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新身份设定/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游戏进度:第一关

游戏地图:冰城

游戏时间:夏季,5月份。

游戏任务:寻找凶手

冰城大学文学院的教学楼里,张晓宇的父亲刚刚上完欧美文学史的课程,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带着蓝色斜条纹领带,胳膊下夹着书本和讲义,身边跟着两个正在请教问题的女生,正从教室里走出来。

两个女学生想听他讲更多关于那个叫做海明威的作家的生活轶事。父亲的脸上带着随和的微笑,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慢慢向她们讲述着。两位女生静静地跟在他身边,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他们走出教室,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尽头,然后下了几级台阶,走到一条大理石铺砌的校道上,两边是一览无遗的碧绿的宽阔草坪。外侧围着黑色的雕花铁栏杆,那是校园西边的外墙。栏杆之外,是一条宽阔的街道,对面矗立着150层高的通讯大厦。

突然,一声沉闷而尖锐的呼啸像利箭一般传来。撕裂空气,父亲的话音戛然而止,两个女生突然感觉自己脸上湿漉漉的,她们有些纳闷,心想难道是下雨了。用手摸了摸,手掌上鲜红一片,她们吓坏了,低下头,又看到蓝白相间的校服上。也不知什么时候溅满了雨点般的殷红的鲜血。

而在她们脚下,父亲已经痛苦地蜷缩在那里,身体弯得像一支弓,正在剧烈地的抽搐。他的额头上,一个触目惊心的红黑色的圆孔里。鲜血正不停地喷涌而出,身下的青灰色的地面上,沉闷的暗红色的河流正在蔓延。

两位女生已经彻底吓傻了,面色惨白,失魂落魄,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啊……”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个女生蹲在地上,抱着头,张大嘴,终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响彻云霄的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附近教学楼里的学生迅速像潮水一样围拢过来,他们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望着眼前骇人的场景震惊不已议论纷纷。

保安和老师也赶过来了,挥着手,驱散围观的学生们。

很快一辆白色的救护车来了,下来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医生蹲下身去,摸了摸父亲的鼻息,又用听诊器按在父亲的胸前,他站起身来,无奈地朝众人摇摇头。

接着。几辆拉着警笛的警车开进了校园,警察驱赶着围观的人群,在父亲的遗体周边拉起了明黄色的警戒线。

在这个寻常无奇的夏天上午,张晓宇父亲被一颗远程射来的狙击步枪的子弹结束了仅仅37岁生命。

据警察分析,凶手的狙击地点。是在冰城一中斜对面的那座150层高的通讯大厦的楼顶天台。当警察赶过去搜查,凶手早已经不知去向,接下来的几天里,警察调取了通讯大楼里以及附近街区的所有监控录像,也是一无所获。

张晓宇父亲的突然死亡。在新黑客帝国这个风声鹤唳危机四伏的时代,像一阵风吹过一样,很快就消失了。冰城一中很快招聘了新的语文老师,媒体谴责几天之后也渐渐将目光转移到最新发生的新闻事件上去了,学生们在心理专家的安抚下也很快就从恐惧和悲伤之中走出来。

唯独张晓宇和他的母亲,从此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父亲去世之后,张晓宇的家里完全变了模样,像一场冷冽无情的寒风吹过,往日的欢笑一夜之间全部凋零了,瞬间凄清下来。

张晓宇母亲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出门了。她跟医院领导请了长假,从早到晚,茶饭不思,滴水不进,寸步不离地安静地守在丈夫的遗像和骨灰盒的旁边。

一个中学语文老师为什么会被暗杀?凶手究竟是什么人?太多的疑问张晓宇都无暇顾及。与父亲的案情进展相比而言。这几天,张晓宇更加担心母亲的身体健康,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他真担心她的身体会垮掉。

张晓宇做了一碗半生半熟的西红柿鸡蛋面。端到了父亲的书房里。

“妈妈,吃点东西吧。”

母亲没有任何反应,目光定定地注视着父亲的照片,眼神里弥漫着专注的温柔的光芒。

张晓宇只好将那晚面条放在桌上,提醒她:“记得趁热吃哦。”然后坐在沙发里。双手托腮,无比心疼地望着眼前这个像变了个人一样的母亲。

母亲身穿一袭黑色的连衣裙,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茉莉花,坐在父亲的书桌旁,在台灯昏黄的灯光下,深情而温柔地凝视着那张放大了的黑白照片,用纤细的手指反复摩挲着照片上父亲的脸,似乎父亲正站在她的面前。

