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更】054 昨晚,她失身了?/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一脚踩上刹车,谈凡沁的身子往前倾去,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电话声中还传来一个猥琐的男人的声音,“美人儿,你就先挣扎一下,等会,别求着要我让你舒服!”

薄景宸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便紧了几分,胸口立马就燃起了一股火,一个大转弯,便再次往华盛酒店开去。

他扭头看向谈凡沁,“哪间房!”

谈凡沁眼眸一红,她了解薄景宸,就算她不说,等会他也有办法问到,“806,阿景……你不要我跟孩子了吗?”

薄景宸眉心一蹙,紧抿着唇瓣,没有回答,心里乱成了麻。

一到酒店,不管谈凡沁的哭喊,还是立马下车往酒店内跑去。

找到谈凡沁说的房间,薄景宸疯了般的按门铃,踢房门……

门一打开,就见一个围着浴巾的猥琐男人,一脸不爽朝他的吼道,“你谁啊?”

话音一落,薄景宸便是一脚,那人哎呦一声倒在地上,就听到薄景宸充满愤怒的声音,“不想死,就给我滚!”

疾步走到床边,只见苏轻语衣不遮体,脸色绯红,眼神迷离,满脸的泪水,嘴里还嚷嚷着,“好热……”

薄景宸脸色沉重。刚坐到床边,准备用被子将她身子盖住,忽然她就起身,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薄景宸推倒在床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巴就被苏轻语火热的唇瓣给堵上了。

苏轻语吻得十分的激烈,柔软的身子压在了薄景宸的身上,抬起手刚一碰到她光裸着的火热的身子,薄景宸就觉得如触电一般,身子瞬间就被点燃。

苏轻语胡乱的拉扯着薄景宸的衣物,吻得很用力,这很明显,她被人下了药。

薄景宸的呼吸不自觉的就变得有些粗重,只听到身上的人一声娇喘,薄景宸便再也忍不住的反身将她压在身下。

只见她的眼眸迷离,身体十分舍不得离开他,抬起玉臂便揽住薄景宸的脖子,紧皱着眉头,“难……难受……”

看到她这个饥渴的模样,薄景宸微微一皱眉,即便身子已经对她有了反应,但是还是一把将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扯开,站直身子。

唯一能让苏轻语缓解难受的东西忽然离开,苏轻语难受的半睁开眸子,只见薄景宸犹如一个居高临下的王者,神情严肃的看着自己。

苏轻语扭动着身子,饥渴难耐,口干舌燥的虚弱的唤道,“薄……薄景宸……我……我好难受。”

薄景宸的心顿时一颤,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她再这样下去,会烧死的!

薄景宸一把将苏轻语从床上抱起来,准备往浴室走去。

苏轻语紧紧的环住薄景宸的脖子,像是抱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火热的唇瓣,吻着他的喉结,脖颈……

薄景宸眉宇紧皱,再这个下去,他恐怕真的忍不住会想要了她!

一把推开浴室的门,就将苏轻语丢在了地上,只是她始终舍不得放开薄景宸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薄景宸抬手打开花洒,冰冷的水毫不犹豫的打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苏轻语身子一震,倒吸一口气冷气,意识好像回归了一些。

苏轻语的身子不禁冷得瑟瑟发抖,本来绯红的脸庞,此时惨白惨白,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痴狂的紧贴着薄景宸。

薄景宸见她缓过来了一些,将水关掉,紧皱着眉头,看着她的反应。

苏轻语头发身子全部被打湿,一脸凌乱,双眸无神的与他对视了一眼,“我……刚才怎么了?”

刚一说完,眸子就合上了,身子一软,眼看着就要往地下倒去,还好薄景宸反应快,一把将她抱住了。

连忙扯过一块浴巾,脱下外套将她围上,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往外跑去,只见谈凡沁哭红着眸子,刚要往电梯出来。

见到一脸匆忙紧张的薄景宸,声音里满是哭腔的唤了声,“阿景……”

薄景宸冲进电梯,一脸严肃的呵斥道,“一楼!”

