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虚拟的红颜知己/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系统君的设定,张晓宇和茉莉相识大约是在十一岁那年,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在张晓宇的记忆之中,那天班主任告诉他们,班上来了一个新同学,说是个孤儿,让我们以后要好好照顾她,然后他就看见站在教室门外的那个美丽清秀的小女孩。

那天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一条红色格子短裙,扎着两个可爱的小辫子,紧紧地抱着门框,咬着下嘴唇,脸颊红彤彤的,黑葡萄一样的眼眸里闪烁着明亮而羞怯的光芒。

张晓宇必须承认,从那天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喜欢上了这个迷人的小东西,一开始她有些怕生,课下也不怎么跟他们讲话,时间久了。她见到他们对她不仅没有任何恶意,反而很友善,渐渐也就敞开了心门。

那时候张晓宇才发现,原来她一点也不自卑内向,相反却活泼热情,笑起来很大方爽朗,唱歌也很好听。

后来他们就渐渐成了好朋友,整天形影不离,常常一起上学放学,经常有大人开玩笑说他们是天生一对,那时候的张晓宇大致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常常是又不好意思,又很开心,而茉莉,则经常用圆圆的美丽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那人,眼神里却弥漫着很温柔纯净的光芒。

张晓宇的父母还在世的时候,都特别喜欢她,张母心疼她一个人很可怜。每个周末,总是会邀请她来家里做客,母亲会给她做好吃的饭菜,帮她买漂亮的裙子,然后四个人就像一家人那样去公园玩耍。

每次看到茉莉坐在旋转木马上坐在过山车里开心兴奋地尖叫,张晓宇就会觉得特别快乐,那时候他想如果我们四个人一生一世都像这样在一起不分开那该有多好啊。

渐渐长大了,茉莉出落得越来越高挑美丽,在外人眼中。她文静、美丽而优雅,但在张晓宇面前,她却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越来是一个泼辣并且强势的姑娘,虽然年龄比他还小几个月,人前人后,却总是让他喊她姐姐,如果张晓宇不依着她,她就会狠狠地掐他一下或者冷不丁地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上一口。

她的动作敏捷地就像一只蜜蜂,让张晓宇防不胜防。

从小到大,茉莉都是个文艺积极分子,活泼外向,人长得美,歌唱得好,又很会表演,有当明星的潜质,而南方在北方招收的屈指可数的专业之中,恰好就有电影表演专业。

“茉莉。我就指望你啦,等你考到南方之后,一定要帮我打听关于莲花的消息。”

“好啊,呵呵,没问题。”

茉莉莞尔一笑,笑声清脆,如银铃。

这个从小和张晓宇一起长大,每天跟他一起上学放学的女孩,这个他最信赖的几乎知道他从小到大所有糗事的姑娘,在张晓宇走入寂寞而漫长的青春期那一天,已经悄悄成了深深藏在他心底的不能说的秘密。

贱兮兮的系统君,故意将游戏的情节,设定为张晓宇暗恋茉莉。

于是,张晓宇的脑海之中会经常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茉莉那张美丽的脸,长长的睫毛,妩媚的丹凤眼,眼眸亮得像黑宝石,笑起来有些羞涩,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洁白的茉莉花。

茉莉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年级前两名,从高一开始,她就成为学校的种子选手,班主任说,只要她正常发挥,考到南方是板上钉钉十拿九稳的事情。

张晓宇发自内心地为她感到高兴,但同时,也会有些怅然,如果她考到了南方,而自己留在了北方,以后要怎么样才能像他一直憧憬的那样每天都在一起呢?

