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守活寡/我曾爱你深入骨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轻语本来就没有从左彦珂那里回过神来,肩上忽然一重,一股清淡的味道就扑鼻而来,心里一咯,猛然扭头望去,就见祝浩南面无表情。

苏轻语第一次见他如此严肃的样子。

身上一暖,原来那股清淡的味道是祝浩南身上的。

“没事吧?”祝浩南一直一副满面春风的模样,头一件见他这样柔情认真,让苏轻语有些诧异和不习惯,往后退了一步,与他保持着距离。

“恩,我没事谢谢祝总关心。”说着拢了拢身上的衣服,遮挡住自己胸前的风光。

薄景宸转过身看到祝浩南的动作,眸光微微一寒,刚迈动一步,身子就忽然死死的被抱住。

眉头微微一蹙,扭过头,就见左彦珂一身的酒气,满脸的泪水,表情十分的难过痛苦,情绪很激动,“景宸,景宸,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啊!!你怎么娶了别人!?还娶了那么个女人?”

左彦珂说着就指着站在一旁,皱着眉的苏轻语。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你不爱她!可是不爱她你为什么娶她??不爱一个人也可以娶的话,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左彦珂越说越激动,眼泪越流越汹涌,抱着薄景宸的力道也一分未减。

薄景宸脸色阴沉,看着她的眸子尽是冷漠,“放手!”

“我不放、我不放、我不放!放了就再也抱不到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听我说这些了!景宸,你是对我有感觉的是不是?能留在你身边的女人,为少数,可我是其中一个!你一定对我有这不一样的感情是不是?只是你自己也感觉不到,不愿意承认。”左彦珂一脸的痴迷状,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脯前,哽咽痴痴的说着。

苏轻语站在旁边,眉头紧紧的皱着。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真的是疯狂的。

她不禁回想自己。

她跟方子荐在一起五年,一直平平淡淡,从来都没有轰轰烈烈的感觉。除了方子荐会偶尔来些小浪漫和小情话,将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但从来没有像谈凡沁、像左彦珂这样,为自己的爱的人,放弃一切,疯了一般。

就连苏轻语当场碰到杨荔媛和方子荐苟且,她除了当时的愤怒、生气、难过、背叛,好像过后除了哭了两个晚上,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不会伤古怀今,不会睹物思人,不会还对他抱有幻想。

所以,她自己都想问问自己,她真的爱过方子荐吗?

当初在一起,好像更多的是因为感动。

只是,就算没有这样轰烈浓厚的爱,但是苏轻语也是认认真真的对待了那份感情,如果方子荐始终专一,自己也没有薄景宸这门婚事,她最后托付终身的人,该是他了。

只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假的。

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想什么呢?”

苏轻语回过神来,只见周边已有不少人围了上来,薄景宸没有推开她,也没有对她动手,始终保持着绅士的姿态。

只见他抬眼看向匆匆走来的周泽成,“把她带走!”

周泽成一脸郁闷,本来双手抱肩,准备看一场好戏了,谁知道竟然被吩咐要干这种缺德事。

只见他摇着头,直接拒绝,“不,你自己的情债,自己解决。”

十足的损友。

只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这什么情况?!!”

是周奕冰。

她本来在那边跟时婉月她们聊天喝酒吃东西,但是见这里围了一堆人,便过来看热闹,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一个情况。

周奕冰抬眼看向站在一旁,披着西装,捂着胸口的苏轻语,便知道出了什么事。看着这个女人,死死的扒着薄景宸不肯放,嘴里还一直说着,如何爱如何爱他的话,周奕冰就来气,这不是砸苏轻语的婚礼场子吗?

苏轻语能忍,她不能忍?

只见她提了提裙子,她今天最后悔的就是穿了这该死的裙子,和高跟鞋。但是这阻挡不了,她替闺蜜横扫外来入侵物。

周泽成还在得意终于看到薄景宸即将爆发的神情,眼前就多了一抹倩影。

苏轻语在看到周奕冰出现的时候,就猜到她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刚唤了声,“奕冰!”