谈凡沁被忽然这样一吼,不禁身子一颤,连忙按下一楼的键。

扭过头一脸委屈的看向薄景宸。

只见他怀里抱着紧闭着眸子,头发湿漉漉,一脸惨白的苏轻语,微微一愣,“她……怎么了……”

薄景宸扭过头看向她,眸子上像覆上了一层薄冰,“这个不应该问问你自己?”

谈凡沁一愣,薄景宸以前就算是再生气,也不会这样子跟自己说话,他这个语气分明就是在怪她。

眸子立马就湿润了,一脸委屈的模样,抬起手抓住薄景宸衣角,“阿景,你在怪我吗?我……我这也是为了我们两个的人的未来,为了我们日后的孩子呀……”

薄景宸紧皱着眉头,直到到了一楼,电梯门一打开,才淡声道,“不用说什么了。”

谈凡沁低着头,紧咬着唇瓣,紧跟在薄景宸的身后,不再敢说话。

大厅的人看到这一番情景都是一惊,连忙就有酒店管理人员上来问道,“这……是怎么了?要叫救护车吗?”

薄景宸冷着眸子,只字未吭,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儿,就往外走去,扭过头看向谈凡沁,“你开车!”

薄景宸抱着苏轻语坐在后座,眉头紧紧的蹙着,谈凡沁透过后视镜看着,眼里一阵恨意,心里一阵难受。

但是,这都是因为她没有准备好才会变成这样。

只是谈凡沁没想到的是,薄景宸比她想象的要在乎这个女人,可能最大的失误便在这里。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紧了几分。

发动车子,便开往就近的医院。

苏轻语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的时候,薄景宸都未松下一口气,谈凡沁也就站在他的身旁,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直到医生检查说没事了,苏轻语只需要好好想休息一下,第二天就会醒来的时候。

谈凡沁才敢走到薄景宸的面前低着头,“阿景,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做那种事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都怪我太急于求成了……太想跟你在一起了……”

薄景宸垂眸望着她,眸中是谈凡沁看不懂的神情,谈凡沁低下头,紧咬着嘴唇,抬手握住薄景宸的手,“阿景,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好怕……”

“可以了,不用说什么了,反正苏轻语也没事。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薄景宸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冷冷淡淡的。

虽然他没有怪自己的意思,但是这个样子足以让谈凡沁担心害怕了。

“阿景,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上苏轻语了,所以今天你才会帮她?”谈凡沁仰着头,眼神中满是质问和难过的神情。

薄景宸眉头轻蹙,薄唇轻启,淡漠的吐出两个字,“不是!”

见薄景宸这么斩钉截铁的回答着“不是”,谈凡沁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毕竟她们在一起了都快六年了,她了解他,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今晚要守着苏轻语吗?”谈凡沁柔声的问着。

“嗯。”薄景宸扭头望向病房内。

“那我陪着你吧,好不好?”

“不行,等会奶奶她们也会过来,还有,你怀孕了,需要多加休息,从明天起,公司的你就别去了。”薄景宸将头扭了回来,看向声音不咸不淡的说着。

谈凡沁微微一愣,这些话,好像是句句为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却很像是不像见她了一般。

“阿景……你……你开始不想见我了吗?连公司都不让我去了?”

薄景宸听着有些无奈的扶额,“我这不过是为你你跟孩子好,如果你想去公司,那就去,我也不拦你,但是今晚,你得早些回去休息,我叫李赫送你。”

谈凡沁松开握住他的手,一脸的失落,声音里带着些委屈,淡淡的“嗯”道,“好吧,苏轻语也没什么事,你可以不用守夜的……”

薄景宸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便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李赫。

送谈凡沁离开后,薄景宸才转身走进了病房。

为了苏轻语的休息,所以病房的灯光十分的暗淡,那柔和的光照在她的脸上,使得她本就温柔的脸庞,更加的柔软。

薄景宸轻手轻脚的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望着她白皙精致的面容。那黝黑浓密的眉毛也微微颤抖着,一副欲将醒来的模样。

只见苏轻语的身子忽然抖了一下,薄景宸的眉宇一蹙,以为她要醒过来,谁知道并没有,呼吸声依旧的平稳。

薄景宸的身子微微往前倾,忍不住的抬起手抚向她白嫩的脸颊。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在酒店时,她那似火撩人的模样,还有口齿间的香甜,身体的柔软……

这样想着,薄景宸的身体竟然起了些反应。

眉宇微微一皱,这个女人,难道是个妖精?

