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嫦娥的秘密/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晚上,张晓宇是在嫦娥的广寒宫留宿的,当然,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张晓宇和嫦娥也只是在种满奇花异草的花园之中散散步而已。

“嫦娥,你真的是后羿的女人吗?”

“是呀。”

“那你和后羿为什么会分开?人间关于你们的传说有很多个不同的版本。”

“哦?都有哪些说法?”

“有人说,你是一个歹毒的女人,你和后羿的徒弟有私情,事情败露被后羿发现之后,为了逃避惩罚,才偷吃后羿千辛万苦才得到的长生不老药。有人说,你本来是和后羿约好要一起得道成仙的,但因为你厌倦后羿了,就自己偷吃了全部仙药,成仙离开了后羿。”

“哎。这世人怎么老是将人往坏处想呢。晓宇,你觉得我是那么坏的女人么?”

“我觉得嫦娥姐姐应该是好人。”

“什么应该。本来就是啊。我来告诉你事实的真相哦。后羿是个大英雄,他射掉了多余的太阳之后,因为有功,王母娘娘特意奖赏了他一包仙药。我们本来是说好等老了走不动路的时候,就一起分吃仙药。得道成仙。那时候的我们,都还很年轻呢,还不想那么早离开人间的锦绣山河,想在人间再多住上几年。可是没想到,后羿的徒弟。一个叫做逢蒙的家伙,心术不正,一天趁着后羿不在家,拿到逼着我,想要侵犯我,同时还诱惑我与他一起分享仙药,已经成仙。我自然是万死不从,为了保全自己的清誉,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将仙药全部吃掉了。于是我就成仙。来到了广寒宫之上。”

“哎……我相信嫦娥姐姐所说的都是真的。”

“谢谢你,晓宇。”

嫦娥很难得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美丽的微笑。

“那后羿呢?后来你们之间怎么样了?”

“我们从那之后,就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只能通过皎洁的月光,传递彼此的思念了。后羿后来活到了八十多岁,就去世了。我只能在天上,遥望着他。哎,其实如果当时还有别的机会,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做神仙的。直到现在,几千年都过去了,那天的事情我还依然清晰地记得。怎么忘也忘不掉。”

张晓宇用望了望站在身边的嫦娥,目光之中充满了同情。看来这个世界上,即使法力高强如神仙,内心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忧伤。

“那你后来和天蓬元帅又是怎么闹出绯闻来的?”

也许是嫌气氛太过忧伤沉重了,张晓宇决定转换话题,聊一些轻松的事情。

“什么绯闻呀?那是他自作多情好么?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他什么。”

“是是是……”

“自从和后羿分开之后,我就发誓,永生永世都不会再嫁。哎,其实说到天蓬元帅。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莫非你还是有些喜欢他的?”

“那倒不是。只是因为我的事,他的损失也实在太大了点。我都为他觉得有点不值。”

“呵呵,是吗?”

“是呀,记得以前,天蓬元帅还是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法术也很高强,总是那么威风凛凛。可自从我到玉帝那里告了他一状之后,你看看现在的他都变成了什么样子。真的挺丑的哦。而且一天到晚还要被孙悟空欺负。”

“哈哈,这个倒是事实。不过现在他也算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了。或许这就是他的命吧。嫦娥姐姐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了。”

“哎……希望他能过得开心吧。”

“世人总是说红颜祸水,现在看来。这句话放在你们神仙身上也是适用的。天蓬元帅好好的一个帅气的神仙,遇上你嫦娥,也真是毁了终生了。”

“那时候我好心劝过他很多次,还特意请了太白金星开导他,但他总是那么执迷不悟。有一天,他可能是喝多了,带着满身酒气,直接跑到了广寒宫,撩了我几句,我没睬他。他居然明目张胆想要非礼我……哎,当时我就气急了,于是就跑到玉帝那里告了他一状。其实现在想想,他罪不至此。是我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只是那个时候,我看他那副猴急的嘴脸。就不知道怎么想到了当年的逢蒙。所以我才气糊涂了。”嫦娥说完,又眨着大眼睛,望着张晓宇:“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个德行?美色当前,血冲到脑子里,就什么都不顾了?”

