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太上老君为我介绍业务!/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失去了水灵珠的七仙女紫儿,现在彻底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少妇,张晓宇的心情很复杂,既为她从此之后能像普天下其他女人一样守在自己心爱的人身边,也略略为她感到惋惜,就这么离开了故乡,离开了天庭,失去了超强的法力,张晓宇光是想想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张晓宇见七仙女失去法力,除非哪天六位姐姐来这里做客。不然自己是没有机会再上天庭找太上老君帮忙解救娇娜了。不过张晓宇不知道六位姐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来,他没有时间再继续这样干耗下去。

既然七仙女无能为力,为了不给她徒增烦恼,张晓宇在七仙女面前,索性不提此事。

借故去长安城视察地产项目,张晓宇离开了七仙女的家里。

他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

上一次在太上老君的炼丹房,无意之中提他提起自己那个正在大海边与鲤鱼精作着艰苦卓绝的战斗的爱徒,张晓宇心想,如果能找到太上老君的徒弟,帮助他降伏那个彪悍的鲤鱼精,或许通过他,也能够上到天庭,见到心心念念的太上老君。

张晓宇几经周折,终于在东海附近的一个小渔村里找到太上老君的那个爱徒清音童子。

这个倒霉孩子,现在已然是一个年轻渔夫模样,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手里拿着一个鱼叉。经过N次与鲤鱼精的战斗之后,他发现自己仍然没有能力制服鲤鱼精,于是就放弃了主动攻击。为了阻止鲤鱼精继续祸害村民,清音童子决定在村里建一间茅屋,然后常驻于此,义务充当村民的保安。

没有抓住鲤鱼精,清音童子就一直没有机会返回天庭,只好一直在这个渔村住下来。

鲤鱼精也知道清音童子的厉害,对他也是有几分忌惮,最近一个月,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清音童子的工作越来越少,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多,没事的时候,就帮着村民们打打渔,到集镇上卖点零花钱,买点日常生活用品。

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在哪里,生活总都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张晓宇找到他的时候,清音童子正坐在家门口,埋头修补一张破破烂烂的渔网。

“清音童子,我总算找到你了!”

张晓宇走上前,拍了拍清音童子的小脑袋瓜子,扬起嘴角,笑着说。

清音童子从小一直跟在太上老君的身边,虽然年纪已经几百岁了,但还是一个标准的少年模样。张晓宇跟他就不那么客气了。

“什么清音童子。你谁啊你?”清音童子将头一偏,眼白瞪了一眼张晓宇,故意装出一副大哥你认错人了吧的表情。

“在哥哥面前,你就不用装模作样了!”

张晓宇又拍了拍清音童子的肩膀,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到他的身边,把自己在九重天上和太上老君相遇的过程,全部告诉了清音童子。

清音童子之前就已经察觉到张晓宇并非普通寻常之人,又听见他说得如此栩栩如生,细节都没有任何差错。终于相信了他的话。

“刚刚是小弟不太礼貌,错怪了张大哥,还望宽宥我的莽撞。”

“哪里哪里。”张晓宇心想你明明都几百岁了,居然还叫我大哥,什么辈分啊这是,也真是醉了。

“不知张大哥不远万里专程过来找我,是为了何事?”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上次听太上老君说你一直制服不了那条鲤鱼精,迟迟回不了天庭,心中可怜你。决定过来助你一臂之力,降伏那条鲤鱼精,好让你早日回到太上老君的身边。”

清音童子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很清澈很喜悦的光芒,对张晓宇感激不迭:“那真是太好了,那条鲤鱼精也真是可恶。”

“那条鲤鱼精现在何处?”

“这条鲤鱼精一向喜欢昼伏夜出,估计这会儿,应该还在海里睡大觉吧。”

“那你带我过去,将它找出来,待会儿有它好看的,今天遇到小爷我,也算它倒霉!”

“好嘞!”

