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新婚快乐/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薄景宸眉宇微微的一蹙,便将掐着苏轻语脖子的手,一松,疾步便朝那护士走去。

苏轻语顿时呼吸顺畅,刚才整个身子都被他提了起来,他一松手,整个人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捂住喉咙,忍不住的就咳嗽了起来。

脸上还挂着泪水,眼眶湿润,脸上的绯红也渐渐的散去。

站直身子,跟在薄景宸的身后,一同走上前去,她也需要知道,谈凡沁的孩子……保得住吗?

那护士用鄙夷的眼神打量着薄景宸和苏轻语,许是猜想到了什么,语气十分的不和善,“孩子保不住了,在这里签个字吧。”

薄景宸听着,身子不禁晃了一下。

这是苏轻语,第一次看到薄景宸如此落寞伤痛的神情,连着眼眶都跟着微微泛红起来。

堂堂的七尺男儿,平时做事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的薄景宸,此时竟然露出这副隐忍难过的神情,不禁就刺痛了苏轻语的眸子,心口有些发堵。

毕竟,谈凡沁肚子里的那个,是他的孩子……他是孩子的爸爸。

苏轻语心顿时一咯,有些心疼的望着他,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甚至现在更加担心的是,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入住到薄家了。本来昨晚讲好的那些,可以让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也能够和平的相处……

但是今天这事……恐怕,薄景宸无法友善的对自己了。毕竟在他的心里,自己是杀害他孩子的那个狠心女人。

只是她真的佩服的,是谈凡沁。

为了陷害自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只见薄景宸接过笔,微颤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恨的一次签名。

护士见薄景宸将名字签好。就一脸嫌弃的转身走了进去。

这长廊上,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气氛十分的压抑。

薄景宸就站在原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脸上阴沉,看不出情绪,但是个人就知道,他此时是在隐忍。

苏轻语的下唇瓣都要被她咬出血来了。

刚才薄景宸的暴怒让她至今还心有余悸。此时除了站在旁边,她真的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久久的,才听到薄景宸喉咙间的沙哑低沉,“苏轻语,这下,你满意了。”

瞬间,苏轻语就觉得心狠狠的被刺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痛,这么难受。就好像是被自己爱的人给狠狠的扇了一耳光似得。

可是,她跟薄景宸有爱吗?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正视过自己,把自己视为仇敌,她又怎么会对他产生感情呢?

恩,这种心痛,应该只是不被信任的委屈。

苏轻语心口像是被人用力的捏着,血液不循环,一阵发堵,闷得慌,用力的呼吸了一口,将头瞥向别处,眼眶有些涩涩的发酸。

她不知道自己在薄景宸的心里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毕竟他不了解她,没有跟她相处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认为自己是不择手段,势利贪婪的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所目的。

而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是三生里的夜华对素素,即便素锦毁了双目陷害素素,但是因为夜华了解素素,所以根本就不会相信。

可是她呢,除了周奕冰,时婉月,谁还会相信她?

毕竟,谈凡沁的孩子掉了,她的利益最大!

当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的时候,她竟然如此的无可奈何。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是吗?”

薄景宸转过身子,与她对视着,她眼里还是依旧的清澈干净,他甚至都不愿意相信,拥有这样一双干净的眸子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眼见为实,加上种种迹象,他却没有相信她的理由。

冷哼一声,将眸子收回,声音中带着失望的嘲讽,“你的话还可信吗?”

苏轻语嘴角立马苦涩的上扬,望着手术室内,“那现在呢?怎么办?你的孩子因为我流了!你要如何处置我?”

话音一落,薄景宸心口骤然一疼,猝不及防,这是跟谈凡沁吵架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疼痛感。

可是今天,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如何处置你?苏轻语!你这是在向我示威!你敢弄掉沁儿的孩子,就是因为我不能拿你怎么样?”薄景宸一把抓起苏轻语的手腕,紧紧的捏着,他的怒火有多大,他手上的力道就有多大。

这样的痛,不比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好到哪里去。

苏轻语疼得整个身子都顺着他的力道扭去,精致妍丽的小脸也全部皱在了一起。

只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声,“我说景宸,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怜香惜玉呢?”

