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我要解释,你听吗?/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靠着冰冷的墙壁,身子止不住的瑟瑟发抖,眼眶一阵发热,胸口的位置更是像被人狠狠的抓住了一般,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知道十分的乱。

谈凡沁的孩子,真的保不住了吗?

薄景宸真的相信是自己推她下的楼梯吗?

薄景宸走了,那这场婚礼……还进行吗?

…………

苏轻语深呼吸一口,身子就忍不住的在颤抖着,抬起手捂住心口的位置,用力的呼吸着。

这下好了,如果谈凡沁的孩子保不住的话,薄景宸应该会恨死自己吧,恨自己弄死了他的孩子。

她就不应该心软,不应该心疼,不应该再一次想相信谈凡沁……

苏轻语越想就越觉得委屈,眼前都一阵模糊了,却强忍着泪水没有掉下来。

只听到身后一声小小的呼唤,“轻语……”

苏轻语才缓缓的转过身子,只见时婉月一脸担心的提着裙子小跑了过来,“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轻语身子还在那抖着,刚要张嘴,眼泪却先掉了下来,声音满是哽咽,“谈凡沁的……孩子、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时婉月听着顿时一惊,扭头便看到楼梯下那一滩鲜红刺目的血迹,“这……发生什么事了?”

苏轻语一脸的难受,直摇头,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晕了妆。

时婉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拿起手机便给周奕冰她打了电话。

“轻语,我们先回休息室,这里是风口,冷!”时婉月声音里满是心疼,紧紧的搂着苏轻语的肩膀。

苏轻语其实根本就已经感觉不到冷了,这再冷的风,能有刚才薄景宸的眼神冷吗?那样的犀利、冷漠,好像瞬间便能将她的心给冷冻结冰似得。

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继续站在这里的话。时婉月也会陪着自己。

苏轻语缓缓的站起身子,眼神有些空洞,“恩,我们走吧。”

回到休息室,就见周奕冰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看到眼神空洞,毫无神色的苏轻语,眉头一皱,一脸担心的走上前,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时婉月。

“轻语,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一会功夫就这个模样了?”周奕冰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欢脱些。

只见苏轻语抬起头,眼眶里还存着泪水,“刚才谈凡沁来了。”

听到这话,周奕冰的眉头皱的更加的紧了,“她来干嘛?”

“她一来就跟我哭诉,说薄景宸不要她了,然后说薄景宸要打掉她的孩子……然后让我出去,我开始也不愿意……但是后面,她说着说着,我就心软了。”苏轻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是苏轻语一说到这里,周奕冰就炸了,“什么??你就心软跟出去了??你别告诉我!她陷害你,让自己的孩子掉了!然后薄景宸赶到了!!”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心中满是苦涩和委屈,点了点头,沉沉的一声“嗯”

“我操!这个贱货真是以为自己在演电视剧吗?!!”周奕冰起的顿时就暴了句粗口。

苏轻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实在难受的很,也很无奈,眼看着这个婚礼就要开始了……而薄景宸……

周奕冰气呼呼的坐在苏轻语的身旁,“我靠,她就那么狠心?把自己的孩子给流了?妈的,这样的女人真是可怕!对自己都那么狠心!我真是不知道薄景宸是怎么就喜欢她的!”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内心十分的复杂。低着头,没有接话。

时婉月用眼神示意了周奕冰一下,她便冷静了下来,紧紧的皱着眉头,“那现在薄景宸呢?”

“送她去医院了。”苏轻语淡声接话道,眼底是浓浓散不去的阴郁。

不禁又想起,薄景宸一把将自己推开,担心紧张的跑下楼梯抱住谈凡沁时候的模样了。

他那时候虽然没有一字一句的责备,但是那一记眼神,和他坚决离开的背影,就已经胜过所有的话语了。

他越是不说话,就越证明,他内心十分的愤怒。

周奕冰愣了一下,随即又是一句粗口骂了出来,“我靠!薄景宸是脑子被门给挤了吗?送去医院里?这里,还有十分钟左右婚礼就开始了!搞什么鬼啊!我真是要气死了!”