张晓宇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填报了南方的一所高校。这一段时间,他玩起了消失,一个人躲起来,用心复习备考。

这年夏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如期而至,高考前夜。张晓宇梦到了已经去往天堂的母亲,她站在一片圣洁的光芒之中,向他微笑,温柔地告诉我,孩子,不要担心,你一定会如愿。

第二天在考场之上,张晓宇发挥得极好,几位主考官都面对赞许的微笑。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因为母亲的在天之灵的照看与保佑,张晓宇在北方所有报考蕙城艺术学院钢琴演奏专业的考生里,总成绩排名第一,他成功被南方的蕙城艺术学院录取。

一个月之后,新一年的录取榜单发布。

发榜之后的三天里,顺利考入南方的张晓宇,开始被鲜花和掌声簇拥,冰城电视台以及各大媒体开始采访他,介绍我的学习经验。让他畅谈以后的职业规划。

他也收到了很多老师和同学的祝福,但一直没有茉莉的消息。

张晓宇很焦急,一闲下来,立即拨打茉莉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张晓宇又去了她家,家门紧闭,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

张晓宇找到夏树,问他:“茉莉呢?我怎么找不到她?她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怎么我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

夏树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按在沙发上,端过来一杯白开水,坐在他对面,用有些犹豫的眼神望着他,吞吞吐吐地说:“怎么?你还不知道她的事情呢?”

“她的事情?她的什么事情?她一定考的很不错吧?对了,她被南方的哪所大学录取了?”

“晓宇,你真的不知道?”

“你真是啰嗦,快说啊!”

“茉莉她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

宛如晴天霹雳,张晓宇手中的杯子滑到了地上。滚烫的开水渗进衣服灼痛皮肤,他也无暇顾及。

“为什么?她为什么不参加高考?”张晓宇站起身来,几乎是大声朝着夏树吼叫。

“因为……因为她就要结婚了。”

夏树低下头,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看张晓宇的眼睛。

“结婚?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

“那你告诉我,她和谁结婚?和谁结婚?和你吗?”

那一刻张晓宇几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走到夏树身边,咬牙切齿。双手抓住他衬衫的领子,不知道究竟从哪里来的洪荒之力,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悬空提起。

“晓宇,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跟你解释。”

“哈,还真是你这个混蛋!”张晓宇攥紧拳头,照着夏树那张白净的脸,狠狠地痛击下去。

夏树痛苦地捂着半边脸,委屈地说:“晓宇。你误会了,茉莉的结婚对象不是我。”

“啊?”

张晓宇往后趔趄了几步,心口闷得不行,一口气似乎怎么也上不来,差点要摔倒了。

“茉莉的奶奶找到了,她还活着。”

关于茉莉的家人,尤其是她的奶奶,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秘密,她只告诉过张晓宇和夏树两个人。他知道,她奶奶还活着,对她究竟意味着什么。

张晓宇问夏树:“茉莉奶奶在哪找到的?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夏树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老人家当年遭遇车祸之后,并未立即咽气,她被当年冰城警察局秘密监视起来了。这十五年里,老人家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就在一个月之前,她突然醒过来了。”

“那太好了。”张晓宇心里似乎有一块悬了很多年的沉重的石头在这一刻悄然落地,他想茉莉终于可以回到奶奶的身边,和亲人生活在一起,不用再像以前那样做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了。不过,与此同时,另一个疑问又浮现在他的心头:“但是,茉莉奶奶还活着,跟她要嫁人有什么关系?”

“哎!真是一言难尽。”

张晓宇盯着夏树紧紧皱起的眉头,问他:“有什么话你快说啊!”

“要彻底治愈她奶奶,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但是你知道的,茉莉是孤儿,并没有钱。那些日子,知道消息之后,我和茉莉急得不行,想找你一起商量,可你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求助了很多人,也无济于事,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冰城大厦的老总找到我们。”

“他找你们干什么?”

“他告诉茉莉,他可以帮她救奶奶,但是她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事成之后,茉莉必须嫁给他的小儿子。”

系统将那个富商的小儿子设定为一个纨绔子弟,一头金发,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银项链,左臂上有刺青,喜欢穿紧身的牛仔装,带着几个兄弟,在校园里招摇过市。

他比张晓宇夏树他们大两届,他在冰城一中读书的时候,就经常在放学之后缠着茉莉不放,千方百计地想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但是每次茉莉都机智地逃脱。

“茉莉答应他了?”