清音童子带着张晓宇来到了东海边。

“我先下去将这条鲤鱼精弄醒。张大哥你先在海边守着。”

“没问题,你将它引出水面,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清音童子在海边生活了这么久,水性已经极好,只见他没入水中。一阵乱搅,很快就将正在美梦之中的鲤鱼精惊醒了。

“你这个无聊的小娃娃,又来扰人清梦!”鲤鱼精骂骂咧咧地浮出了水面。

“我去你妹的,有本事来追我啊。”清音童子回过头,朝着鲤鱼精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又做了一个鬼脸。

一直处于隐身状态的张晓宇觉得好笑,原来这两个家伙的日常战斗就是这种小儿科的画风。

鲤鱼精真的追着清音童子而去。清音童子且战且退,很快就将鲤鱼精引到了海边的小林子里。

张晓宇为了先发制人,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现身而出,手执一把承影剑,利用法术就跟鲤鱼精交起手来。

这条鲤鱼精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将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拾来的鱼叉,当做自己的武器,竟然接住了张晓宇的十招。

在第十一招,张晓宇成功将鲤鱼精撂倒。然后用驭奇术。将它收拾得服服帖帖。

“张大哥果然神通广大,小弟深感佩服。”清音童子走上前,感激地朝张晓宇抱拳作揖,然后又踢了一脚被张晓宇制服的鲤鱼精:“你这个狗东西,害我在人间呆了这么久!”

清音童子带着被制服的鲤鱼精以及助人为乐的大好少年张晓宇一同回到了九重天。

“师傅。师傅,我回来啦!”

“徒儿,真的是你?”

“是啊,我终于将那条害人的鲤鱼精收拾了,不过,这次多亏张哥哥出手相助。”

“哦?就是你身后的这位少年。”

“是啊,师傅。”

“嗯,看起来果然极有慧根,不同凡人,少年。我问你,我们曾经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没有没有,太上老君,恐怕你是记错了,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张晓宇赶忙否认。

“哦,那我就有些纳闷了……不过,不打紧,你既然出手相助,帮助爱徒降伏了鲤鱼精,无论第几次见面,都是我太上老君的最最贵的客人。今天中午,还请在这里吃一顿素简的工作餐,我这有珍藏了千年的琼浆玉液,咱们一醉方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晓宇也从来没有想过,鼎鼎有名的太上老君原来这么喜欢喝酒。不过没关系。如果他不爱喝酒,估计自己早就被他送进了天庭监狱咯。

午餐,酒过三巡,太上老君突然想起一件事。

“徒儿,我上次给你的金刚琢,你用完之后,应该尽快还给为师啊。怎么迟迟不见你拿出来。”

一句话听得不知情的清音童子一头雾水。

张晓宇见状,知道自己要即使将金刚琢交出来,恐怕会生出许多不必要的枝节,于是他第一时间将金刚琢放在桌上,推掉清音童子面前,并调侃清音童子。

“我说清音老弟啊,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呢,上次打斗时,不小心将金刚琢丢失了,还是我帮你捡起来的,之后一直都是由我帮你保管的。今天回来了,也不知道问我要回去,还给太上老君。”

张晓宇说完,不停地朝清音童子使眼色。

清音童子虽然不明白具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也懂得顺水推舟,见风使舵,赶忙笑着接过张晓宇的话题:“是啊,你瞧我这记性!最近忙着抓那条鲤鱼精,脑细胞都不太够用了。”

经过清音童子的手,这个金刚琢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太上老君那里。

虽然到现在为止,在张晓宇这里金刚琢还没有发挥任何价值,张晓宇心里还有一些微微的遗憾和失落。

不过很快他就很开心了。

太上老君见张晓宇如此呵护自己的徒弟,又长篇大论发表一番感激之情,然后连敬张晓宇三大杯。一激动,像之前汉朝那个八王爷那样,许诺道:“少年,你可以随意提一个条件,只要是合理的。老君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满足你。”

太上老君话音未落,张晓宇脑海之中的条件已经瞬间变成了一百多条。

不过张晓宇倒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之徒,弱弱地问太上老君:“我提两个条件行不行,对你来说应该都不是什么难事。”

“好啊,既然少年你开口了,不妨先说说看呢。”

第一件,自然是自己此次上天庭的最初的动机,那就是解救被困在红葫芦里的娇娜。第二件,张晓宇希望太上老君能出面,为七仙女紫儿说说情,让王母娘娘将那颗水灵珠还给紫儿。太上老君在天庭还是极其有威望的,玉帝都要敬他三分,更何况王母娘娘了。

第一件对于太上老君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略施法术,娇娜就从红葫芦里出来了,让张晓宇十分开心的是,虽然被困多日,娇娜仍然安然无恙,只是略略消瘦了一些,不过这个倒是让娇娜自己很满意,就当是减肥了。

第二件事,太上老君暂时不能立即兑现,只能先答应下来,说明天专程拜访王母娘娘一趟,看看具体情况再说。

其实张晓宇心里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求太上老君赐几颗仙丹给他吃吃,不过几次话到了嘴边,还是生生咽了回去,他为了救娇娜,已经将太上老君骗得团团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要求,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