苏轻语听她这样骂着,心里一阵苦涩,眼眶热热的,但是就是不让泪水掉下来。

时婉月的小脸皱在了起来,担心的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薄景宸不在……这婚礼上没新郎啊……”

“妈的!轻语!我们不结了!换衣服!走人!真的是想想就生气啊!干嘛偏偏要嫁给这个臭男人!真是有几个臭钱了不起了还!!”周奕冰简直是越想越生气,整个人都成煤气罐要爆炸了。

门忽然没推开,只见周泽成傻了眼似得,看了看里面,还没说话,就被周奕冰吼了一句,“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苏轻语眉头微微的一皱,抬手摇了摇周奕冰的手,然后看向周泽成,“周总……怎么了……”

“我找景宸啊!接了个电话,人就不见了,现在连电话都还打不通了,我过来看看是不是在你这里!”周泽成说着。

就知道肯定是和薄景宸有关。

苏轻语深吸一口气,咬着下唇瓣,“他不在这里……”

周泽成眉头皱了皱,看着她们这情况肯定是有什么问题,“那……他去哪里了?出什么事了吗?婚礼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他送谈总监去医院了。”苏轻语声音不大,但是站在门口的周泽成正好听得到。

只见他一脸懵逼,“什么??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还送去医院了?那现在这个婚礼怎么搞?哎呦!真是急死我了!”

苏轻语低着头,没有说话,整个人也根本就不在状态,她也不知道这个婚礼到底怎么搞,她也完全意料之外。

只见苏兰雪急急的跑了过来,“小语,准备好了吗?快出来吧,婚礼要开始了。”

话音一落,在场的人,神色都十分的凝重,苏兰雪愣了愣,眉头紧紧的皱着,“怎么了?小语你不会又后悔了吧?都这个节骨眼上了!别闹脾气了啊,快走吧!你爸都在那等着你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被周奕冰握着的手也用力的回应着。

只见周奕冰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不嫁了!嫁屁!轻语,我们换衣服!”

说着就一把将苏轻语拉了起来,苏兰雪连忙冲了进来,一把推开周奕冰,一脸凶悍的朝着她吼道,“是不是你瞎怂恿的!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就这么不盼着人好?是不是看着我们小语嫁得好,就眼红!”

“小语啊!你别听她们瞎跟你说些什么,这都要上场了,还跑了不成?那么多客人在那等着呢。而且薄家是我们惹得起的的吗?这会要是让他们颜面尽失,到头来,遭罪的是我们苏家呀!”

苏兰雪语重心长的说着。

只听到周奕冰一声冷笑,“是是是,薄家,权势大,所以薄景宸逃婚了,没事!可以原谅,是我们轻语活该。不能让他们丢了颜面,就得让我们轻语在众人面前丢面是吗!!”

周奕冰一直就很受不了她这个姑母,势利眼的要死。以前在他们家,就不把她当人看,现在呢,把她当宝贝似的,就是把她当成了摇钱树!

她也不管苏兰雪是不是长辈,是不是苏轻语的姑妈,总之她就是忍不了了!

苏兰雪扭过头,一脸生气和惊讶的看着她,“你说什么?薄景宸逃婚了?!”

周奕冰抬手就指着在门口一直看戏一样的周泽成,“你看看他那个伴郎还在找他呢!”

苏兰雪转过头看着周泽成,只见他尴尬的笑了笑,耸耸肩的模样,顿时就慌了。

“这……这可怎么是好啊?”说着便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轻语,“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把人家给气走了!?”

苏轻语听着,顿时苦涩涌上心头,抬眼看着苏兰雪,到这个时候了,她的亲戚不但不站在她这边,还质问责怪是不是她做了什么,所有薄景宸逃婚。

周泽成听到这么一段话,有些诧异的眉毛一挑,不禁想到昨天那个朝苏轻语吼的表妹,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到底在那个家是个什么样的地位。

他看向一直像头小豹子似的周奕冰,嘴角不禁微微上扬,明明被逃婚的是苏轻语,她却激动生气的好像是自己的新郎官跑了一样。

真是有趣的很。

“咦,怎么还没出来!婚礼都开始了!”李倩茜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只见周泽成也在,而休息室里早就乱成了锅,周奕冰跟苏兰雪你一句我一句的争吵着。

苏轻语的表情十分的凝重。

李倩茜疑惑的看一眼周泽成,“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在这里?景宸呢?”

