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咦?居然这么不堪一击?!/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晓宇在茅山见到了著名的静元道长。

他将自己与风留子恩怨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了静元道长。暴脾气的静元道长听过之后,那种恨不得立即诛之而后快的义愤填膺,自然和景虚道长的态度截然不同。

“这个恶贼,我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枉我传授他很多茅山派法术,幸好当年我留了一手,不然还真的被静元道长那种老好人害苦了。”

原来这个静元道长,为人深沉,工于心计,虽然曾经答应收了风留子为徒,但并不没有像景虚道长那样,将自己的毕生所学悉数传授于他。

同样的,虽然很痛恨风留子,但静元道长也不愿意主动将自己的毕生所学传授给张晓宇。不过他答应,如果张晓宇愿意留在茅山,他愿意专门空出时间。一对一辅导他。

“那如果我真的就留在茅山学艺,究竟要多长时间才能将茅山法术学个差不多呢?”

“长则三年五载,短则一年半载。”

你妹的静元道长,真是我出入江湖以来遇到的第一个不靠谱的人。张晓宇在心底暗骂道,小爷我跟你学习个法术。原本应该是你的荣幸,居然还要让我在茅山呆上个一年半载。我身家几百个亿,哪有那么多时间白白耗费在你这里。而且茅山派的法术,说白了,无非都是画符、念咒之类的。听说光是符就有几万种,这要一个个学下来,究竟得学到猴年马月,想想都觉得枯燥极了。

既然静元道长不愿意传授法术,张晓宇也不会强人所难。告别之后。就径自离开了茅山,一路又朝着扬州城穿越而去。

反正现在自己学会了景虚道长大神级的法术。再加上还有上古名器承影剑以及太上老君的金刚琢,想必去斗一斗风留子,胜算应该还是比较大。

有些事情,你不去尝试尝试。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行呢?

无论风留子法术多么高强,多么邪门,但从本质上说,他毕竟又不是神,也不过只是一个好色贪财的普通人而已。

自从上次在风月场所被张晓宇戏弄了之后,风留子一连几天都没再去那种场合,憋了几天,终于小火山要爆发了,一冲动,这天晚上,又到风月场所寻欢作乐来了。

张晓宇找遍了大半个扬州城,终于在一家叫做玉生烟的夜总会找到了风留子。

风留子毕竟财大气粗,又很饥渴,这天晚上居然一口气叫了八个妹纸作陪。张晓宇利用穿遁术和隐身术进入他们包间的时候,看到眼前不堪入目的一幕之时,表示也真是够够了。

张晓宇可没有兴趣在这种场合看现场直播,走到正在兴头上,没有任何防备的风留子身边,扬起手掌,照着他养得白白胖胖的脸。狠狠地扇了下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九阴真经还是很有用的,张晓宇扇耳光的速度估计已经超过了声速,风留子简直感觉自己都快听不见巴掌的响声了,只感到脸上火辣辣的钻心的疼,然后头晕极了。

这个时候他还没想到是张晓宇来找自己的晦气。也没有动用法术,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些耳光是躺在身上的那个姑娘打的,虽然他也并不明白这个姑娘为什么要打自己,也不来得及细想一个软妹纸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手劲,他直接飞起一脚。将那个姑娘踢下了床。

“去你妹的!居然敢打老子!”风留子恶狠狠地骂道。

其他几位姑娘捂着嘴,尖叫着,三秒之内就全部跑开了!

“你们给我站住,时间还没到呢,妈的,老子今晚钱白花了……”

风留子觉得扫兴极了,今晚还不容易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居然闹成了这样。

正寻思着重新叫几个姑娘的时候,裆部又狠狠被人踹了一脚,风留子捂着某个部位。疼得杀猪一般的嚎叫,在床上不停地翻滚着。

这一脚,估计他一生一世都永远不会忘记。

直到这个时候,他也明白,刚才是自己冤枉了那群姑娘,自己的身边并不安全,有人正在找他的茬。

他一边强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身来,开启法术,便看到了隐形的张晓宇。

“好你个毛头小子,居然又是你,这一次,你插翅难飞,我一定要抓住你,将你碎尸万段!”

