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自己就是豪门好吧?!/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狐仙娇娜的帮助下,张晓宇通过搜寻泽兰以及自己未来丈母娘的记忆画面,终于弄清楚了一些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事情。而这些对于很多孩子都过于沉重的生活,是泽兰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才造就了今天的泽兰。

张晓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看起来明明那么和善,阳光。温暖,却总是愿意独来独往,原来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那里,藏着属于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故事。

在泽兰自己的心里,她不像身边很多女孩那样,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父慈母爱,可以给她一个无忧无虑,健康快乐的成长环境。她的父亲不像父亲,母亲也不像母亲,为人父母,却基本上就没有承担过为人父母的责任。泽兰对于父母的感情过于复杂,少不更事的时候,更多的是恨,现在长大之后,更多的是同情与怜悯。

当有一天她终于原谅了自己的父母,放下那段往事之后,却始终放不下自己。当条件优秀的张晓宇放开无数比她更有钱,更她更美丽。也比她更优秀的妹纸,转而来追求她的时候,她的内心在经历最初一刹那的惊喜的时候,完全被震惊、恐惧与怀疑所占据。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要如何站在张晓宇这个神一般的男人身边,才能与他相匹配?

她以为她早就将童年时代的自卑与卑微的感觉遗忘了,但在这一刻,这些小恶魔又在一瞬间重新突破牢笼,张牙舞爪地跳出来,千方百计地阻挠着泽兰接受张晓宇的感情。

她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张晓宇。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张晓宇有一个比她更为悲惨的身世,虽然她的家庭和童年并不圆满和幸福,但张晓宇从很小的时候就压根没有童年以及家庭可言。泽兰的父母虽然并不合格,但是至少她还是一个有爹有妈的孩子,但张晓宇和妹妹呢,如果不是因为张晓宇现在可以自由来往于人间与冥界之间。那么,他和妹妹这一生一世都没有机会再见到早已离开人世的父母。

如果将自己和妹妹的故事告诉泽兰,泽兰会怎么想呢?

她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还是配不上无比优秀的张晓宇了吧?

这个世界上,有些男神。是天生的,一生下来,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像张晓宇这样的男神。却是要靠着自己的一步步努力和成长,才能取得今天这般辉煌的成就。

他也有一个说出来都是泪的过去。

张晓宇将娇娜送回家之后,立即来到公司,他想找泽兰好好谈一谈,敞开心扉,彻底打消她心头的各种疑虑。

在回到梅城的路上,张晓宇召唤出系统。

“系统君,我这次回去一定要跟泽兰告白了。哦不,确切地说,我是打算向她求婚了。”

张晓宇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钻戒,熠熠闪光的鸽子蛋。价值几千万美元。他想象着自己面带微笑,单膝跪地,将这枚戒指套在泽兰无名指上的场景。

那时候的泽兰应该会是怎样一幅表情呢?她会充满惊讶或者说喜极而泣么?

“宿主,我想再问你一遍,你是真的考虑好了要与泽兰白头偕老共度一生么?”

“是的,系统君,我非常确定。”

“哎……”

“系统君你多大年纪了?没事好好地叹什么气啊?”

“宿主,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你现在才21岁,干嘛这么早急着结婚呢,难道你不知道婚姻就像一根绳索,会将人紧紧地束缚起来么?你这么小,应该再多经历一些,你看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美女,各种类型的都有,你应该趁着年轻,好好去享受,好好去经历,何必这么早要将自己绑在一朵花上呢?”

“系统君。你又来了,这个问题上次我们不是已经沟通得很清楚了么?你也不用再劝我了,我心意已决。”

“其实宿主,我特别的替你感到不值。如果这次你要是说跟泽兰谈谈恋爱,我还不想说什么。可是。你都已经决定要跟她结婚了。结婚这件事,我劝你还是应该三思。婚姻和恋爱真的是两回事。”

“系统君你怎么搞得跟个哲学家似的?你倒是说说婚姻和恋爱有什么区别?”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恋爱是浪漫的,婚姻是现实的。如果你跟泽兰谈恋爱,我不想反对,万一不合适,可以分手啊。但是结婚就不一样了,别的不说,你现在这么多的家产,万一要是闹离婚,这些财产是要平分的,宿主你知道的吧?”

“系统君你就是个乌鸦嘴!”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我们必须把问题考虑得全面一些。长远一些。再说了,从现实的角度讲,婚姻要讲究门当户对,泽兰的家世你这几天也很清楚了。她根本就配不上你。”

“系统君,我发现你还挺坏的么?怎么老是说泽兰的坏话?泽兰曾经得罪过你吗?”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还是觉得,宿主如果你想结婚,应该还是娶一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比较好。”

“我去你妹的名门望族!我张晓宇自己就是大豪门好么?!”

现在的张晓宇,已经清清楚楚地了解泽兰的内心,理解了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他相信,只要给他一个晚上。他就可以让泽兰心甘情愿、心悦诚服、心满意足地投入自己的怀抱。

可是,让张晓宇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办公室,这几天一直在担任自己助理的泽兰却不见了。

办公室里的助理又换成了莺莺。

“莺莺,你怎么又回来了?泽兰呢?”

“张……张总,是泽兰让我回来的。”

“我问你泽兰人呢?”

“她走了。”

“去哪了?”

“我不知道,应该是回她自己办公室了吧。”

张晓宇用最快地速度赶到泽兰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的门关着,张晓宇推门进去,屋里的东西收拾得干净整洁,弥漫着淡淡的香味。

张晓宇将泽兰的秘书喊进来:“你的上司呢?”

“不好意思张总,我已经两天没见到她了。”

“这两天她都没有过来上班?”

“没有过来,我也找不到她,她的电话一直关机。”

张晓宇尝试拨打泽兰的手机,果然发现她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张晓宇又打电话问了泽兰在公司的几个好朋友,以及她的几个闺蜜,她们纷纷都说不知道泽兰去哪了。

而从Z&L影视公司和音乐公司的高管们说。泽兰在三天之前,就给他们开了好几个会议,将公司的大小事务,都做了一次整理,并按照不同的岗位,将未来三年的工作又做了一次明确和分工。并将自己手上分管的工作和项目,分别托付给了相应的高管。

有个高管曾经关切地问她,为什么会突然将自己手中的项目托付给下属。

泽兰温婉地笑了笑说。她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有一些私事要处理。

张晓宇知道,泽兰是要准备永远地离开Z&L娱乐了。她趁着他不在公司的日子,终于找到了离开他的机会。

张晓宇觉得自己快疯掉了。

张晓宇强大的人脉资源在这个时候开始发挥自己强大的力量,一个小时之内,几乎各个城市的粉丝、好友、媒体都在分头帮他打听有关泽兰的下落。

可是三天之后,没有任何的消息,没有任何人知道泽兰去了哪里。手机定位、银行卡使用记录查询、宾馆入住记录……全是一片空白,她似乎就在一瞬之间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地蒸发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