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陈年旧事终究会翻篇/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空旅行回来,泽兰准备第二天重回公司。

“泽兰,我们明天先不去公司了。”

“哦?”

“我想,我们不如先去一趟你的老家吧,上次见到岳母大人,感觉她现在的生活状况不是特别好,要不我们将她接过来,要不就让她住在我那栋位于南山的私家别苑,刘叔老两口子一直住在那边,他们也相互有个照样。我再请两个专职保姆,专门照料岳母大人。”

“晓宇,你想的真是周到,谢谢你。”

第二天,张晓宇驾驶着直升机带着泽兰回到她老家的县城。

从今年开始,母亲王芸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泽兰花钱在雇了老家的一个亲戚,专职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不过她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老家了。与张晓宇相比,泽兰都觉得很有些不好意思。她惭愧而自责地想,自己缺席了母亲生命之中太多的时光,要不是张晓宇,她也许再过很多年,都不会明白有些道理。

张晓宇能够设身处地为她着想,她实在十分感动。也让她开始发自内心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成了过眼云烟,不妨趁着母亲尚在人世,去见见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她好一点,在她的有生之年,再尽一尽自己生为人子的责任与义务。

而对于张晓宇来说,虽然自己现在已经身家百亿,但是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他很理解那种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无奈感,他的父母,现在生活在冥界,得到了他的好友判官崔珏的照顾,生活虽然也是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操心。但是,他们终究已经无法回到人间,享受人世间的天伦之乐。

而泽兰与母亲之间,虽然有着那么多坎坷曲折的过往,但不管怎么说,都还能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有些事情,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放下,就是原谅。

对于现在的他和泽兰来说,都已经找到了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也有了一般人所无法具有的能力,更应该主动地去为别人做一些什么。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迫不得已,都是一件并不那么容易的事情。

张晓宇自己过去的同事。还专门从老年中心请来的护理师和工作人员一行人,奔赴县城。

中午时分,王芸坐在门口,腿上蜷缩着一只白猫。看到一群陌生人进来,以为是来棋牌室玩牌的,忙招呼说:“还没开始呢,下午两点再来,啊。”

“妈。”泽兰快步走上前。紧紧握住母亲枯瘦的双手。

“你是谁呀?你喊我妈?我怎么不认识你?”

“妈,我是泽兰,我回来看您啦。”

“泽兰?泽兰?”

“嗯,嗯,我是泽兰。您的女儿。”

“你这么漂亮,怎么会是我的女儿呢。我家那个兰丫头,嘿,长的比你丑十倍呢……”

一番话说的站在身边的张晓宇不禁乐了,泽兰用美丽的杏眼瞪他。

张晓宇还故意逗她:“泽兰妹纸,什么时候将你小时候的照片给我看看,让我看看小时候的你究竟长得是有多么丑啊。”

“晓宇,你……你是故意存心气我吧,哼,我不理你了。”

“别别别……”

坐在椅子上的王芸望着眼前这两个嬉笑怒骂的年轻人。一脸的茫然,似乎这两个人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现在一直关心的就是快到棋牌室营业的时间了,那些常客怎么还不见来呢。

张晓宇恢复了严肃认真的样子,走到王芸身边,握住她的手。微笑着,喊了她一声:“妈!”

“你这个小伙子怎么也喊我妈呢?我没有儿子哦。”

“那你猜猜我为什么要喊你妈妈呢?”

“我不知道。”

张晓宇轻轻拉过泽兰的手,向王芸解释:“因为我是你的女婿啊,我和泽兰打算明年就结婚了。”

“女婿?”