薄景宸扭过头,就见祝浩南脸上挂着他一贯的微笑,跺着步子,朝他们走过来,眸光一寒,捏着苏轻语手腕的力道没有减轻一份。

“你怎么在这里。”

祝浩南一脸疑惑,反问道,“你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薄景宸一把将苏轻语的手甩开,随着惯性,苏轻语的身子往一旁倒去,眼见要倒在地上,祝浩南三两步一个大迈步上前,扶住了她。

只见苏轻语的本来白皙的手腕上有些红肿,祝浩南几不可察的眉头微微一蹙,随即又恢复了开始的笑颜。

“小秘书,当初让你跟了我,你不愿意,我可比他温柔多了。”

苏轻语站稳身子,往后退了几步,退出他的怀中,低着头紧抿着唇瓣,“你怎么没走。”

听到这话,薄景宸的眉毛一蹙,眼神更加的阴寒。

“我怕你找的不是这家医院,就在下面等了下,然后呆了一会,觉得无聊,就进来到处走走,谁知道,就看到这么一幕。”明明非常扯淡的一段话,却被他说得一本正经。

“他送你来的?!”薄景宸质问一般的语气问着苏轻语。

苏轻语揉着有些疼的手腕,心情有些郁闷,没有直接理会薄景宸而是看向祝浩南,“祝总费心了,您应该还有事,就先去忙吧。”

薄景宸的脸色愈发的阴沉,祝浩南双手插在口袋里,望着苏轻语有些红肿的眼眶,耸耸肩,“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就喊人。”说着亲昵的拍了拍苏轻语的脑袋,“那我走了,多保重。”

苏轻语被他这一个亲昵的动作也是一愣,她什么时候,跟祝浩南这么熟了?

其实苏轻语一直都很疑惑这个祝浩南,自从那次跟薄景宸在宴会上见过他一次之后,好像就总能和他牵扯上什么关系。

尤其那些不像是巧合的偶遇……但是她有种潜意识,这个男人同样是她招惹不起的。

但是有些人她不招惹他们,他们却非要来招惹她。

“呵,速度挺快,这么快就找好第二家了。”薄景宸的声音尽是嘲讽。

薄景宸只觉得自己今天的胸腔都要被眼前这个苏轻语给气爆炸了。

没遇到苏轻语的时候,不说,他可以活过百岁,八十岁应该也可以吧。但是自从遇到了苏轻语之后,他只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折寿。

苏轻语眉头微微一蹙,她知道,在祝浩南一出现的时候,他就在怀疑自己了。

“我跟祝总没什么!”苏轻语浅声辩解着。

她只感觉自己今天一天好像都在污水里泡着,怎样都爬不出来。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谈凡沁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这祝浩南的问题又来了。

望着苏轻语的眸光,十分的犀利,苏轻语更久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冷哼一声,“没什么?你觉得这话我会信?你满嘴的谎言,有一句话还是真的?”

苏轻语唇瓣紧抿,心里愈发委屈,“薄景宸,我苏轻语不像你!自从我知道我必须要嫁给你之后,我就从来没有对任何男人有过非分之想!这不是因为我苏轻语有多喜欢你有多爱你!只是我知道,我不能摆脱这个婚姻,我不能给别的男人需要的陪伴和身份!就算你薄景宸不喜欢我,甚至恨我,我跟你的婚姻会不圆满,不幸福,但是在我在结婚证上签上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没有去喜欢别人的资格了!”

苏轻语说着,眼眶就微微的泛红,连着鼻尖都有些发酸。

薄景宸听着,心头郁闷的厉害,但随即冷哼一声,“不要说的自己多么的可怜,和我多么的坏。你要弄清楚!是你的家人,逼着你无法离开!不是我!”

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就见谈凡沁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眼睛也有些浮肿的被推了出来。

薄景宸立马冲上了前,紧皱着眉头看向医生。

“孩子没保住,患者已经没事了,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说着就停顿了下来,面色有些凝重。

薄景宸的心顿时一咯,瞬间有种不详的预感,“但是什么?”