她就已经三两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左彦珂的手臂往外扯,嘴里还嚷嚷道,“对不住了姑娘!你要是闹别人的婚礼,我就不管了!但是你闹得偏偏是我家轻语的!这我就不能不管了!”

左彦珂没有任何防备,正哭的伤心欲绝,身子就被往外一扯,还没看清楚将她拉开的人是谁,抱着薄景宸的手臂松了几分。见这个空闲,薄景宸立马抽身,往后退了几步。

左彦珂心里一急,连忙就要抓住薄景宸,但是后有周奕冰拖着她,薄景宸又退得快整个身子就往前倾。

只听到周围又不少倒吸冷气的声音,左彦珂的身子便栽在了地上。

周奕冰本来试图将她的身子扶住,但是奈何她喝醉了酒,身子沉重得厉害,而她的力气也有限,最后为了避免自己不跟着摔在地上,选择了放手。

只是因为穿着高跟鞋,她平时又穿得少,为了今天的服饰,又选择了不好驾驭的细跟,她虽然松了手,但还是踉跄了好几步,脚忽然一拐,就在她以为自己还是抵不过要摔跤丢人紧闭眸子的时候,腰上忽然一紧,身子稳住了。

苏轻语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简直就是惊心动魄啊。

她都跑了好几步,试图想要去扶住周奕冰的时候,还好周泽成出现了,顿时心中松了口气。

周奕冰睁开眸子只见周泽成一脸趣味的打量着自己,脸上一红,一把将他推开。

连说话的声音都结巴了,“谢……谢谢……”

“我以为像你这种女英雄不会脸红呢。”周泽成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打趣的说着。

苏轻语连忙走过去,抓住周奕冰的手,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怎么说都不说声就冲上去了!”

“我一看你就像是被欺负了一样,而且那女人还抱着薄景宸不放,一看就是在闹你婚礼!这个我怎么看得过去??”周奕冰气愤的说着。

话音一落,周泽成表情一沉,上前一步,挡在了她们两个的面前。

只见左彦珂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朝苏轻语和周奕冰冲了过来。

薄景宸正打拿出手机,准备给左彦珂家里打着电话,看着周泽成在那边,便也不理会这爬起来的人儿。

他虽然会不管自己,但是对女人的保护欲还是很强烈的。

“我说彦珂,你好歹也是有脸有身份的,你这样闹景宸的婚礼,就不嫌丢人?”周泽成说话从来就不怕得罪人,加上他本来也就不喜欢左彦珂这个大小姐,说话更加的不留情面了。

左彦珂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人撂倒,即便酒清醒了些,但是心中的伤心转为了怒火,她必须要发泄出来。

“你给我走开!不要看到是个女的,你就出风头,耍威风!女人的事你别插手!”左彦珂声音尖锐,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

周泽成简直一脸的嫌弃,真不知道左彦珂的教养到哪里去了,好歹也是名门世家的千金,竟然这副模样。

“我是看在多年的朋友,提醒你一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别等到明天酒醒了,后悔今天做的事和说的话!”

左彦珂现在哪里听得进他的话,神经早就被怒火和酒精刺激着,“我做什么了我就要后悔!”说着就冲上前去,想要推开周泽成。

周泽成一把抓住她,将她往后一推,她便又倒在了地上。

“我不是景宸,我可没有那么绅士!我告诉你,你要在在这里闹下去,我就叫安保把你丢出去!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子!真是丢了你们左家的脸!!”

左彦珂立马委屈愤恨的哭嚷了起来,“我丢我家的脸管你什么事了!你是不是也喜欢苏轻语那个贱人!所以你才护着她!!你喜欢就去把她抢过啊!!”