“这个还是因人而异吧。像逢蒙那种,是蓄意而为,是货真价实的坏蛋,应该拖出去枪毙一万次,但像猪八戒这种,只是一时冲动……”

“所以。后来我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会有些后悔的。”

“都过去了,别想了……如果没有你,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猪八戒这个逗逼的二师兄。”

很奇怪的是,在天庭之上,张晓宇居然一点睡意也没有,就这样和嫦娥边散步,聊了一夜。

天又亮了,太阳升起了,张晓宇也该向嫦娥辞行了。

张晓宇赶到了斩妖台。

自从妖界迷风城原城主梁无心因为偷窃人类真元妄想修仙,并家伙婴宁家,被张晓宇和雷神等人查清了真相之后,直接让天兵天将将梁无心押到了天庭,接受托塔李天王的审判。

梁无心老奸巨猾。守口如瓶,来到天庭之后,在如山铁证之下,还对自己犯罪的事情再三狡辩,妄图逃过天庭律法的惩罚。

在接连几天的审讯毫无进展之后,托塔李天王决定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在这一天,将梁无心直接带到了斩妖台。

梁无心固然再狡猾,也深知这个斩妖台并不是开玩笑,凡是触犯了天条的妖怪,在这里被执行极刑之后,将被驱赶在六界之外,永世不得超生。

托塔李天王和梁无心在斩妖台开始了一场斗智斗勇。

“梁无心,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老老实实将一切如实招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该说的都说了,没什么可说的了。”

“是这样么?我想问你,你原本身为妖界城主,为什么要偷窃人类真元,如果让你这种败类修成神仙。岂不是我天庭的耻辱?”

“哼,凭什么我们妖就不能成仙?”

“并不是所有的妖都不能成仙,但是像你这样的害群之妖,是永生永世都不可能修成神仙的!如果不是因为魔界血玉家族相助,给你魔灵石,你什么事情也做不成。据我们调查得知,你和血玉已经是旧相识,并且这段时间一直交往密切是吗?”

“我不认识什么血玉!”

“还想狡辩!”

“哼……”

“来人呀,将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家伙直接推上斩妖台,斩首示众!”

两名手执长戟的天兵走到梁无心的身边,一人架起一只胳膊,将花白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的梁无心拖到了斩妖台上的铡刀前,梁无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偷瞄了一眼托塔李天王,见到他坐在那里不苟言笑,目光如电,似乎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

妖精们难得有个正经的时候,无论是男妖还是女妖,一天到晚都是嘻嘻哈哈惯了,总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跟他们开玩笑。一直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妖精们,很难得有严肃的时候。

即使是原来的一城之主。已经上了年岁的梁无心,也是这样的画风。

所以这几天的审判,他从来都不以为然,他心想,托塔李天王只是吓唬他。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他带到斩妖台斩首。

但直到此刻梁无心心里终于才涌起了几分惧怕之意。从现场的气氛看,他知道没有人要跟他开玩笑。

看着寒光闪闪的铡刀,一直吊儿郎当不以为然的梁无心终于绷不住了。

他长满了鱼尾纹的眼角滚出了几滴浑浊的眼泪,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

托塔李天王轻轻挥挥手,两名天兵又将梁无心带了回来。

“梁无心,我问你,你和血玉到底私底下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居然愿意给你魔灵石,助你修仙?”

“我答应了他,等我修仙成功,就拱手将迷风城让给他。”

听到此话,张晓宇一切都明白了。

血玉家族在魔界之中已经被扈氏家族逼到了绝境,偌大的魔界,再无血玉家族生存之地。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为了日后东山再起,卷头重来。血玉将目光瞄向了妖界,他要在这里寻找自己的新世界。

幸好事情在他们两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之前就宣告败露了,要不然,等到血玉来到妖界之后,还不知道要给原本轻松快乐无忧无虑的妖界带来什么样的无法预测的灾难。

而这件事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虽然血玉家族现在在魔界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但这个老贼依然贼心不改,妄图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实施报复。

这样的阴险的恶贼,必须谨慎防备。张晓宇心想,等到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第一时间去一趟魔界,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扈长卿,让他多加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