医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此次是宫外孕,然后送来的时候受到的外界伤害较严重,加上患者身体素质一般,可能终生不孕了。安抚好病人的情绪吧,毕竟现在医学也不是绝对的。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薄景宸眉宇一皱,声音沙哑的说了声,“谢谢。”

医生就摇了摇头,离开了。

苏轻语身子顿时一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谈凡沁,心里是说出的滋味,就为了陷害自己,让薄景宸内疚……

弄的自己失去了孩子,终生不孕。这真的值吗?

苏轻语瞬间有些心疼眼前这个女人,她的爱太疯狂了,疯狂的令人害怕,令人发指。这样的偏激的人,如果日后,薄景宸移情别恋了,她……会怎么办。

薄景宸在听到“终生不孕”四个字的时候,也是一愣,他眉宇紧紧的皱着,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

最后,薄景宸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便推着谈凡沁的病床,离开了。

苏轻语知道,他此时的离开,不是因为放过她了,而是因为比起折磨她,陪着谈凡沁更加重要。

苏轻语不知道一个人站在手术室门口多久,她只是有些慌神,有些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只知道,一声穿透长廊的哭喊声响起的时候,她才猛然的回过神来。

只见一个男子,一脸紧张的跟着护士医生推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朝自己跑来,嘴里还嚷嚷的提醒道,“前面的小姐,麻烦请让一下道!”

苏轻语愣了愣神,正准备往旁边挪步的时候,他们已经冲了上来了,她被用力的一推,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只觉得好像尾椎股都被坐碎了,疼的整个人都嘶哑咧嘴的。

耳边只有那病床的车轮声,接着就是推开手术室门的声音,再接着就是护士的提醒,“家属不得入内。”

再接着就只听到一声不耐烦的吼声,“要你不要挡路了,你还挡在路中间!”

最后一句是朝着自己吼的。

苏轻语看都没有看那个男人一眼。只想忍着疼,挣扎着起身,毕竟她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也太不像个样子了。

只觉得身子忽然一轻,整个人就腾空了起来。

苏轻语惊呼一声,整个人的心瞬间悬了起来,一脸惊吓的扭头看向身后扶起自己的人是谁。

不看还好,这一看,苏轻语懵了。

是薄景宸……

他不在病房陪着谈凡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了。

苏轻语站直身子,只觉得尾椎股那里还是疼的厉害,虽然疼,但是她还是往后退了几步,与薄景宸保持着距离。

薄景宸冷冷的扫了一眼苏轻语,像是强忍着怒气一般,根本连话都不想跟她说,就预备转身离开。

谈凡沁还没有醒,他是出来给她拿药的,只是刚路过这附近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尖叫声音,他本不想理会,但是不知道怎么的,脚有些不受控制一般,就走到了这里。

只见,苏轻语呲牙咧嘴的坐在了地上,还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吼骂。

苏轻语扶住自己的尾椎股的位置,减缓着疼痛,只见薄景宸冷漠的转身,就像是扶起了一个陌生不相识的女子一般,潜意识的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薄景宸的步子一顿,二话没说,嫌弃的一把将手抽回,扭过头,眼眸冰寒刺骨,“别碰我!”

苏轻语心一凉,缓缓的将手收回,深吸一口气,“谈凡沁……她醒了吗?”

虽然她知道,她变成这样并不是因为她的原因,但是。她就是忍不住的想要知道。

“怎么?醒了好再去害她?”薄景宸一句反问,将苏轻语毫不留情的推入谷底。

她连问一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的勇气都没有。她跟他没有那个交情去问这样的话。

薄景宸见她愣神,“今天的帐,日后我慢慢跟你算!”