周泽成听到这荒唐的话,只觉得无语,薄景宸放下电话,一脸的冷漠。

左彦珂说完,忽然想到什么,连忙转过身子,抬头看向薄景宸,“景宸,你看看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肯定有奸情,苏轻语这样的女人哪里配得上你!你跟她离婚吧!我、我肯定会对你从一而终的。”

薄景宸眼底淡漠,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更加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你哥已经赶过来了!你继续撒疯。”

说着,就迈着步子朝苏轻语走去。

左彦珂被他刚才那冷漠的神情和话语彻底伤到了,跪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为什么?为什么?景宸,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苏轻语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薄景宸,紧抿着唇瓣,只见他将自己的外套一脱,将她肩上的外套一扯,然后套上了他的外套。

一套动作形如流水。

微微一愣,肩上就一紧,随着他的力道,便朝祝浩南走去。

苏轻语扭头看向薄景宸,他始终那副面瘫脸,看不出情绪。

祝浩南,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噙着饶有兴趣的笑意,望着一步步朝他靠近的两人。

薄景宸将西服外套递在祝浩南的面前,“多谢祝总。”

祝浩南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接过,嘴角微微上扬,“不必客气。景宸真是魅力不减当年,永远都这么多人爱慕。”

苏轻语微微一愣,他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难道还有一段什么过去?

薄景宸冷笑一声,他现在心情不太好,不想跟祝浩南再在这里说下去,扭头看向苏轻语。“我们去换身衣服。”

苏轻语被他的柔声惊到,但还是点了点头,浅声“恩。”着。

“祝总,您慢喝,我先带小语去换身衣服。”

祝浩南点了点头。

薄景宸就揽着苏轻语的肩膀离开。

苏轻语其实特别不习惯薄景宸对自己如此温柔,总觉得别扭,因为她知道,那都是装的,就像是在祝浩南面前示威似得。

走到休息室,薄景宸揽着苏轻语肩膀的手,就松开了。

肩上一轻,就听到他冷漠冰凉的声音,“去换吧。”

苏轻语浅声“嗯”了句,就随便拿了件鹅黄色的礼服,本来准备往换衣室走去,但是想着这休息室有些冷,薄景宸的外套又在她身上。

便转身走到薄景宸的面前,拿着礼服挡住胸口,把西服外套递在他的面前。

薄景宸正准备拿出烟抽。只见她走了过来递还衣服,眉眼深邃的望着她。

苏轻语被他看得全身看的不自在,心砰砰砰的快速跳着,见他又不接过衣服,干脆上前一步,俯身将衣服放在他身后的椅背上。

衣服刚放上去,腰上就忽然一紧,身子紧紧的就往他的身上靠去。

苏轻语身子一僵,吓得轻呼一声,一脸恐慌的看着薄景宸,声音微颤,“干、干嘛……”

薄景宸眼神阴寒,声音更是像是零下三十度一般,“引诱我?”

“我、我、没有!”苏轻语手中的礼服因为惊吓而掉在地上,正慌忙的要抬手捂住胸前的春光。

薄景宸就将她用力一提,反身抱到梳妆台上。

只听到一阵瓶瓶罐罐摔在地上的声音,苏轻语一惊,只感觉后背凉,衣服便忽然松了……

薄景宸将衣服拉链拉开了。

苏轻语惊得一把抓住自己的衣服。“薄景宸……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嗯?”薄景宸脸上十分的冷酷,他这样做看上去并不是想要,而只是单纯的想要看自己害怕的样子。

他的眼神里全是冷漠,恨意,看的苏轻语只觉得不寒而栗。

“我没有,你、你放我下来。”

“今天,你满意吗?”薄景宸此时的样子就像是隐忍了许久,最后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休息室只开了盏温和的黄灯,让苏轻语更加觉得恐惧。

只感觉肩上一疼,薄景宸双手死死的捏住她的肩膀,然后将她用力的往后一推,苏轻语毫无防备的脑袋重重的撞了上去,疼的她立马就嘶哑咧嘴。

还没缓过来,就听到极压抑的低吼声,“孩子流了!婚礼办了!苏轻语你现在应该很满意!很得意吧!嗯?”

苏轻语就知道他今天一天都在隐忍着,现在终于又一个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了,他自然不会放过。

苏轻语没有说话,抬起清澈的眸子,与他阴狠的眸子对视着,想要辩解的话到嘴边,说出口的却不是心中所想,“对!我很满意!”

她只是想,反正她说什么,薄景宸都不会听,都不会信,她又何必浪费口水,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

薄景宸没有想到这次她竟然会承认的这样快,眸子一沉,手上的力道更加的重了几分,“哼,承认了?!你不是喜欢装可怜?装无辜吗?怎么装不下去了?”

