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真正改变世界的是准丈母娘/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晓宇看着泽兰记忆里的母亲王芸,直摇头,叹着气,这个暴戾的女人,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啊?怎么会这样呢?

张晓宇百思不得其解。

解铃还须系铃人。张晓宇决定要会一会自己未来的丈母娘。

泽兰来到张晓宇的公司之后,赚了很多钱,发达之后,孝顺的她,就在县城为母亲她购置一栋别墅,将母亲从生活了好几十年的小山村里接出来,安置在县城里,并请一个保姆,专门照顾她。

张晓宇和娇娜来到泽兰母亲王芸位于县城的那栋别墅。

别墅院子草坪,被改成小小的菜园,种满蔬菜。辣椒树上结满辣椒,有些是青色的,也有些已经红了,红的黄的青的西红柿一串串挂在枝头,紫色的茄子沉甸甸的。墙角还躺着一个大冬瓜,青色的皮上长了一层粉嘟嘟的白绒。一只身形狭长的蜂,在绿叶之间穿梭着,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别墅的大门敞开着,门口放着几把竹椅子。屋里并没有人。

大厅里摆着四张麻将桌,空调没有开,一台落地扇正在摇着头扇着。右边是厨房,不锈钢水槽里堆着没洗的碗碟,有几只苍蝇正在垃圾桶里爬来爬去。左边那个卫生间显然成了公用的。洁具上有些污渍应该留了很多年,像一个个无法抹去的记号。让张晓宇和娇娜很惊讶的是,别墅里到处都是猫,各种颜色都有,有些正趴在沙发上眯着眼睡觉。有些正在互相追逐着打闹。泽兰大致数了数,至少有二十余只。

离婚之后,王芸一直独身,不过她的生活倒一直很热闹。现在人们都知道她有个有钱的女儿,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一笔很可观的生活费。经常会有男人因为惦记着她的钱,主动接近她,一些条件还算不错的,她也愿意跟人交往,不过从来没有当真过,喜欢就在一起,厌倦就分开,怎么痛快怎么过。

除了喜欢养猫,她也学会了打麻将,并且一直很痴迷。为了方便,她甚至特意将别墅的客厅改造成为棋牌室,反正地方够大。她买来四张自动麻将桌,棋牌室正式营业。每天下午都有四桌麻将,打牌的人身后站满看牌的人,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牌局,也交谈着家常琐事、各种小道消息以及八卦。热闹极了。

大部分时间,王芸都以一个老板娘的姿态,坐在一旁,面含微笑,颇有成就感地看着她们。有些时候手痒痒了,也上去摸几圈,过把瘾。

屋外传来咳嗽声,张晓宇猜想是泽兰母亲回来了,赶忙迎出去。果然是她。她的怀里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一只手托着它,一只手轻轻地摸着它的小脑袋,嘴里嘟嘟囔囔,像是跟它低声私语。

五十三岁的王芸,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身形消瘦枯槁,皮肤黯淡干枯,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横一道。竖一道,像是用刀刻上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对她一直很气愤,想当面跟她好好理论一番的张晓宇,此刻却突然心软了。

这个未老先衰的沧桑的女人,是泽兰的亲生母亲,也是自己的准丈母娘啊。张晓宇此刻的心情十分的低落,他简直都不知道究竟要如何面对这个让他又恨很同情的老女人。

娇娜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眶也湿润了,女人的心更软。她甚至替王芸向张晓宇求情。让他原谅她曾经那样粗暴地对待泽兰,饶恕她曾经犯下的所有的错误。

不过好在他和娇娜事先用了隐身术,王芸看不见他们。

王芸抱着小猫,径直走进屋里。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即将指向2。她拿起遥控器,按下按钮,打开空调。

棋牌室要开始营业了。

不一会儿,门口人声嘈杂,三五成群的家庭主妇。边说边笑,涌了进来,她们轻车熟路,坐到自己常坐的位子上,麻将桌启动。掷骰子和哗啦啦洗牌的声音响起。

棋牌室看来经营得还算正规,王芸居然还请了一个大姐帮忙做服务,这位大姐在厨房忙了一会,给在座的每一个人端上一杯茶,每人一小块西瓜和一只苹果。每桌还赠送一盘点心。

不时有人进来观看牌局,站在牌友的身后,指指点点,牌桌上的人对此都习以为常,头都不抬一下。

然而,当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大家还是全部停下来,齐刷刷地望着她,目光里满是兴奋、好奇与期待。

来的是泽旭强。这是泽兰的生父。

泽旭强自从和王芸离婚之后,带着现任妻子李枚在县城一所中学门口经营一家百货商店,赚一些基本的生活费,供一家人吃穿用度,经济一直都很紧张。

女儿泽兰发达之后,他一度很后悔,总想找机会与前妻修复关系。每天下午,王芸棋牌室开门的时候,他都会过来,在人群之中转悠,看看牌,和人闲聊。伺机寻找合适机会跟王芸搭讪。

王芸坚决将他拒之门外,每次一看到他,就用凉水泼他,然后拿起笤帚,嘴里发出“哧哧哧”的声音。像赶家畜一样赶他,当众取笑他是一只癞皮狗。泽旭强脸皮再厚,也经受不住三番五次的奚落与羞辱,中间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去王芸的别墅。

这一年。泽旭强和李枚的女儿高三毕业,考上大学,还是一所重点大学。泽旭强高兴之余,发起愁来,九月份开学。学杂费加起来要一万多。他的手头实在太紧,东拼西凑,还是凑不齐女儿的学杂费。左思右想,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硬着头皮来到王芸家。

王芸看见他。站起来,掉转过身子,似乎连看他一眼都嫌多余。

泽旭强身穿一件皱巴巴的酒红色衬衫,满脸惭愧,低着头。肩膀一高一低,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

张晓宇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右脚只剩下了一半。那是几年前,他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不小心被一个高空坠物砸坏的。

泽旭强当着众人的面。扑通一声跪在王芸面前,流着泪,抽自己嘴巴,述说自己遇到的困难,也悔悟以前自己种种混蛋之处,哀求她。

众人议论纷纷。

王芸沉默很久,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到楼上的卧室里拿来一个纸包,打开,里面是五万元现金:“拿去吧。够小妮子大学四年学费了。”

泽旭强涕泪交加,感谢不迭,王芸不耐烦地说:“我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以后你别来找我了。”

泽旭强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你还不快滚!杵在这,跟垃圾似的,不嫌丢人啊!”

泽旭强脸上挂着泪花,不住地点头,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走。”

他艰难地站起身,朝王芸挤出一个苍白无力的微笑,王芸别过脸。

泽旭强最后说了声:“那我走了”,然后转过身,在众人注视下,步履蹒跚地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张晓宇和娇娜看到这个场景,都十分惊讶,尤其是张晓宇,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泽兰平日看起来总是面带微笑,一幅无忧无虑的样子,而且总是那么喜欢关心别人。没想到,她原来有这样一个残缺不堪的家庭,原来有这么伤心的往事。

张晓宇更加从内心深处同情泽兰了,他真心觉得泽兰不容易。也许是惺惺相惜吧,他对于泽兰的感情就更加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