他留下这么一句警告,便提步离开。

苏轻语心里一阵苦涩,今天她的新婚,而她的新婚丈夫,为了别的女人,要跟她日后算账。

抬起手捂住心口疼痛的位置,深吸一口气,便要离开。

只是走了两个拐角处,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转身走进了病房。

薄景宸。

苏轻语的步子骤然一停,眉头轻轻的一蹙,犹豫一下,转身就朝薄景宸刚才那个方向迈步而去。

走到那个病房,苏轻语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透过那两条长方形的透明玻璃,往里望去。

只见谈凡沁醒了过来。

谈凡沁的麻醉应该是过了,听到了些动静,她就挣扎的睁开了眸子。

此时她整个人还有肿,脸色看起来十分的差,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似得,毫无血色,唇瓣也干裂的厉害。

她睁开眸子第一眼就看到了薄景宸,眼眶立马就红了。

薄景宸将手中的药放在床头柜,连忙坐在了床边,“醒了?感觉怎么样?”

只见谈凡沁摇着头,单手捂住小腹,喉咙干哑的哽咽的问道,“阿景,孩子?我们的孩子还在吗?”

薄景宸动作一顿,喉咙有些发紧,抬起手温柔的抚着她的脸颊,擦拭着她眼眶中的泪水,柔和的一笑,“孩子,我们还会再有的。”

只听到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苏轻语吓得整个人就弹了起来,连忙拿出手机,按了一下开关键,就往一旁走去。

只看是周奕冰的。

接通电话,放到耳边的时候,苏轻语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竟然流了下来,只觉得真是嘲讽,抬起手,狠狠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喂?奕冰?”

“你在哪里?找到薄景宸了吗?”

“恩,找到了。”

说着就听到电话那边换了一个声音,“小语,你现在在哪里?找到宸儿了,就让他跟你一道回来!”

是薄奶奶。

苏轻语秀眉微微一蹙,她现在根本就不敢靠近薄景宸半步,他那眼神简直可以将她给就地处决了。

而且现在谈凡沁刚刚醒过来,她更加没有办法了。

有些无奈,“奶奶,他这边出了点事,可能暂时回不来,我先回来吧!”

“你把电话给他!!我看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才可以连婚礼都不来!!”语气十分的愤怒。

“我没跟他……在一起。”

“没在一起?那你说你找到了宸儿!别说那么多!总之,你现在马上给我把他给带回来!”

说着电话就挂断了。

苏轻语现在真的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脏难受的要死,紧紧的握着手机,半步都不敢上前。

为什么这个周奕冰!开始不把电话给奶奶!早知道她就说没有找到了。

深吸一口气,忽而想到一个人,连忙打电话给周泽成。

“喂,周总,我找到薄景宸了。”

“恩……然后呢?”周泽成见她打电话过来就知道是关于薄景宸的,但是此时这种情况,交给他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

“奶奶,让我把他带回去,可是我现在跟他的关系……特别僵,你可不可以帮个忙?”

“别,苏秘书,景宸现在可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你加油,我相信你是可以的!”

苏轻语听他直接拒绝,简直就要急哭了,除了她,她都想不到有更好的人选了。

“周总,我求求你,帮我这个忙吧。真的除了你,没人能帮的了我了。”说着声音还有些颤抖。

周泽成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哭了,这一颤抖的声音,令周泽成眉头一皱,“你你你……别哭啊。”说着忽然想到什么,“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得有好处不?”

苏轻语见有机会,“你要什么好处?”

“帮我说个媒……不、不对,给我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谁的?”苏轻语的眉头一皱,一脸疑惑。

“就是你其中一个伴娘的,嘴巴像轰炸机的那个女的。”说着,周泽成的嘴角还不自觉的微微上扬,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她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见谁就怼的有趣模样。

“你说的是,奕冰?”

“是好像叫什么冰来着……应该是她,反正除了李倩茜就一个温温柔柔,一个风风火火的。我要的就是那个风风火火的联系方式。”

提到李倩茜,苏轻语的眉头紧紧一蹙,这周泽成问奕冰的联系方式,无非是有兴趣了,但是。她这就为难了,她明知道李倩茜喜欢周泽成,怎么能把周奕冰的联系方式给他呢?这不是把奕冰往火坑了推?

“你要奕冰的联系方式干什么?”

