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叫你一声总裁夫人/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听着谈凡沁说的话,不禁冷笑着,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她做得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好像她就该那样被对待一样。

“哦,那我还真是得好好谢谢我的老公了,要不是他赶来了,就让你得逞了。”

语毕,谈凡沁的脸都黑了,整个人都气的浑身发抖,抬起手指着苏轻语,“你的老公?!如果不是你这个女人不知羞耻!阿景会娶你吗?!阿景多么厌恶你,你自己不知道?!我都替你这种女人感到悲哀,为了钱,为了利益,连自己的婚姻都可以无所谓!你知道我跟阿景在一起多久了吗!六年!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明天嫁给阿景的是我!不是你!都是你!!拆散了我跟阿景!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谈凡沁说着眼眶就红了,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

望着她精致生气的面容,苏轻语一愣。她竟然有些无言以对。如果站在谈凡沁那边的话,她确实干了一件拆散别人的事情,但是这难道就是她要被那样害的理由?

“我也真是佩服你,可以把做一件坏事说成是别人的错!”苏轻语比起谈凡沁的歇斯底里,此时显得更加的冷静。她的声音的虽然清冷,但是却让谈凡沁心中一颤。好像莫名的就有一种压迫感。

谈凡沁沉默了一会,好似才反应过来,只见她挺直了腰板,朝苏轻语迈了一步,“插足我跟阿景的感情,难道不是你的错吗?我就是为了保护好我跟阿景的感情,为了我跟阿景的孩子!!”

苏轻语眉头不禁一蹙,心里顿时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只是她这稍稍的晃神,身子就忽然被用力的一推,刚一回神,脸上就结实的挨上了一耳光,响彻整个办公室。

只见谈凡沁本来精致可人的面庞,此时有些狰狞难看。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这下好了,一切都变了,阿景!连阿景都变了,他竟然会去救你!!他本来都不管你了!!昨晚在接到你电话之后竟然去救你了!!他连我跟他的孩子都不顾了!苏轻语!你到底做了什么让阿景这样对我!!”谈凡沁的眸子通红,抬手便一把掐住苏轻语的脖子,一副恨不得要掐死她的模样。

苏轻语喉咙一紧,难受的很,刚准备挣扎,房门就忽然被推开。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熟悉低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谈凡沁的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一愣,吓得立马松开了手,然后踉跄着步子朝那人走去,“阿景……你听我说,都是苏轻语!都是她来刺激我!都是她先欺负我的!”

苏轻语咳了两声,扭过头,只见薄景宸阴沉着一张脸,眼神冷漠的的看着自己,那样的眼神分明就是相信了谈凡沁的话一般。

谈凡沁说着,眼泪就忽然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又是以前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只要薄景宸一出现,她便是这个样子,和单独面对自己的时候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就连她自己都差点在回想,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欺负她了。

苏轻语用力的握紧拳头,紧抿着唇瓣,一副倔强模样,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

只见薄景宸忽而收回目光,低头看向谈凡沁,抬起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沉声道,“好了,别哭了!”

被这么一哄,谈凡沁哭得更加的伤心了,只见她抓住薄景宸的衣领,便将头埋进薄景宸的怀里,“阿景,你让这个女人走,让她走好不好!我不想看到她!”

苏轻语就站在他们两个的身后,一声不吭,她知道薄景宸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就更加不要说帮她了。

薄景宸抬起头,眸子阴沉冷漠,与他对视一眼,只觉得不寒而栗。

他薄唇轻启,“听不懂?滚!”

苏轻语心口忽然一闷,对,这个才是他,不是昨晚那个。

薄景宸连问都不问,即便他一进来就看到谈凡沁掐住自己的脖子,他也选择毫无条件的相信她。

心中不禁冷笑一声,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吗?她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紧抿着唇瓣,迈着步子就往外走去。

只是与他们两个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被叫住,“等一下。”

苏轻语一愣,扭过头与薄景宸对视着,眼眶有些发热。

只见薄景宸唇瓣上下动着,吐出两个令苏轻语彻底心碎的字,“道歉!”