他对谈凡沁都需要酝酿好一会,才能起些反应,对别的女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但是这个苏轻语……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今天他就差点忍不住就要了她,至今那感觉想起来。都还有些销魂。

门忽然被推开,就见华丽容扶着薄奶奶走向床边,薄景宸淡定的将手收回,小声的唤道,“奶奶,爸妈。”

“小语这是怎么了?”薄奶奶一脸担心的看着苏轻语。

“奶奶,你放心,她没事,明天早上就可以醒过来了。”

“没事怎么会到医院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薄景宸的眉宇微微一蹙,“没发生什么事,就是今天在跟GR谈项目的时候,可能苏……小语她多喝了两杯,然后就这样了。”

“谈项目!小语喝不了酒,就别要她喝啊!要你这个男人在有什么用!光要一个女人在那里替你顶酒?!”薄奶奶一脸气愤,恨不得动手打他了。

薄景宸眉宇一蹙,没有回话。

只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缓缓响起,“奶奶……他不知道我酒量不好,不怪他。”

苏轻语本来还昏睡着,只听到耳边有争吵的声音。便醒了过来。

听到苏轻语的话,薄景宸的眉头都快成一个川字了,眸中带着寒光看着欲将爬起来的人儿。

“小语,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适?”薄奶奶恐怕是全场最关心她的一个,其他的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苏轻语自然知道,在薄家,除了薄奶奶,每一个人都不待见她。

“奶奶,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让你担心了。”苏轻语脸色有些惨白,扯出一抹微笑,看着都十分的虚弱。

“还不快去叫医生过来!”薄奶奶抬起头瞪了一眼薄景宸。

苏轻语扭过头与薄景宸对视一眼,只觉得这一眼,便可以将她冷冻成冰。

薄景宸看了一眼苏轻语,便迈着步子往外走去。

华丽容也随后跟上,走出病房,薄景宸就被拉住,“你真的要娶这个苏轻语?你不是跟你们公司那个女总监?实在不行彦珂也不错啊!要是只有苏轻语一个人也就算了,但是你看看她那些亲戚,一家子的拖油瓶!今天她那个爸过来了,说苏轻语受伤了,然后又框了我们一笔,他过来了吗?”

华丽容简直就是一脸的嫌弃。

薄景宸的眉头紧紧一蹙,“结婚证都领了,现在说不娶也晚了!至于她那个爸,随便打发点!就好。”

说着薄景宸便招手叫来了护士,“V705的病人醒了叫医生来看看。”

话音一落,华丽容又接着说道,“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就问我们要了那么一大笔的彩礼!这次又以这个借口来要钱!真不知道下次又会以什么借口!这些穷人真是为了钱,连脸都不要了!怎么说以前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总!”

薄景宸越听就越烦,今天他听到的抱怨声已经够多了。简直整个人都有些爆炸。

“好了妈,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薄景宸说完就转身往病房内走去。

医生也随后跟了进来,做了几个简单的检查,确定没事,明早就可以出院后,这一家子人才算放心下来。

“今晚。宸儿你就在这里守着吧。我们就先回去,不打扰小语休息了。”薄奶奶站起身子说着。

薄景宸浅声“嗯”了声,就站起身子,送她。

只是这刚一迈脚步,就听到有声音从门口传来,“对,就是这间病房,小语呢?我们小语出什么事了?”