“唧唧歪歪的,你就说给不给我吧?不给我,你就自己叫薄景宸回去!我可不管!”

“……”

苏轻语顿时语塞,犹豫了一下,只要她提前跟奕冰说一下,别理他……这应该……可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发生吧。

当务之急,是要把薄景宸带回家……

“好吧,给你!南康医院。你马上过来吧。”

没一会,周泽成就赶到了,问苏轻语要到了周奕冰的联系方式,才做好了心理准备推门走进谈凡沁的病房的。

薄景宸扭头看了一眼周泽成眉头一皱,就转过头收回了视线。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苏轻语告诉你的?”

周泽成扯过一把椅子,“我又不傻,掐着一算,婚礼最近的医院,就是这里了!”

“过来干什么的?”

“咳。”开始进入正题了周泽成清了清嗓子,“你们家薄老太太呢。命我找到你把你带回去,好好谈谈心。”

“你走吧。”

“别啊,你人没回去,我怎么交差,还有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逃的婚。你要我怎么讲。”

说着薄景宸只觉得手背一脸,谈凡沁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伸出一只小手轻触他的手背。

虽然华丽容知道有谈凡沁这件事,但是,薄家除了她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因为,一旦知道,他们因为就会想尽办法,让她离开自己,或者逼自己离开她。

所以,他们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

“我这里已经没事了,阿景,不然你先回去吧?”谈凡沁虚弱的说着。

薄景宸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那我叫李赫过来守着你。”

只见谈凡沁立马摇头,“不要麻烦他了,这里有医生护士,我真的没事的。你跟周总先走吧。”

“李赫等会就会就会送饭过来。记得吃饭。我先走了,晚点我再过来。”薄景宸站起身子,便跟着周泽成离开了。

一走出病房门,周泽成就忍不住的啧啧道,“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你叫出来了,我都做好的准备要好好的劝你一番。”

薄景宸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人话!”

“就是说,我以为你会一定要留在医院陪她的!谁知道,三两句就走了!好歹也是流了个孩子啊?”周泽成跟薄景宸多年的关系,说话从来也都不兜兜转转,“有点时候,我真在想,你是真喜欢谈凡沁?还是只因为,你生性冷漠,就算很喜欢的也是这样。”

听到这么一说,心中一顿,他对谈凡沁确实少了那种为爱奋不顾身的冲动,更多的时候是理智处事。

而实际上,薄景宸觉得那种奋不顾身都是作死,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浪费了时间,更多的还是适得其反。他这个人从来就不会那样做,也不会允许自己做一些傻事。

他从小到大,一直都很严谨,考试做题目的时候,即便早早的答完,他也会等到铃响了才交卷,就是怕自己粗心大意。

所以,次次数学成绩,基本上都是满分。

“我不需要一个恋爱失败的人,告诉我怎样对自己喜欢的人。”薄景宸一句话秒杀了周泽成。

上一段恋情,是周泽成不想触碰的一个话题。

“好好好,还是薄总厉害!恋爱六年,即便今天娶了别人,谈凡沁还是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可以了吧?”

语毕,薄景宸的步伐一顿,阴冷的眼神一扫。周泽成顿时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嘴,“我开玩笑的,你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车!车在那边!”

苏轻语提前到了薄家,看到周泽成的车停在了门口,才深吸一口气挪着步子走了出来。

薄景宸坐在副驾驶上,望着不远处的有些单薄的苏轻语,眸子一寒,“到底谁让你来找我的?”

周泽成尴尬的一笑摸了摸头,“这个,虽然英雄不为五斗米折腰!但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交换了下条件!不过!我敢保证的是,真的是薄老太太叫你回家的!”

薄景宸寒光扫视了他一眼,就将目光收回,紧抿着唇瓣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然后看都没有看苏轻语一眼,就迈着步子往里走去。

苏轻语无奈的叹了口气,连忙低着头提步跟在他的身后。

走进屋内,就见薄家和苏家人,坐在大厅。每个人的脸上都不太好。

倒是他哥哥薄旭祁嘴角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呦,两位新人回来了?”

