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个少女的记忆/超级首富系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0年前,新黑客帝国,立春,兰城北火车站广场。

偌大的火车站广场,放眼所望,到处都是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有些拖家带口,有些三五成群,有些孑然一身……有人衣着光鲜,也有人穿着随意……不过他们的面容之上,都无一例外地写满了恐惧、惊慌与焦急。

人群交织汇聚在一起,拖着各式各样的旅行箱,提着大大小小的包包袋袋,就像一条汛期的河流,汹涌地朝着进站口流动着。

有人为了赶时间,干脆将行李箱扛在肩头,一只手拨开嘈杂的人群,匆匆地往前奔去。生怕要错过自己的列车。有几个小孩被吓哭了,站在原地不肯走,母亲就放下行李,蹲下身去,火急火燎地哄他,孩子不听。仍是自顾自地哭,母亲发怒了,用焦急、无奈而绝望的声音朝他吼叫,然后不由分说地拽起孩子的手,往前拖着,孩子的哭声与大人的呵斥声扭成了一根根麻花。

而在更远处广场的边缘。则显得稍微平静一些,一些人站在原地,脚边堆着行李,皱着眉头,仰起头,望着车站屋顶上的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在上面寻找相关的列车班次信息。

少女如墨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被汹涌的人群裹挟之中,一路跌跌撞撞,努力地往前挤去。和身边急躁的人群相比起来,她的面容要平静淡定很多,她一边走。一边低下头瞄着手机里的电子车票,核对自己将要乘坐的悬浮列车班次,找到自己将要上车的站台。

她的身体瘦弱,面容有些苍白,但衣着干净清爽,绑着一个素简的马尾,看起来就像一位即将出门旅行的学生,文静,善意而平和。

只有在杂乱的人群涌来的时候,她才会抬起手肘,架在自己的身前,抵挡身边一窝蜂的旅客经过时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上了位于三楼的站台,放眼望去,如墨看见下面的轨道上停满了白色蓝色红色的悬浮列车,全部头朝着北方,像一条条随时都将蓄势待发的巨蛇,带着行李的人群排着长长的队,正从一个个门登上列车。

如墨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列车班次,排在队尾,跟着不停蠕动的准备登车人群,慢慢地向着车门的方向移动。

如墨亲眼见证了这场新黑客帝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大迁徙。

短短三天之内,两千万原南方居民通过悬浮列车、动车、智能大巴、甚至卡车,私家车等各种交通工具,像货物一样。源源不断地运向北方。

这两千万的南方居民之中,都是被新黑客帝国抛弃和驱逐的可怜虫。

春日中午的阳光柔净地照在帝国大地之上,悬浮列车风一般地向北驶去,车厢里满当当的全都是被驱逐到北方的市民,他们有些正在黯然神伤,有些无所谓地谈笑风。

坐在他们中间。如墨心里荡漾着隐约而模糊的温情,她知道,自己和这群人的命运从列车开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被紧紧绑在一起,就像一家人那样,这个孤儿,一下子就凭空多出来了千千万万的亲人。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如墨要跟着这群逃难的人群,去往北方,跟先行到达那里安定下来的丈夫会合。

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里孕育的这个小生命,就是张晓宇。

作为惩戒的驱逐,面目也显得格外温和,为了能让这两千万居民能够心甘情愿秩序井然地接受迁徙,帝国政府许下了很多美丽的承诺,包括:

1、所有迁往北方的居民将得到政府提供的免费住房,具体按每人30平米计算,一家四口,以120平作为提供标准。

2、所有劳动者将被安排原来岗位及相近岗位的工作,所有学生将继续上学。无业人士也将在政府的统一安排下,得到就业的机会。

3、政府负责提供一年的生活费,补偿标准为每月2000币。

在新黑客帝国的历史上,因为地理位置、种族、文化、政策等多方面原因,北方一直是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原本就生活在北方九城的三千五百万市民。长期都是被帝国政府忽略的社会群体,他们祖祖辈辈,自力更生,在相对贫瘠的物质环境之中艰难度日,生活压力巨大,竞争相当激烈。

被南方抛弃的两千万市民与北方的市民一起。在这片拥挤不堪的土地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历经将近三个月,新黑客帝国这场由南至北的漫长的、庞大的迁徙才算宣告结束。

时间过得很快,人们开始学会遗忘,他们渐渐不会再将精力浪费在那些无谓的事情上,他们不再怀念南方。他们开始懂得了要休养生息,韬光养晦。

经历了年初的长途跋涉之后,人们已经渐渐适应北方的生活,也恢复了对于未来美好生活的期望。

元旦,午夜。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市民广场上。公园里,北方九城的市民正在忘我的狂欢,庆祝新千年的到来。