苏轻语见着眼前的薄景宸,心里一阵的委屈,她嫁的男人,如此如此的厌恶嫌弃自己。

眼眶有些发热,但是嘴角却扯出一抹逞强的笑意,“恩,没必要装了!你不是都看得破吗?”

她这一笑。薄景宸心口忽而就是一紧,他觉得自己内心都现在十分的纠结,他又希望苏轻语替自己辩解,但是他又不想听着她那漏洞百出的解释。

深吸一口气,便将苏轻语的身子往前一扫,一声闷哼,便摔在了地上。

苏轻语只觉得胯骨和手腕疼的厉害,后背春光一片,胸前的饱满也暴露在空气中。

但是薄景宸尽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只见她肩上两道深深的红色痕迹,应该是刚才左彦珂扯她衣服的时候,留下的。

薄景宸扯过椅子,坐了下来,只见苏轻语忍着疼捡起礼服爬起身子。

“去换衣服!”

苏轻语冷着一张脸,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转身缓缓的朝换衣间走去。

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她惹不起。她只想快点换上衣服出去,不想在这里被他羞辱。

——

周奕冰见薄景宸将苏轻语揽走,然后看向跪坐在地上的失魂落魄,妆都哭花的左彦珂。

“嘿,想什么呢?”周泽成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

回过神来,看了眼周泽成,“关你什么事?”

“嘿?我刚才好歹也帮了你?你也不该这样的语气对啊?”

周奕冰从来都对男人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方子荐之后,她更加的觉得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好男人,白了他一眼,就抬起步子转身离开。

只见时婉月正到处找着人,周奕冰摆着手,唤了声,“月月!我在这里!”说着就迈着步子朝她小跑过去。

但是刚跑两步,脚忽然又是一拐,只见时婉月吓得唤了声,“奕冰!”

周泽成又上前接住了她,时婉月顿时松了口气,跑到她面前,柔声说道。“你穿着高跟鞋呢!嘚瑟什么?”

周奕冰直起身子,眉头微微一蹙,“我看你跟轻语穿上这鬼鞋子也能跑啊!”

“那是我跟轻语,不是你啊。”时婉月有些好笑的说着。

周奕冰扁扁嘴,就听到一旁的周泽成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

时婉月愣了愣,看了眼周泽成,然后又看了看周奕冰,疑惑的问着,“你们有事?”

“我跟他不熟,哪里会有什么事,我们走吧。”说着周奕冰就牵着时婉月的手要离开。

周泽成也死皮赖脸的跟了上去,“诶诶诶,奕冰啊,你看我刚才又帮……”

“奕冰什么奕冰?奕冰是你叫的吗?我跟你又不熟!请叫我全名,周奕冰!”

“真巧,我也姓周!周泽成!”周奕冰还真是第一次见这么死皮赖脸的人,一口气都到胸口了,正准备扭头说他这个人怎么这么烦,眼前一暗,一双修长好看的手便摆在了她的身前,周奕冰微微一愣,一仰头,就见周泽成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很高兴认识你啊,女英雄!”

那一刻,周奕冰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真好看,如同深夜里的最明亮的一颗星,瞬间照亮了她整个世界。

“咦,你又脸红了?”

一句话,便将周奕冰从愣神中带了回来,周奕冰立马低下头,一把将他推开,“谁脸红了!你才脸红了!真是讨厌,不要挡着我的路!”

周泽成见她这娇羞的模样,完全没有了她女汉子的气质,望着她的背影,没有再跟上去,心情忽然十分的愉悦,嘴角不禁微微的上扬。

“怎么,看上别人小姑娘了?”李倩茜忽然从一旁拿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眼底浮上一层淡淡的忧伤。

她刚才一直就在旁边看着,看着周泽成所有的动作。

周泽成看了她一眼,伸手夺过她手中的酒杯,也不管她喝没喝过,就对嘴仰头一饮而尽,“不知道!就觉得很有意思,很真实的一个女孩子。”

说着就将酒杯放在了正好走来的以为服务生的餐盘上。

李倩茜双手环胸,轻笑一声,心中有些苦涩,但是脸上看不出任何的难过,“那也说明她很特殊了,现在还能有女孩子能让你说有意思。不容易。不顾我跟她接触过确实是一个挺不错,又很仗义的小姑娘。”说着拿过一杯酒,一口闷了。

周泽成看着她这模样,“啧啧啧,我说李总,我为什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还有,你跟景宸的那个小妻子很熟吗?怎么就成了她的伴娘?”