薄奶奶横眼瞪了他一下,他便立马闭上了嘴巴。

走上前,薄景宸还没说话,薄奶奶就先发话,“各位长辈都在这里,宸儿,你是不是应该给苏家,给小语,一个交代。”

苏轻语头一次见奶奶如此的严肃生气,心里一咯,有些担心的抬眼看向薄景宸。

只见薄景宸抿了抿唇瓣,背部依旧挺直,没有说话。

“如果今天,小语没有走进婚礼现场!你知道我们薄家要闹多大的笑话吗!我们薄家几十年的名声就毁在了你的身上!!你对得起小语吗?!让她沦为众宾客饭后茶余的谈论的笑柄!”薄奶奶越说越激动,整个人都不禁涨红了起来。

薄景宸眉头一紧,立马上前扶住她,“奶奶,你骂我打我都可以。就是别激动!”

薄奶奶一把将他推开,“你今天干出这样丢人的事情!不就是想气死我吗!啊!”

薄景宸被推到一旁,神色凝重,严肃,没有说话。

“真是气死我了!宸儿,奶奶从小就带着你!都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忘了是吗?”华丽容将奶奶扶到沙发上,顺着她的背。

“妈,你别生气,身子要紧,到时候我跟逸阳罚他。”华丽容安抚着说着。

只见奶奶斜眼一瞪,“就你给宠的!你舍得对宸儿动手!?”

华丽容还想说话,被一旁的薄逸阳,一个眼神示意,便闭上了嘴巴。

薄旭祁坐在一旁,看着薄景宸,只见他的衣服上有一抹不易察觉的血迹,“景宸,你衣服上那血迹是什么?哪里受伤了吗?”

说着,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他的衣服上。

薄景宸回来前已经将外套丢了,换上了周泽成车内备用的外套,只是他没注意的是,里面的衬衫边角上,竟然还有一点点。

眉头微微一蹙,冷着眸子扫了一眼薄旭祁。

“难道是跟谁打架了?弄伤哪里了?”薄旭祁继续煽风点火。

“不是的,大哥,你误会了,那个不是血迹,是染唇液,我一下没抓稳,就弄到景宸衣服上了。”苏轻语赶忙解释道,因为曾经她就又犯过这傻事,一下没抓稳倒在了胸口的位置。

当时还被周奕冰嘲笑,“哇靠,轻语,你胸爆了啊。”

薄景宸扭头看向立即替自己解释的苏轻语,只见她说完后,见大家没有异议,几不可察的小小的喘了一口气。

薄旭祁点点头,“那弟媳还真是毛毛躁躁呢,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景宸,你为什么逃婚啊?”

场内又瞬间安静,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在意的一个问题。

但是薄景宸不会说是关于谈凡沁的。他了解奶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会因为谈凡沁有了他的孩子,而让她过门。她甚至会逼着谈凡沁离开自己。

只见薄景宸转身面对着苏家的人,深深的鞠了一躬,“伯……爸,姑父,姑妈,哥,今天这事是我的不对,明天我就向各媒体发声明向轻语向苏家道歉。请恕我无法说明,为什么婚礼现在不在,但是,我并没有要逃婚的意思!我跟苏轻语既然已领了证,她便是我的薄景宸的妻子。今生都会对她负责。”

最后两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苏轻语的浑身一怔,连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薄景宸。

只见他一脸认真,完全就不像是假话一样。苏轻语的心一咯,漏了半拍。

但是仅仅美梦了一瞬,她就反应了过来,内心一阵苦涩,他这个不过是逢场做戏罢了。这样说都是为了保护谈凡沁。

苏轻语真的觉得自己心脏快不好了,今天一直胸口不是发堵,就是一阵刺痛,深深的吸一口气,看向薄奶奶,“奶奶,景宸也说明天去媒体声明了,今天的事……我们就算了吧。我跟景宸本来就没有感情基础,许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紧急的事,就赶去了,反正我跟景宸也领了证了,婚礼也就是个形式而已,而且您不也帮小语挽回面子了吗。今天我跟景宸新婚,他回来了,我们就别提这事了。”