只见周泽成耸耸肩,“这个婚礼可能办不成了,景宸送他的小情人去医院了!”

李倩茜一脸震惊,本来就大的眸子,瞪得更加大,“谈凡沁真是会找时候!!我就走了这么一小会功夫,她就闹出了这么大的矛盾!?”

周泽成鄙夷的看了一眼李倩茜,“就算当时你在能有什么用?真是能耐了!”

“肯定有用啊!谈凡沁是个什么人,我最清楚不过了!当初把我当成是情敌,我真是看透了她那鬼把戏了!现在好了,这个苏轻语肯定是吃了大亏了。”李倩茜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苏轻语深吸一口气,眼神异常的坚定,神色也十分的严肃,“好了,你们别吵了!婚礼!我去!”

周奕冰一愣,“傻了吧你!新郎都不在,去什么去啊?”

苏轻语转身走到梳妆台,就快速的补着妆,心口难受的紧,“他不在这个婚我也得结!”

苏兰雪说的没错,这场婚礼,就算不结,他们薄家不会损失什么,无非是些钱财罢了。如果怕影响声誉,他们完全可以把责任全部推给自己,说是她逃婚。

所以到时候,吃亏受到舆论的责备的,只会是她,是她的家人!而她的那些家人,她也再了解不过,不会心疼她,不会觉得是薄景宸的错,只是她的错!

但是,如果她结了这个婚,至少,薄奶奶,会觉得是薄景宸对不起她。苏家也会得到善待……

只是,她赌上的便是自己的青春和幸福。

周奕冰一脸心疼的看着苏轻语,伸出手便紧紧的拥住她,“轻语啊,你怎么就这么……这么傻呢!!”

苏轻语苦涩的一笑,看着一直像个保护罩似保护自己的周奕冰,眼眶微微一热,“我傻。不还有你护着吗?走吧。”

苏兰雪就在一旁沉默不语,反正她的目的,只要是苏轻语嫁进了薄家就可以了。

站在门口的两人也是惊讶,苏轻语的最后决定,只是李倩茜比较烦的是,跟周泽成告白的事,就成了打水漂了。

一行人走了出去,苏岩海一脸不爽的瞪着苏轻语,“你们再干嘛呢!知不知道婚礼已经开始了!薄景宸怎么也没来?”

苏轻语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挽上苏岩海的手,“走吧,他不会来了。”

苏岩海一愣,“什么?不会来?那小子跑了?”

苏轻语不再想说话,就拉着苏岩海走了出去。

只见苏轻语挽着苏岩海,身后跟着三位伴娘,司仪瞬时就有些尴尬了,因为台上没有新郎。

婚礼进行曲忽而讽刺的响起,苏轻语只觉得自己一步步走向的是她的坟墓。

一个叫做婚姻的坟墓。

周泽成跑到薄逸阳的身边,告知了他薄景宸的情况。

薄奶奶也在一旁,听到了气得差点没有晕倒。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苏轻语的身上,只见她挺直着背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一步步朝着高台走去。