她也不知道为为什么自己的心口为什么会这么的难受,只是在听到他说道歉两个字的时候,觉得万分的委屈,好像生生的挨了他丢过来的一把利刃,刺穿心脏。

泪水在不经意的时候蓄满眼眶,好像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来似得,苏轻语微微的仰头,硬生生的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薄景宸见她这个倔强的模样,眉头几不可察的微微一蹙,拥着谈凡沁的手也是不禁用力。

苏轻语用力的深呼吸,眼神冷漠的瞪着他们两个,“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破坏你们感情的,是这段你我都无法拒绝的联姻!你都无法反抗!我有能力吗?”

苏轻语说着,只觉得越发的委屈,最后狠狠的看了一眼薄景宸,就收回视线,迈着步子,就往外疾步走去。

只是一出办公室的门,就见外面的职员一个个八卦的看着里面的情况,看到她冲出来,立马坐正身子,一副工作的样子。

现在好了,不知道等到明天之后这个公司会有怎样的传言了,只是她现在根本管不了这么多,她只想离开。

薄景宸扭过头看着苏轻语离开的身影,眉头不禁一蹙,心口有些发闷。搂着谈凡沁的手不禁一紧。

只听到怀里的人声音柔弱的唤着自己的名,“阿景……你怎么了?”

薄景宸稍稍回神,垂眸淡漠的与谈凡沁对视了一眼。

脑海中忽而又浮现出,他一推开门,就见到苏轻语被她掐住脖子的场景。

薄景宸松开抱住她的手,往里迈了一步,反手将门关上。

谈凡沁一愣,一脸委屈的站在他的身旁,紧抿着唇瓣。眼眶中还存着星零的泪光。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阿景……”

“不准再有下次!”薄景宸忽然无厘头的冷漠的冒出这样一句话,令谈凡沁心中一惊,扁着嘴巴,皱着眉头,上前一步,扯住薄景宸的手。

“阿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不准有下次?恩?”谈凡沁声音有些哽咽难受。

薄景宸沉默了一会,什么也没有说,就是看着谈凡沁。

这样的眼神令谈凡沁更加的心慌了,紧咬着下嘴唇,深吸一口气。“到底怎么了?阿景,你有什么就跟我说好不好,你心里想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沁儿,你觉得我刚才当真相信你的话?”薄景宸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令谈凡沁一惊,这下更加的委屈难受了。握住他手的手一送,往后退了一步。

只见她摇着头,情绪好像下一秒就要爆发似得,“阿景,你不相信我?你觉得是我冤枉的苏轻语?我是怎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薄景宸脸上看不出多余的情绪,只是眼底的淡漠让谈凡沁内心惶恐而抓狂。

“我该不该相信你。你自己知道,只是,你是怎样的人,我现在真的有些看不透。”薄景宸双手插在口袋里,眉头紧紧的蹙着。

谈凡沁听到这话,彻底的崩溃了,往后退了好几步,只摇着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阿景,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真的好伤人,我有的时候真的在怀疑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不站在我这边!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去帮那个苏轻语,替她说话!”

薄景宸见谈凡沁忽而有些抓狂,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好像就是一块冰山似得,怎样都融不化,“这六年我并不缺女人,我要是替苏轻语说话,那么刚才离开的女人该是你。”

谈凡沁捂着嘴巴,眼泪却大颗的往下砸,“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你女朋友,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冷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我?”

薄景宸眉头一蹙。紧抿着唇瓣,他此时还真的不想多说什么,谈凡沁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特别的了,毕竟这六年来,他确实不缺女人,却也始终没有将她舍弃。

只是她刚才说的冷漠,他好像就是这样的性子,对谁都无法如何热情,性子永远冷冰冰的,谁靠近,谁就会结冰。

谈凡沁见薄景宸沉默了一会,犹豫了一会,还是主动上前,一把抱住他,“阿景,刚才是我激动了,我错了,我知道你就是这样的性格,我不该要的太多……”

薄景宸抬手将谈凡沁推开,“我跟苏轻语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就像她刚才说的,我反抗不了。明天的婚礼也会照常举办。”

谈凡沁抬起头,眼神疑惑,“阿景,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觉得我不该耽误你。”薄景宸声音已经冷淡,低沉。

“你要跟我分手?”谈凡沁眼眶通红,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要什么跟我说。”薄景宸也真的是觉得自己是块冰,此时竟然还能这样的冷漠。

谈凡沁忽而猛的摇头,“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阿景,我只要你,你不要赶我走,我再也不对苏轻语做什么了!阿景,我求求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说着她忽然捂住自己的小腹,“孩子!难道你连我们的孩子也不要了吗?”