苏轻语的秀眉一皱,这个声音,她最熟悉不过了,不是她那个姑妈的会是谁的。

薄奶奶转过身子看向苏兰雪和向佳琪,“,小语的姑母,小语在这里,已经醒过来了,医生也说没事了。你们放心吧。”

苏兰雪见着薄家的人,立马就露出一张笑脸,“原来,亲家们都在,我一听到小语出事了,在医院就把我着急的,连忙就赶了过来。”

说着就满脸担心的疾步走到苏轻语的病床旁,抓住苏轻语的手,语气满是紧张的问道,“小语啊,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啊?姑妈听说你晕倒了,都快要吓死了。”

苏轻语见她如此紧张自己的样子,眉心微微一皱,内心十分的抗拒和不习惯,只觉得很尴尬,“我没事,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苏兰雪抬手抚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这头怎么还烫烫的,发烧了?”

苏轻语的高烧本来就才刚刚退下去,今天又被薄景宸拿冷水一淋,自然刚好的烧又回来了,“小感冒而已,我真的没事,佳琪明天还要上课吧?你们就先回去吧。我真的没事。”

向佳琪从一进来,眼睛就没有移开过薄景宸,一直低着头偷偷的看着他,脸上还粉红粉红的,苏轻语看了一眼,便知道了这姑娘的心思。

从今天早上,向佳琪的反应,她就已经感觉到了,现在不过是更加确认了而已。

只是她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薄景宸,别说现在他是向佳琪的姐夫,就算不是,那也不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惹得起的人。

安慰了几句,苏兰雪就准备顺着薄家的车一道回去,看着薄景宸要送他们的架势,苏轻语连忙叫住了向佳琪,“佳琪,你等下,我又话要跟你说。”

话音一落,苏兰雪就笑着跟薄家人说道,“她们姐妹俩从下就关系好,我们到外面等她吧。”说着病房内,就只有她们两个人了。

“佳琪,你是不是喜欢薄景宸?”苏轻语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

向佳琪一愣,脸上表情有些尴尬,但是立马就挺直腰板,“对啊,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我跟他领结婚证了,他现在是你姐夫,难道你不知道?”苏轻语想要从辈分上委婉的给她一些提醒。

“呵,那又怎样!你是害怕我把他抢走吗?我告诉你,他根本就不喜欢你,而且我看得出,他很讨厌你!姐夫又怎样!反正我也从来没有把你当姐姐!”向佳琪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反正每次她跟苏轻语说话的时候都是这样,苏轻语也都习惯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苏轻语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跟薄景宸是没有感情,他也确实讨厌我,我并不害怕你抢走他,他跟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我都不会插手!只是,佳琪,我要提醒你的事,薄景宸不是你该喜欢的人!”

向佳琪冷哼一声,“我该喜欢谁管你什么事!我真是讨厌你这副样子!你说连你自己的亲人都这么讨厌你,你怎么敢嫁进薄家?”说我呢,向佳琪就瞪了她一眼转身小跑出了病房。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的背影,她虽然知道自己跟她说这些,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但是她还有些于心不忍的想要提醒她。

只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该说的她都说了,她要是执意要喜欢薄景宸的话,她也没有办法了。

毕竟喜欢人这种事,一向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只有自己想通了之后。才是真的解脱。

苏轻语只觉得有些胸闷,头晕的,重新躺会了床上,只是刚一闭上眼睛,脑海就浮现出,自己赤裸着身子,望着薄景宸的一幕。

眸子猛的睁开,她从厕所出来,就被人给迷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燥热,一个男人一直想要强上他,再然后她的意识就模糊了……

她只是好像隐约记得,自己有一小会特别的舒服,好像终于找到了那片水源似得……

她好像还看到了薄景宸……然后就记得最后那刺骨的寒冷……她就昏迷了。

所以……她是被人下药了……然后……后面跟薄景宸又有什么关系……苏轻语紧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

门就忽然被推开,苏轻语扭过头就见薄景宸迈着步子朝里走了进来。

薄景宸扯过一张椅子坐下,苏轻语便忍不住的问道,“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不然你自己爬过来的?”薄景宸始终冷着一张脸。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我从厕所出来就被人迷晕了……然后,别人送到了房间里……后面你是不是来了?”

