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名门闺秀/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年,一边在蕙城上大学的,张晓宇同时在羽音钢琴学校谋得一份兼职教师职位。

这家钢琴学校在蕙城很有名,来这里学习钢琴基本上都是蕙城的上流社会的孩子,施行一对一的量身定制式教学,教学时间由客户指定。

张晓宇与羽音钢琴学校签订了一份三年的合同,直到大学毕业,一直在这里兼职。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教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弹钢琴,小男孩似乎对弹钢琴不怎么感兴趣,张晓宇一个星期最多只需要上门教学三次,那个六岁小男孩勉强坚持了两个月,连一首完整的曲子都弹不好,家长无奈之下。只好选择放弃。

起初张晓宇有些内疚,总担心是因为自己刚刚入职,一时找不到要领,耽误了孩子的发展,但后来孩子父亲告诉他,与钢琴相比,孩子更喜欢踢足球,也许他长大之后能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这样想起来,张晓宇的心里舒服多了,怀着坦然而轻松的心情迎来第二个学生。

第二个学生是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男孩子,名叫秦钧,颀长的身材,俊秀的面容,笑容干净,举止优雅,一看就知道出生在一个贵族之家。南方的孩子一般都从小学习钢琴,所以对于他二十出头才过来学钢琴,张晓宇有些不太理解。有一次课下他问秦钧:“为什么你现在才开始学习钢琴呢?”

他笑了笑,有些神秘朝张晓宇眨眨眼说:“我最近迷上了一个姑娘,她最爱钢琴。”然后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张晓宇的面前。

照片上的姑娘确实很美,身材性感,面容姣好,长长的秀发散发着女性特有的妩媚。张晓宇不禁赞叹,多么迷人呀,真是个尤物。

秦钧很满意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收起来。

此后的教学之中,张晓宇特意多教他一些与爱情相关的钢琴曲,比如舒伯特小夜曲、莫扎特小夜曲、《致爱丽丝》、门德尔松小夜曲等等,希望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张晓宇和秦钧很投缘,他是个花花公子,像只蝴蝶一样,不停地穿梭于花丛之间,但为人爽直,仗义,又很风趣,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真实世界里的张晓宇,遇到泽兰之前,简直就跟这个富家子弟秦钧是同一模子刻出来的。

秦钧天资聪颖,又虚心好学,用了极短时间就掌握了几首名曲,他白皙的手指,纤细而修长,自如地在琴键上游走,好看极了,张晓宇能想象到,每个女孩子看到这样一位风度翩翩的阳光大男孩为她弹奏一曲钢琴曲,应该都无法拒绝吧。

初冬的一个周六,秦钧邀请张晓宇去他家参加一个晚宴。

这是张晓宇第一次去南方贵族家里参加晚宴。

为了礼貌,也为了给秦钧面子,他花费了整整一天时间去商场挑选礼服,又去理发店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发型。

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他的心里仍然很紧张。

秦钧家位于城南,离开主干道,智能汽车沿着一条私家公路,驶到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末端,是一条三米宽的人工河,河上有三座桥,每个桥头都设有岗亭,旁边竖立着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标注车辆与行人通行须知,每个岗亭里有六名荷枪实弹的机器保安,不分昼夜执勤,检查过往车辆与行人。判断是否具有进入的权限。

外来车辆一律禁行,张晓宇只好下车,向机器人安保出示秦钧给他的通行证,机器人申请与安保后台核对数据,验证无误,桥头的三道蓝色激光栅栏打开了,张晓宇怀着好奇的心情走进去。

穿过杉树林。面前豁然开朗,又是一条平整宽阔的大路。大理石铺砌的路面,两边是绿茵茵的草坪,草坪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大路的尽头,是恢弘气派的主大门,大门是是汉白玉筑成,门洞两边。各支着六根巍峨的十米高的汉白玉圆柱。再往两边,便是建筑群的围墙,围墙大约六米高,围墙之上,是密密麻麻的激光矩阵,用来保护围墙之内的安全。

已经有专车停在门外等候,一名机器人走过来,朝张晓宇微笑鞠躬:“你好,张先生,我是专门引导您前往晚宴的管家,请随我来。”

跟着机器人坐上汽车,另一名机器人按下了中控台上的按钮,主大门上的指示灯由红色变成绿色,汽车驶进大门。出现在张晓宇面前的是一片浩渺的水面。

晚风悠悠,湖水泛起微微的涟漪,倒映着天边橘色的夕阳余晖,湖畔的垂柳长长的枝条也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这是什么湖?”因为好奇,问题脱口而出。

坐在副驾驶的机器人侧过头,望着他,开始根据程序没玩没了地解说起来。张晓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居然无聊得跟机器人搭起讪。

汽车向左拐弯,然后沿着湖边的环形道路向前行驶。

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家,不如说是一个建筑群,环绕着这个湖,井然有序地坐落着一栋栋建筑,建筑与建筑之间,要么是大片的草坪和景观林。种满各种绿意如水的乔木与灌木,要么就是可以供休闲的广场,精巧的亭子,曲折的长廊……要么是网球场、游泳池、羽毛球场,甚至还有足球场。怪不得秦钧之前说他家的房子占地整整十亩,看来所言不虚。

车行十分钟,停在一座建筑楼下广场。机器人管家开门,请张晓宇下车,这是今晚举行晚宴的地方。

沿着台阶拾级而上,秦钧一身潇洒帅气的黑色燕尾服,站在宴会大厅门口,等候他。看张晓宇走过来,他微笑着快步迎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张老师,你能过来,我真的很高兴,来,我先带你四处看看。”