她的脸上满是泪痕,眼里却没有泪水,张晓宇知道这几天,她已经哭了无数次,泪水早已经流干了。

这天夜晚,她的脸上看不到往日里那样悲伤、绝望和痛苦的表情,甚至显得有些格外平静,像陷入了某种美好的甜蜜的回忆之中。

然而。这种神秘的未知的微笑,却让张晓宇的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他总预感着即将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天晚上张晓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乱成一团麻,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张晓宇不放心母亲,总担心她会出事,起床看了好多次,父亲书房里的台灯还亮着,母亲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他的担忧和恐惧才渐渐平息下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张晓宇第一时间跑到父亲的书房。

台灯还亮着,那碗西红柿鸡蛋面一口没动,面汤和面条已经成了一团浆糊,母亲依然身穿那件黑色连衣裙,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父亲的照片摆在桌上。照片里,父亲仍然年轻而俊朗,正深情地凝望着母亲。

张晓宇蹑手蹑脚地走到母亲的身边,朝她的脸上望了望,她的眼睛是闭着的,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睑,像陷入了熟睡之中,脸上洋溢着一种很宁静的美丽。

张晓宇感到很欣慰,他想母亲这几天太累了,此刻终于可以暂时好好休息休息。

端起那碗面条。准备离开书房的时候,张晓宇的余光注意到母亲的脚下横着一个垃圾桶,一部分垃圾倾泻出来。他放下面条,蹲下身去,收拾垃圾桶。在废纸等杂物之间,无比惊讶地发现了一根一次性注射器。

张晓宇似乎在瞬间明白了什么,这样的场景他在电视剧和电影里已经看过了太多次。

他的心狂跳起来,发疯一般扑到母亲身上,母亲的身体晃动了一下,身体歪向一侧,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惊魂未定的张晓宇,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母亲的脸,一片冰凉,像一具雕像。他不死心,抱着侥幸的心理将颤抖不止的手指横在母亲的人中的位置,没有感受到半点呼吸的迹象。

张晓宇母亲用一小瓶氰化钾结束了自己的痛苦。丈夫走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她要到另一个世界,寻找他。

张晓宇母亲在自杀之前,显然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她签署了很多份文件,并留下了几份遗嘱,将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所有与他有关的事情都考虑并交代清楚了。家里的所有的财产将纳入张晓宇的名下。至于张晓宇的今后如何生活,她特意在遗嘱里交代,除了采纳政社区中心提供的有效的合适的协助方案之外,也将最大限度尊重他个人意愿。

除了相应的文件和遗嘱,母亲还给他留下一封手写的极其简短的信。

孩子,请不要为我们的离开而悲伤。我和你的父亲的死亡,是经年跋涉在黑暗长夜里的一场必然命运,也是迎接新世界曙光的一首序曲。我们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他既已经离开,我就不可能苟活。只是很抱歉,妈妈不能再继续陪伴你,陪你长大成人,看着你结婚生子,也许,是因为我们今生今世的缘分已尽吧,不必强求,我们只需平静接受命运的安排。无论如何,孩子,你已经长大了,我相信你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勇敢地坚强地往前走吧。请你记住,我和你的父亲,永远都爱你,永远。

看到信笺上娟秀工整的字体,张晓宇的眼前似乎又发现了母亲美丽的面容,只是这封信我读了一遍,母亲说的话太过深奥,看得他一头雾水。

民政部门将张晓宇被社区中心纳入救助名单,希望他和其他几十位因为各种原因而失去家庭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张晓宇不愿意,坚持要继续住在自己的家里。

张晓宇眼含热泪,质问系统君:“系统君,你干什么要给我设定这样一个的情节,你不觉得太残忍了点么?”

“宿主,你不要当真嘛,都是游戏而已,为了交代后面的任务,必须要设定一个残酷的序曲。”

“你给我等着,系统君,等我回到现实之中,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好嘛,宿主,我会耐心地等着的。”

张晓宇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系统君除了逗逼之外,还有点贱兮兮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