薄景宸看着苏轻语干净清澈的眸子,微微一愣神,她将自己扑倒,热吻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心口忽然一咯,身上的鸡皮疙瘩都不自觉的起来了。

薄景宸没有好气的说着,“我没来,你能躺在医院里?!”  苏轻语猜想着自己就是被人下药了,只是那时那种舒服的感觉……她想确认是谁……如果是开始那个恶心的男人的话,苏轻语的内心真的是有些崩溃……她甚至在想,她到底有没有被那个……

只是有些话太难以启齿,而她又必须知道!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看着一脸冷漠的薄景宸,“我是想知道……我……有没有、有没有……”

说到这里,最后几个字又有些说不口了。本来惨白的脸上瞬间就有了些血色。

薄景宸看到她这个娇羞,又欲言又止的模样,就大概猜到了她想要问什么。

“你有没有什么我会知道?”薄景宸忽而故意这样接话道。

苏轻语有些无奈,秀气好看的眉毛一直皱着就没有放松过,这个模样看起来竟然有些可爱。

“不是……是我、我在酒店的时候,有没有被……那个?”苏轻语真是支吾了许久才将这话说出口,低着头,一脸的担心害怕。

她生怕,自己怕什么来什么,连看都不敢看着薄景宸。

薄景宸见着她这个样子,眉毛一挑,“被哪个?苏秘书难道你睡一觉起来,连话都不会说了?”

苏轻语一愣,她觉得自己已经讲得很直白了,眉心一蹙,灵动的眸子与他对视着,声音里带着点点的委屈,但是更多的是倔强,“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薄景宸冷哼一声,“我怎么会知道。”

苏轻语轻咬了下唇瓣,有些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然后躺好,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她自然知道,薄景宸是故意这样自己对她的。所以就算是她问烂嘴巴,他都不一定会告诉自己真相。

薄景宸见她这倔强的模样,嘴角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今天晚上,她好像比起平时,要可爱了些,倒有些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情绪。

苏轻语闭了会眼睛,只听到耳边有些细碎的声音,眉头一皱,半睁开着眸子,就见薄景宸上身一件脱到只剩下一件背心,他此时正预备脱着裤子。

苏轻语一愣,吓得蹭的下就从床的这边移到了那边,一脸惊吓的看着薄景宸,连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你、你、你要干什么?”

薄景宸抬起冷峻的脸,嫌弃的瞥了一眼苏轻语。将皮带解开,眼看着就要将裤子拉下,苏轻语连忙捂住眼睛,“薄、薄景宸,你别乱来啊我告诉你!”

冷哼一声,薄景宸将裤子丢到一旁的沙发上,修长的身子,往前一倾,俊逸帅气的面容就只与苏轻语仅仅几尺只差。

苏轻语虽然看不到,但是那鼻息间传来的灼热感,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轻语的心跳不自觉的便加速起来,连呼吸都不禁屏住,紧咬着唇瓣,生怕一放松就会触碰到他。

薄景宸见她这个紧张的样子,只觉得有趣,之前他怎么不觉得这个女人如此可爱有趣?

“怎么?你在害怕?”薄景宸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苏轻语的身子不自觉的便一震,咽了咽口水,微微的将头移开,他的气息实在是太灼热了。

刚一将手放下。苏轻语就只觉得心跳骤停,她本以为躲开了的,却没想到,这一松手,薄景宸俊朗帅气的脸庞还是近在咫尺,尤其当对上他的眸子的时候,苏轻语好像一不注意就是丢失掉自己的魂魄似得。

只觉得额头一疼,“呀”了声。

薄景宸便站直了身子,他刚才抬手给了苏轻语一记很响的暴栗,被弹的地方,瞬间便红了一块。

刚一抬起头,杯子就忽然被掀开,苏轻语一愣,就见薄景宸这一米八七的大高个,躺了进来,顿时被窝里就热了起来。

苏轻语吓得忘记了自己已经在最边上了,又连忙往后退了一下,屁股一空,整个人就往后倒去。

薄景宸眉头一皱。连忙伸出大长手,一把抓住了苏轻语的腰肢,将她抱了回来。

“苏轻语!你是想在医院多住两晚?摔也别在这摔!把那窗户打开,跳下去,这样,婚礼也就可以免了!”薄景宸本来还挺好的心情,忽然就语气凶了起来。

他刚才确实是被苏轻语那一举动给惊着了,整个心头提了起来的那种。

苏轻语被薄景宸紧紧的箍在怀里,脸上还有些惊魂未定,只是抬头就见自己与他如此亲密的姿势,一惊,连忙抬手就要将薄景宸推开。

“怎么,刚才没摔成,还想再摔一次?”薄景宸的抱得更紧,语气也沉了几分。

苏轻语被他这样亲昵的抱着,脸上不禁一热,连着耳朵根都红了,“我……你、你别这样抱着我。”