不提这事还好,现在这一提,李倩茜只觉得万分的难受,耸耸肩。“我也觉得她们很有意思,所以就成了她的伴娘,怎么有意见?今晚陪我喝酒吗?”

周泽成做出一脸惊讶的模样,“你这样我很害怕呀。”说着一把揽过她的肩膀,“你跟我说,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

这就是他们两个的关系,很亲密,但是不是恋人,而是兄弟,周泽成只把她当成好朋友,好哥们。

这就是她明明比谁都更早认识他,比谁都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她却只能看着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看着他成长,看着他终于爱上了别的女孩,然后再看着他分手。

李倩茜永远都无法忘记,周泽成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抱着自己哭得像个孩子似得。嘴里还说着,“她离开了,徐叶真的离开了!”

那时候她好想好想好想告诉他,她在,她一直在啊,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他啊。

但是最后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抱着他,一起流泪。

从那以后,本来一直吊儿郎当的他,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认真工作,热爱工作,也就是那个时候,薄景宸的公司,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李倩茜从周泽成的胳肢窝里钻了出来,然后往外走去,“谁能欺负得了我?你不陪我去喝酒,我就自己去了,你跟景宸说一下,我先走了,祝他新婚快乐!”

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个新婚,特别的讽刺。

周泽成见她挥挥手离开,便收起视线,眼睛开始不自觉的就搜索着周奕冰。

他今天一天好像都在做这件事情,他即便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他也没有想着要刻意的靠近。刚才还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

这样说起来,还得感谢左彦珂了,抬手摸摸鼻子,嘴角噙着笑意。

他扫视一圈,便一看就看到了周奕冰。

没想到她还真是个撩人的小妖精,这一会功夫,就和别的男人,谈天说地了?

眉毛一挑,迈着步子就走上去。

那人见到周泽成,一脸的激动,一看这神情,估计就不是什么大人物。

“周总,您好您好。”那人连忙这从看着周奕冰的脸上将视线看向周泽成,随即就递出了一张名片。

周泽成看了一眼,嘴角淡淡的上扬,没有接过那名片,“不好意思,小张,今天呢,我不收名片。”

只见他尴尬的一笑,将名片又塞回口袋里。

“恩,这样啊。那我敬你一杯酒吧。”说着欲将拿起一旁桌上的两杯酒水。

“诶,别别别,我今天啊酒喝多了,也不打算喝酒。”

气氛十分的尴尬,周奕冰一脸嫌弃的扭头看着这个周泽成的阴阳怪气。

感受到了周奕冰的眼神,他低下头,朝她痞痞的一笑,然后对那人说道,“小张啊,我过来。是找这位美丽可爱有趣的周小姐说话的,所以……”

周奕冰听着眸子瞪得更大,周泽成也很配合的将眸子放大着回应着她。

那人只觉得浑身的不舒服,尴尬的笑着,“哦,好,那就不打扰二位了。”

说着就故作淡定的转身离开。

周泽成看那人走了之后,心情瞬间就爽了,他就是眼底容不得沙子的人,一点点、一点点点点都不可以!

而且还特别强烈的占有欲!特别特别强烈的占有欲!

只要是他认定的,他就不允许别人碰!连多看两眼,他都想把那人的眼珠子挖出来。

周奕冰将椅子转过圈面对着周泽成,“你干什么呀?他招你惹你了?”

只见他耸耸肩,“他没干嘛,也没招我惹我,但是他招你惹你了啊!”

看着他这个模样,周奕冰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周奕冰今天站了一天了脚疼的要死,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那个小张便走过来搭讪。一个人那里说的没完没了,她要是不理人家,又显得她没礼貌,就只好敷衍的笑笑……

还没讲几分钟,周泽成就来了。

这下她是真笑了。

“恩,你这笑可比刚才好看多了!是不是他没有我有趣?”