和煦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闪着光芒,却不知道她的心里早就阴雨雷电了。

司仪有些不知所错的看向了薄家人的方向,只见薄奶奶撑着拐杖就站了起来,周泽成反应快,连忙就扶着她走向高台中间。

本来台下全是议论声,各种嘲讽,各种猜测。

但是在薄奶奶一起身的那刻,全程安静,婚礼进行曲也异常的响亮。

苏轻语见到薄奶奶站在上面的,一副迎接她的模样,心口顿时便一暖,收拾好的情绪,眼眶又红了起来。

苏轻语一步步的走向高台,薄奶奶朝她露出一抹肯定的笑容,然后缓缓伸出满是褶皱的手。

苏轻语用力的握住,与薄奶奶平行而站。转身看着台下众多的宾客。

薄家确实权势很大,这次来了很多的人,哪一个不是商业的翘楚。

她扫了一眼,只见坐在前方的祝浩南眉毛一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苏轻语。

视线相对,只见他朝她露出了一抹温柔又鼓励的微笑。

在这个众人鄙夷,嘲讽的时候,这种鼓励的笑,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弥足感动。

收回视线,薄奶奶问司仪要来了话筒。

“首先,说一句抱歉,让各位宾客等了这么久,才等来了我身旁这位美丽的新娘子。其次要说声感谢,感谢各位的到来,我这个老婆子,已经很多年,没有主持过这么多人的会场了。而且还是我孙儿的婚礼!各位肯定好奇,宸儿为什么没有出来,这个我们暂且先不管,我站在这里,就象征了整个薄家。”说着就一把牵起苏轻语的手,“孩子,婚礼的仪式,我们就不走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薄家的人了!”

说着就扭过头看向一旁的周泽成,朝他伸出手,周泽成立马就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将它打开,递给了薄奶奶。

苏轻语看着那枚在阳光下,闪烁刺目的戒指,只觉得心口一阵难受。

薄奶奶牵起她的手,缓缓为她戴上,然后还安慰似得,拍了拍她的手背,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小语,委屈你了。”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摇了摇头,“奶奶。我没事,谢谢你。”

只见薄奶奶继续说道,“各位可以不必拘束,自由的吃喝。”

说着站在两旁的服务生端着酒水,在场内游走。

苏轻语被薄奶奶牵着走到了后台。

薄家人和苏家人都陆续赶到。

只见薄奶奶冷着脸看着薄逸阳,“你打电话给宸儿了吗?!问问他在哪里!”

华丽容一脸不爽的摇了一下薄逸阳,几不可察的嫌弃的看了一眼苏轻语。

只听到苏岩海不满的说道,“我说,薄老太太,今天这件事,总该给我们小语一个交代吧!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日后她走出去,被人都会嘲讽小语,婚礼当天,新郎竟然不在!”

华丽容听着便忍不住的冷笑一声,“难道妈今天站出来宣布,苏轻语是我们薄家的媳妇,这还不够面子??我倒是想问问,苏轻语了,宸儿为什么就忽然离场了?”

苏轻语眉头一蹙,紧抿着唇瓣。

“这位阿姨,你也是太搞笑了吧,是你儿子逃的婚,你不去质问你儿子,为什么逃婚,反倒过来问我们,他为什么逃婚?这合乎情理吗?明明是轻语受了委屈,你们还非得弄的是她的错一样,我也这是佩服!”周奕冰今天简直就是要气炸了,她就不明白了,怎么是个人就欺负她的轻语。

轻语怕得罪了她的公公婆婆,她不怕!反正她不要嫁过去!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她不敢说的话,就让她周奕冰帮她怼回去!

苏轻语伸手捏了捏周奕冰的掌心,示意她别说了,因为,周奕冰再南城无权无势的,她真的很怕周奕冰会因为自己而得罪了薄家,在南城不好生存下去。

华丽容还准备说些什么,周泽成就忽然站了出来,笑着说道,“伯母,您也别生气了,这件事奶奶都出面,也算是顶了过去,等景宸回来了,你们再问清楚原由不是更好吗?这也不是苏轻语一人的问题。”

华丽容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奕冰,便吐出一口气,“嗯,小泽,那你联系到了宸儿没有?”

“伯母,您别担心,景宸那边没事。这么多宾客都还在外面,你们这些主角却都不在,也不太好。”

薄逸阳点了点头,“小泽说的对,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先出去招待客人吧!”

说着,一伙人便走了出去,唯独苏轻语说不太舒服,往休息室走去。

大家都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有说什么,便随她去了。

而且她此时出去也不一定好,虽然薄奶奶出面,顶了场面,但是,还是抵不过婚礼没有新郎在场的舆论。

回到休息室,苏轻语拿出手机,翻到薄景宸的号码,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过去。

她害怕,她真的很害怕薄景宸的冷漠。

深吸一口气,正晃神,电话就拨了过去,嘟了两声,就听到一声低沉的“喂……”

苏轻语一惊连忙低头看向手机,她……什么时候打过去的??