薄景宸冷哼一声,低下头湿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颊上,“哦?今天在酒店的时候,你可以没这样娇羞。”

苏轻语一愣,抬起头刚与他视线对视,便又连忙将视线移开,“我……对你、对你……做什么了?”

“你觉得呢?”薄景宸一声反问,苏轻语就有些慌了。

“我那个时候被下了药,所以……意识有些不清醒。现在也记不起到底做了什么。”苏轻语眉头一皱解释着。

薄景宸嘴角冷漠上扬,手上一松,便躺在了床上,“好了!关灯!睡觉!”

苏轻语身子忽然有了空间,望着薄景宸闭着眸子的模样,心中忽然更加的慌了,她一提到这事……他就这样,难道……自己跟他……

想到这里,苏轻语便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见他似乎要和自己同睡一张床的模样,苏轻语咬了咬了唇瓣,“你……要在这里睡?”

薄景宸连眼皮都懒得打开,沉沉的一个“恩。”

苏轻语叹了口气,“那我……去沙发上……”

说着就预备下床,只是身子刚一坐直,腰上就忽然一紧,整个人就被往后拉去,只觉得后背一热,就听到一声命令,“就在这里睡!”

苏轻语只觉得今晚的薄景宸好像哪里有些怪怪的,但是……又好像依旧的霸道不讲道理……

只听到身后传来均匀平稳的呼吸声,苏轻语扭过头,就见薄景宸合上眸子,睡着了。他今天该是很累了。

苏轻语合上眸子,本来就有些烧,这被他这样抱着,加上环境安静,没一会也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苏轻语醒过来的时候,身旁的人早就不在了。

苏轻语只觉得头还是有些昏沉,抬起手揉了揉额头,房门就被推开,只见时婉月着急的推门而入。

“轻语……你怎么了?”时婉月坐到床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苏轻语。

苏轻语爬起身子,时婉月就将她的枕头摆好,“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是……你那个未婚夫……来到我店面,告诉我你在医院的。”时婉月柔声说着。

只记得当时薄景宸从车上下来,推开店门,将墨镜摘到时的模样,时婉月只觉得心跳都不自觉的加速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苏轻语有些疑惑的问着。

时婉月连忙尴尬的摇着头,然后拿起手手中的食盒,“你应该还没早餐的吧,快吃点。看你脸色差的。”

苏轻语接过食盒,是一笼蒸饺,还有豆浆。

她的食量确实不大,能把这盒蒸饺吃完都不错了。

吃了几口,苏轻语眼里顿时放光,“这……是学校门口的买的?”

时婉月笑着点点头,“对啊,想着你生病了肯定胃口不好,就特地去校门口买的,还有这豆浆,也是我们常去的那店现榨的。”

苏轻语只觉得满心感动,就算她什么都没有,就算所有人都讨厌她,她还有她们。只是更加让苏轻语意外的是薄景宸竟然会去找时婉月让她过来。

吃过早饭,时婉月便去拿着苏轻语的药单去拿药,然后就办理的出院手续。

时婉月因为还要回门店,便将苏轻语送到了公司。

从电梯走出,刚一路过薄景宸办公室的门口,门就忽然打开。

苏轻语步子一顿,扭过头与薄景宸对视了一眼,不禁想到昨晚有些暧昧的场面,微微低下头,“薄、薄总,早。”

“谁让你刚出院就来上班的?”薄景宸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没事了,所以就来了。”苏轻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般在别的公司里,请假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怎么她主动上班,反要被批评了?