周奕冰点点头,“恩,他比起你可差远了!毕竟你全身上下透露着逗比的气息,这场上估计没人能敌了。”

“恩,这场上啊,也就只有你,有这样的欣赏力!敢问在下可是同道中人?”

周奕冰听着,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明明被损了,却觉得十分的有意思。

周泽成低头看着她抵起的脚尖,只见他忽然弯下身子,周奕冰一愣,连忙将脚往旁边撤,“你你你……干什么?”

他仰起头。一脸的无辜,“我不干什么啊?既然脚痛就把鞋脱了啊!”

周奕冰眉头微微一蹙,“这么多人呢!多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你跟左彦珂纠缠的时候,你也没想过那么多人,万一跟她打起来怎么办啊。脱个鞋子,你倒还怕了!”

周奕冰一时语塞,“那……那不一样啊!她那是砸场子!闹轻语的婚礼!我怎么能不管?”

边说着,周泽成就便将她的高跟给脱了,“我真想问问,第一个发明高跟鞋的人是谁,看把这小脚挤的。”

说着一双宽大温热的手就捂住了她的脚。

周奕冰整个人一愣,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得,傻愣愣的看着周泽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周泽成一抬头,两人视线相对,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他这样做,好像就是情不自禁……他就是心疼她,然后这样做了……

————

苏轻语在换衣间穿上这礼服的时候,只觉得有些绝望。

她伸手拉了半天,拉链都没有拉上去。

可是她一想到要薄景宸给自己拉拉链就觉得恐怖,搞不好,他又会觉得,自己在引诱他什么的。

试了几次,眼看就要拉上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

苏轻语一惊,连忙就要抬手将门关了上去,“我……我在拉拉链了!很快就要好了,你等会!”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两个字,“开门!”

苏轻语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门打开,只见薄景宸冷着眸子看着她,“转身!”

微微一愣,眉头微微的一蹙,转过身子,左边肩膀一热,后背就一紧,他将拉链一把拉上了。

“拉不上拉链就出来!磨蹭!”薄景宸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

苏轻语扯了扯裙子,连忙就跟了上去。

刚走出去,就见一个男人正拉扯着左彦珂,语气十分凶的朝她吼着,“你还嫌在这里不够丢人?!跟我回家去!等爸妈回来!看怎么收拾你!”

“不要,你放开我!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哥!我求求你!别带我走好不好。”左彦珂哭得很难过,很伤心,撕心裂肺的,“我真的好爱景宸,好爱他,他竟然娶了别的女人。我都喜欢他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跟他结婚的那个人不是我!哥,我好难过!好难受。”

左彦珂又成功的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也就只有这位千金小姐,能在别人的婚礼上闹成这样。

左彦珂扭头就看到薄景宸和苏轻语,想要朝他们跑过来,但是被她哥死死的抓住。

“哥,我看到景宸了,我看到景宸了。你放开我!我要去找他!”

只听到一声响亮的耳光,瞬间就安静了。

左彦珂生生的挨了耳光,左半边脸瞬间就红了,清晰可见的五指。

“薄景宸结婚了!他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你越是这样!他就越讨厌你!你知道吗!”左彦珂被他哥吼了一句,瞬间就傻了。

只有眼泪不停的从眼眶中冒着出来,身子被她哥一揽,就过去了。

只见他哥哥也是满眼心疼,看向薄景宸的抱歉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揽着左彦珂离开了。

苏轻语见她这样,心里不明的有些不是滋味,小声的叹了口气。

薄景宸冷眼瞥了她一眼,“心疼她?”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就听到他接着冷声嘲讽道,“心疼她,就把你这个位置让给她!”说着就迈着步子,往前走着。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苏轻语不禁苦涩一笑,反正不是谈凡沁,娶谁都一样,是这样么。