“是的。她答应了他,他们谈好条件,她嫁给他的小儿子,他帮她救奶奶。”

张晓宇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脚下发软,快站不住了,像一截木头一样沉重地跌进沙发里。

“快给我茉莉的联系方式,我要去找她。”

“哎,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之前她特意叮嘱过我,她不想见你,也让你不要再去找她了。”

“我不信!”

张晓宇的泪水寂静无声地顺着脸颊流下来,咬着嘴唇。瞪着夏树。

整个暑假张晓宇都在伤心绝望之中度过,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发呆,整个假期只剩最后三天了,他开始整理去往南方的行囊,他望着窗外,城市依旧繁华而璀璨,可是他的心里空空如也,他是多么思念那个甜美的面容与笑声,又是多么想在离开北方之前,再见茉莉一面。

这天晚上,张晓宇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再熟悉不过。是茉莉,一段日子未见,她说话语气还像以前那么强势、干脆、不容置疑,声音里却流露着掩藏不住的疲惫与忧伤:“晓宇,我想见见你。晚上七点,我在寒临天台等你。”

张晓宇赶紧夺门而出,开着智能汽车,驶上最近最快的空中轨道,直奔冰城的寒临天台。

阴暗的苍穹之上,大朵大朵的人造云涌动,翻滚,像重叠在一起的密密匝匝的花瓣。纯色黑钢铸就的寒临天台,浩瀚如海。

张晓宇和茉莉站在上面,渺小得就如两只黑点。栏杆之外,就是冰城繁华而拥挤的城市天际线,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缥缈不定,如同海市蜃楼。

寒临天台上风很大,茉莉的长发和裙子,都被吹到身后,在风中翻飞,话语也被风吹散了,零碎的,稀薄的,朦胧的,像梦一般。

茉莉的笑容虽然有些凄凉,但是张晓宇能够感觉到,这个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晓宇,恭喜你,终于如愿了,你马上就可以去南方。亲自寻找莲花的秘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如愿的。”

“也恭喜你,终于找到奶奶了,老人家还好吗?”

“现在神志已经逐渐恢复清晰了,但还很虚弱,脸色惨白,浑身都没有力气,身体瘦得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毕竟都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又昏迷了那么多年,你也不要太担心,相信奶奶会慢慢好起来的。”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茉莉蹙着眉,咬着嘴唇,用坚毅的眼神望着远处,信誓旦旦的样子。

张晓宇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凝视着她,她美丽的侧脸。他已经不知道看过了多少次,只是这一次再看,总觉得有些陌生,心里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悲伤与疼痛。

她在寂静无声地站在那里,然后转过脸,迎着张晓宇的目光,欲言又止。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声地对视了许久,然后她低下头,再次抬起头时。张晓宇看见她眼眶红红的,噙满泪水。

张晓宇将她抱在怀里,她娇小的身体,柔柔的,暖暖的,散发着清香,紧紧地贴着他。

张晓宇轻轻地抚摸着她柔软光滑的如同绸缎一般的长发,用颤抖不止的声音说:“不要嫁给那个混蛋,我们一起想办法救奶奶。好吗?”

她没有说话,但张晓宇听到她在轻声抽噎。

张晓宇松开她,双手捧起她的脸,那张已经完全被泪水濡湿的脸,波光潋滟,美不胜收。

“你把那些钱还给那些混蛋,我母亲还给我留了存款。我马上就要去南方上学了,我也可以将房子卖掉。”

茉莉眼睑低垂,被泪水打湿的长长的睫毛,像一把蒲扇,不停地上下跳动。过了很久,张晓宇看见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小木,来不及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茉莉打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是她婚礼现场的照片。

茉莉的娇小的身躯裹在一身淡绿色婚纱里,发髻上别着一朵粉色的茉莉花,戴着一颗银色的星星形状的耳坠,手臂上戴着一只银色的镯子。

张晓宇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她穿上婚纱的样子,但从来没有想过,穿上婚纱的她竟是这样美,美得就像一个仙女。

她的身旁,站着身穿黑色西装的新郎,他们手牵手站在那里,面带微笑注视着台下的宾客……

漆黑的天幕乌沉沉地压在头顶,似乎随时都会坍塌下来,张晓宇很想将茉莉手中的手机抢过来,砸碎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