之间的陈年旧事,原因也很复杂。张晓宇一时之间也理不出个头绪,目前他的当务之急,就是如何想办法将被风留子困在红葫芦里娇娜放出来。

“那我不如就依老前辈所言,带着这个红葫芦去崂山,请景虚道长出面,将我娇娜妹纸放出来吧。”

“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如果按照法术来讲,茅山老道也是有能力解开这个封印,不过茅山道术以破为主,煞气太重,有可能会伤及娇娜姑娘的性命。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我现在还想不到有谁比景虚道长各合适。不过,现在景虚道长仍在闭门修炼之中,不知道是否愿意出手相助。”

“既然是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那么不管景虚道长愿不愿意。我都要上崂山一趟,求他试一试。”

“也好。那张少侠你就即刻启程吧,从扬州城去崂山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路上估计要耽误几个月吧。”

“好的,多谢老前辈指点。”

谢过这个见多识广的老道士。张晓宇掏出昆仑镜,须臾之间,就已经穿到了崂山。

张晓宇不无得意地心想:“老前辈,如果让你知道我有这个可以随时随地穿越的宝物,恐怕你也会对我大吃一惊吧。”

崂山果然是道家胜地。这里洋溢萦绕着一种特有的祥和之气,道观依山而建,逶迤数里,很是气派壮观,在这里学习道术的年轻人也很多。虽然远离红尘,这里却依然很热闹。

张晓宇通报了自己的姓名,道士们很热情地接待了他,掌门大弟子甚至还亲自出门迎接他,但是听说他此行是专门求见景虚道长而来。大家脸上都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不知道张少侠可否将那个红葫芦给小道我看一看?”掌门大弟子很是谦虚地问道。

张晓宇虽然对他救出娇娜不抱什么期望,但是碍于情面,还是让他试了试,掌门大弟子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红葫芦还是纹丝不动。

“没想到风留子这个红葫芦居然如此厉害,小道不才,刚刚确实已经尽力了,眼下崂山之中,能解开这个葫芦的,估计真的只有师傅他老人家了。”

张晓宇心想,既然是这样,你还在这瞎BB什么,赶紧的去请你师傅出来呀,净说些没用的废话,浪费我的宝贵的时间。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很客气地说:“那就有劳掌门道长请景虚大师出手相助咯。”

大弟子脸上再次露出尴尬的神色:“看在张少侠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为了朋友,又是两肋插刀,义薄云天。我就勉为其难,去暂且打扰一下家师清修。但他是否愿意出来相助,还得看张少侠的造化了……”

看着大弟子絮絮叨叨地说完,终于转身离开去请景虚道长,张晓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喜欢废话一大堆。说这么多有个毛线用,你倒是赶快去请啊。

让张晓宇和众人感到惊讶的是,片刻之后,传说之中的景虚道长真的跟着大弟子出来了。看年纪已经有一百岁以上了吧,但身体硬朗,精神抖擞,十足的准仙家气质。

“张少侠,你的面子还真大哟,这十年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能够请得动师傅,到目前为止,你是第一个……”

张晓宇在心里又已经将这个啰嗦的大弟子爆扁了一百顿,脸上仍然带着平和的微笑:“那是晚辈的荣幸了。景虚道长,久仰大名!”

“张少侠客气,快将风留子的葫芦给我看看。”

这红葫芦本来就是景虚道长的宝物,后来被风留子偷了去,但是让景虚道长没有想到的是,被风留子据为己有并改造过后的红葫芦,居然连原主人景虚道长都打不开了。

景虚道长使出洪荒之力,这个红葫芦还依旧保持着原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