薄景宸正焦急的守在手术室外,手机忽然响了,看到是苏轻语的电话,微微一愣,猛然想起婚礼的事情,抬起手表看向时间,婚礼早就已经开始了。

眉头不禁一皱,完全不能想象,他不在的时候,那个婚礼现场是怎样的……又或者,苏轻语出场了吗?

按下接通,喂了两声,才听到苏轻语的声音。

“喂……”

喂了声之后双方就沉默了。

还是薄景宸冷着嗓音,说了句,“不说话,挂了!”

苏轻语才连忙紧张的问道,“谈……谈凡沁……没事吧?”

薄景宸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脑海中浮现,苏轻语一把将谈凡沁推下楼梯那一幕,心口骤然一紧。

“呵,苏轻语,我真是差点就要相信了你昨天的话!!”薄景宸声音十分的冷漠,传入苏轻语的耳内,只觉得字字诛心。

她昨天说……她说她不会干涉他的生活……可以让薄景宸跟谈凡沁在一起。

然后今天……她就将谈凡沁推下了楼梯。孩子……

薄景宸一看流那么多血,就知道,十有八九保不住了。

但是他在车上抱着谈凡沁的时候,却一句句的安慰着,“别怕,孩子没事的,肯定保的住的。”

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种钻心的难过,这是他第一个孩子,还没有来到这个人世间,就胎死腹中。

薄景宸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只见她泪流满面,一脸的伤心欲绝,“阿景,万一孩子保不住了,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薄景宸眉头一皱,唇瓣紧抿着,抬起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别想这些,孩子会好起来的!”

谈凡沁一直摇头,“我感觉得到。孩子,孩子不在了……阿景……我们的孩子不在了!”说着就哭晕了过去。

薄景宸抱着谈凡沁的手,不禁紧了几分,除了紧皱的眉头,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昨天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没有推她下楼梯……”苏轻语只觉得十分的委屈,想到昨晚,他问自己为什么不跟他解释。

她才鼓足勇气说出了这话……

“你没有推她下楼梯?你是要说,是她不小心没看到身后的阶梯然后滚下去的吗?”薄景宸音量增大,语气十分的凶。

苏轻语身子微微一震,紧咬着唇瓣,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口有些堵的慌。

“苏轻语!我真的就不该选择相信你!”薄景宸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苏轻语眼眶顿时一热,心里满是委屈和无奈。

她真的没有推她下楼梯啊……

苏轻语将手机放下,用力的呼吸着,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

肩膀忽然被拍了拍,苏轻语一惊,连忙转过身子只见祝浩南唇角上扬一脸和善的看着自己。

苏轻语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脚却不小心拐了,惊呼了一声身子就往后倒去。

还是祝浩南,眼疾手快的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她才没倒在地上。

苏轻语就这么半吊在控制,一脸的惊魂未定,扭过头就见祝浩南魅惑的桃花眼望着自己,让苏轻语脸上不禁一热,连忙站起身子,将他推开。

低着头,说话都有些不利索,“祝……祝总,你怎么在这里?”

祝浩南的眼睛不如薄景宸的深邃,但是同样的让人看不懂,他的眼睛就像是覆上了一层保护罩,看似和善亲近,却又让人觉得飘远,捉摸不透。

就像是,薄景宸的危险,是你看得到的。而祝浩南的,你却看不到。

祝浩南将手收回,扭头看了看门外,“我是来找厕所的,看到这里门打开,然后看到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就进来看看了。怎么我看起来很恐怖?”

苏轻语一愣,连忙摇头,“不不不,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是你,吓到了而已。”说着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门口,“厕所,出门左转直走就到了。”

祝浩南笑着点点头,“嗯,我开始还真以为你只是个小秘书呢?没想到几天时间,就翻身成了总裁夫人。”

苏轻语尴尬的笑了笑,“祝总,你别打趣我了,您去上厕所吧。”

苏轻语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在这里跟他多说些什么。

祝浩南点了点头,刚转过身,就一副忽然想起什么的模样,又转了回来,“小秘书,你要不要跟我说说,你跟薄景宸到底怎么样了?”