“所以准备顶着一副病躯,然后在我这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薄景宸声音低沉的说着。

“我真的没事了。”比起让她回家,她宁愿呆在公司。

“回去休息!我可不想再被奶奶说!”

“我不回去……不然……我在公司休息……吧”

薄景宸刚迈了两步,扭过头见她紧皱着眉头,“你随意!再晕倒你就自己负责!”

说着就迈步往电梯走去。

苏轻语望着他孤傲挺拔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怎么她就没有一点,两个人结婚了的感觉。

就好像那天领结婚证只是场梦境一样,如果不是那确实存在的结婚证书,她真的要怀疑来了。她甚至都没有一种明天就是他们两个大婚的兴奋激动的感觉。

哦,原来明天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了。

他和薄景宸竟然就这样认识了半个多月了。

薄景宸这一天都没有打过她的电话,她也没有再见到他,甚至连李赫的身影都没有见到过。

眼看着还有一个钟头就要下班了,就只听到李赫那边的座机响起。

苏轻语愣了愣,连忙上前接道,“喂,您好……”

刚说了三个字,电话那边就打断道,“苏轻语?”

苏轻语顿了一下,“谈凡沁?”

只听到谈凡沁轻笑一声。“你该叫谈总监!苏秘书,麻烦把GR那个项目的计划书,给我拿过来。”说着就将电话挂断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忽然想起昨天那件事,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在李赫桌子上找到那份计划书,便走向电梯,下到18楼,走到谈凡沁的办公室。

只听到一声,“进来。”

苏轻语便推门而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朝她走去,然后将计划书丢在谈凡沁的面前。

谈凡沁抬起头,与她对视着,“怎么?苏秘书你做事就是这样的态度?”

“昨天是不是你找人给我下的药!”苏轻语直接进入主题。

谈凡沁从位置上站起来,冷笑一声,“苏秘书昨天被人下药了呀?我说你怎么就去了医院呢!”

见她根本一副不准备承认的样子,苏轻语心口便堵住一口气,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失身。

“谈总监,你要相信头上三尺有神灵,说话做事还是要有些人性!”苏轻语从来都是个性子温和的人。如果不是真的触碰到她的底线,她也觉得不会这样。

“你说话就真的很好笑了,我做了什么没有人性的事了,你昨晚失身了就要随便找个人让你撒气是吗?!”

苏轻语一愣,昨晚……她失身了?

见苏轻语忽然沉默失神的模样,谈凡沁微微蹙眉,一脸的嫌弃,她昨天才惹到了薄景宸生气,她今天一定不能再因为苏轻语而影响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我这里不是给你撒泼胡闹的地方!既然你的东西送到了,就麻烦你走吧!”

苏轻语有些失魂落魄的从她的办公室走出来,她守护了23年的处子身,在昨天没有了?

是被那个恶心的男人给夺走的吗?

想到这里,苏轻语身上的鸡皮疙瘩就全部起来了,甚至觉得一阵反胃,就近找到一个垃圾桶便吐了起来。

一股异味顿时在这层楼弥漫着,立马几传来各种谩骂和嫌弃的声音。

可是苏轻语根本就觉得听不到,她现在只觉得浑身难受,一想到那龌蹉恶心的场面。苏轻语神经就有些崩溃。

苏轻语眼眶立马就热了,胸口难受的快要爆炸,转过身,就再次疾步往谈凡沁的办公室走去。

用力的将门推开,然后重重的关上,红着眼,狠狠的瞪着谈凡沁,她从未如此气愤过。

“苏轻语你要干什么?!”谈凡沁看到她这副模样一惊,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指着苏轻语,“我告诉你,别乱来!”

苏轻语疾步上前,将谈凡沁逼到了墙上,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眼眶依旧红润,声音满是哽咽朝她吼道,“别乱来!那你对我下药,毁我清白,这算什么!!”

谈凡沁被她吼得身体一震,强忍着头皮的疼痛,一把将苏轻语推开,“对!药就是我下的!你这个贱女人!在这里装什么清纯!如果不是阿景赶来的快!你的那些照片!早就上传到网上去了!你还敢在这里吼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