“来啊,来啊。”张晓宇也不用白白浪费法力隐形了,直接现身,嘴角浮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朝着风留子勾着手指。

风留子并不知道现在的张晓宇已经今非昔比,早已经不是之前见到的那个不通法术的普通人。而是和他一样,是法师界一等一的高手,并且单就崂山派的法术而言,张晓宇甚至还要高出他一筹。

严重轻敌的风留子一开始心想先吓吓他即可,于是用变幻术。变出了一个又大又丑的恶鬼,满脸都是黄绿色,长着白色的长发,张开血盆大口,怒吼着。朝张晓宇扑来。

张晓宇开启拆幻术,这只恶鬼瞬间就现出原形,张晓宇一看,差点笑掉大牙。

原来是之前那几个姑娘穿的小内内等贴身衣物。这个猥琐的妖道也真尼玛是有才!

风留子不依不饶,又变化出一百多个白色的小人。一米多高,全都手执弓箭,朝着张晓宇瞄准之后,一阵箭雨极速袭来。

张晓宇单掌一挥,这些小人全都恢复原形。原来是这群猥琐的家伙刚刚用过的纸巾,也真是够恶心的!

张晓宇无比嫌弃地用手在面前扇了扇,感觉原本就很污浊的房间里的空气都被污染了。

风留子对于张晓宇三天不见就有这么高深的法术也是感到又惊又奇,看看套路,居然和自己所学的崂山派又很相似,于是开口问道:“喂。小子,你难不成最近去崂山拜师学艺了?”

张晓宇才懒得开口搭理他。

风留子更觉得疑惑。如果真是学艺,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掌握如此精湛的法术?莫非眼前这个少年,是崂山派的高手伪装而成?难道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风留子开启拆幻术,拆来拆去。也没拆出个所以然。

张晓宇终于不耐烦了,大喝一声:“你这个妖道,别再故弄玄虚了,爷爷我就是张晓宇本人!如假包换!”

风留子也不来得及再去思考这个让他十分费解的问题,他暗暗估量了一下当前的形式。对手的法术与他相比,不相上下,硬打下去,胜负难分,于是就主动缓和气氛:“小伙子。你只要乖乖将我的红葫芦还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提起红葫芦,张晓宇也想起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他也知道风留子的法术很厉害,而且他还自创了各种各样奇葩的符咒,甚至可以直接将地狱之中的恶鬼召唤出来。

反正两人打打拆拆的。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再加上娇娜已经被收入葫芦里已有多日,看也看不见,也不能隔空喊话,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要不还是先将计就计将娇娜放出来再见机行事。

“哎。我说妖道,你的宝贝葫芦我可以还给你,不过呢,在还你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你必须要将我的朋友放出来!”

娇娜和王子的事情本来就和风留子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个拿了朝廷的赏金,才接下这笔单子,但就目前状况来看,与拿回自己的宝贝葫芦相比,朝廷给的拿点银子在财大气粗的风留子眼里又算的了什么。

“可以!我们一言为定!你现在可以将葫芦还给我了吧?”

“哈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跟你玩过家家?我可信不过你,这样吧,葫芦我拿在手里,你直接念咒,等到我看到我的朋友出来之后,我自然会将葫芦还给你!”

稍稍僵持了一会,风留子只得点头表示同意。

两个人面向而立,张晓宇手持葫芦,风留子围着张晓宇转着圈子。嘴里叽叽咕咕的,开始念起咒语。

这个风留子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他完全就没有想过要将娇娜放出来,念的咒语也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脏话废话,他趁着转圈儿的空档。居然渐渐靠近张晓宇,然后伺机出手偷袭他。

张晓宇见风留子捣鼓了半天,娇娜还没从葫芦里出来,正纳闷的时候,发现风留子居然开始偷袭自己。

张晓宇二话没说,抬起右掌,抡起承影剑,将直接将风留子劈成了两半。

这一瞬间,张晓宇和那个被劈成两半的风留子都觉得十分惊讶,空气似乎都静止了。

偷袭的时候,做着志在必得的黄粱美梦的风留子,并没有开启法术防护自己,于是直接毙命于承影剑下。

对于自己这样意外而轻易地挂掉,风留子也是赶到非常惊讶。

而张晓宇显然也没有想到法术这么高强的风留子就这样被自己斩于承影剑下。那两个一半的身体,还不停地往一起靠,试图恢复成一个整体,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失败了,然后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他还指望着降伏风留子,然后威逼利诱,让他将娇娜放出来呢,这下可好了,这个世界上唯有能力放出娇娜的人,被自己出手太重,不小心解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