提到孩子,薄景宸一顿,眉头紧紧的一皱,心口一紧。

谈凡沁见他好像终于有些动容,立马抓起薄景宸的手摸向她的小腹,“阿景,我知道你是不得已才娶的苏轻语,我也不要什么名分,只要让我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你别逼我走,我知道你是爱我,爱孩子的。”

薄景宸看着她的小腹,胸口闷的厉害,紧抿着唇瓣没有做一句声。

“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我了,那……孩子让我生下来吧。好不好,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谈凡沁说得越发的可怜。

话音一落,室内忽而安静。

“真的不要名分?”薄景宸久久的才吐出这几个字。

谈凡沁听着,立马直点头,“真的,阿景,我爱你,我真的可以不要名分的跟你在一起,比起嫁给你。我更怕你不要我!我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刚才是为了我好才让我走的。”

薄景宸眉头一蹙,心里是说出的滋味,“恩,对不起。”

“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这都是我心甘情愿受着的,只要……只要你以后不要再赶我走了,为了你,这些我都愿意承受。”谈凡沁脸上满是泪水,一脸深情的说着。

忽而,薄景宸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说了几句,就将电话挂断。

“我要去忙了,不舒服就早些回去休息。”薄景宸简单的交代着。

谈凡沁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点了点头,“嗯,我没事。过两天陪我去医院产检吧?”

薄景宸刚迈出步子,顿了顿,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熟悉的人儿,点了点头,“嗯,我走了。”

说着欲将转身,就被谈凡沁叫住,只见她走上前将薄景宸的衣物整理了一番,然后点起脚尖吻上他的唇瓣,“去吧。”

——

苏轻语直接离开了公司,可是她忽然发现,自己此时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她不想去找时婉月和周奕冰,实在不想再让她们两个替自己担心。

走出公司,苏轻语不禁脑海中再次浮现出薄景宸护着谈凡沁的模样,只觉得可笑至极。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是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是薄景宸的。

眉头一蹙,犹豫了一下,直接按了挂断。

没一会就收到一条短信,“你妹妹在这里!”

苏轻语顿时一愣,妹妹?向佳琪?她今天难道不是在学校吗?

苏轻语立马就给薄景宸回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就接通了。

“怎么回事?佳琪来了?在哪里?”苏轻语语气有些担心,虽然向佳琪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姐姐对待过,也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但是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而且再怎么说,苏雪兰是对她有恩的,即便没有对自己那样的好,但是在谁都不愿意收留她的时候。她们收留了自己。

薄景宸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神冷漠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的向佳琪,“在公司,自己过来问。”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蹙,看着这个挂断的电话,咬了咬下嘴唇,抬手拦了一部的士,“去盛宇集团。”

到了盛宇,苏轻语急急忙忙的就往电梯跑去。

一进电梯,就见电梯内的两个人,用那种嫌弃的眼神的打量着自己。看得她浑身不对劲。

到了那两人所在的楼层。电梯门一打开,“你知道吗,那个苏秘书,就是薄总联姻的那个女人!刚才好像还跟谈总监在办公室吵了一架呢!”

苏轻语眉头一蹙,就听到身后一个男声响起,“你竟然跟谈凡沁吵架了?”