苏轻语眉头一皱,望着他的眸子,心口一阵难受,久久的还是摇了摇头,“多想祝总关心。我跟他没什么。”

祝浩南有些无奈的耸耸肩,“好吧,我本来还想,如果你知道他在哪,我就带去你找他的。”

苏轻语一愣,紧咬着唇瓣,没有接话。

祝浩南走到了门口,苏轻语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小声的喊道,“祝总……”

祝浩南嘴角微微的上扬,扭过头看向她。“嗯?”

苏轻语舔了舔唇瓣,深吸一口气,做了好大的准备才问道,“带我去找他吧。”

她觉得自己肯定疯了,她竟然决定要去找他。其实在他抱住谈凡沁离开的时候,她也想追上去,但是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去迈动步子。

或许,她也想去为自己辩解。至少,在薄景宸昨天的眼神里,她看到了那么一丝的希望?

祝浩南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穿成这样出去?”

苏轻语立马换了一身衣服,给周奕冰发了条信息,“我去找薄景宸了。”

便跟着祝浩南从后门出去。

苏轻语上了车,扣上安全带,“去附近最近的医院。”

祝浩南扭头看着她,发动车子,忍不住的打趣道,“小秘书,你真是没有点戒备心。”

苏轻语微微一愣。扭头看向他,只见他轻笑一声,“你怎么就能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一个人呢?不怕我把你抓去卖了?”

她眉头忽而紧紧的一皱,一脸防备的看向他,紧抿着唇瓣。

祝浩南看到她这个模样,心情忽而大好,忍不住的就哈哈大笑了两声,“我还真是好久没看到你这样单纯的小姑娘了。叔叔告诉你,做人啊,还是要长点心眼儿。不然就像今天这样,被人欺负了,还要吃哑巴亏。”

苏轻语心口顿时一紧,望着祝浩南棱角分明的侧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就是太傻,总是轻易的相信人家,同情人家。

苏轻语真的属于那种,看到路边的乞丐,都会忍不住的给他们扔钱的那种人。

即便周奕冰说了很多次了,这是他们赚钱的手段,搞不好,他们一天赚的比你一个月的生活费还要多呢。

苏轻语听了也只是笑笑抱住周奕冰,“恩,这些我也知道,反正给他们几块钱,我也不会没饭吃。却可以让他们积少成多。毕竟做乞丐也是需要勇气的,要受那么多人的白眼和嫌弃。”

周奕冰每次就是翻个巨大的白眼,“好好好,你就是菩萨下凡,普度众生!”

只是今天,苏轻语真的想要反省一下自己,她是不是该收起那些没用的心软。她才不会像今天这样,被一再的欺负。

祝浩南用余光瞥了陷入沉思的苏轻语,“想什么呢?难道在消化我的毒鸡汤?”

听到他说话,回过神来,笑了笑,浅声“嗯”了声,扭头看向车外,就又不做声。

她现在思绪乱得很,她甚至不知道等会见到薄景宸该说些什么。也不敢去想,他会说怎样难听的话。

见她又在发呆,祝浩南也不再逗她。

到了附近的医院,祝浩南才提醒,“小秘书,到了。”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心跳瞬间就加快,好像要去参加什么大事似得,这样的紧张,就像她去参加公司面试时候一样。

深呼吸了一下,扯出一抹不太好看的笑容说了声,“谢谢你。”便准备下车。

“需要我陪你吗?”

苏轻语摇了摇头,便打开了车门,往医院内走去。

祝浩南将车窗摇下,看着她的背影,点燃一根烟,眸子忽而有些深沉,这个小姑娘,估计又要吃亏了。

苏轻语问道了谈凡沁所在的手术室,急急忙忙的就赶了过去。

只见薄景宸站在窗口,眉头紧紧的皱着,手中还燃着一根烟。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才缓缓的将头扭了过来。

两人的眸子相对,苏轻语的心一咯,吓得立马脚步就放慢了下来。

只见薄景宸的眸子一寒,周身便散发着,让苏轻语望而却步的强大气场。

“谁让你来的!”薄景宸冷声问着。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步子,一步步的朝他走去。

薄景宸转过身子,眼中的寒意未减少半分。

走到薄景宸面前,抬眼看了看还在手术中的手术室,心口一阵难受。

想说话的话,到了嘴边了,却偏偏说不出口。

薄景宸见她这个欲言又止的模样,抬起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里满是怒火,“你过来,是为了赔我孩子的命的?”