王芸再一次陷入了浓雾一般的茫然之中,空洞的眼神,望着远方,嘴唇不断地翕动着,喃喃地重复着女婿女婿两个字……

十年前,王芸患了老年痴呆,记忆功能出现严重障碍,常常记不清身边的人和事。显然,她很难将面前这个姑娘跟自己记忆里的女儿划上等号。

泽兰突然觉得难过极了。

眼前这位老人,是多么的孱弱而可怜啊,面色蜡黄,消瘦得几乎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骨架。眼角的皱纹密密层层,手背上和胳膊上褐色的皮肤上布满老年斑,眼神游离而怯弱,说话颠三倒四,因为腿脚不灵便,经常摔跤,额头上、腿上、胳膊上到处都是淤青以及尚未愈合的伤疤。

她同样也很难将眼前这位老人,与自己记忆里那个暴躁又冷漠,泼辣又哀怨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现在的她,面容安详。静静地坐在那里,缓缓地抚摸着怀里的猫,就像一个阅尽世事,与世无争的老人。

泽兰坐在母亲身边,握着她的手。慢慢跟她讲自己童年的事情。那些熟悉的场景,曾经每次想起都会让泽兰心碎。

但现在再去讲述,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心里再无半点波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母亲仿佛记起什么,她的目光定格在墙角的那片藤蔓上,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个笑容,就像漫长的梅雨天之后一缕久违的阳光,穿越厚重的云层,照进泽兰的心里。也照进她自己的心里。

“原来你真是泽兰,我都想不起来,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再离开您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接您过去,跟我一起住。”

“你要带我去大城市吗?”

“嗯,是的。”

王芸不停地拍着手,咧开嘴角笑着,高兴得像个孩子。

在泽兰很小的时候。大约是四五岁,那时候的她,就明白城市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有一天,母亲心情不好。她就安慰她,说长大以后要带她去城市。当时她并没有理睬他,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记得这件事。

“我去收拾东西。”

“妈,不用忙了。那里什么都有,您什么都不用准备。”

两名护理搀扶着王芸上车。王芸突然想起什么,大叫一声:“那我的猫怎么办呢?”

“都带上吧。”宋溢笑笑说。

护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将二十多只猫全部安置好,一切就绪,张晓宇叮嘱他们先走,他和泽兰还有点事要处理,随后赶到。

张晓宇和泽兰找到泽旭强的商店。

商店的面积很小,光线并不好,店里显得很暗,三个货架和一个嵌着玻璃的柜台,零星摆着文具、饮料及零食,都是一些薄利的商品。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门外,眯着眼,打瞌睡。旁边的墙壁靠着拐杖。有三个学生过来买饮料,大声喊“老板老板”,老太太嘴里含含糊糊地答应着,拿起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店里。收钱,找零,然后又艰难回到门外那个椅子,继续打盹。

这位老太太就是泽兰生父泽旭强的后妻李枚。

张晓宇泽兰慢慢走过去。

李枚察觉有人过来,睁开眼睛,懒洋洋地招呼他们:“你们要买什么?”老太太眼神浑浊不堪,却依然闪烁着小商人特有的狡黠与精明。

泽兰在她身前站定,上下打量她,这个曾经让她恨之入骨的女人,此刻老态龙钟坐在他的面前,与当年那个一颦一笑之间尽是媚态的女子,完全是两个人,泽兰突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多年之前,泽旭强因病去世,表妹打电话通知他。泽兰听到这个消息,稍微楞了片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甚至没有表现出半点悲伤。她没有回来参加葬礼,寄了一点钱,权当完成任务。

泽兰蹲下身来,拍了拍李枚皮肤松弛的手:“我是泽兰,我这次过来,是像您道个别,我已经将我妈接走了,您老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么大年纪了,就别忙着开店了。”

李枚坐直了身子,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

泽兰从张晓宇手里接过之前就准备好的大信封,放在她手里:“这里除了一些现金之外,还有我妈之前住的别墅的房产证和钥匙,你收好了,不管你是打算卖掉,还是自己住,都行,您老自己决定。”

李枚捏着那个厚厚的信封,浑浊的目光瞬间明亮起来,她嘴唇翕动着,似乎有很多话要跟泽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