苏轻语一惊,连忙转过身子,只见周泽成一脸看新鲜事物的表情看着自己。

“周……周总好。”她刚才进电梯的时候,没有注意……所以并不知道他也在。

“你要是这么客气,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总裁夫人?”周泽成打趣道。

苏轻语一愣,连忙摆手,“不不不。你别这样说,我在公司本就是秘书的职位,而且……我跟薄景宸也……”

说着电梯门就打开了,“周总,我有事,我先走了。”说着就迈着步子走出电梯。

只见周泽成也迈着步子跟上,苏轻语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就见他笑呵呵的说道,“苏秘书今天很不在状态啊?难道是因为明天要结婚了高兴傻了?”

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相处了一段时间,她也知道这周泽成的性格,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只是敷衍的回了句,“没有。”

他也是来找薄景宸的。

只是两个人一打开门,周泽成就傻了眼。

“我说,薄大总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情债还找上公司来了?”周泽成啧啧的说道。

薄景宸冷着眸子,斜眼瞪了他一下,就冷漠的看向苏轻语,“自己解决。”

周泽成走到沙发旁,然后看戏一般的坐下,不再支声。

向佳琪一见苏轻语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立马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一脸委屈的看着薄景宸,“我不是说了不要让苏轻语过来吗?你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她!”

薄景宸连抬眼看她都嫌麻烦,眉头微微一蹙,抬眼看向苏轻语,示意她快点解决掉这个麻烦。

苏轻语走上前,语气有些着急,“佳琪,你不在学校来这里干什么?”

向佳琪转过身子,就朝苏轻语吼道,“我在哪里管你什么事?谁要你管我了!你以为你是我的谁?还真把自己当成我姐姐?”

话音一落,薄景宸和周泽成的表情都是微微的一愣,尤其是薄景宸,他打量着苏轻语,所以。她在那个家应该很没有地位。

他大概能猜出,她在那个家是什么情况了,只是忽然想到昨晚上,她姑妈一脸关心的样子,不禁有些嘲讽。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紧抿着唇瓣,向佳琪的性子很偏激,现在自己这样出现,她肯定更加爆炸。

“嗯,我不打算管你,那你继续,看看这个男人会不会理你!”苏轻语顺势刺激着她。

她不知道在她没来之前薄景宸跟她说了什么,但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

向佳琪紧咬着嘴唇,扭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薄景宸,声音委屈的很,“我知道你不喜欢苏轻语,不想娶她,我帮你好不好……”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好!我没有赶你走,是因为你是苏轻语的妹妹,我现在最后一次跟你警告,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向佳琪一愣,眼眶更加的红润,她今天犹豫了好久,才在好闺蜜的怂恿下,跑来了盛宇。想在他婚礼的前一天跟他表白,万一成功了呢……

可是没想到会是这么难堪的场面。

苏轻语见她这个模样,无奈的叹一口气,“我送你下去……”

说着向佳琪就一把将苏轻语推开,“走开啊!看到我笑话了,你心里现在肯定很开心吧!”说完就往外跑去。

苏轻语担心她出事,正准备追山区,就被薄景宸叫住,“苏轻语!”

扭过头皱着眉头看着他。只见他拿起座机,给李赫打了个电话,“去把苏轻语的表妹送回学校,她不愿意,就跟着。”

苏轻语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你跟上去,是想跟她打一架?今天架还没有打够?”薄景宸满是嘲讽的说着。

苏轻语没有接话,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成,深吸了一口气,“你们谈事情,我先出去了。”

说着正要离开。就听到薄景宸冷声道,“等我下班!”

苏轻语愣了愣,没有说话,便走了出去。

周泽成见苏轻语离开,站起身子,坐到薄景宸的对面,“你已经确定要娶她了?”

“嗯。”

“那谈凡沁那边呢?”

“GR项目的策划下午交上来。”薄景宸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冷冷的冒出这一个字。

周泽成“啊呀”一声,“干嘛呢干嘛呢!我这不是关心你吗?公报私仇啊!”

“对了,明天的婚礼,我在想要不要叫徐叶。”

周泽成听着,蹭的一下站起了起来。“我先去忙了!不可以叫她!”

说着就站起身子,往门口走去!

薄景宸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苏轻语的样子,眉头微微一蹙,硬逼着自己看了十多分钟,却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有心情看下去,将桌上的文件收拾好,便准备去隔壁秘书办公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