苏轻语只觉得下巴好像要碎了一般,疼的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我没有……没有想要弄死你们的孩子!”苏轻语忍着疼说着。

只见他眸子又是一冷,手上力道又重了几分,苏轻语的下巴立马就红了一片,冷哼一声,“你确实不是想,你是做了!”

苏轻语真的是疼的受不了,抬手便将薄景宸捏着自己的手用力的打开,往后退了两步,她疼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我要解释,你听吗?”苏轻语眼眶有些湿润,声音微微颤抖着问着。

薄景宸将手中的烟一把掐灭眼神冷毅的看着苏轻语。

下巴还有些疼,苏轻语站直了身子,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着。

久久的,他才冷漠的吐出一句话,“你觉得你的解释,我会信吗?”

苏轻语瞬间便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被丢到了冰冷刺骨的深海里。

也是无论,她怎么解释,薄景宸不信,都是徒劳。苏轻语深吸一口气,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

“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苏轻语说着话的时候,眼眶不禁就红了,声音有些微颤,“今天是,谈凡沁找到我!说你跟她分手,然后要打掉她的孩子!然后求我让你保住她的孩子的。她哭的很伤心,我才跟着她走到那楼梯口,在后面她就情绪失控了一样,在你来的前一刻,抓住了我的手,整个人就往后倒去了!”

苏轻语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她知道,即便自己说的牛头不对马嘴的,薄景宸也会知道,自己要表达的是什么。

苏轻语越说,薄景宸的眸子就越寒冷。

语毕,薄景宸阴冷摸面容,就像是从黑暗走出来的修罗似得,令人不寒而栗。

苏轻语顿时就知道,他不信自己,他真的不信自己。

“所以,苏轻语,你要说。是谈凡沁为了陷害你,连她自己的孩子都不要?”薄景宸一句反问,苏轻语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是皱着眉头与他对视着。

只见他迅速的抬起手,一把掐住了苏轻语的脖子,然后将她用力的抵在墙壁上,额头上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下次编造谎言的时候,编造个像样的!昨天,我确实跟沁儿说分手,还要她打掉孩子!但是你知道她的反应是什么?如果我实在不愿意跟她在一起,但是求我不要让她打掉孩子!后面将你送回家,我们谈的内容你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跟她已经和好!呵,我真是差点信了你!苏轻语!”

苏轻语面色通红,眼眶的泪水缓缓的流了出来,滴在他的手上。

薄景宸本来真不想跟她说这么多,但是,听到她说的那些话,他只觉得万分的失望。

在他将她电话挂断的时候,薄景宸真的犹豫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苏轻语不像是那种心狠手辣的女人。

但是,他又亲眼所见苏轻语亲手将谈凡沁推下楼梯。

心中顿时一阵煎熬,便忍不住多吸了几口烟。

可是在他看到苏轻语出现的时候,他忽然心中就一寒。尤其是在她说要解释的时候,薄景宸心中更是一阵寒意。

昨天的他冤枉她的时候,她一字不吭,而今天,她却自己主动找上了门,要解释。这是心虚?或者是一种掩饰的手段。

毕竟谈凡沁的孩子对她日后在薄家的生活来说,可是一个祸害!

再听上苏轻语的解释,薄景宸彻底的失望了。

他甚至觉得好笑的是,他竟然会对这个女人产生过希望??

苏轻语望着薄景宸,心口像是被一把刀,撕拉一下,划出了巨大的口子,滚热的鲜血汩汩的往外冒,因为被掐着脖子,她连呼吸都是困难,别说说话了。

她艰难的动着唇瓣,从喉咙里满是绝望的挤出几个字。“我、没、说、谎……”

薄景宸心中顿时一阵难受,掐着她脖子的手微微松了松,只听见手术室开门的声音,就有护士喊道,“谈凡沁的家属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