如水的夜色之中,一枚枚烟火呼啸着升上夜空,砰砰砰的炸开,一朵朵美丽的火树银花盛开了,姹紫嫣红的光芒燃烧了整个黑夜。

突然,北方九城所有建筑物外立面上的显示屏上,载歌载舞的喜庆画面消失了,一个西装革履梳着光滑的一丝不乱的大背头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荧幕里。

在人们诧异的目光冷冷的注视之下,用低沉的嗓音开始了演讲:“亲爱的北方九城的居民们,在新一年即将到来之际,我谨代表新黑客帝国王族和内阁祝大家万事如意。在这里,我们为大家准备了一个个美妙的新年礼物,究竟是什么礼物呢?稍后新年钟声敲响之际,悬念即将揭晓,接下来,就请大家跟我一起期待吧。”

热闹而繁华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清冷下来。之前沉浸在欢乐之中人们,此刻全都鸦雀无声地站在那里,怔怔地望着大屏幕上的倒计时,脸上露出十分迷茫而不安的神色。

当荧屏上闪现一个巨大的0,新千年的钟声骤然敲响,人群却纹丝不动,期待着即将发生在这个夜晚的神秘事件。

一声巨响之后,在新黑客帝国的南北交界之处,一片耀眼的绿光腾空而起,照亮了夜空,也迷离了人们的眼。

石雕一般的人群之中,爆发出了咿咿呀呀的惊叹声,他们全都远眺着南方,想弄清楚在北方九城的南境究竟发生了什么。

北方九城之中最接近南境的霜城的市民,最先目睹了发生在这个夜晚的奇异事件,他们看到,在霜城南方,一道碧绿色的光幕正缓缓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像一道帷幕被天空之中悬着的无数根线慢慢拉起,渐渐地遮住与霜城隔江相望的蕙城。

翠绿色的帷幕一直在渐渐爬升,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简直就像射出的光线一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上蹿升,一直升到五万公里的高空,才宣告停止。

蚂蚁一般人群,仰着头,呆在了原地。

那道碧绿的墙体顶端突然电光四射,密密麻麻的绿色的光,就像被高高抛弃的钓鱼线,闪着黄绿色的花火。一直向着北方蔓延。

舒朗的夜空被染成了黄绿色。

站在人群之中的如墨,那一瞬间曾经还被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惊艳到,在她的记忆之中,新千年的第一个夜晚分外美丽妖娆,天空之中,就像突然生长了一棵横过来的大树。这颗生机勃勃的大树,在北方九城的天空之中肆意胡乱地生长,枝丫繁茂,并爬满了繁密的藤蔓,严严实实地遮蔽了夜空。

这场惊天的变动一直持续到次日黎明时分。

那天夜里后来很多人都因为太困了,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究竟,就陆续回家睡觉了。

如墨一直坚持到凌晨两点半,哈欠连天,脖子也酸得不行,还没有弄清楚眼前的过于妖娆的景象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只好跟随者议论纷纷余兴盎然的人群走回家。

第二天一早起来,如墨甚至都来不及拉开窗帘。就跑到客厅里,心急如焚地打开电视,兴致勃勃地坐在电视机前,急于想知道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的整个经过。

那时候,如墨和很多的善良的北方市民一样,还并未意识到。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等待着他们。

从新闻里,她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昨晚所看见的那道碧绿色的帷幕名叫碧琉璃,这个由纳米和航天航空材料制成的幕墙,其作用就是用来彻底阻断新黑客帝国的南方与北方。更恐怖的是,碧琉璃制造了一个巨大的人工穹顶,从此之后,将北方九城与大自然彻底隔断。

惶惑不安的如墨有些迟疑地拉开窗帘,她看到今天清晨的天色十分反常,没有黎明的曙光,没有风,没有鸟鸣,街上的行道树全都像哑巴一样笔直地站在那里。

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这样的清晨,非晴非阴,古怪阴森,天幕之上,涌动着厚厚的云层,像灰黑色烟雾一般在不停地缭绕、迂回。

她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从这一天起可能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巨变。

一阵强烈的恐惧袭上心头。

他的丈夫从身后走过来,将她轻轻地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仰起脸,轻轻地笑了笑。

她的丈夫张云龙,以前著名的人工智能学家,现在的大学老师,已经隐姓埋名生活在北方,只要在他身边,她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无论情况有多么糟糕,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她就会觉得无比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