今晚这场婚宴终于接近了尾声,上了车,薄景宸便开往他的住宅。

婚后,两人并不会在薄家生活。

薄家人和苏家人也一起跟着去了,乐乐呵呵的说闹了几句,倒也有一番喜庆的感觉。

只是薄景宸和苏轻语始终都是心猿意马,根本无法感受着新婚的喜悦。

薄景宸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眉头几不可察的微微一蹙。

薄奶奶见了,会意的站起了身子,“好了好了,我们该走了!人啊,真是越上了年纪,就越熬不了夜。”

“这真是家缝喜事,人都精神了不少,没想到,聊了这么一会功夫就已经快十二点了。”苏兰雪乐呵呵的说着。

薄奶奶看向薄景宸和苏轻语,“那我们就先走了,你跟轻语早些休息。”

薄景宸点了点头,将他们一伙人送到了别墅门口。

“好了,别送了,进去吧。”薄奶奶摆摆手,便坐上了车。

这么一大家子人,三辆车,便消失在了着半山腰的黑暗里。

偌大的别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薄景宸冷着眸子看了一眼苏轻语,手机忽然就在口袋里震动。

“喂,沁儿,怎么还没睡。”苏轻语的心一咯,是谈凡沁。

薄景宸往屋内走去,走上二楼。

苏轻语望着他的身影,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也提步跟上。

站在门口只见薄景宸开着手机外音,换着衣服。

谈凡沁的声音虚弱委屈的从电话传出,“你不是说今晚会来看我的吗?为什么,我都睡了一觉醒来了,你还没有来?”

“走不开身,到现在才弄完。”

“你是不是不打算来了?你是不是打算跟苏轻语洞房?”

“没有,我等会就来。”

“阿景。我好害怕,好害怕,你快点过来好不好。”

“嗯。”

“我总觉得孩子就在我床边,然后瞪着眼睛看着我……阿景,你说,我们的宝宝会不会怪我没有保护好他……”说着谈凡沁就害怕的哭了起来。

薄景宸眉头紧紧的一皱,“不会!别想这么多,我马上就过来了!”

“好……阿景,我等你。”

说着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薄景宸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转过身就见苏轻语精致的妆容,一身鹅黄色的礼服,十分的青春,清新,这惊鸿一瞥,确实让他眼前一亮。

他这才发现,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他身边的这个女孩,他的新娘子。

手机忽然震动一下,拿起看一眼,是谈凡沁发的微信。

熄灭屏幕。便往门口走去,苏轻语微微侧身,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要去医院?”

薄景宸的步子顿住,扭头与她对视,“不然与你洞房?”

苏轻语紧抿着唇瓣,心口一阵发堵,“今天……我们的新婚夜。”

薄景宸听着冷笑一声,“新婚夜?”说着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苏轻语,你还真敢想!你既然选择了嫁给我!那么你就等着守活寡吧!我一样都不会给你。”

听着这些话,苏轻语只觉得心口好像被许多银针狠狠的扎着,心上立马就是密密麻麻的小孔,死不了,但是却疼。

她心疼自己,心疼自己竟然嫁给了这样的男人,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可是她更心疼的是,她竟然会对这个男人抱有幻想,抱有希望。好像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着异样的情感……

只是她,一直提醒着自己,薄景宸这样的男人,她不能喜欢,不能爱!

不然等待自己的,便是地狱,是牢笼!

“还有,我今天不跟你算孩子的账!不代表我以后不跟你算!你就等着用一辈子来偿还。”薄景宸的话语犹如一把利剑,毫不留情的刺穿着她的心。

薄景宸将手松开,冷漠毫无情绪的扫了苏轻语一眼,便迈着步子走下楼梯。

苏轻语始终一句话没说,看着他的身影走下楼梯,走出门口,然后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最后安静。

恩,他走了。

苏轻语苦涩一笑,一低头,一滴热泪砸了下来。

最后真的是忍不住了,抬手捂住脸,蹲下身子狠狠的哭了起来。整个别墅就只有苏轻语的呜咽的声音。

哭了一小会,苏轻语便站起身子,走进房间。

她这才发现,房间里喜庆的很。

四面都是大大的双红喜字,红色的窗帘,红色的被褥床单。

掀开被子,只见里面铺满了枣子,花生,桂圆,瓜子……

一切新婚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但是那又如何呢?

新郎不爱她,新婚之夜,也去陪着别的女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