“你的家可真大。”

“呵呵,是吗?”秦钧云淡风轻地回答着,朝大厅门口的一块显示屏走去。他用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点击一下,屏幕亮起来,一张三维地图出现,张晓宇定睛一看,原来是他家的地图,张晓宇看了看现在所在位置,再看了看之前通过小桥以及主大门。更加直观地感觉到这里面积之大。

他指着位于湖东南角的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喏,我们现在这里,这栋楼,名叫群乐阁,是我父亲用来举办晚宴的地方,有时候这里也会演话剧。”

张晓宇注意到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后现代风格,但其中也有很多古典建筑元素,庭廊阁榭,雕梁画栋,随处可见,正想问他家的建筑有这么多古色古香的风格,大厅里开始飘出阵阵的悠扬的乐声,秦钧朝张晓宇招招手:“我们进去吧,晚宴快开始了。”

宴会大厅里。灯火璀璨流金,乐声如潮,酒水区,来自法国波多尔、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红酒整齐地排列着,像等待检阅的方阵。甜品区陈列着各种诱人的西点,各式各样的水果散发着甜美芬芳。

三三两两的衣着光鲜的绅士名媛端着香槟酒,相对而立。谈笑风生,端着托盘的机器人服务员不停穿梭其中。

秦钧取了一杯香槟,一边走,一边跟宾客点头致意,张晓宇紧跟在他身后,他要将张晓宇介绍给他父母认识。

“父亲,母亲。这是我的钢琴老师张晓宇。”

张晓宇赶忙走上前,微笑着,伸出手,跟秦钧的父亲母亲一一握手,问好。

秦钧父亲秦云天这天身穿黑色唐装白色衬衫,衣服上金色的刺绣图案闪烁着细微的光芒,戴着银框眼镜,看上去儒雅极了,然而,他的淡淡一笑之间,却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他和秦钧差不多高,但要健壮很多,体型也更匀称,显然是经常运动。保养得也极好,虽然已经年过五旬,脸上还并没有看见太多的皱纹。

秦钧母亲柳绮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们俩肩并肩,端着香槟,带面微笑,走在人群之中,友好、客气、极有风度地招呼着每一位宾客,尽管前来参加本次晚宴的都是兰城的各界精英人士,但在他们面前,气场还是稍逊一筹。秦父秦母的神态与表情,让张晓宇想起历史书上所说的帝王与皇后,他们的身上,真的有这种强大的气场,整个场景。看上去就像是帝王在宴请百官群臣。

秦钧端着酒杯撩他的女神去了,张晓宇独自站在喧嚣的人群之中,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无措。身处这样华贵的夜宴之中,虽然从外表看起来,精心装扮的他和他们别无二致,但内心深处张晓宇仍然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尤其在听到三男五女围在一起,议论和讥嘲北方市民,拿他们的一些生活习惯取乐的时候,张晓宇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刚进门的时候张晓宇注意到三楼有一个很大的露台,他端着酒杯,沿着楼梯走上去,准备到露台之上透透气。

晴朗的冬夜,空气清冽,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上,如水的月光洒满整个露台,一个身穿淡紫色晚礼服的女子凭栏而立。

默默凝视着眼前这位女子,张晓宇能看到她披在肩头的酒红色的长发,她晚礼服黑色的肩带,耳垂下坠着的一粒白色的珍珠耳环,在晚风之中微微地晃动。张晓宇甚至能够闻到从她身上飘过来的香气,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像香樟花的味道。

闭上眼睛,他都能想象到我偶然之间,邂逅的一定是一位美丽的女子。

这个初冬的夜晚多么可爱。

可能是察觉到身后有人,女子转过头,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有些好奇有些诧异地望着张晓宇。这个女孩面容清秀,圆圆的脸,细细的眉,大大的眼,高挺的鼻,小小的嘴。洁白光滑的皮肤,在月光之中,散发着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晕。

“你是谁?”

“哦,不好意思,打扰你啦,我是过来参加晚宴的客人。”

“参加晚宴你应该老老实实在一楼呆着才是,怎么跑到三楼来了?”

“真是对不起,我这就离开,姑娘你继续。”

“站住!”

“哦。”

“你到底是谁?我是问你名字。”

“我叫张晓宇。”

“张…晓宇?哦,我知道了,你是我哥哥的钢琴老师,对吧?”

“是的。”

“你为什么不在一楼参加宴会?”

“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太吵,我想安静一会。”

“好吧,那你不用下去了,过来吧,陪我聊天。”

见张晓宇没动,女孩莞尔一笑,拖着长长的裙摆,朝他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将他拉到她的旁边。

她的小手滑滑的,凉凉的,张晓宇的手却烫得厉害。

从她发间和身上飘逸而出的香味,像馥郁的花香一般包裹着张晓宇,让他沉醉在这片浪漫的月光之中。

然后,张晓宇无比惊讶地知道,这个女孩竟然就是秦钧的妹妹秦玉,她也是因为厌倦了一楼嘈杂的环境,躲到三楼露台一个人安静一会。这一点上,他们俩倒是很有默契。

另外,仅仅两天之后,从秦钧的口中,张晓宇知道了另一个让他诧异不已的消息,秦玉喜欢他,希望他能与她交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