薄景宸越发的看不透他身旁的这个女人。

薄奶奶朝苏轻语招招手,她便坐了过去,“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傻姑娘呢?奶奶这不是在帮你讨回公道吗?看今天在婚礼上把你委屈的,以后都不知道他们那些人会在背后怎么评论这件事,你还替这个臭小子说话。我都气不过。”

苏轻语见奶奶一副老可爱的样子,心里一阵暖意,感觉她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

扯唇浅浅一笑,“气不过也不能怎么样啊,景宸是我……老公,你们欺负他,就像是欺负我一样。”

说老公两个字的时候,苏轻语喉咙都紧了一下,等一道气咽下去,老公两个字才说出了口。

薄景宸始终就冷着一张冰山脸,眸子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的看着苏轻语说着那番话。

“好,那你是原谅了,那亲家呢?”奶奶说着看向苏岩海他们。

只见苏岩海一脸的不高兴,但是只见他一甩手,“算了算了,小语这个当事人都原谅了,我们能说什么!只是明天的声明必须要有。”

“说到做到。”薄景宸仅仅吐出四个字。

————

晚上还有一场宴席,薄景宸当着所有人的面,跟苏轻语道了歉。

还说了那些违心酥麻的情话。

台下一阵激动,因为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常年冷着脸,眼里心里都只有工作的薄总,会说出那些情话。

不少的千金小姐,碎了心。

苏轻语跟在薄景宸的身边给各位宾客敬酒,一人一句,“恭喜薄总,喜结连理。早生贵子,白头偕老……”都给听麻木了。

只见迎面走来的祝浩南,“恭喜二位,新婚快乐。”

说着就与薄景宸和苏轻语相互碰了下杯子,然后举杯抿了一小口酒。

薄景宸也抿了一口,道了声谢,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谈凡沁已经打了几个电话了,貌似情绪不太好。

苏轻语看薄景宸拿出手机接了几次,就知道,应该就是谈凡沁的电话了。

“今天白天,景宸你不在,你的小秘书穿得那身婚纱是真好看。都让我眼前惊艳了一下。”祝浩南面带微笑的说着。完全一副不怕搞事的表情。

苏轻语心里一咯,秀眉一蹙,她只想问一句,祝总,我哪里得罪你了?

薄景宸眉毛一挑,斜眼瞥了下苏轻语,冷哼一声,“恩,我的妻子有多好看,我比你清楚。祝总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了,到时候我让小语为你物色几个不错的对象。”

“恩,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小秘书长得这样水灵,她的朋友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要是有年龄合适,长相跟小秘书一样水灵的妹妹就更加不错了。”

“那正好,小语可以考虑一下把佳琪介绍给祝总。”

一人一句小语,小秘书的,苏轻语只觉得害怕,什么时候,她跟他们两个有这么熟了?

“佳琪啊?她还在读书……”

“恩。也是,那就不好意思了祝总。”

苏轻语见着今晚话有些多的薄景宸微微一愣,他以前多说一个字都闲浪费,这跟祝浩南说起话来……充满了火药味……

祝浩南笑笑,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祝浩南,能让薄景宸如此。

“那就是我没这个福气了……”

祝浩南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苏轻语的身子就被一股力往后一拉,惊呼一声,转过身子,就见左彦珂满脸通红,头发有些凌乱,妆容有些花了,脸上还挂满了泪水。

只见她抬手就要给苏轻语,甩上一耳光,但是随即就被薄景宸给拦住了,但是还是被她手抓住了衣领,她往后一倒,苏轻语只觉得肩膀领口处的肌肤被衣服割得火辣辣的疼,紧接着就听到撕拉一声。本来衣领口那就是一层蕾丝,这用力一扯便撕碎了。

一道诱人的事业线便暴露了出来,苏轻语一惊,连忙抬手捂住。

薄景宸扭头看去眉头一皱,正欲将外套脱下,祝浩南的外套就已经提前一步,套在了苏轻语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